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想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锋芒悄露】

第三十六章:【锋芒悄露】

文/亦零
想懂 | 本章字数:4797 | | 想懂txt下载 | 想懂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既然你已经决定那我们就可以商量下一步如何行动。不过在那之前……”脩的话语一停,整个人的气息在瞬间改变。

    夏宇一怔,身体突然向前一冲一转。

    背后的袭击落空,不知什么时候移动到夏宇背后的脩扬手甩出一道风刃追上。

    夏宇手一张,一朵火莲迎接风刃,加强异能,借助风势莲火燃得更旺。接着,一朵一朵的火莲苞以夏宇为中心静寂燃烧,俨然将训练场变为一座莲池。

    脩站在原地,双眼扫过朵朵莲火,并不动手等着夏宇如何动作。

    夏宇当然不可能只是防御,在脩动手的瞬间便知他那“在那之前”要做的是亲身确认自己的战斗力,那便毋须迟疑了!

    “莲火千重。”心念一动,朵朵火莲徐徐盛放,与其缓慢雅致不同的是在花瓣张开的刹那腾起的火浪。一片花瓣一重浪,一瓣花开一浪出,重重叠叠的火浪,炙热,不容反抗,霸道得很!

    热火腾天,脩不慌不忙地伸出一只手,掌心朝下手腕转了一圈,无形的风形成防护将所有热浪排除在外。即使身处集聚焦点仍安之若素。

    夏宇心中微沉却不意外。上次脩能在极地深渊那样的地方行动自如,想来酷热也是奈何不了他。除非是自己的能量能够突破他的那层防御。

    而此时,脩心中却是暗笑,手腕再转半圈,低声道:“循风界呜拉巴哈----循风界,返。”冲自己来的热浪转了一圈反扑夏宇,脩饶有趣味地看着。

    “循”者,取循环之意,环则绕,回也。夏宇,“循风界”虽是我自身防御但它却可称为“界”。“界”者,一定的范围,领域也。入了我的“循风界”便由我如臂使指。

    “风拂呜拉巴哈----风拂。”再一招手,风助火势,热浪几乎凝出火形。

    夏宇心中一震,不敢疏忽。

    莲长火聚,火聚莲长;莲开火盛,火盛莲开;莲静火去,火去莲静;浴火莲再生,火尽莲为烬……莲火相生亦相克,火以身伺莲,莲亦可化火,相循相换,生生不息。火者,毁灭,亦是新生。

    被脩控制的火在莲的吸收下渐渐融回,夏宇刚松一口气却见脩一跃而入莲间。

    风护着他并未让莲火烧身,但在风的吹拂下愈盛的火却在他身边烧出了螺旋的火圈。

    “风震呜拉巴哈----风震。”双臂展开,以自身为中心周围的空气以急剧的频率震荡,造成的冲击几乎将范围内一切有形之物破坏殆尽。

    夏宇连连后退,却依然受到影响导致喉头涌上一股腥甜。果然,很强!夏宇咽下那涌起的血腥不由赞叹。

    “别分心了!”脑海中急切的提醒,夏宇回神只觉肚腹一阵剧痛,却是不知何时被悄然近了身。脩的手微扣似乎有什么附在掌中划向自己的咽喉。

    夏宇双目一凝一股火焰卷上身体猛烈燃烧,脩向后一避,夏宇立刻后退拉开两人距离同时出招。

    “燎原!”

    “风乱呜拉巴哈----风乱。”

    鲜红的炽火与看似平静实则暴乱的风旋碰撞,爆发的冲击让两人衣发凌乱却僵持着不退半步。不同的只是一人轻蹙着眉,一人依然风轻云淡。

    “我说夏宇,再不想想办法你可要输惨了。”鬼凤的声音在脑海响起,说的也是不差。

    无论异能还是近战两人之间都还有一定的差距,就算异能指数差不多,但经验实在差得太多,偏偏有许多又是只有亲身经历才能得到……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要反击,只有出奇招!

    “凤,配合我。”精神领域和鬼凤交代一声,夏宇撕下除了在夏家掩饰外已经没有任何实际作用的“封龙贴”,双手相对一朵燃火染着紫华的莲花在掌中缓缓绽放。

    “魔种莲心。”夏宇念道,数十颗球形的物体燃着焰火冲向脩。

    脩以风挡开却紧接着就皱起了眉。

    “爆!”夏宇一声喝,滚滚火浪从那看似毫不起眼的莲子中爆发出来打一个措手不及!

    “魔焰,梵莲天。”爆炸的烟雾还未散去,夏宇并不停顿继续布置。他可不觉得脩会因为这一招就输。

    未爆炸的莲种抽芽成根冒出花苞徐徐开放,每开一朵就增加一分莲火使整个训练场红光笼罩。似乎从何处听到了钟鸣之声,赤红的梵莲,魔焰取代了绿叶,这里是梵天,还是炼狱?“红莲炽火!”数道喷发的火柱,红莲绕着其鲜活盛放,生与死,蕴含毁灭的力量锁定了那雾中的身影。

    “翎风展翼呜拉巴哈----翎风展翼。”四面八方而来的火柱,这样的形式与其说是火倒不如说更像是爆发的岩浆,威力与之前的热浪当然也不可同日而语。脩将“神风”握在手中,金色的苍鹰长鸣拍翼,从脩的身后腾飞而起盘旋引走所有火柱。

    就是现在!

    “九天赤凤!”鸡头,蛇颈,燕颔,鹏翅,鹤腿,身后拖着比孔雀更美的尾羽,赫然是传说中的凤凰现世。

    脩看着眼前这只身披火羽,后引紫霞的赤凤突破了风的阻力直冲自己而来,勾起了嘴角。

    赤凤落地带来的是燎原烈火,两个人终究同源的异能消耗让夏宇有些气喘,却一动不动地盯着那火不敢分心。

    “两个人的思维,两个人同时出招,这就是‘一体双魂’的最大优势。只可惜棋差一招。”不知何时出现在夏宇身边的脩握着一把普通的匕首抵在夏宇咽喉,笑着说道。

    胜负分明。

    夏宇叹了口气,苦笑:“你的风也太诡异了。无论是隐匿还是速度,居然前后三次都……”直到你近在咫尺才发现。夏宇猛地收音,不对!就算脩控风能力再诡异,凭自己和鬼凤两个人也不可能连续三次被近身毫无知觉!除非……夏宇按住开打前被脩拍过的肩膀……存留着风属性异能!

    “发现了?”脩收起匕首,退开一步双手环在身前。夏宇不是笨人,或许对战斗节奏的把握欠缺让他在战斗时的思维还少几分缜密,一旦脱离战斗他必定会反应过来。

    “你一早就在我肩上留下了气息,所以我才毫无反应的被你接近,因为你根本不是接近而是瞬间出现。”夏宇说得笃定,接着却叹了口气。自己还是不够标准。在白道异能行者对战切磋的时候这样做或许会被看作卑鄙阴险,但真正生死之战的时候谁管你用了什么手段。只能怪自己疏忽大意。夏宇庆幸自己在此时就能切实认知到这一点,而不是等着以后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你进步得很快,无论形态还是意境我相信你都有数,现在欠缺的只是经验。这急不得。至于防人之心……”脩抬手再度拍了拍夏宇的肩放下,“如何取舍只能看你自己,我也不多说什么。你既然主动要求任务,那对日后应该也有盘算了,说说你的想法。”

    夏宇笑了笑,也不在意,说起自己的想法:“叶赫那啦家是个不错的踏板。因为老爸的关系我若想继承叶赫那啦家是名正言顺,但直接找上门想掌控恐怕是寸步难行。我想的是先强自身再正名。现在魔化异能界因为我那个爷爷的死群龙无首,许多不服叶赫那啦的家族应该也在蠢蠢欲动。我就正好利用这些家族,来打响第一炮。”

    与自己的想法相差无几,在大局面上无法抗衡的时候擒贼擒王永远是百用不厌的策略,只是也有着相当的危险性。“以你现在的能力要刺杀那些家族的首领可不容易。”脩说这话却并未皱眉。

    “这不正是当初加入‘弑’的原因之一?而且从大局着眼你也会帮我的。”要扶持一个恶的持衡人,夏宇相信自己是此时最好的人选。

    脩耸耸肩,继而却叹了口气:“蘭陵王曾是叶赫那啦家的圣战禁卫军统领又做过异能杀手,本来是辅助你的好人选。只可惜他现在只想安然度日,这种事也勉强不得。”

    “经历了那么多事,应该是累了吧。”夏宇同有所感。

    即使解除了“七星咒”获得了巨大的力量,但那些生生死死也让蘭陵王耗尽了心力。宝剑归鞘,强行用其去战斗只会玉石俱焚。虽然不知剑何时才会再度出鞘,但这两位显然都不是暴遣天物的人。所谓物尽其用,也是要在适当的时机让他在适当的地方发挥最大的功效。

    “我也只是想在你这里找个引路人,真正的班底还是要靠我自己组建,挑那些家族下手也是希望能招揽一些人。”夏宇说道,“在‘弑’只是挂名,你将权限空着想来也是为了让我自己开口,看看我到底有多少气量。”“借助”绝不是长久之计,如果没有真正独立的心自己绝对走不长远。在“王”的路上。

    闻言,脩颔首一笑:“的确。看来不用我再多插手了。权限定在a,在不冲突的情况下外围成员的调派以及‘弑’的情报网都无阻碍,当然前提是不违反‘弑’的规则。我相信依日后的状况这个权限会逐渐降低。至于起步的引路人……”脩想了想,突然玩味一笑,“我倒是可以让‘弑’的内围几个成员轮班,不过有一个人更加合适。他前几天拒绝了我的邀请,就看你能不能和他达成协议了。”

    “你是说……”夏宇眼睛一亮。那个人的确合适,一如脩所说,就看自己能不能打动他了。

    夏宇确定了下一步的方针,脩直言不再多做干涉,只是惯例地随时注意各种状况。从医疗部领回了殇,在惟依依不舍的目光下离开了“弑”的基地。

    “跟惟相处得挺开心的?”没有用瞬间移动,脩和殇牵着手在外围的山林间散步般慢慢走着。

    今天的太阳并不猛烈而是维持在最舒适的温度,林间的风混着草木清香让人心境开阔。殇闭眼深呼吸了一下就听到这样的话,却是没好气地瞪了人一眼,抱怨道:“快,累,死,了。”

    看殇不爽的样子却只是因为和人多说了几句话脩还是觉得好笑,问道:“就这么不适应和人交谈?”

    “不适应加不喜欢!亏得我干脆画了一个‘复活术’的阵图给他不然真是没完没了。做容易,解释起来真的麻烦死了!”殇伸了个懒腰只觉得烦而累。人家好吃懒做是光说不练,自己也懒但更宁愿沉默做事不用说话好不好!

    “你现在话可不少。”脩伸手捏捏殇的鼻子,那份冷漠果然是距离问题吧。除了小时候的初见以外,自己和她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她都不是话少的类型。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殇挡开脩的手偏偏脑袋,自己也说不清楚,自顾自地呢喃,“也不知道是在担心什么?以我的实力就算是暗算也能应对,有‘断霜’保护这个世界上能伤到我的人已经很少。但就是难以安心,不想与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产生太多的瓜葛。哥哥是我的亲人,例外。但是在你身边的时候却莫名其妙地感觉很轻松。或许还是因为小时候见过吧,所以才没那么防备……”

    “呵。”

    一声轻笑让殇从回忆中抽回,看向忍俊不禁的脩很是不解。

    “殇,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主上?让你这么单纯。”将殇揽进怀中,手轻轻摩挲着她的鬓角,脩笑着说道。

    殇一挑眉:“你这是夸是贬啊。”却是没有反驳。这一说想起一件事,似笑却含着轻嗤,“‘物以类聚’,我既然在你身边安心那我是不是该说‘彼此彼此’?不过从小到大只能死记着责任甚至形成心魔的‘守护者’,的确是纯粹得过分。”

    “也就你这么说。”

    “谁叫我答应了。”答应了留下,答应了去懂……

    “有点舍不得你离开。”

    “有正事,况且不去给父母扫墓是大不孝。要不一起去?”

    “这次恐怕不行。和‘狱’的战斗刚刚结束,魔化异能界又要开始乱了,为了趁这个机会多争取些好处要好好安顿准备才是。而且……”

    “工作狂。”一提到工作就没完没了!

    “好了。给你和岳父岳母赔罪?一有机会就去拜见。”

    “有点无赖啊。”

    “你说我纯粹,那我现在想抓紧你。”所以无赖也不管了。因为在身边就觉得放松安心的,不仅仅是你啊。

    在路上缓缓地走着,与平时截然相反的多话,慢慢接近着的,是两颗被冻僵的心。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五章:【再伊始】 返回《想懂》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七章:【过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