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想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终章】

第三十四章:【终章】

文/亦零
想懂 | 本章字数:4664 | | 想懂txt下载 | 想懂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没有理由,对,理智思考无论哪个方面我都没有理由。外面应该已经乱成一团,如你所说尽早出去确定唯一的亲人平安或许才是我该做的。但是我不想,没有任何理由的不想。

    突然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带血的手将自己拥入怀中,耳边响起他的声音,和着那浅浅的呼吸:“殇,离开这里。不是为了承诺,我想你平安无事。”

    “凭什么……”心口撕裂般的疼痛,但血却像沸腾了一般烧得全身温暖,殇很想哭,想做上一次没能做的事在他怀里放任泪水和委屈,“先伸出手的是你,凭什么现在说想就把我推开?为什么要为了时空去死?那些毫无道理的责任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那些素不相识的人值得你把命都赔进去?我不懂!不懂!”

    “因为那些人里面还有值得我守护的人,还有我希望他们活着的人。是我的心告诉我该这么做。”脩闭上眼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说要她离开,其实舍不得的还是自己。“殇,若说不懂我也不明白。你留下,或许我们两个都会死在这,你离开,至少你确定安全,我也安心些。你没必要为了铁时空牺牲,若是因为我我更希望你能连我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你为什么还要留下?”

    “呵!这算什么?”殇忍不住嗤笑,连你也不懂,你不懂却把我扯入这个漩涡让我去懂!你的内心深处有着浓重的感情色彩,但你其实是真的那般无情吗?不,不是无情,而是你比我更无法真正去接纳感情。

    “呼延脩,我没有接受所以就没有离不离开一说。在这里是我自己的决定,就算是死,我‘冰殇’也认了!”

    算了,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坚持过。失血过多已经让殇感到无力,她也无心再想,回抱住脩靠在他的怀中回忆起这十几年的一生,最多的还是这段时间的颠覆。

    呼延脩,主上问过是什么让我想做无谓的挣扎?那一瞬间我想到的只有你。说实话,除了那从未谋面的父母的仇恨外我没有任何理由背叛主上。我的黑暗是他给的,但是我也从没想过要在阳光下笑得开怀,那根本不像我。至于杀人,那只是生活的一种方式,一个职业,既然我已经做了那又有什么回头路可言。第一次沾染的鲜血,第一次结果的生命,那不是主上在后面逼着我而是我自己意识清晰明确的决定。就这么过完一生也没什么不好。在再一次遇见你之前我一直这么想,虽然也有遗憾但又有谁的人生完美?但再一次见到你之后……真的莫名其妙,加入了你的计划,甚至不惜让哥哥置身于那样的危险,原因只是:想看看你眼中的风景。可是当我靠近你,你却要我一个人看。凭什么?这又算什么?呼延脩,我真的恨死你那我根本无法理解的责任心,但是我却明白不该否定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的生存方式。所以随便你,你要死,好,反正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杀手早就薄凉。那我要死顺便把你的任务完成率提高你拦个鬼!

    或许是因为所在的环境,黑暗,真的最容易勾起人内心的回忆,所有的软弱。

    突然,脑海中闪现几个画面,面无表情的中年人,沉重的书籍,黑暗的训练室,打在身上的鞭……相似,但绝不是属于自己的记忆。它带着太过浓重的哀伤,无可奈何的宿命。这是!殇条件反射地睁眼却看不见脩的神态。这黑暗之中似乎越来越冷,相拥的两人相继加大了力气。

    记忆有些混乱。刚开始是七八岁时在呼延觉罗本家,训练场,以及孤身,然后是十岁离开本家开始掌控“弑”,成为“残风”,之后是十二岁一时兴起跑去禁卫军,再来却又变成了三四岁时在训练场。外在的伤痛,动摇被强硬地压下,偶尔的悲伤,疲惫,却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从始至终,更多更多的是一个人,说不出的孤独。有兄长,有朋友,有自我安慰宣泄的方式,但是真正背负着那宿命的只有我,只有自己一个人。

    脩,这就是你的理由吗?

    如果没有了责任,没有了那宿命,我该做什么?我该怎么坚持下去?我的生命因它而生,因它而死,这才是一开始的注定。

    黑暗在蔓延,殇几乎能看到黑暗卷上脩的身躯要将他拖入深渊。抱着自己的手在颤抖,有一丝放松。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殇紧紧抱住脩。她不能放手,一旦放手真的怕这个人会消失!

    一直在流失的鲜血让两人贴近了黑暗,这交融的记忆正是他们黑暗的构成。

    自己的黑暗是杀戮,是无意义,是离开后的迷惘,但是因为脩,因为不甘所以自己冲了出来。

    而脩的黑暗是宿命,是深沉的孤独,是对感情的无法确定,是根本的动摇。所以他才难以挣脱。他一直用责任去坚定自己的心,但是如果有一天真的放下了责任,真的不需要守护了,这么多年的坚持和牺牲,一个人,又该何去何从?

    “不……”殇想要喊,但紧接着一股更剧烈的疼痛席卷了殇的脑海。

    亘古的传承,“守护者”的悲哀,千年间347任的传承。

    很奇怪。每一任“守护者”因为其本身的能力和对盟主的绝对忠诚,算起来的平均寿命都有七八十岁,但为什么会有347任的传承?

    原因很简单。每一任“守护者”从初生到三岁这三年间都要接受传承,简单来说就是观看前面每一任“守护者”的经验经历。但是观看的人却还是婴儿,在心智迅速成长的同时精神又怎么承受得了?疯狂,哀痛,绝望,也有正面的感情,但对“守护者”而言总是少之又少。一个婴儿,如何承受得住?

    4。这是“守护者”成功传承的数据。

    被迫经历前人十几世的爱恨情仇,更多的却是几百次的出生死亡,或许是出生一两年就死亡,或许是几月半载,甚至有些还只有十几天……

    难怪……迅速成长的心智,极速加高的阅历,就算没有精神崩溃而死又如何再如一般人融入这个世间?

    殇紧紧抱着脩,现在她能做的只有这样。不去干涉他人的选择是她十几年来一向的做法,所以她救不了,但就像之前,阻止不了就陪你一起。

    我很怕麻烦,但在有些事上我并不缺乏耐性,现在我的做法便是等着你的决定。

    很多人都觉得我让人安心,很多人都觉得无论什么我都能解决,呵,如果精神多活了近千年对现世的种种如何不能手到擒来?前十二年我一直只作为“守护者”在活,老盟主给了我一丝羁绊才让我有了“脩”的自我。我是脩,但是除了守护,除了保铁时空安宁,“脩”还做了什么呢?“弑”是“城影”,是守护城墙的影子,“东城卫”是乐团,但更是铁时空首席战斗团的伪装和除魔便利,夏家是终极铁克人的家,促生终极铁克人亦是为了守护铁时空。我这一生的确为了责任而生,从开始到结束,即使是羁绊也是建立在责任之上。我,“守护者”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不过……

    那黑暗记忆的深处,最深处……是谁轻轻托着幼小的身躯?是谁温柔地拍抚着哄婴儿安睡?是谁在旁边守着陪你坚持?这个人是谁?

    问问自己的心。答案显而易见的,不是吗?

    黑暗中有人微笑,明明早就有了答案,黑暗的淬炼虽然让我一度动摇但终究还是要走过。我,有我的理由。

    “殇……”相拥的两人轻轻放开对方,不再是为了推离而是想要注视,脩睁开眼笑着看着殇,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了一下,说:“我不会放手的。”

    “是吗?”虽然问着但殇感到安心,扬着嘴角笑颜莞尔。

    我们都不是光。因为我们沉沦于黑暗,孤独不再是煎熬而是必须的毒品,从来没有戒掉他的决心和勇气,所以只有心甘情愿地继续沉沦。坚强,那是无奈而必须的成长。我们只有将它化为习惯。习惯了远离,习惯了躲避,我们给自己制作好最坚硬的盔甲并层层武装,封印自己的光也阻挡别人的光。而现在,相似,太过的相似似乎让盔甲分不清彼此的纠缠在了一起。我们在一片黑暗中摸索到了对方的世界,不知不觉中已经陷得太深。

    脩和殇牵着对方的手,手腕的血因为撤去了异能早已凝固,另一只手聚起了异能。

    “住手!明明知道就算这一次结束了我们之间的争斗也永远不会结束。千古的轮转,你们就不想结束它吗?”

    黑暗中再度响起声音,脩和殇不做理睬用手中的力量击碎此处的阵眼。

    “风弑迭影呜拉巴哈----风弑迭影!”

    “九重霜华呜拉巴哈----九重霜华!”

    肆意的狂风,透骨的冷霜,中心却是两颗毫无动摇的心灵。

    不是光,和你争斗的也不是我们,我们只是监护者。看着,在幼小的时候保护着,但最终决定胜负的却不是我们。黑暗,你没有强行扭转人心的权利,这才是我们阻止你的原因。比千年更久的孤寂,你想结束却不能结束,因为这个世界还有太多太多不可否决。

    即使日后还要世世代代忍受着那孤独,世世代代不得正视,你们还是要这样继续下去?

    或许吧。但是……

    周围的黑暗逐渐淡化,散开,稀薄成云雾状终于散开。似乎已经是凌晨三点后,外面的天开始发白,夜晚即将结束。

    脩和殇相视一笑,放松了心情后晕眩和无力感笼罩了身体,摔向地面的同时条件反射般地揽住了对方。

    “呵,现在,怎么办?”勉强帮对方止住双手流血的伤口,脩瞥一眼四周,四壁和天花板上都遍布裂痕,打从出来的瞬间就注意到主上的这栋别馆即将崩塌,却是实在没有力气离开。

    “你都没力气了我还会有吗?要不试试看塌下来我们俩撑不撑得住?”殇躺在脩的旁边看着似乎马下就要塌下来的天花板有些好笑,“没被主上和黑暗整死倒是被坍塌的屋子压死,也够好笑了。”

    “那为了不死得那么好笑,你是不是帮帮忙?”感觉到殇身上缓缓放出的寒气,脩心知殇不过说说而已。被屋子塌下来压死怎么想都瞎。

    “谁知道会转到哪里去?你敢信吗?”寒冰蔓延在两人身下形成了冰镜,只差一步就会连通。

    “你信吗?”脩反问,轻轻地说,“哪里都没关系。”

    相视而笑,殇连接最初丢出的冰镜:“冰转呜拉巴哈----冰转。”

    “轰!”

    天旋地转之后,身后不远处是别馆轰然倒塌,耳边却是“炸毛”。

    “喂欸!你们两个给我起来!还有残风你手放哪呢别想偷吃我妹豆腐!喂!呜——小殇儿你怎么可以打哥哥呢?这还没嫁呢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啊——”

    一出现就给两人当了垫子,一转眼又把两人分开对自家妹妹上下其手名曰检查的夜却被“断霜”狠狠敲了一下脑袋,脩好笑地看着这大相径庭却有着无可动摇牵绊的兄妹俩。

    修理了明知自己不喜与人接触却依然喜欢往自己身上靠的哥哥,殇转头对上脩的视线。一时温暖却有了些迟来的“心慌”,终究还是默契十足地一笑。

    如同过去一般,那一晚的战斗没有丝毫公之于众。熊熊大火焚烧了“狱”的基地,铁克禁卫军以救火之名善后一切,“弑”的人回到各自所在继续自己外在的生活。一切,从风平浪静到风平浪静。

    夏家正在欢庆,庆祝的是蘭陵王平安而归。虽然他们永远不会明白更多。只知道夜手下留情,只知道那是一个计划。与他们之间没有了仇恨的夜爬窗子和夏美调情打闹快乐自得,至于会不会融入……那就只能再说了不是?

    夏家的欢庆会,灸舞和阿扣跑去凑凑热闹,脩却是解释完了之后便悄悄离开。

    两家所在的公寓大厦的屋顶天台一般是“闲人免入”,但一把麻瓜的锁拦得住两个高阶异能行者吗?全然无视危险的两人靠在围栏边,夜空下静寂了半晌,脩开口问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三章:【决战】 返回《想懂》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五章:【再伊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