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小说 » 想懂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无形】

第三十二章:【无形】

文/亦零
想懂 | 本章字数:5013 | | 想懂txt下载 | 想懂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山林间的风吹着,或许早已改变了太多但依然寻找着。风过无痕?怎么可能。只是那痕迹太微小,微小到让人理所当然地忽略,却是真真切切的存在。

    零散的记忆,穿过古老的时光铭刻在心灵,点点星星汇聚,寻找那真实。并非刻意要这天翻地覆,只为心中珍惜,愿付出该有的代价。

    因果循环,有得有失。想要得到,便对付出的甘心些吧。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铁时空的气氛却一天比一天紧张。

    数十的禁卫军领队和异能家族长辈接二连三被杀,甚至其中地位最高的还包含了铁克禁卫军总部十六名大队队长中的三名和一位灸亣镸荖的长老。再加上铁克禁卫军的总统领在此时失去联络,无法确定其生死也无法得知其想法,人心惶惶,所幸盟主亲自出面安抚才未造成混乱。

    军部稍稍安稳,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辈也因为这样的狙杀心中愈发不安,接二连三地停下了种种动作全心全意专注在自己的安危上。毕竟权好财好名好利好,终究还是有命好啊!

    于是乎,军权方面作为总统领的脩根本无意保留什么,政权方面有了之前极阴之日、善恶之争、火焰使者三大事件的功绩,再加上正统的支持,被安宁腐蚀的长老的声音也已经消失……简直可说满足了“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形让灸舞彻底放开了手。控制言论的走向,大张旗鼓地打压长老会的势力,收拢铁克禁卫军的军心,培养自己的心腹……灸舞这个新任盟主的地位以非凡的速度巩固着。

    另一方面,异能界和暗影中的风起云涌似乎没有影响到这个训练场地,自从被交代给了影和煌之后几乎日日生活在“炼狱”里的夏天今天依然认命地接受着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在这二十几天里,从次次必定中招到在地上滚勉强能躲过影五成攻击,从看着过往的战争心痛无力只想赶紧结束到现在能去看、去听、去正视那残酷……夏天的表现虽然不让人满意却也可说大有进步。

    至少,不再是彻底的懵懂,不再是根本无意识却的的确确,毫无疑问的逃避。

    对这样的情况,影从来沉默,煌又疯疯癫癫,夏天却明白自己根本还入不了这两个人的眼。不说其他,影面对自己的时候放了多少水,煌在结束的时候还很不尽兴要让影安抚好久的情况,夏天看在眼里更是清楚自己差了多远。更别说……夏天想到脩,想到他当初给他们解决了多少麻烦,想到他总是沉默地将事情听完然后解决,想到他那样淡然地将一次次危机化解……那样的他给了他们多少的安全感?到底是怎么一看到那个黑白的身影就觉得放心?夏天不敢去想脩付出了多少才有这样的能力,可回想过去就连为什么会这么依赖那个人都半点想不起来!自然而然,就让他们觉得理所应当了。如果不是脩将自己的另一面展现在他们面前一点,他什么时候才会发现?发现他的师傅根本只比他大了几个月,明白到他所守护的根本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个。是自己的任性,自己的逃避。如果不是这一次,自己恐怕永远不会体会到守护、责任,这样的字眼代表的是什么样的重担!

    夏天,你该成长了。

    就像是憋着一口气,对脩的抱歉和愧疚,对蘭陵王之死的后悔与悲伤……就像脩所说的,成长最有效的促生剂是负面的情感。夏天只要不被其吞没,即使缓慢也一定能走上属于自己的巅峰。

    而在那之前,让这个铁时空安稳一点就交给影子们吧。光,我会在你照射在这片大地之前稳住它,这是我的使命与责任,也是最后的,结局。

    暗影中的人确定,悄无声息地离去,一如来时无声无息。

    与此同时,灸舞面前也出现了一个人。他站没站相,似笑非笑,陌生的容颜却是熟悉的语调和声音:“虽然只有一个月不到……但我现在是该说好久不见还是初次见面请多指教呢?灸舞盟主。”

    “或许你可以考虑……”灸舞带着明显的笑容,说,“合作愉快。”

    来人耸耸肩:“我会做到我答应的事,但愿你们的做法也能让我愉快。”

    反击,开始了。

    紧盯着殇一举一动的主上完全没能料到的变数,不惜一切做出骗局来布置的暗手终将发挥它的效用,黑夜之中,雷霆划破乌云,鸣响天地。

    “东南西北四区已掌握于手,现正在堵截漏网之鱼。”

    “各地步步紧逼,‘狩猎’行动进展顺利。”

    “‘狱’总有暗手,属下担心是否会有遗漏?”

    在“弑”的基地听着各地分首领的汇报,脩清楚现在剩下唯一的顾虑就是“狱”那个这么多年来就未曾露过面的主上。不论是他的手里掌握着的“狱”所有成员的名单,还是自己的预感。“狱”的主上绝非普通人类。“狱”存在得太久,“狱”的主上也存在得太久,虽然没有证据但脩对自己这种预感却有百分之七十的信服。不过也就是同样的预感告诉脩:“守护者”和“狱”的主上必有一战,无可逃避。

    “继续猎杀。”简短的四字为这次集合通讯做了了结,脩关闭联络器后对身边的冺说道,“明天晚上,‘斩首’。”

    “是。”颔首,冺离开安排。

    脩握着左手手腕,触手之处却是股股寒冷,闭上眼深深呼吸。

    后天黎明之前一切都会结束。

    深渊之下的地狱,我一定会看清你的究竟,将你埋葬回那应当之地。

    “十中其八,以二对一……好!好得很!”黑暗中有人重重将手拍在桌面,跪在下首的人止不住身体一颤,仍然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对方对我们的情况似乎了如指掌,许多只有顶端几人知晓的机密成员都被拔出,恐怕……”瞥一眼那主位侧旁,那伫立着一身黑衣的少女,长发披散,面无表情,在黑暗中就连往昔散逸的霜寒都不再,感觉不到丝毫生机。

    “好了,退下。”明了那未竟之语乃‘内出反者’,主上将人挥退后看向了身边的殇,“小殇啊,你可真是有个了不起的哥哥。居然瞒过了我。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似假实真,置死重生。”殇死板地一字一言道。

    “很厉害。死而复生,看来小殇你的‘复活术’真是大成了。只是我很奇怪。运转‘复活术’的人有短时间异能不足五成的后遗症,小殇你的异能可一直在正常水准,这又是怎么回事?”主上让殇在身边坐下,手轻轻抚着她的发,和蔼地问道。

    “留术式,由他运转。”完全没有闪躲,此时的殇就像一个人偶娃娃,任主上摆弄对主上的问题有问便答。

    “呵!”主上嗤笑一声,原本还有一丝温度的空间骤然森寒,“‘守护者’,你们终究还是搅合到了一起,和以前一模一样,一模一样……”主上说着,手缓缓下移扼住了殇的咽喉并逐渐加力。

    呼吸困难让殇的脸庞涌起潮红却没有改变她的神态,依然是五官麻木,眼眸空洞,更没有任何反抗闪躲。

    就在殇的眼睛缓缓闭上之际,主上手一松,乍然回笼的空气让殇咳嗽两声,然后又恢复了麻木。

    “没关系,没关系。”恍然间,主上有变回了和蔼可亲的模样抚着殇的头发,一样的语调神态,一样的动作,仿佛刚刚的狠厉只不过错觉,“只要你还在这什么问题都不会有。‘守护者’,冷家人,怎么可以联合呢?是吧,小殇。”

    殇一言不发,只是怔怔地点头,怔怔的……

    “磁场已经形成,方圆百里之内屏避完毕,只请盟主安排即时善后。”

    时间转瞬,夜色深沉,黑暗中的影子磨刀霍霍,出鞘刹那便要饮血。这一晚,注定与杀戮和血腥为伍。

    “禁卫军已经就位,接到消息便即刻封锁。”

    封锁,消除痕迹,除了参与者的记忆不会在任何地方留下记录。这一夜,是被历史刻意忽略的其一。

    离开招待所,脩见到了夜。这个曾因自己的计划而死又因自己的盘算再回到这片混沌的人。

    “你不走?”

    “我在等你。”夜双手抱胸走到脩面前,笑带着危险,“你还欠我一个承诺没有完成。”

    “我知道。”脩这么回答。

    “走吧!我知道一条捷径可以直接到老头面前。”夜说着,瞬间移动消失。

    循着夜的气息瞬间移动,脩并不奇怪夜为什么先前没提过这条捷径也不担心“弑”接下来的行动。

    “妖夜”和“狱”的主上十多年相处对对方的秉性都有几分了解。在外围全面交锋的情况下,前者不会带多少人到主上面前找死,后者也不会派多少人来拦截两个站在顶尖的杀手。至于“弑”的行动……杀手不是战士。明确了各自的时间和目标便将不受干扰地将对方咬到死为止。只需要确实统计,至于统一的指挥?那是多余又无意义的。

    “啊嘞。老头安排了几个呢?‘雷震万顷呜拉巴哈----雷震万顷’!”

    迟一步到达耳边就响起了喊声,比上次化解自己招式要强劲太多的雷霆震动空气,隐藏在暗处的伏击者仓皇之下显露踪迹。脩身型连闪给他们补上一刀,一击不成也不纠缠,迅速与所有伏击者“照面”后回到原位。

    “咻~”夜吹一声口哨,却不得不佩服脩这种把握一切机会的战斗意识。

    对方措不及防之下往往最容易得手,五占其三,两人各一招后地上赫然多了三具尸体。剩下两人不敢犹豫,连作为杀手最基本的匿藏都不顾,当即与两人正面交战。

    废话!在两个传说的顶级杀手面前藏身?班门弄斧不好玩!

    放弃隐藏的确是正确的,面对作为风的原位异能行者的脩和无差别攻击的夜,躲有什么用?不过正面交锋……也占不了好啊。

    一个只想着怎么有趣从来不避讳正面交锋,一个更是正统禁卫军的统领,战斗经验绝对不逊色暗杀能力,更不是习惯了隐匿暗处一击绝杀的杀手可比。就算对方同样是“狱”的精英,杀手中的佼佼又怎么会是两人的对手?

    夜上前直接拦住了剩下的两个杀手,原本或许要费一番功夫,但在身边时不时出现风刃干扰下两个杀手彻底乱了节奏,不消片刻便被夜结果了性命。

    “啧!还真不是一加一单纯就等于二,你辅助做得还真顺手啊!”夜挑眉瞥向一直站在原位没动的脩。刚刚那两个可是接近s级,在“狱”之中排得上前十……根本不是有意识的合作却取得了如此成果,不愧是“残风”!

    “来了。”脩突然出声。夜接着也反应过来,“霸雷”一闪一道雷光击出!

    十数个黑影丛林中跃出,拦住两人去路一动不动。

    “切!老头的死忠影子都出来了。”看着这些似人又似魔毫无自我意识的黑团,夜嗤笑一声手中雷光噼啪作响。

    脩垂在身侧的手五指微张,中指和食指轻动。突如其来的风吹得林木沙沙作响,地面土石纷飞直呛得人喉鼻发痒。

    “喂!咳咳!你搞什么鬼咳咳!”夜咳嗽连连,不满地对脩吼道。他可没有对风的掌控力能把这些粉灰清开。

    “后西方三十五度,两米。”脩唇齿不动,单单声音在夜耳边言道。

    “说什么呢……”

    “噗呲!”

    夜话未尽,兵刃入体的声音在近处响起,温热的鲜血溅到了脸上。夜舌舔唇角,抽回刺出的长戟,仰头大笑:“哈哈哈!”三声笑过,“霸雷”一抡,雷霆层层叠出一时照得黑夜犹如白昼。

    “还真是被小看了啊!”风止雷静,黑暗中有什么蠢蠢欲动,夜却持戟指向了脩,眼神狠厉,“去找主上。小殇一定在他身边。要是我妹妹出了事,我要你们铁时空天翻地覆!”

    “你没有机会。”看一眼涌动的黑暗,脩清楚这只会没完没了。锁定风传来主上所在的地方瞬间移动,消失前却留了一句:“夏美被你的事刺激最近苦练异能,半夜别去吵人。”

    “残风!”恼羞成怒地冲着人原本在的地方大吼,但已无踪迹只能自己翻白眼:本少爷是那种半夜爬女孩子房间窗户的人吗?就算美美的睡相很可爱也是绝对没爬过窗的!直接瞬移比较咳咳!好吧,夜少爷承认他偷偷用“鬼隐”去过。但事实证明绝对没被主上发现没破坏你计划,残风你记什么仇!

    “哼!”好吧,略窝火,眼前这些黑乎乎的家伙就成了夜最好的出气筒。

    “天降雷劫呜拉巴哈----天降雷劫!”

    天雷撕裂了黑夜,矫健的身影在黑暗中若影若现。奋战,杀戮,为了活着。却不再是先前游戏一般的不死,莫名的坚持与不舍,而是有了明确的目标,更加坚定,为了回到何处而活。

    不需要提醒,一定会活着会回去!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一章:【转折】 返回《想懂》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三章:【决战】(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