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王妃,怎么又怀了!最新章节列表 » 番外5 酒楼

番外5 酒楼

文/沙子
推荐阅读:
    又是一年的春意盎然,大周帝都终于结束了长期的动荡,人人安居乐业,家家富足安宁。如今新朝初立,征和帝励精图治,百废待兴,与其他国家的关系也是日渐缓和,百姓终于迎来了好日子。之前在帝都红极一时的春风馆却是帝都唯一一家被官府封查了的地方。

    饶是神秘的皇后亲自出面求情也无济于事,春风馆几乎被皇上下令拆了个干净,里面的那些人也像是平地蒸发了一样,转眼间找不到丝毫的踪迹。

    只不过今天在帝都却是新出现了一家酒楼,是胡商开的,饮食酒品都是别具特色,虽然开了不到一个月却也是很多人慕名而来。

    这家酒楼开在了帝都的崇文街,最是繁华的地带,门前还有做买卖摆摊儿的小贩,自带着几分繁华热闹。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阵马蹄踏地的声音,还有宫中护卫的高声呼喊声。

    “王爷出行!回避!王爷出行,回避!”

    先头开道的官差脸色紧绷,这条街实在是人多的厉害,每次主子出行便会闹出一阵阵的纷乱。

    路边一个摆着摊子卖面人儿的老人腿脚有几分不方便,那些官差也喊的急切,老人忙要拽着摊子向后退开却不想脚下绊倒了去,一个踉跄向一边摔倒。

    瑞王府骑着马的护卫虽然将马缰紧紧勒住,可还是马蹄狠狠踩了老者一下。

    “停下,”护卫身后装饰雅致的马车里传来一个清冽的少年的声音。

    不多时马车的帘子挑了起来,一个穿着天青色绣螭纹的少年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虽然脸上还没有完全褪去孩童的稚嫩,下巴有一些婴儿肥,但是身上却已经晕染着一抹清绝高傲。

    瑞王长的很是俊美,依稀还能看到龙舞阳的一些影子,只是眉眼间多了几分温润之色。

    瑞王搬出宫城封王建府,每日里都会进宫与太子陪读,还要共同练武,学习治国之策。

    虽然皇上对太子的要求更加严格一些但是对瑞王也没有放松管教,甚至给瑞王安排的太傅和习武的师傅都和太子是同一个规格的。

    此外瑞王小小年纪便得了京郊五十万顷的封地和万户的赋税收入,可谓是小小年纪便已经是实力非凡。

    这个前朝罪臣宇文央的儿子并没有因为他的父亲而被现在的皇上打压,反而颇受恩宠,甚至那个很少在公众场合露脸的皇后娘娘也是对瑞王多加看顾。

    这一次建立府邸皇后亲自到了瑞王府上安顿家臣,安排身边伺候的那些随从,还和皇上赌气说不该这么小的孩子弄出宫去住。

    瑞王爷宇文瑞却是走到了倒在街边的老者面前,所有的人都同情的看向了那个老头儿,这个样子冲撞了贵人岂不是要遭样。

    却不想瑞王爷躬身蹲在了那位老者面前却是不顾及那人身上的血污细心查看他的伤口。

    “王爷”老者顿时惊慌了起来。

    宇文瑞笑道:“老人家,是本王的护卫伤了你,本王向你陪个不是!来人,送老人家去医馆好生照料!”

    几个长随忙将老人扶了起来,随后宇文瑞又命人送了些银子过去。

    街头的人顿时低声赞叹了起来,瑞王爷小小年纪便如此行事沉稳,心怀善念,他日定是一代贤王。

    “皇兄,你做什么?”一个大约四五岁身穿白色纱裙绣着玫红蝴蝶花纹的小丫头不顾那些丫鬟婆子们的束缚,从一辆寻常马车里几乎是滚了下来。

    “呀,你袖子上沾着血,云歌给你擦擦,”小姑娘抓着宇文瑞的广袖用自己的衣袖大大咧咧擦了起来。

    宇文瑞忙将她提了起来却轻轻放在一边笑道:“云歌,你怎么又跑出来了,若是让父皇晓得了可怎么好?”

    “不怕,母后说不要拘着我,父皇不敢揍云歌的,”云歌公主笑得越发开怀,那双清丽明亮的眼眸宛若浸润了满天的星辰,漂亮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宇文瑞宠溺的揉了揉云歌的丸子头低声笑道:“走,皇兄给你买糖葫芦吃,一会儿多买一些,给倾歌妹妹送过去。”

    云歌却是挽着宇文瑞的手抬眸亮晶晶的看向了宇文瑞笑道:“皇兄,要不要给太子哥哥也带一串儿糖葫芦,太子哥哥好辛苦,今天早上又被父皇骂了,还罚他抄写了十遍策论。真的是好可怜哦!连母后都不帮他哦!”

    宇文瑞微微一愣,他这个弟弟宇文昇虽然年龄没有他大,却是不苟言笑,足智多谋,连他也是有几分害怕的,不敢太过亲近。

    他垂首看着云歌亮晶晶的眼睛,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点了点头道:“好,也给太子殿下买一串儿,不过还得云歌你帮忙送进去。”

    宇文瑞想到此处倒是有几分愧疚,宫里头不管他们犯了什么错儿,闹出什么乱子都是推给这个丫头。

    皇上对云歌公主简直宠溺到了极点,不管云歌公主做了什么在父皇那里都可以被视为正常。

    如今给太子殿下买糖葫芦的事情显然容易让太子玩物丧志,不合规矩的很,这件事还需要云歌公主背锅的。

    即便是瑞王爷心地良善,找云歌背锅这件事情也是做的炉火纯青。

    宇文瑞牵着云歌的手去买吃的,四周跟着的护卫看着两个小主子倒也是带着十二万分的小心。

    云歌公主可是皇上的眼珠子,出了什么差池他们都得掉脑袋偏生这个小公主又着实的贪玩儿,一行人忙急匆匆跟了上去。

    酒楼三层临窗的包厢内,龙舞阳将脸上的面纱摘了下来,只觉得连呼吸都沉重了几分,她吩咐丫鬟将门关紧不准任何人打搅,随后撕下了脸上的面具,对着窗户有几分发呆。

    她后来答应了司蔻,再一次回到了帝都开了这一家酒楼。

    春风馆已经成为了帝都的历史,如今她的这个酒楼没有那些美艳或清高的小倌儿,只有更加美艳会跳舞的胡姬。

    生意不比之前的春风馆差,明面上是做买卖的,实际上便是给司蔻收集消息的地方。

    司蔻定期过来会在这她这里住几天,还会带着她去各地游玩,不开心的时候便会和她吵架,然后会将她箍进怀中抵死缠绵。

    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司蔻,不过司蔻费这么大得劲儿,瞒过了这么多人,大概也是帮她吧?

    她这样生活在司蔻掌控的地下世界里,还能每天看到瑞儿的成长,也算是她最后的归宿吧?

    罢了,看着瑞儿这孩子被清哥哥和阿瑶照顾的那么好,她还能偷偷看着她的儿子渐渐成长,她也该知足了。

    “想什么呢?”身后传来司蔻的声音,司蔻缓缓坐在了龙舞阳的面前。

    “你管我想什么?”龙舞阳没好气白了司蔻一眼,每次出现在她面前都是这样的悄无声息。

    “呵,”司蔻冷笑了一声,“吃我的,喝我的,命也是我给的,倒是将你养出了傲娇的脾气来!给爷过来!”

    司蔻嘴巴上骂骂咧咧,手中的动作却是轻柔到了极点,将龙舞阳的唇掰开,喂进了一粒药丸。

    “这药刚给你炼制的,马上到了月圆之日,你少受点儿疼痛。”

    “哈,司老板,你不会真喜欢上我了吧?”龙舞阳冷笑。

    “嗯,喜欢上了,你咬我啊,”司蔻垂首帮龙舞阳检查筋脉。

    龙舞阳顿时愣怔在了那里,整个人都有几分不知所措,这是司蔻第一次这么说。

    她将脸别了过去,眼底却是多了几分苦涩的笑意,嘴巴里的味道有几分苦,也有几分甜,司蔻给她的药里都加了蜜糖。

    她眼底掠过一抹笑意,这大概就是生活的味道吧?

    
(快捷键 ←)上一章:番外4 人偶(2) 返回《王妃,怎么又怀了!》目录 下一章:番外6 女儿奴(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