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纵江湖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25.忆楚篇(二十五)

章节目录 25.忆楚篇(二十五)

文/风惜梧
纵江湖 | 本章字数:5534 | | 纵江湖txt下载 | 纵江湖手机阅读
    邵隽自打那日自作主张推了萧忆一把,回头才知道是他的那封信出了问题。一时只觉自己这个红线牵得是极其粗糙,便也不想再多插手两人之间的事情。然而这一回头,却见两人一日比一日亲近,又猜想自己搞不好是歪打正着。这二人彼此有情,随他正推反推,怎么也不能把两个有情的人推得没情了去。于是又放下了心,一日日闲谈唠嗑,好不轻松。

    且说这一日他从楚凌那处知道了外星人及其攻打计划,晚上去给萧忆诊脉时便把这话传进了萧忆耳朵里。

    他一边诊脉一边笑:“你说这楚凌想象力还挺丰富,这胡诌起来真是一板一眼,有模有样,连我一时都给她唬住了。”

    萧忆表情却并不轻松,只微哼一声道:“她倒真是从天下掉下来的。”

    邵隽一愣:“果真?”

    萧忆点头。

    这方心态就不太好了。空着的那只手揉着额角,皱眉道:“莫不成真有什么外星人?”

    萧忆摇头:“她的话半真半假,你大可不必当真。”

    邵隽听出这话里的不顺,笑道:“你可是也被她骗了?”

    萧忆冷笑:“我不只被她骗了,还被你骗了。”

    邵隽知道萧忆仍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便抬了抬眉,尴尬一笑。也不说话,抽了脉枕,叹一口气便放到了架子上。

    萧忆收回手来,略一沉吟又道:“邵兄帮我医治可是为了楚凌口中的‘玄沙赤芝’?”

    邵隽闻言,若有兴味地转回头又坐下,倒了杯茶缓缓道:“是,也不全是。”

    萧忆道:“那丫头口中的‘玄沙赤芝’我却是从未听闻,也不知道她是从何处听来的这个名字,不过你若真从她那里得了什么消息,我劝你还是半信半疑为好。”

    邵隽这回可是打心底里笑开了:“我看你是被这丫头骗出阴影来了啊?”

    萧忆微微一叹:“她那些话花里胡哨的,实在没法全信。”

    邵隽打趣道:“我看她对你的情意倒像是真的。”

    萧忆听后却也没理会邵隽的打趣,只微微偏头,看着桌面轻哼了一声。眼神幽深地思索了一会,又回过头来:“方才所说的‘不全是’却是为何?”

    邵隽这才放下手中的茶杯,皱起了眉道:“关于此事,却是要问萧兄了。”

    “所为何事?”

    邵隽严肃道:“敢问萧兄家世所系?”

    萧忆微微诧异,注视着邵隽的脸。良久,才压下目光:“我生而无家。”

    邵隽也一时惊讶,略顿了顿道:“那萧兄这身武艺……”

    “是由一位高人所传。”

    “那这位高人……”

    “走了。”

    “去哪了?”

    “不知。”

    ……

    邵隽这方还真是相当意外。

    谁能想到江湖上武功第一的萧忆生来便是个孤儿,就连唯一的师父也不知所踪。然而他既无家世派别,又无亲朋好友,那些武林世家却是缘何追杀他,直至仇家不断,令他恶名满世?

    邵隽还真是想不通。

    直想得皱眉挤眼,两根手指开始下意识地在桌上敲,腿也不自觉地前后抖——还是想不通。

    萧忆看对方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便知是被他的身世惊到了。却也没多说什么,待了一会道:“邵兄这会可以告诉我那‘不全是’了吧?”

    邵隽回过神来,看到萧忆一点没变化的表情,终是展了展脸,调换了个姿势。略一思索才道:“你可知你颈后青色环形山水纹是怎么来的?”

    萧忆似有所悟:“莫非是这图纹……”

    邵隽点了点头。

    “据我所知,这图纹是前武林盟主萧重梁萧家的代征图纹。据说但凡是萧家人,后颈必有这一图纹。”

    萧忆明了:“所以你以为我是萧家人?”

    邵隽点头。

    萧忆却清浅一笑:“我虽姓萧,却并非萧家人,我的姓名乃是传我武艺之人所取。至于这图纹,却是在我习武之后三年,自行显露出来的。”

    邵隽眼底现出一丝了然:“你是说,这图纹不是天生的?”

    萧忆点头。

    邵隽若有所思:“若不是天生的,莫非是修炼武功后长出来的?”一时低了头去,皱眉思索半天。突然心有所悟,再抬起头来,却碰上萧忆同样清晰的眼神。

    “你是想说教我武功的人是萧家人?”

    邵隽点头:“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萧忆眼底现出一丝愉悦:“若真是这样,我找起来倒也方便了许多。”

    邵隽听后才知萧忆竟是一直在找他这位师父。正心叹这人生事悠悠,连萧忆这样的人也有挂念不放的人。听得萧忆又问:“那你却是为何要为萧家人医门大开?”

    邵隽闻言微微一笑,站起身走到墙边。弯身打开地上放的一个大箱子,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取出来一个朱漆的小盒子,打开来推到萧忆面前。

    萧忆低头一看,里面一张发黄的方纸,画得正是他后颈下方的环形山水纹。

    “我师父临死之前,曾要我立下誓言,此生若是得见萧家人,必要尽我所能相助于彼。他还说,我这条命,”邵隽眼神轻动,“是萧家人给的。”

    楚凌自打那日从林间回来以后,这心情就好得不得了。不练武功了,便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

    然而大把大把的时间用来干什么呢?

    反正绝对不可能是看书。

    不看书又去看什么呢?

    当然是去看美人了。

    于是后几日比较常见的,便是眼下这一幕。

    萧忆坐在桌边拿着书看,楚凌趴在凳上拿着碗看。只不过萧忆看的是书,楚凌看的是他看书。萧忆看书喜欢喝茶水,楚凌看美人喜欢吃小吃。于是萧忆看着书,便能感受到两束灼灼的目光一直盯着他,时不时还能听到旁边一阵饭食咀嚼的声音,以及楚凌吃得渴了拿了茶杯喝水的声音。

    萧忆忍了又忍。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你能不能别吃了?”

    楚凌咽下嘴巴里的东西:“我不吃,你吃吗?”

    “不吃。”

    楚凌眨眼:“那就没办法了,我这个糕点做多了,不吃的话放明早就坏了,多浪费啊。”

    萧忆冷声:“那你去别处吃。”

    楚凌扁嘴:“好吧,那我不吃了。”

    萧忆回头又去看书,看了没一会,只听房中一阵“咕噜噜”响。

    他脸色黑青地转过头去,楚凌正满面无辜地看着他:“这又不是我的错。”

    几秒之后,楚凌就被连人带碗一块撵出来了。

    楚凌看着在她面前重重关上的木门,不屑地撇了撇嘴:“哼,还是刚回来那天好。”

    说到两人从林子里刚回来那天,的确是萧忆对楚凌最温和善面的一天。

    两人回来时似乎都有些不自在,也没怎么讲话,但彼此好像都有点不知所措。及至楚凌给萧忆去送饭,两人坐在一起吃了两顿,也都只讲了一些客套用餐的话。

    萧忆思考着楚凌说的他对她冷淡严厉的话,十分地温和。

    楚凌思考着萧忆那句半算得上表白的话,十分地羞涩。

    然而到了晚上,楚凌就从彼此表明心意的害羞中走了出来。端着碗去给萧忆送汤药的时候,就坐在旁边等着看。

    萧忆皱眉,她这是要看着自己喝药吗?

    到底也没多说,端起药碗就喝了下去。喝完把碗往桌上一放,还没转头,就被楚凌拉住了袖子。

    “你怎么不吃糖啊?”

    萧忆浅道:“我不吃糖。”

    楚凌讶异:“不吃糖多苦啊!”

    萧忆轻声:“我不觉得苦。”

    楚凌眨眼:“那你吃块甜枣。”

    “不。”

    “那你吃个果子。”

    “不。”

    “那你喝个蜂蜜水。”

    “不。”

    ……

    楚凌这就不满意了,站起身道:“你能不能不这么自虐啊?”

    萧忆皱眉:“我何时自虐了?”

    楚凌仰头:“不吃甜的吃苦的,这不是自虐是什么。”

    萧忆:“有人喜食甜的有人喜食苦的,我便是喜食苦的。”

    楚凌摇头:“你不能这样。”

    萧忆:“不能哪样?”

    楚凌把他拉得坐在凳上,又把自己的凳子挪近了靠在旁边,坐下来语重心长:“你不知道,其实你自己可能并不喜欢苦的。”

    萧忆眯眼。

    “你喜欢苦的是因为你生活得太苦了。”

    萧忆疑问脸。

    “呐,”楚凌把他的身体扳过来摆正,举起一根手指道,“心理学上是这么说的,一个人过于沉默寡言就有很大程度上抑郁的可能,像你这种程度的沉默寡言,内心抑郁的可能性更大。再结合你的生平,孤儿,幼时凄苦,身患绝症,还惨遭追杀,你简直就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会得抑郁症啊。”

    “再说,”楚凌斜着头看他一眼,“你这人脾气不好,容易上火,这是喜怒不定。当初遇到我的时候还总想着杀人,这是暴虐残酷。有时候不听人解释,这是是非不分。除了这些,你还浪费粮食,你还见死不救。你这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是非常严重的心理疾病啊。”

    萧忆给这一番话听得火从心起,只看楚凌还没说完,压抑着气到颤抖的嗓音道:“所以呢?”

    “所以啊,”楚凌一把拉过他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你要进行治疗啊。精神疾病不比身体疾病,两顿药就能治好了。你要从内心开始摆脱那些阴暗冷酷的东西,多接触阳光温暖的东西。多看看风景,晒晒太阳,多跟我聊聊天。少想一些黑暗的残忍的嗜血的东西,多想想甜蜜的温馨的愉快的东西。呐,就从喝药说起,不要总觉得自己习惯吃苦的,喜欢吃苦的,”楚凌拿起一块冰糖,一边递到萧忆嘴边一边道,“该吃糖的时候就要吃糖。”

    几秒之后,楚凌便连同她的甜食一道被撵了出来。

    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分外地快。

    楚凌养在桶里的“小白”都长大了一圈。

    两人在药王谷的日子兜兜转转,眼看着也就要结束了。只是这快要结束的关头,却让楚凌发现一件不得了的事。

    毕竟已经到了收拾行装的时候,楚凌就开始变得非常得舍不得。

    舍不得的当然不是邵隽,而是跟她一起睡了半个月的邵萤。

    于是一想到要走啊,心里那个难过啊。只从早到晚问了邵萤好几遍,说是让她丢下邵隽,跟他们一起走。

    邵萤被她问得哭笑不得,找了一个又一个借口,还是没能把楚凌的念头打消。

    她自己其实也有点舍不得,只是不好多言。便减了看书练功的时间,借口学习厨艺,陪着楚凌在厨房里做这做那。

    楚凌舀了一碗水,站在邵萤身边道:“你说你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待在这不见天日的深谷中,陪着那心奸脑滑的老光棍,一日日过得跟个和尚一样。说要带你走还不走,你到底图个啥?”

    邵萤微微一笑,一边揉面团一边道:“师父是我的恩人,我的恩情没报,是不会走的。”

    楚凌给面团里倒了一点水,不认同道:“你要报恩情,具体怎么报,总不能让他父母把他扔街上,你再把他捡回来吧。”

    邵萤“扑哧”一笑:“怎么会。”

    楚凌放下水碗,转了转身子:“我说真的,有时候这恩情啊,说白了不过就是一种缘分。既是缘分,谈不上报与不报。况且你以后总要嫁人的吧,你嫁人了还不是要出了这山谷。早出晚出都是出,还不如现在跟我们走。”

    邵萤仍是缓缓摇了摇头:“师父都没让我走呢,我怎么能走。”

    楚凌一听这话却睁大了眼:“好啊,那我现在就跟你师父说一声,看他让不让你走。”

    邵萤一听吓得急忙转过了身子,也没管满手的面,抓着楚凌的胳膊就往回拉。

    楚凌的袖子上沾了满胳膊的湿面,顺势被拉回来,不由得嫌弃地抖:“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邵萤这才发觉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不好意思道:“抱歉。”

    楚凌把胳膊上的面团一点点揪下来,抬头道:“你总说邵隽对你好,他若是真为了你好,肯定会让你出谷的。”

    邵萤拿过干净的布条把楚凌的胳膊又擦了擦,戚戚一笑道:“我知道。”

    楚凌瞪大了眼:“你知道你还……”

    邵萤却打断了她:“师父肯定会让我走的。”她顿了顿,又道,“他早就跟我说过,只要我开口,他便放我出谷。”又是一顿,“是我自己不愿意走的。”

    楚凌这会儿算是明白了。敢情邵隽一直都挺开明的,是眼前这个丫头认死理。正要开口说点什么教育一番,却听转过身去的邵萤又开口。

    “只要师父不赶我走,我永远都不会出谷的。”

    楚凌眨眨眼,啊?

    邵萤却垂了双手,站在面盆前,低着头眼底一片晦涩,语气听上去有点沉重:“我,也不会嫁人的。”

    楚凌一下呆住了。

    只看着邵萤背身低沉的模样,一时不能理解。却又有一些思绪彼此越飘越近,慢慢地凑在一起,就在脑海一处开始发起了光。

    她的眼睛越睁越大,咽了咽口水,不由自主地走到邵萤的身前,扳过她的身子:“你……该不会……”

    “没有。”邵萤斩钉截铁地回答,她抬起头来,眼底的坚定直看得楚凌惊讶。

    邵萤的脸色却突然扬了起来,弯弯唇道:“我只想报恩。”又看着楚凌仍旧惊讶的面庞加了一句,“嫁人这种事,还是等我报完恩再说吧。”
(快捷键 ←)上一章:24.忆楚篇(二十四) 返回《纵江湖》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