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骑马与砍杀之帝国崛起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舞阳行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舞阳行

文/书仙白玉京
    一群拦路的贼寇在骑兵的追击下,很快就已尽数伏诛,韩瑜骑在马上目光瞥了一眼堆积在地上的尸体,略微有些走神。

    “大人,一共二十八人,已尽数斩首。”侍卫小吴走过来拱手道。

    韩瑜点点头说:“把尸体都烧了,省的生了什么瘟疫。”

    “诺”

    清早,熊熊的柴火烧得尸体“嗤嗤”直冒油,空气中还夹杂着一股子酸酸的肉油味儿。

    韩瑜也懒得去多看一眼尸体,可能是因为在战场上早已习惯,所以对于尸体和血液早已是习以为常了。

    “出发”

    一行骑兵再度出发,穿过森林奔驰在田陌间的小路上,韩瑜捏着缰绳目光不住地望向路边的田野。

    杂草丛生的田野里一片枯黄,不仅农作物全部干枯而死,连生命力更强的野草也瘫软在了地里,数十亩的田地之中竟看不到一丝绿意和生机。

    骑队驰入一个小村庄,韩瑜眉头皱得愈发凝重。进村时,看到沿路的树木竟然连树皮都被剥了个干净,不少灌木都被砍了去只剩下一个个黄橙橙的根子裸露在那。

    瞧见村民们黑黝黝的,瘦得只剩下了皮包骨,瘫坐在草屋的阴凉下发着呆。有的小孩饿得手臂只有两三根手指般纤细,困乏地睁着双眼看着眼前这些骑着高头大马进村的军队。

    “这世道竟已成了如此模样,难怪会有那么多人连诛九族的罪都不怕,反而死心塌地的跟了蛾贼,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这责任到底该谁担也已说不清了。”

    韩瑜暗自感叹了一声,调了调马头,看向亲卫问道:“我那儿还有多少干粮”

    侍卫亲卫小吴骑在马上抱拳应道:“大人,还有八斤干饼、一升酱和两斤肉脯。”

    在军中,干饼都是用栗米提前做好的干面饼,因为干燥也容易保存。有爵位或者军职高的将领,分发的干饼里面会适当地加上一些菜什和盐巴,低级爵位就只加一点点盐巴,普通兵士能有的吃就不错了。

    像韩瑜这种已经挂职校尉的人,爵位基本都是提到了官大夫级的,每顿饭食不仅会有加菜什的干饼,还有半升酱和半斤肉脯佐餐。在这等级森严的汉朝时期,军队里单从饮食待遇上就处处显示着军职、爵位这种封建等级的差别。

    韩瑜思索片刻,眼下离舞阳县已是近在咫尺,带着八斤的干粮恐怕也吃不完,不如散布一些出去给这些百姓垫垫肚子也好。

    “拿五斤干饼分给他们。”

    “大人,这”

    小吴欲言又止,大人吃的干粮可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兵士有资格吃的,更何况是这些平民

    “分给他们”韩瑜的语气没有丝毫的犹豫,更不容小吴有任何的迟疑。

    “诺”

    见韩大人意见坚决,小吴只好应诺,从马背上解下为大人保管的饼袋,下马将干饼掰开一一分给聚拢起来的百姓。

    “哎哎哎,慢点慢点慢点儿,都有都有”

    “慢点抢,你指甲都挠着俺了”

    “”

    看着这十几个百姓狼吞虎咽的样子,韩瑜长舒一口气,扯了扯缰绳沿路继续前行。

    正在分发干饼的小吴扭头一见韩瑜驾马驰走,也顾不得什么公平分配的规矩,将手里的干饼一把塞给几个小孩儿转头便扒拉着缰绳上马追上来。

    “大人,等我等我啊”

    离舞阳县越近,看到的旱情也越是触目惊心。干涸的沟渠,干裂的池塘,似乎每一个角度看到的都是眼前这无法抗拒的旱灾。

    再见到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头发脏乱不堪的百姓时,韩瑜心中难免还会动一动恻隐之心,但身旁的侍卫小吴则始终不断地提醒着干粮早已所剩无几。

    前世自己也算是身价十数亿的娱乐圈土豪,名下的慈善机构经常会组织各种支援西部贫困地区的慈善活动,自己也是一有空就参与其中。

    可即便西部的贫困户再穷,也没像舞阳县百姓穷得这么极端,米面没得吃不算,日常充饥竟已全靠树皮草根了。

    一个个百姓枯瘦如柴,饿得连路都走不动,躺在地上的人更是晒得像群非洲人。原本只写在史书上的“饿殍遍野,人相食”,如今自己竟然真的亲眼目睹了,这到底是个多么混乱的年代啊

    “大人,前面就是舞阳县城了。”侍卫小吴在一旁提醒道。

    闻言,韩瑜这才从路边的流民身上回过神来,轻轻抖了抖手中的缰绳,平静地说道:“进城”

    “诺”

    百余骑兵的靠近早就引起了舞阳县守备的注意,当看清楚是大汉禁军骑兵后才松了口气,争相跑下城墙费力地重新打开城门。

    韩瑜驱马近前,几名守备士卒齐齐拱手一礼,其中走出来一位中年官吏,打量了眼身前这位年轻小将,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那严整的骑兵队列醒目地告诉着他,这绝对不可能是蛾贼。只不过如此年纪就已经出任了校尉级军职,想必其家世也绝非寻常吧

    于是拱手询问道:“吾乃舞阳都尉褚徵,不知将军今日到访可有要事”

    原来是个县尉,韩瑜闻言翻身下马,拱手辑礼,也算是对人家的一分尊重了。

    “在下乃是左中郎将军皇甫嵩部下,前军校尉韩瑜,今日奉命前来重新查检衙门、府库事宜,同时征调府库存粮以资军备,还望禀告舞阳令共商此事。”

    闻言,褚徵一愣,想说些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只是点点头伸手示意道:“还请将军先到衙门里商谈”

    “好”

    韩瑜也不客气,点点头一口应下,重新翻身上马,在一群守备衙役和官兵的注视下领着骑兵缓缓进城。

    一入城门,眼前景象登时大变,不大的舞阳县城里的街道上,聚集了密密麻麻衣衫褴褛的流民,他们一个个眼神浑浊,黯淡无光,看不出有一丁点的精神气儿。

    枯瘦的孩童和晒得黑黝黝的老人见到进城的骑兵纷纷敬而远之,眼中流露出一股不一样的漠然,冰冷无感。

    原本坐满了人的大街上,顿时自发地让出一条供骑兵前行的道路来,韩瑜面无表情,故意略过一些充斥着乞求的目光,纵然见惯了生死也不敢保证此刻会动一动恻隐之心。

    “将军,前面就是县衙了,骑兵的安置可以交给小的来负责。”带路的。

    韩瑜轻笑着点点头,说:“吾等座下这些可都是上等的战马,该吃什么马料你可得注意了。”

    “将军放心,上等的马料我们舞阳还是有一些的。”

    韩瑜下马将缰绳丢给小吴,随着小吏进了衙门之中。

    与城内流民遍地的狼藉不同,衙门之中地方虽然不大,但看起来干净整洁,来来往往的小吏行色匆匆,似乎一切都进行得井然有序。

    自从黄巾蛾贼作乱起事开始,豫州作为蛾贼聚众最多的地方之一,早已摧毁了朝廷对当地的管理系统,颍川一郡尤甚。

    之前去了一趟昆阳县,整个县衙的官吏几乎跑了个干净,府库也被蛾贼搬了个空,城里只剩下些许废墟和暂留的流民,跟舞阳县相比完全是天壤之别。

    带路的小吏将韩瑜带到客厅坐下便告辞退去,没过多久,一位年轻男子一身绛衣颇有风度地走了过来。韩瑜定睛一看,心中也不禁暗暗惊讶:“好年轻好气度”

    来人也同样打量了一番坐在椅子上的韩瑜,瞳孔同样微微张大。有位非常年轻的校尉前来公干,一见之下,没想到这校尉的模样长得还真是英俊非凡,气质不俗,让人一眼就能猜到他那八九不离十的富家公子身世。

    “在下舞阳令臧洪,将军此来有何公干”年轻的舞阳令拱手礼道,语气倒是不卑不亢毫无恭维之意。

    韩瑜起身拱手回礼道:“在下中央禁军校尉韩瑜,今日前来,一是代朝廷统计官员人数及府库存余,二来奉左中郎将军之命,征调府库粮草,支用军粮,还望臧县令予以配合”说完,侍卫小吴将调令文书递了过去。

    接过文书浏览了一番,臧洪略带思忖地点点头,拱手道:“既然是上面的命令,那子源自当配合,只是”

    见臧洪略有迟疑,韩瑜不禁皱眉问道:“舞阳令有何隐忧,但说无妨”

    臧洪叹了口气道:“某闻韩将军此来,仅仅随身带了百余精骑,却也不够押运所调粮草啊将军有所不知,舞阳县外西侧盘踞着一股数目不小的蛾贼,近几月更是收纳了不少南来北往的流民,人数早已多达两千之众,将军即便能够独自带队离去,却也难以护得粮草周全呐”

    “舞阳附近竟然还有这么一股黄巾余孽”

    闻言,韩瑜也是有些惊疑,转身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闭目揉着太阳穴,看起来似是正为此事而焦虑一般。

    闭目瞬间,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打开了一张偌大的地图,地图上唯一亮着的只有颍川舞阳县周围十里的范围。

    舞阳县西南侧确实盘踞着一股黄巾贼,上面显示的蓝色数字却仅有五百多人,和臧洪所说的数目差别不小。

    往近了看,赫然发现一支人数接近两千人的蛾贼步兵,正在往舞阳县内的一个小镇靠近。此刻已近酉时,蛾贼即便赶路再快,最早也要戌时之后赶到,难不成他们还想趁夜扫荡镇上的居民吗

    “敢问臧县令,舞阳县中如今尚有多少兵力可用”

    臧洪闻言眼皮子一跳,不知这校尉突然问这是什么意思,只得拱手回话道:“县兵加上衙役仅有不到四百人可以一战。”

    “四百人嗯,足够了。”韩瑜捋了捋心中的思路,对付这些蛾贼的把握不禁又大了几成。

    继续努力,哈哈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十三章 荀氏父女 返回《骑马与砍杀之帝国崛起》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