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导演有点坏最新章节列表 » 69

69

文/雪虐风饕
导演有点坏 | 本章字数:6417 | | 导演有点坏txt下载 | 导演有点坏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作者有话要说:

    失忆之后,颜颜的状态好了不少,当医生告诉她颜颜已经可以正常跟人聊天的时候,好久没有再去过疗养院的车安雯忍不住想去见见颜颜。她一边害怕自己的出现又会刺激颜颜,一边又忍不住思念,疯狂地想要抱抱那个曾经会对她笑得甜美让她心里暖成一片的人。

    与医生沟通后,医生也很担心她的出现会刺激到颜颜,毕竟颜颜才刚刚有一些好转,情况并不能说非常稳定。再三犹豫,车安雯忍下了思念,决定等颜颜情况更稳定一些再去看她。

    她钻进工作里,让自己忙得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胡思乱想,可是夜深人静,她仍然会疯狂地思念颜颜,会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会冲动的想什么都不顾地去看颜颜,把颜颜接回家。可是,一想到颜颜不停伤害自己的画面,她却怎么也没有勇气把那些冲动化为行动。

    在这种每天都是煎熬的日子里,她终于等来了医生说可以试着见见颜颜的通知。怀着忐忑紧张又惶恐的心情,她去了疗养院,见了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再见过的颜颜。

    颜颜真的不记得她了,看到她也没有什么反应,尽管颜颜用那种看陌生人的眼神看她,会让她心痛到呼吸困难的地步,可是看到颜颜的状态比之前好了那么多,她还是高兴的。

    颜颜虽然还不太容易调动情绪,仍然感觉有点精神不振,但却会很礼貌地跟她说话,也会笑了,笑起来的时候嘴角那抹浅浅的阴影是那样熟悉。她想,这样挺好的,至少,颜颜不会再伤害自己,至少,颜颜会跟她说话了……

    颜颜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好,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车安雯去看她的次数也越来越多。颜颜渐渐跟她熟悉起来,跟她相处的时候开始有一些以前的影子。会跟她撒娇,会跟她耍赖,会跟她说一些自己的小烦恼。她觉得她真的不再在意颜颜是不是记得以前的事情,是不是忘了她们之间有过的曾经。颜颜不记得她,她让颜颜重新认识她就好。这样真的挺好的。

    本文于晋^江文学城原创连载

    颜颜的状况彻底稳定下来后,医生告诉车安雯,可以接颜颜出院了。车安雯高兴不已,当天就把颜颜从疗养院带回了家。颜颜知道可以去外面,也表现得很高兴。

    车安雯没有把颜颜带回她们以前的住处,她怕太过熟悉的环境会让颜颜想起以前的事情,所以她带颜颜回了自己新买的别墅。那里环境安静安全,而且新环境也能让颜颜换换心情。

    颜颜看到新房子还带泳池的时候特别高兴,拽着她的衣服指着泳池欢喜地道:“可以游吗?可以游吗?”

    “可以。”车安雯宠溺地揉她的脑袋:“不过你会游吗?”

    颜颜摇摇头,有点遗憾:“不会。”

    “没关系,我教你。我们有很多时间,慢慢学就好。”

    “好!”

    能重新和颜颜在一起,车安雯觉得她的生活变得无比充实,每一天都像一个全新的开始,充满了希望和美好。深夜的孤独再也不会有,早晨的寂寞再也不会有,想念时的煎熬再也不会有,想要拥抱时的压抑也不会再有。所有的一切都美好得让她觉得自己幸福满得快要溢出来。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美好的日子,持续的时间还不够她从幸福中回过神来,就突如其来的结束了。她再一次掉进噩梦里,那无止尽的让她束手无策的噩梦里。

    她不明白为什么颜颜的情况明明就已经很稳定,明明就已经可以跟她正常说笑,仅仅是看到她在切水果,前一秒还好好的颜颜,突然就病发了。

    颜颜的尖叫声刺痛了她的心脏,像一把利刃,比曾经刺进她腹部的刀刃还要锋利,深深地割痛了她的心脏,让她无力去面对又一次病发的颜颜。

    她真的是累了,怕了。紧紧抱着疯狂的颜颜,她除了流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不知道该拿这让她疼到了心底深处的人怎么办……

    颜颜又一次被送进疗养院,医生告诉她,会再做一次电休克治疗,她无力地点头,把颜颜交给医生后离开了疗养院。之后的几天里,她一直沉浸在再一次被打击的痛苦里,可是理智告诉她,她应该去陪着颜颜,颜颜的痛苦并不比她少。

    让自己从痛苦里振作,她一次又一次去疗养院看颜颜,可是颜颜过激的反应却一次又一次刺痛着她。看着一次次伤害自己的颜颜,她真的再也无力去面对,她想,也许她真的应该从颜颜的生活里消失吧……

    本文于晋^江文学城原创连载

    无数个日夜里,车安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给那个不记得她的人定期送花,付住院费,听医生跟她汇报治疗情况,她机械地重复着这些事情,机械地活在和那个人相同的时空里。时间一长,她甚至开始习惯想起那个人时心脏揪疼的感觉,习惯在那个人的脸庞跃入脑海时用理智压抑自己的思念,到最后,她甚至已经将那种难熬的思念融入自己的日常,就像呼吸一样,时刻伴随着她。她觉得那已经是她生命里的一部分,无法抽离。

    她也颓废过,也试过找别人来填补这种让她疼痛到麻木的感觉。可是她发现,那个人真的是无法取代的,那就是一个已经融进她灵魂的人,剥离了,她就不会再是她。所以她放弃了,不想再做无谓的挣扎,如果注定她们不能在一起,注定她要记那个人一辈子,那她就记着吧,就算那个人早就已经不记得她。

    早就已经绝望的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还能再一次拥抱那个让她刻进骨血的人。她也没有想过,原来以为已经麻木的自己,在见到那个人的时候,还是会痛到想要流泪。原来她从来就不曾释怀过,也根本无法释怀。

    她将代表了她们的过去的戒指戴到爱人的手指上,看着那孤单的戒指重新凑成一对,她觉得她曾经受过的一切煎熬都值得了。

    “颜颜,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但是没关系,我们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在一起,我们可以去创造很多新的记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这才是她心里最深的**。再怎么样习惯,再怎么样绝望,她也还是在心底深处抱着这样的期望。尽管脑海的一角还残留着对颜颜有可能再度病发的恐惧,可是她仍然想要期望,想再一次将爱人拥入怀里。

    那个忘记了她的人,十分不解风情地吐出一句话:“可是我没有说我要和你在一起啊。”

    这一瞬间她有点受伤,她等了这么多年,守了这么多年,居然得来这样一句话。不过,她同时也松了口气,在颜颜的记忆里,真的没有留下任何与她有关的东西,既然这样,也就代表着她就真的可以重新再来。已经爱到骨髓的人,再一次站在自己面前,怎么可能还会让她逃走。

    她将颜颜带回家,她再也不想让这个人离开自己身边,她等得已经够久了,忍得已经够久了,她一刻也不想再等。尽管这样,她也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对于颜颜来说,她还是个陌生人,甚至是个有点讨厌的陌生人。但是没关系,她们还有很多时间,她会让颜颜再一次爱上她!

    本文于晋^江文学城原创连载

    车安雯将两人份的早餐端上桌,招呼正窝在沙发上睡回笼觉的颜颜:“颜颜,来吃早餐了。”

    颜颜揉着眼睛,很不情愿地爬起来,坐到了她对面,拿起刚烤好的面包小口小口地咬着。看着乖乖吃东西的颜颜,车安雯抑制不住嘴角的微笑。她终于又一次享受到了幸福的二人时光,姓蒋的终于搬出去了,虽然多亏了她颜颜才能恢复正常生活,但只要她在,颜颜就总是跟她隔着距离,哪怕一起住了这么些日子,颜颜也还是躲着她的。现在,姓蒋的不在了,颜颜就只能依靠她,让她怎么能不高兴。

    “颜颜,今天有什么打算呀?要不要跟我出去逛逛?买点你喜欢的东西?”

    正吃得香的颜颜一听她这么说,抬头小心翼翼地看她一眼,然后迅速移开视线,小声道:“我要和沐函姐去书店。”

    又是蒋沐函!好想掐死穆瑾宁,不会管好自家的女人吗?!“我也可以陪你去书店的。”

    颜颜嘟嘟嘴,拒绝得干脆利落:“我要和沐函姐去。”

    “……”

    (本章完)

    终于虐完了!果然我不适合写虐,纠结死我了!

    (以下防盗章)

    这个时节正是收割水稻的时候,苏懿在听到节目组说要帮着做农活时,就已经想到农活可能就是收水稻,所以房东拿出镰刀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惊讶。倒是周玄把玩着镰刀好奇的问她:“这是什么刀?”

    “镰刀。割草割水稻什么的,就用这个。”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小时候在乡下呆过很长时间。”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这些话题,快到水稻田的时候,苏懿交待周玄:“玄姐,你一会儿别下田,就在岸上运运稻子就行了。”

    “为什么?”

    苏懿能说她觉得观众不会爱看高贵的女神光着小腿肚子弯腰割水稻吗?“这种稻田里有各种虫子,还有蚂蝗,你确定你要下去吗?”

    “……”周玄咽了咽口水,紧张的看着苏懿,慌得都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不怕蛇不怕老鼠,甚至蟑螂都敢一脚踩死,但她很怕那种会粘在身上吸血的恶心虫子。

    “所以一会儿我割稻子,你就负责运稻子就好了。”

    “好。”周玄看着苏懿的背影,突然间觉得这女人的背影好伟岸。

    到了水稻田,房东指着面前金黄的一片,告诉苏懿说他们今天下午的任务就是这一片。苏懿虽然心里叫苦,但面上不动声色的点着头,坐在田埂上就开始脱鞋。

    周玄被苏懿那么一吓,站在田埂上都觉得心里发慌,左看右看,确定自己周围没有奇怪的虫子后,又开始担心苏懿。

    房东在岸上比较宽阔的地方铺上一块大大的厚实的尼龙布,苏懿便跟周玄解释:“一会儿你就把稻子搬到这儿就行了,要排整齐,方便之后打稻子。”

    周玄点头:“你要不要在脚上套个塑料袋什么的?被虫子咬了怎么办?”

    苏懿笑笑:“没关系,也没那么容易被咬。”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瓶驱虫喷雾,对着周玄从头喷到脚,然后给自己也喷了喷,便跟着房东下到水田里了。

    水田里的水已经被抽干,但泥土还是湿的,踩下去直接没过脚踝。泥土表面附着一层青苔,特别滑,苏懿一边小心翼翼的移动,一边熟练的割着水稻。连房东都连连表示惊叹,说没想到大明星也会割水稻。苏懿一边和房东寒暄着,一边还是认认真真的劳作。

    周玄惊奇苏懿手法的熟练,但也不好意思在人家忙碌的时候问这问那,只好憋着一肚子的问题站在边上认真的看着。

    苏懿割得还挺快的,割两把放脚边摆好,摞到一定程度后就抱到田埂上,周玄便会过来把稻子运走,两个人的配合很默契。

    但很快,周玄就发现苏懿的速度慢下来了,而且割一会儿就要直起腰来舒展一下,想来这种活一定很累,但苏懿却一句怨言都没有。

    本来应该两个人分担的活,苏懿一个人揽了,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周玄也知道苏懿是在照顾她,心里又感动又愧疚。如果不是自己非要把两个人塞进这个节目,苏懿也不用受这种苦。

    看苏懿已经满头大汗,周玄拿了水站到近处喊:“苏懿,过来歇会儿吧,喝口水。”

    苏懿直起身,看了看身后自己的劳动成果,颇有些成就感,点点头迈着小心的步子往岸边移动。

    苏懿混身都脏兮兮的,手上更是沾满了泥土,周玄便拧开矿泉水瓶的盖子喂着她喝。喝了两口,苏懿觉得不妥,忙用沾了泥的手接过来,打趣的说到:“让你喂我喝水,我会被你的粉丝喷死。”

    周玄一愣,也笑笑的说:“那他们应该感谢你没有让我下地。喂两口水算什么。”

    周玄拿了苏懿带来的干净毛巾,仔仔细细的给她擦着汗。苏懿心里真慌,让女神伺候她,希望女神的粉丝们看在她没有让他们的偶像下田干农活的份上,少喷点口水。

    一下午的时间在劳动的过程中过得非常快,等房东宣布收工的时候,天色都快暗下来了。

    回到住处,苏懿先洗了个澡,然后问周玄晚饭要怎么办,总不能又去蹭吧。接下来还有10天呢,总不能一直用蹭的,而且之后三组人马一分开,蹭都没地方蹭了。

    两个人一商量,决定借助房东的力量,学做饭!

    房东大姐是个很憨厚淳朴的女人,手把手的教两个完全没有拿过锅铲的人做菜,偏偏两个人还跟扶不起的阿斗般怎么教都教不会,教到后来大姐估计也是心累了,不管她们炒成什么样,都说‘这样就可以了’。

    最后,两个人面对着自己做出来的三菜一汤,光看卖相就已经下不去筷子了。苏懿鼓起勇气尝了一口自己的炒青菜,那叫一个咸啊,齁得她五官都扭曲了。周玄看她那样更不敢吃了,两个人商量着最后还是决定去陈少华那边蹭一顿。

    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会这样,陈少华晚餐做得也很丰富,四个人围成一桌,边吃边聊着各自下午干农活的感想。陈少华他们是帮着割猪草,同样是累得腰酸背疼的,说从来没受过这罪,节目组真狠。

    四个人说说笑笑气氛依旧很融洽。吃完饭陈少华还想拉着周玄聊天,但周玄看苏懿好像困得不行,就借口累了带着苏懿回自己的住处了。

    苏懿下午割水稻本来就累得不行,做饭什么的再一折腾,吃饭的时候困劲就上来了,死活憋着才没有哈欠连天。

    回去的路上苏懿就一直想着第二天的任务,导演说了要自己挣路费去车站,要让房东帮忙想办法。所以回到住处之后,苏懿先去找了房东,问了挣钱的事,才回房间把这事跟周玄说。

    “玄姐,明天一早我们要去采柿子,然后去镇上卖。”苏懿一边往床上爬,一边有气无力的说着。她实在太累了,腰酸背疼的,这会儿只想赶紧睡一觉。看现在这累的情况,她有些担心明天早上她还不一定能起得来。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今晚她们俩要挤在一张床上睡,本来苏懿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尴尬不已,但现在她已经累到没有力气去尴尬了,留出一边的空间来给周玄就准备睡了。

    “苏懿,你先别睡。”周玄看苏懿一副闭眼就要睡过去的样子,忙叫住她:“我给你按两下你再睡,不然明天你腰会更疼的。”

    “别麻烦了,玄姐,我还好。”苏懿这会儿倒是没有多余的心思想这会不会给自己招黑了,她只是纯粹的想睡觉了。

    周玄没管她的拒绝,让摄像们提前收工,关了门后把房间里的摄像头也都用衣服盖起来。从自己带的东西里找出一瓶精油,爬上床,拍拍已经入睡的苏懿:“你趴着,我给你按一会儿。”

    苏懿含含糊糊的哼哼了两声,已经没有清醒的意识。周玄只好自己动手,三两下把苏懿当睡衣穿的运动装扒了,再把她身子翻过来,让她趴着。

    这样一番折腾,苏懿居然都没有醒。周玄心疼她累成这样,为了让她第二天能舒服点,她能做的也就是给她做个精油按摩,帮她舒缓一下疲劳。

    周玄跨坐在苏懿背后,在手上抹了精油后开始给苏懿按摩腰背。

    苏懿的身材是标准偏瘦型,皮肤非常紧实,摸上去的手感非常好,不会瘦得太骨感,也不会有赘肉的粗糙。周玄在心里如此这般的评价着。

    “嗯……”被周玄按了好一会儿的苏懿,终于感觉到身上的异常,艰难的睁开眼睛,想要翻个身,却发现有点艰难。

    “别动。”周玄压住要翻身的苏懿。

    “玄姐,你干嘛呢?”苏懿艰难的把脑袋扭了个角度,看到周玄正跨坐在她身上,双手压在她背上。

    “按摩。”

    苏懿用混沌不清的大脑努力的反复咀嚼这两个字,觉得,似乎没什么不对。

    苏懿挪了挪身子,准备继续睡,而周玄的手也继续在她背上动作。沉重的眼皮重新合上,意识也渐渐又开始陷入黑暗。然而,在混沌的意识彻底陷入黑暗之前的一瞬间,大脑突然捕捉到一个不得了的信息——

    我去!周玄把我扒了?!

    ...

    
(快捷键 ←)上一章:68 返回《导演有点坏》目录 下一章:70(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