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导演有点坏最新章节列表 » 67

67

文/雪虐风饕
导演有点坏 | 本章字数:6720 | | 导演有点坏txt下载 | 导演有点坏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作者有话要说:

    老旧又脏污的病房里充斥着刺鼻的气味,穿着病服的女孩儿安静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脸颊凹陷,双目无神,像一具没有灵魂的人偶。车安雯几乎崩溃掉,她甚至不敢伸手去确碰那个她心心念念,却已经和她印象中判若俩人的人。喉头滚动,她吐不出一个字来。

    察觉到有人靠近,颜颜原本呆呆望着天花板的眼睛转了转,看到车安雯后眼睛里竟没有一丝情绪起伏,但是开口的话却让车安雯差点落下泪来。“感冒好些了吗?”

    “……好了。”车安雯努力压抑住因情绪激动而无法抑制颤抖的声音:“颜颜,我们回家。”

    车安雯伸手握住颜颜满是针孔和青紫的手,一瞬间,颜颜的眼睛里有了情绪,她疑惑地开口:“安雯?”

    “……”

    “是你吗?”

    “……是我。”

    颜颜抬手碰了碰她的脸,喃喃地道:“暖暖的,不是幻觉……”

    车安雯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是,不是幻觉。我们回家,颜颜,我带你回家。”

    “好。”

    本文于晋^江文学城原创连载

    “如果不是你,颜颜不会变成这样!颜颜一直是一个非常听话非常乖的孩子,就是你把她带坏了!我们的女儿原本那么优秀,就因为你,全毁了!”医院走廊上充斥着闻讯赶来的颜颜的养母的怒吼,她指着车安雯,像一条失去理智的疯狗。

    愤怒达到一个极限,车安雯反而异常冷静,她淡漠地看着那个泼妇一般的中年女人,在现在的她眼里,女人比蝼蚁还不如。“是啊,颜颜是一个好女孩儿,好到我舍不得让她受一点儿委屈,但你们却把她折磨成这样,你们没有资格做她的父母。没有你们,她仍然会是那个开朗纯真的女孩儿,仅仅是因为喜欢我,她在你们眼里就成了不可饶恕的罪人,她在你们眼里就变得一钱不值。这就是你们对她的爱?这样廉价的爱,还是收回去吧,颜颜不需要。我会带颜颜走,从此以后她和你们再无瓜葛。”

    “你凭什么带她走?!颜颜是我们的女儿!我们在她身上花了多少心思,你说带走就带走?!”

    车安雯的眼神变得更加冰冷:“我不是在征询你的意见,而是在通知你,我要带走她。你们以前确实对她照顾有加,但这掩盖不了你们对她的伤害。”

    “伤害?!我们这是在救她!是你把她害成这样的!你现在还想带她走?!绝无可能!”

    “看来你是听不懂人话,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最后再奉劝你们一句,颜颜对你们还心存感恩,我不想让她伤心,看在颜颜的善良上,我放你们一马。如果你们再敢出现在她面前,不管她念不念你们的好,我一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对我来说,捏死你们跟捏死一只虫子没什么区别。”

    许是被车安雯阴狠的语气吓到,女人一时没了声音,看到车安雯转身要走,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拽住车安雯的手腕继续撒泼:“你别走!你没资格替颜颜决定,颜颜要不要跟你走让她自己说!”

    车安雯瞟一眼自己被拽住的手腕,反手一转把手抽出来:“不管颜颜同不同意,我都要带走她。”是的,不管颜颜同不同意,她都已经打定主意要把颜颜带走。不管颜颜以后是不是会怨她,她都已经无法用任何理由说服自己让颜颜继续留在这里。一时的大意已经造成了让她再也无法释怀的痛苦,她不能让自己再错第二次。

    本文于晋^江文学城原创连载

    因为长时间的药物和各种非人手段的折磨,颜颜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她厌食,抑郁,整日精神恍惚。那些所谓的治疗精神的药物让她反应迟钝,精神萎靡,甚至出现幻觉。车安雯给她请了专业的心理辅导医生和营养师,用尽办法给她调理身体,然而效果甚微。颜颜无法安然入睡,睡着后也总是被恶梦惊醒,醒来后便一直哭。

    车安雯将工作带回家里,一边处理着工作一边照顾着颜颜,就算颜颜的状况再差,她也相信颜颜一定可以恢复,因为颜颜是一个那么坚强的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大概是药物的影响变得小了,颜颜的精神稍微好了一些,但还是萎靡不振,总是一个人坐着发呆,不愿意跟任何人交流。

    颜颜的厌食症几乎没有改善,但只要车安雯亲自下厨,将她抱在怀里一口一口地喂,还是能吃下一些流食。车安雯为此学会了下厨,尝试着做一些颜颜能吃的东西。

    “颜颜,我们喝点粥好不好?这是我熬的,你尝一口?”车安雯将靠在床上发呆的人搂进怀里,轻声细语地哄着。颜颜看看她,乖乖张嘴吃东西。

    给颜颜喂完粥,车安雯离开房间去端来一杯水,又拿了一些水果打算削给颜颜吃。她每天总要花费很多时间跟颜颜聊天说话,尽管大部分时候颜颜不会给她任何回应。

    车安雯说着各种各样的话题,颜颜却只是呆呆地看着好削水果的动作,一动不动。一开始,每次看到颜颜这种行尸走肉一般的表情,车安雯都会产生一种暴躁到想杀人的情绪,无可奈何又束手无策的压抑让她痛苦万分。然而时间一长,她也渐渐看开了,不管颜颜变成什么样,她都会陪着她。

    助理过来敲门,说秘书打电话找她,车安雯放下削好的水果,抚着颜颜的脸颊安抚她:“我出去一下,你自己吃点水果。”尽管颜颜根本不可能自己动手,但她还是习惯这样交待。

    车安雯离开房间,工作带回家的这些日子,全靠秘书在公司帮她处理事务。影城的扩张计划已经很顺利的实行,新的影城陆续投入运用,收集来的数据也显示着这个计划的成功。

    打完电话,车安雯回到房间去收拾东西,一开门,却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

    “颜颜!”

    颜颜仍然坐在床头,然而手上却拿着水果刀,另一手的手腕已经被割开,她像察觉不到疼痛一般,呆呆地看着从手腕处冒出的鲜红血液,木讷地任由其染红了自己身上的白衣和她最喜欢的米黄色床单……

    本文于晋^江文学城原创连载

    颜颜过激的行为让车安雯意识到她真的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开朗阳光的女孩儿了,在精神病院遭受的折磨和养父母对她的伤害,已经彻底改变了她的脾性。

    这一次发现得及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车安雯仍然是后怕不已,她意识到自己无法二十四小时守着颜颜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她请了护工帮着一起照顾颜颜,主要是防止颜颜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颜颜的思维模式变得十分消极,或者说从精神病出来的时候起她就一直是这样,只是之前也许因为被药物摧残得没有精力去胡思乱想,现在身体好一些了,反而让她有了精力去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

    车安雯不敢大意,就算是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提着心,可是长期的劳累让她越来越疲惫,总会有没办法在睡着的时候还警醒着身旁的颜颜的情况发生。她不止一次在晚上惊醒,发现颜颜不在身旁,奔出房间就会看到颜颜用各种方式自残。家里的刀具等被车安雯锁了起来,可总有一些防不胜防的东西会被颜颜用来伤害自己,就算什么都没有,她也可以咬伤自己。

    颜颜每受一次伤,车安雯的内心就多一分煎熬,心理医生建议她把颜颜送去疗养院接受专业的治疗,但她不愿意,她再也不想把颜颜送去那种地方,不想让颜颜离开她身边,她相信颜颜也不会愿意。她宁愿不睡觉的守着颜颜,也不愿意把她送走。

    然而,百密总有一疏。因为护工的疏忽,颜颜趁车安雯离开厨房的时候拿了厨房里的刀再一次要自杀。车安雯冲过去想把刀夺下来,颜颜反应很强烈,双手死死握着刀柄,哭喊着说自己不想活了,求车安雯成全她。

    看着那样的颜颜,车安雯内心挣扎又痛苦,她真的已经束手无策了,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强行留住颜颜是对是错,活着这件事情,对颜颜来说真的那么痛苦吗?就算有她陪在身边,也还是无法治愈颜颜曾经受到的伤害吗?

    车安雯很绝望,看着哭成泪人的颜颜,她回想起的是曾经会窝在她怀里对她撒娇耍赖笑得如冬日太阳一般温暖的人。眼前这个哭喊着说自己想死的人,让她觉得陌生又恐怖,却还是忍不住心疼。就算变得再陌生,这也还是她的颜颜,她爱进骨子里的人。

    “颜颜,听话,把刀给我。你忍心丢下我吗?你死了,我该怎么办?”

    车安雯无视颜颜一直举在身前的刀,一步一步接近颜颜。颜颜听到她的话,有一瞬间的愣神,似乎在思考她说的话。车安雯趁机握住颜颜的手,想夺下她手里的刀,然而,颜颜察觉到她的动作,突然暴躁……

    (本章完)

    一滴水真能见太阳吗

    那次朋友请王安石吃饭,佳肴满桌,但王安石独对那盘鹿肉感兴趣,频频伸箸,几乎是一个人把它消灭干净了。

    朋友后来到王安石家做客,他与王安石的夫人聊起王公嗜好,说王公太偏食,只喜欢吃鹿肉,其他任何佳肴都不喜欢。王夫人问:“这盘鹿肉摆在哪一边?”那朋友说摆在王公那头,王夫人说:“那就是了,下次,你再请客,你把一盘芥菜放他面前,看他吃什么。

    王安石其实不偏食,只不过是哪一盘菜靠他最近,他就向哪一盘菜伸筷子,不管是鹿肉还是龙肉,也不管是荤菜还是素菜。

    如果以一次偏食,去判断王安石之爱好,准吗?

    宋仁宗也曾经这么判断过王安石,最后也错了。

    一天,宋仁宗突然说要请大家去钓鱼,满朝文武自然展颜开怀。

    在皇家后花园里,钓竿、鱼饵、座椅……一切都准备好了。宋仁宗带头示范,大家也就不再拘束,玩开了。

    王安石也随大流,跟大家来到现场,只是他有点另类,不知道是对逸豫亡身、忧劳兴国的圣人之训保持着警惕,还是万家忧乐装在心里放不下,他对宋仁宗特地安排的这次娱乐活动没一点兴趣,独自闷坐在那里,敛眉默神。

    王安石可能有嗑瓜子的习惯吧,他一手支颐,一手抓碟,把摆在碟子里的皇家玉豆一颗接一颗地往口里送,心不在焉,把满碟豆子吃完了。

    远处,有一双眼睛在瞄着,那是宋仁宗。群臣都夸王安石是能臣,宋仁宗听多了,他想起用王安石,于是将王安石从地方调来中央,安排在自己身边,察其言,观其行。也许在宋仁宗看来,工作时间往往难以看出大臣的性情,而在活动中看人,比在工作中看人更靠谱,所以他组织了这次垂钓活动。

    而这次,宋仁宗没有看上王安石。不是因为王安石好沉思不合群,而是那碟子里的豆子蒙住了宋仁宗的眼睛。宋仁宗看着王安石吃完这一碟豆子后,作出了一个几乎可以断绝其前程的判断:王安石是百分百的奸臣。

    碟子里的豆子,其实只是鱼饵。宋仁宗觉得,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误吃一粒,可以理解;错嚼两粒三粒,也情有可原。但这么一碟鱼饵都被吃完了,这不是作秀吗?这不是故意装深沉吗?

    这次垂钓活动之后,宋仁宗把王安石晾了起来。王安石从地方带来的万言改革书,被宋仁宗高高挂起。

    宋仁宗看人的方式不对吗?我们都是这么看人的,三岁看老,一钱落职,相人一面定人生死,从一滴水里看太阳光辉……我们都自诩是识人大师,可以从一个细节识别他人之好坏忠奸。

    然则,世界上最复杂的,可能就是人了。人不是化学物品,用一剂试剂一测,就可以确定其性质;人不是物理物质,截其一面一瞧,就可以断定其形态。

    指望一眼把人看准,哪那么容易?多半会把人看扁了,把人的性情看反了。人生到了盖棺都难以论定,哪能一时可以论定?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最喜欢的事情是打猎。他的宰相最喜欢说的话就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有一天,国王兴高采烈地到大草原打猎。在追逐一只花豹时,不小心被花豹咬断了手指。回宫以后,国王越想越不痛快,就找来宰相饮酒解愁。宰相知道了这事后,一边举酒敬国王,一边微笑说:“大王啊!少了一小块肉总比少了一条命来得好吧!想开一点,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国王一听,闷了半天的不快终于找到宣泄的机会。他凝视宰相说:“嘿!你真是大胆!你真的认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吗?”

    宰相发觉国王十分愤怒,却也毫不在意:“大王,真的,如果我们能够超越自我,一时的得失成败,都是最好的安排。”

    国王说:“如果我把你关进监狱,这也是最好的安排?”

    宰相微笑说:“如果是这样,我也深信这是最好的安排。”

    国王说:“如果我吩咐侍卫把你拖出去砍了,这也是最好的安排?”

    宰相依然微笑,仿佛国王在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干的事。“如果是这样,我也深信这是最好的安排。”

    国王勃然大怒,大手用力一拍,两名侍卫立刻近前,国王说:“你们马上把宰相抓出去斩了!”侍卫愣住,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国王说:“还不快点,等什么?”侍卫如梦初醒,上前架起宰相,就往门外走。国王忽然有点后悔,他大喊一声说:“慢着,先抓去关起来!”宰相回头对他一笑,说:“这也是最好的安排!”

    国王大手一挥,两名侍卫就架着宰相走出去了。

    过了一个月,国王养好伤,打算像以前一样,找宰相一块儿微服出巡,可是想到是自己下令把他关入监狱里,一时也放不下架子释放宰相,叹了口气,就自己独自出游了。

    走着走着,来到一处偏远的山林,忽然从山上冲下一队脸上涂着红黄油彩的蛮人,三两下就把他五花大绑,带回高山上。国王这时才想到今天正是满月,这一带有一支原始部落,每逢月圆之日,就会下山寻找祭祀满月女神的牺牲品。他哀叹一声,这下子真的是没救了。其实心里却很想跟蛮人说:“我乃这里的国王,放了我,我就赏赐你们金山银海!”可是,嘴巴被破布塞住,连话都说不出来。

    当他看见自己被带到一口比人还高的大锅炉旁时,柴火正熊熊燃烧,更是脸色惨白。大祭司现身,当众脱光国王的衣服,露出他细皮嫩肉的龙体,大祭司啧啧称奇,想不到现在还能找到这么完美无瑕的祭品!

    原来,今天要祭祀的满月女神,正是“完美”的象征。所以,祭祀的牲品丑一点、黑一点、矮一点都没有关系,就是不能残缺。就在这时,大祭司突然发现国王的左手小指头少了小半截,他忍不住咬牙切齿咒骂了半天,忍痛下令说:“把这个废物赶走,另外再找一个!”脱困的国王大喜若狂,飞奔回宫,立刻叫人释放宰相,在御花园设宴,为自己保住一命,也为宰相重获自由而庆祝。

    国王一边向宰相敬酒说:“宰相,你说的真是一点也不错,果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如果不是被花豹咬一口,今天连命都没了。”宰相回敬国王,微笑说:“贺喜大王对人生的体验更上一层楼了。”过了一会儿,国王忽然问宰相说:“我侥幸逃回一命,固然是‘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可是你无缘无故在监狱里蹲了一个月,这又怎么说呢?”

    宰相慢条斯理喝下一口酒,才说:“大王!您将我关在监狱里,确实也是最好的安排啊!您想想看,如果我不是在监狱里,那么陪伴您微服出巡的人,不是我还会有谁呢?等到蛮人发现国王不适合拿来祭祀满月女神时,谁会被丢进大锅炉中烹煮呢?不是我还有谁呢?所以,我要为大王将我关进监狱而向您敬酒,您也救了我一命啊!”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是一种豁达的人生态度。

    以牙还牙

    我们主任比较刻薄,这天到办公室查岗,发现小江正盯着电脑屏幕上一组照片出神,主任咳嗽一声,问:“这是谁的照片啊?”小江想关闭相册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实话实说:“主任,这是我儿子的生日照。”

    主任立即沉下脸道:“现在你已经违反了两项纪律:第一,上班时间做与工作无关的事,偷看儿子的相片;第二,你用的电脑是单位的财产,而你却用来存放儿子的照片,这是严重的公物私用行为,需要深刻检讨!”

    晚上,主任挨个给我们打电话,说明天上级领导来检查,要每人写一份工作汇报,要点及注意事项他一会儿发到我们的邮箱里。第二天一早,我们都将打印好的汇报稿交给主任,只有小江什么都没写,还像没事人似的,我们不由替他捏了一把汗。主任看了看小江,气呼呼地问:“你的汇报材料呢?”小江说:“没写。”主任将手里的材料往桌上一摔,质问小江为什么敢把他的话当作耳边:“主任,这事实在怪不得我,原因有二:第一,我老婆说下班后我属于家庭,理应洗菜、做饭、洗衣、拖地,不得在家里做与家庭无关的事;第二,家里的电脑是我们家私有财产,老婆说了,不得利用家里的电脑做工作上的事情,这是严重的私物公用行为!”主任张了张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

    
(快捷键 ←)上一章:66 返回《导演有点坏》目录 下一章:68(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