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重生害我被暗恋对象倒追最新章节列表 » 67.CP66(二合一)

67.CP66(二合一)

文/淡诗
推荐阅读:
    周念平瞬间消停,小心翼翼地挪到床角,试图离随时都会爆发的楚云生远一点。他们的床很大,周念平拱来拱去,拱了半天都没到边,倒是和楚云生之间空出了一大块被子。

    没有了身体的填充,空荡荡的被子漏风。

    楚大学霸豁地睁开双眼,随意往怀里扫了一眼,登时察觉了周念平的意图。

    “过来。”

    周念平浑身一个激灵,从楚云生的语气里嗅出一丝大事不妙的气息,平时楚大学霸对他,不是温柔以待就是胡搅蛮缠,还从来没有生过气,但刚刚说话的情绪明显不对。

    见提醒过,周念平还是不为所动,楚云生再次不耐烦地睁开双眼:“快点过来。”

    这回身体的反应速度快过了大脑,他哧溜一下钻进楚大学霸的怀抱,搂着男朋友的腰可怜兮兮地哼唧:“你别强迫我。”

    楚云生:……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楚大学霸因为没睡饱开启了什么霸道总裁模式,生怕被踹到床下去,更怕失去一个到手的男朋友。

    “我答应给你撸,回家就给你撸嘛……”周念平伤心死了,“你干嘛凶我?”

    刚打开次卧门的林郎和岳群一脸震惊,看着楚云生的神情仿佛在看一个丝毫不顾自家小男友感受的渣男。

    楚云生:……

    周念平捂着脸哭唧哇啦了半天,早就把灵魂三十岁的尊严抛在了脑后,一门心思巩固“可怜幼小又无助”的人设,发觉楚云生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才讨好地把脑袋埋到对方的颈窝里蹭蹭。

    “没用的。”楚云生提溜着他的衣领,把人拽进浴|室洗漱,“哄不好了。”

    周念平缩着脖子刷牙,心虚地嘀咕:“能哄好。”

    然后就被楚大学霸用冰凉的毛巾糊了一脸水。

    周念平:“……”我不要面子啊!

    他还真不要面子,被擦了脸以后怂了吧唧地扯扯楚云生的衣袖,含|着满嘴泡沫咕噜咕噜地吐泡泡。楚大学霸坚持了三秒,乐了,胡乱|揉了一把周念平乱糟糟的头发。

    “吃个早饭正好下楼。”

    他点了点头,叼着牙刷问:“回去我还和你坐一起吗?”

    弯腰洗脸的楚云生动作顿了顿:“不怕掉马了?”

    “跟掉马比起来,还是你比较重要。”周念平漱完口,靠在墙边等着楚云生刷完牙才转身往浴|室外走,结果脚刚迈出去,门就在他身后关上了。

    “楚云生?”周念平狐疑地敲门,“你干什么?”

    楚云生的声音从门后传出来:“干不能对你干的事儿。”

    周念平浑身一僵,脸涨得通红,扑腾到床上掀开被子把自己藏了进去。不过藏了几分钟他的脑袋又从被子下冒出来,找到手机算时间,越算,脸色越黑。

    完了,比不上,完全被碾压。

    周念平翻了个身,生无可恋地瘫在床上,发现林郎从次卧里钻出来都没动。

    “念平。”林郎小同学爬上床,凑到他身边晃了晃腿,“你在干什么呢?”

    周念平抬手呼噜了一下林郎的脑袋:“我在思考人生哲学。”

    林郎:?

    “你说时间长短和持久性有没有必然的联系?”周念平语气沉痛,“说不定受不同变量的影响,二者之间的变化还不一样呢。”

    林郎:??

    周念平翻了个身,注视着满脸纯情的林郎小同学,幽幽叹息:“傻孩子。”

    林郎:……

    林郎从床上爬起来,被吓得哭唧唧地钻进次卧,抱着岳群说大嫂学疯了,大白天的竟然在算函数。

    “你跟林郎说什么了?”楚云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带着淡淡的水汽,俯身压着周念平身上,把他乱动的爪子扣住,“也不怕岳群来找你算账。”

    周念平用鼻尖蹭蹭楚大学霸沾着凉水的下巴:“我跟他探讨人生哲学呢。”

    楚云生若有所思地笑了一声。

    “真的。”他举双手以示清白,“不信你去问林郎。”

    “不问了,再不走赶不上动|车。”楚云生终于恢复了原本的温柔,伸手把周念平从床上拉起来,一边拎行李,一边叮嘱,“衣服我都帮你收拾好了,昨天没看完的复习提纲我塞在夹层里,有点多,所以拎起来会重点。”

    只会瞎闹腾的周念平感动得泪眼汪汪,跑过去抱楚大学霸的腰。

    “嗯?”楚云生低头捏捏他伸到身前的手指。

    “赚到了。”周念平真心实意地感慨,“楚云生,我怀疑我上辈子……不对,上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他兴奋地比划,“肯定是开着机甲冲进致命黑洞拯救了整个银河系!”

    依照楚云生满脸茫然的状态来看,很显然没听懂周念平在说什么。

    他笑眯眯地松手,绕到楚大学霸身前拎了拎明显重了的行李箱:“不拯救银河系,我哪来这么好的男朋友?”

    话音刚落,周念平惊讶地发现楚云生的耳朵竟然红了,并且红晕有向脸颊蔓延的趋势。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凑过去捏楚大学霸的脸。

    楚云生欲盖弥彰地偏开头:“别闹。”

    “弟弟,你害羞啊?”周念平不可能放过调侃楚大学霸的机会,就差没蹦到楚云生怀里嘚瑟了,“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听个情话就脸红?”

    “我的天哪,说出去谁信,楚大学霸竟然会脸红。”

    “别躲啊,再让我捏捏。”

    ……

    得意得过了头的周念平最后被气急败坏的楚云生扛进浴|室,按在马桶上残|暴地撸了一发。这下子他总算是消停了,不仅消停,还并拢双|腿绕着楚云生走,连楚云生轻哼一声,都吓得浑身发抖。

    楚大学霸心情颇佳地带着周念平从专属电梯下楼,见他缩在角落里,便招了招手:“来。”

    周念平愁眉苦脸地拱到男朋友怀里,敢怒不敢言。

    “还闹不闹了?”楚云生俯身,贴着他的耳朵轻笑,滚烫的呼吸在耳边耀武扬威地滚了两圈,周念平的腿更软了。

    他支支吾吾:“不……不了。”

    “你刚刚说我害羞是吗?”楚云生的记仇程度无人能及,就算已经欺负了周念平一顿,依旧耿耿于怀,“我害羞吗?”

    周念平忙不迭地摇头:“不害羞不害羞!”他把脑袋埋进楚云生的颈窝,“我害羞。”

    他服了软,这个坎儿总算是过去了,周念平暗自松了一口气,等电梯门开,发现他们来到了三楼。

    “最后一天,得在大家面前刷个脸。”楚云生的解释非常合理,“住总统套房的事儿不能被发现。”

    周念平点了点头,等到了餐厅门前才依依不舍地松开楚云生的手,在总统套房里住了两天,他都习惯和楚大学霸黏在一起了,现在乍一要分开,还挺难过的。楚云生察觉到了周念平的情绪,忍笑刮刮他的鼻梁:“舍不得我啊?”

    “嗯……哼。”刚被欺负过的周念平拉不下脸撒娇,不等楚云生回答,埋头冲进了餐厅。

    然而他低估了同学们对吃饭的热情,明明已经提前了十分钟,餐厅里竟然没有空座位。

    “过来。”楚云生也走进了客厅,见周念平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没好气地喊他,“干站着有什么用?”

    当着大家的面,楚大学霸没拉他的手,却等着周念平回过神,才迈开腿往角落里走。

    “没位置了呀。”他纳闷地嘀咕,“你要干什么?”

    “有位置。”楚云生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吭声了。

    餐厅里的学生很快发现了他们两个的身影,毕竟一个是新上任的学生会主|席,一个是代表了b班反抗势力的二b联盟盟主,楚云生和周念平走到哪里都吸引着大部分人的注意,就算不是联盟的成员,此刻也紧张起来,生怕a班开始对b班采取某些不为人知的措施。

    周念平如芒刺背,生怕自己走得没气势,连忙板起脸,把行李箱塞到了楚大学霸的手里。

    楚云生:……

    楚云生:?

    “重。”周念平低头用脚尖画圈圈,“谁叫你把打印纸都塞进来的?”

    楚云生叹了口气:“就知道使唤我。”然后将自己的行李箱换了个手,转而拖着他的箱子继续往前走。

    哦豁,有面儿!周念平顿时雄赳赳气昂昂起来,走路都打飘。

    可惜他没听见同学们的窃窃私语。

    “完了,盟主被劫持了?”

    “……看着像啊,行李箱都被人家楚云生抢走了。”

    “真可怕,看这架势早饭也没得吃。”

    ……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广大学生误解的周念平嘚嘚瑟瑟地跟着楚云生走到墙角,发现桌子后面拐个歪竟然还有张小小的双人餐桌,之前被用于装饰的绿色植物遮挡,他都没看出来后面另有乾坤。

    “想吃什么?”楚云生替周念平拉开椅子,“我喊服务生去做。”

    “青椒肉丝面。”他坐下来,半个脑袋扎进郁郁葱葱的绿叶子,偷偷摸|摸往外看,“早餐是自助餐啊,你还能点单?”

    “vip服务。”楚云生把周念平薅回来,“除了面呢?”

    他想想:“面就可以了。”

    楚云生没再问,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到五分钟,两碗热气腾腾的青椒肉丝面就被端到了他们面前。周念平晃着腿,闻着诱人的香味幸福地眯起了眼睛,脚尖自然而然地抵在了楚大学霸的脚踝上。

    楚云生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我发现你很喜欢这样。”

    “嗯?”塞了一嘴的面条,周念平根本没空分心体会楚云生话里的深意。

    “你很喜欢用脚尖贴着我。”楚云生低头瞄了瞄他贴上来的脚,“为什么?”

    为什么?周念平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喉结滚动,把面条咽了下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这样,大概是本能的亲近,又或者说轻微的肢体接触更让人安心。

    “算了,吃面吧。”见他一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楚云生干脆不问了,拿起筷子搅了搅面条,从碗底扒拉出一个圆|滚滚的荷包蛋。

    周念平的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委屈巴拉地翻自己的面条,连鸡蛋清都没找到,瞬间丧气起来,趴在桌上用手指抠楚大学霸的指尖。

    楚大学霸自然好脾气地把鸡蛋给他:“多吃点,说不定还能长高。”

    “肯定能!”周念平盯着碗里的鸡蛋看了半晌,用筷子把它分成两半,又还给了楚云生一半。

    其实他没多想吃鸡蛋,就是在楚云生面前格外喜欢撒娇而已。想当初他跑货,有钱买鸡蛋也舍不得做荷包蛋,宁可兑水炒一盘基本上没有蛋花的青椒鸡蛋,也不会干煮。

    一盘青椒炒鸡蛋能下饭,荷包蛋却填不饱肚子。

    楚云生没有拒绝半个荷包蛋,而是认认真真地吃干净,再捏着筷子优雅地吃面。周念平也把鸡蛋吃了,然后托着腮帮子边吃边想事情,他吃饭速度很快,是以前跑货时遗留的习惯,时时刻刻都像在赶时间。不过他们的时间的确不充裕,等吃完下楼,宾馆大堂里聚集了不少学生,有几个班级的老师已经开始点名了。

    “我先回a班。”楚云生帮周念平把行李箱拖到大堂内,“车上见。”

    “还不一定坐在一起呢。”他忧心忡忡地拽着楚大学霸的衣角,“如果不坐在一起,你上车要给我发消息。”

    “好。”楚云生答应了,最后揉了一把周念平的脑袋,转身汇入了人流。

    周念平沉浸在短暂的分离中无法自拔,直到被侯天吉叫住,才恍然回神。

    “哥们儿,我才听说你刚刚吃饭的时候被楚云生绑架了?”瘦猴悲痛地搂住他的肩,“我就知道a班那群人靠不住,各个满肚子坏水。”

    周念平:???

    “我帮你拿了三个包子,你将就一下。”侯天吉从怀里掏出来个塑料袋,“等回学校了,我帮你把楚云生揍得满地找牙!”

    “啊……等等!”虽然没弄明白瘦猴的意思,但周念平绝不舍得楚云生挨打,不等侯天吉转身,就把人扯回来,“不许去。”

    瘦猴以为他害怕被a班的人报复,连忙解释:“你别担心,他们没胆子再来找你。”

    不行啊,一定要找啊,那是他的男朋友。

    周念平心急如焚,余光瞥见从电梯门内走出来的陈晨,灵光一现,猛地提高了嗓音:“你现在是我们二b联盟的一员,怎么能动不动就用拳头解决问题呢?”

    陈晨果然被他们的争吵吸引了过来:“盟主,怎么了?”

    周念平抢在侯天吉之前,干脆利落地解释:“侯天吉想打架。”

    陈晨的眉毛微微一挑:“我不允许。”

    “侯天吉,咱们联盟刚建立,大部分学生对于是否加入还持观望的态度,如果你在这个时候违反校规被通报批评,我们不但招收不到更多成员,现有的成员还可能因为你引发的恶性|事件退出。”

    瘦猴显然没有想到打个架问题这么严重,登时傻了眼:“我就是……我就是想帮盟主……”

    “我很欣慰。”周念平截住侯天吉的话头,生怕他又说出惊天地泣鬼神的猜想,“但是我必须要为整个联盟考虑,你明白吗?”

    联盟就像一座高山,压得侯天吉喘不上来气,他满脸通红,羞愧地低下头:“盟主对不起,是我目光太短浅了。”

    周念平将双手背在身后,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实际内心已经卧|槽成一片了。

    这也太好骗了吧?

    还是说他跟楚云生在一起久了,连扯谎的本事也跟着进步了?

    不等周念平细想,老鱼头的声音从宾馆门口传了过来:“十三班的学生注意了,大家到门口集合。”

    他连忙拖着行李箱,跟同班同学一起走到门口登记。

    “我们班的大巴就在酒店外,登记过的同学可以上车了。”俞老师拿着花名册乐呵呵地点名,“大家上车以后记得再检查一遍随身物品,如果有遗漏,现在还可以回去找。”

    周念平闻言,掏了掏口袋,摸|到手机和钥匙以后就安心了,不是他心大,而是对楚云生信任,有楚大学霸帮着收拾行李,他包里的东西只会多,不会少。不过班上的同学可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时不时有人慌慌张张地冲下车,想来是有东西忘在了房间里。

    闹闹哄哄地折腾了快半个小时,大巴才启动,周念平坐在车上,心想怪不得要提前下楼,要不然按照大家丢三落四的状态,不是一个人赶不上,而是整个年级回不去家。不过到了车站,大家倒是没有乱,毕竟已经有了经验,等老师发完车票,都散落在候车大厅里等待检票。周念平拿到票,第一件事就是给楚云生发消息。

    :我的座位。

    :{图片}

    :不在一个车厢。

    :。

    一个小小的句话代表了周念平满心的失落,他抱着背包叹了口气,知道自己没有回|回都跟楚云生坐在一起的运气,却忍不住思考换位置的可能性。

    如果真的要换位置,想什么借口比较好呢?

    周念平一直苦恼到了车上,继而发现座位旁边坐着的是老鱼头。

    周念平:“……”机会!

    “俞老师!”他趁着同学们还没落座,悄悄拉住老鱼头,“我和楚云生还有些事请要商量。”

    他把锅推给自家学霸男友:“和下周的月考有关,我能和他旁边的同学换个位置吗?”

    “行啊,没问题。”俞老师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在他走之前,还特地压低声音,“我听说复习提纲的事情了,你和楚云生做得很好,现在咱们班的学习氛围可浓厚了,再接再厉,老师会在背后默默支持你的。”

    “谢谢老师。”周念平被夸得害臊起来,拎着行李箱灰溜溜地跑到楚云生的车厢里东张西望。

    “找谁呢?”还没等他找到楚云生,楚大学霸就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自然而然地拎起行李箱,放在了架子上。

    “楚云生,楚云生!”周念平头一回没有依靠楚云生,自己解决了问题,现在正处于过于激动的状态,跟在楚大学霸的屁|股后头找到座位坐下来,“我换了位置。”

    楚云生斜眼看他傻乐,欲言又止。

    周念平还在那儿兴奋:“这节车厢里好像没几个我们学校的学生。”

    “嗯,大家都在后几节车厢。”楚云生最后还是没把心里话说出来,而是顺着他的话说,“累吗?你今天醒得挺早,困得话就靠着我休息一会儿。”

    周念平本来不困,但是听了楚大学霸的话,没忍住打了个哈欠,眼底泛起一层水汽,于是他不再硬撑,把脑袋靠在楚云生肩头闭上了双眼。

    也不知道楚云生在干什么,一直在轻轻敲着键盘,大概又在忙股票吧?

    这时候周念平又莫名其妙地不担心楚云生会赔钱了,那可是楚云生啊……怎么可能出错呢?

    而坐在一旁的楚云生等周念平的呼吸平稳以后才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估计世界上也只有他一个傻了吧唧地觉得调换位置的事好解决了。楚云生用手指摩挲着周念平的下巴,想到原来坐在自己身边的班主任,苦笑着摇了摇头。

    a班的班主任可不像老鱼头那么好糊弄,也是年级里少数几个不赞成二b联盟成立的老师之一,作为a班的班主任,她最关心的是成绩,每一届的a班学生都代表着学校,不论是各类比赛还是最后的高考成绩,a班只能进步,不能退步,如果因为这个所谓的联盟导致手里的学生成绩下降,就算董校长不说,a班的所有任课老师也会强制进行干涉。

    所以楚云生为了安抚班主任那颗紧张的心,报名多参加了两个含金量很高的比赛。

    而这一切周念平都不需要知道,他只需要抱着楚云生做美梦就好了。

    楚云生收敛心神,把周念平的脑袋往颈窝里按了按,察觉到他不满的轻哼,满心的无奈都快溢出来了。在楚云生看来,周念平哪里像是重生过的人,他一点优势都没有,可能是上辈子光跑货了,既不知道怎么赚|钱,也不知道投资,跟没重生过一样。

    像张白纸,楚云生有的时候觉得自己不把周念平看紧一点,他能活生生把自己作死。

    
(快捷键 ←)上一章:66.CP65(二合一) 返回《重生害我被暗恋对象倒追》目录 下一章:68.CP67(二合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