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冒牌魔王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五章 惊逢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五章 惊逢

文/千年古
冒牌魔王 | 本章字数:7239 | | 冒牌魔王txt下载 | 冒牌魔王手机阅读
    只是定定的站立了一会,武子浩还未感知出什么东西,便被一旁蹲守的武国引导人员给撵走,毕竟堵在大门口也不像个样子,更何况武子浩的服饰可是蛮荒之地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帝国的贵族,抑或是帝国的豪族。

    看着空旷的竞技场,根本没有几个人在这里,目光扫视到底下场地中搏杀的两人,只是初级武帝的修为,根本没什么看头。

    黛安娜不在这里?

    武子浩有些诧异,明明感知到的气息就在这里,却根本看不到黛安娜的身影,好在这里没什么顶级强者,只是几个初级武圣的气息,是以干脆直接释放出神识,探查一下黛安娜的具体位置。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武子浩便已经找到黛安娜,果然还是武皇境,不过倒是有一点出乎他的意料,黛安娜此刻已经跨过了初级武皇的境界,达到了中级武皇,虽说距离当初还有点距离,不过也算是有了不小的进步。

    再黛安娜边上还有一位初级武圣的女人,以武子浩的推算,应该是黛安娜的师父。

    “你在这里等着!”

    对着黑月吩咐了一句,武子浩这便动身走了过去,拐过几个走廊,推开一扇轻薄的木门,看向里面的人说道:“还不错,能重新修炼回来,倒也足见你的资质还算是上佳,倒也没有让我失望!”

    原本与师尊谈话的黛安娜,猛然看到武子浩的容貌,几乎是停止了呼吸,愕然的定在当场,像是白日见鬼一般的惊讶。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

    黛安娜许久后才吐出这几个字,脸上的恨意更是有些显现。

    她是恨武子浩的,不可能没有半点情绪,若非是当年武子浩的失手,她也不会血脉尽毁,所有的修行成果功亏一篑,在经受了半年的血脉焚烧痛苦后,这才慢慢恢复,承受住血脉灼烧之苦,一点点修行回来。

    武子浩甚至可以断定,黛安娜此刻看似平常,可还是在忍受血脉灼烧之痛,只是这个年轻的女子,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痛苦。

    “我一直在找你,只是因为很多事,忙得有些岔开了,倒是你,竟然能重新修行回来,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你父亲会以你为荣的!”

    武子浩笑着,似乎看到一个令人尊敬的坚韧女子,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自己的家族,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黛安娜冷声道:“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活得很好,不需要你的怜悯,你可以回去了,这里是帝国的疆域,部族的人并不受欢迎,要是惹出事端,休想走出天谕城!”

    “这不是你操心的事情,我与你的因果,也是该是有个了解的时候了,无论之前如何,算是我的错,今日过来就是为了补偿你,完成你的愿望!”

    “我的愿望不需要你来帮助,我自己就会实现,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恢复修为,一样能够实现我的愿望,一样能够走到你所不能的高度,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你没有欠谁的!”

    黛安娜很是倔强的大声叫嚷着,眼中却是莫名的多出了一抹泪水。

    武子浩知道,黛安娜是痛恨他的,本身已经算是踏入了初级武帝的境界,可却因为他的一时失手,让黛安娜的血脉尽毁,还要承受着难以言语的灼烧之苦,她在荒族等了自己许久,却始终没有等到人,最终失望的离去。

    抬手轻轻按上黛安娜的肩膀,轻声道:“我知道我的错,让你受尽了委屈,我一直都在找你,从未放弃过,只是有很多事情太棘手,需要我亲自去处理,今日我来,送你一场造化,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当然,若是你还有其他的愿望,我可以一并帮你实现!”

    黛安娜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忍不住的失声痛哭。

    一个本有资格走在很多人前列的人,却因为一次阴差阳错的无奈,彻底从高台上跌落,这样的落差如何能够忍受。

    无数人的奚落,无论是家族还是学院,都需要承受极大的痛苦压力,一点点的重新修行回来。

    用出了无数倍的努力,才有了今日的成就,虽说还未有资格进入学院大比中,可至少再非用废物二字来形容,她还有资格实现自己的愿望。

    看着泪流满面的黛安娜,一旁的中年女子脸色一沉,一步蹿出,伸手就抓住武子浩的手腕,冷声道:“她说了,不需要你的帮助,你可以走了,这里不欢迎你!”

    武子浩根本没理会这中年女子,只是一个初级武圣,还根本不够资格让他动怒。

    “你我之间的纠葛,今日就要有个了结,虽然你已经重新修行到了中级武皇的境界,可要是不将体内的火毒彻底化解,还有破损的血脉也要修复,否则你终身都将止步于武帝一级,这是你想要的?”

    武子浩不动声色的抽回手,静静的看向中年女子,叹声道:“你是他的导师,应该明白她身上的伤势,以她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踏足圣级,甚至连帝级都很难,五大学院不是垃圾场,恐怕这一次五大学院的比试就是一次界限,过了这一次比试,你只能回瓦罗迪亚公国,然后在珀西的安排下,成为一枚棋子,与一个从未见过的男子成婚,生儿育女,这就是你的一生!”

    “现在,你的选择,是让我帮助你恢复伤势,还是成为一个始终难以掌控自己命运的人?”

    武子浩的话,就像是重锤一样,重重的敲打在黛安娜的心头。

    她一生所求,便是强大的修为,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甚至成为引导这个世界的人。

    可随着被武子浩重创,自此,每日都要忍受难以言语的血脉灼烧之痛。

    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血肉焚烧的痛苦!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要那样的生活,我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导师,你说我该怎么办?”

    黛安娜无助的哭诉,一个本极为坚强的女子,这一刻是如此的脆弱,无助的像是一个找不到父母的孩子。

    中年女子面色悲痛,苦声道:“你本是我最爱的弟子,本来可以在百年内踏入武圣境,可是天不遂人愿,却是没想到你遇到那一场劫难,我不得不说你的幸运,能够重新修炼回来,可正如刚才他所说,武帝就是你的尽头了!”

    或许是中年女子的话有了作用,黛安娜止住了哭泣,只是静静的看向武子浩,似乎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武子浩轻笑道:“走吧,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我为你恢复伤势,到时候就算是这五大学院的比试你也大可以参加,就算是未到武帝,也绝对不会输给他们多少!”

    心情总算是好了点的黛安娜,便带着武子浩走向她的住所,同时也介绍了一番这里的情况。

    五大学院的比赛,倒是没有想象中的那般人山人海,只是每个学员最精锐的弟子前来而已,最差的都是中高级武帝,她黛安娜若非是因为导师的原因,根本没有可能性出现再这里。

    五大学院的名额也是有条件的,只有各个帝国的豪族勋贵,才有资格进入学院深造,饶是如此,还付出了极为不小的代价。

    前来参加比赛的,只有区区千人,平均下来,每个学院也才区区两百人的名额,倒不是各个帝国的新秀只有这么多,而是能在三十年的时间里修行到帝级的数量只有这般多。

    能在三十年的时间里,修行到帝级,也算是自己为不错的了,这还是在庞大的物资补充下,才强行培养出来的顶级人才。

    只要这些人能够返回帝国,百年之间,都将会成长为帝国的脊梁,无论是帝国的荣耀还是家族的辉煌,都将在他们身上得到绽放。

    就如黛安娜这般的女子,学院中还有很多,他们肩负的是家族的振兴,是帝国的支柱,他们需要的就是榨出自己的每一份潜力,提升自身的修为,这样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更能掌控其他人的命运。

    十方界的人口数量庞大无比,十大帝国只是超一流的强国,而在这一批下面,至少还有百十个一流强国,旗下更是有更多的帝国,这些帝国不会和平相处,哪怕是十大帝国监控,也避免不了。

    甚至有不少帝国的新秀在此修行,明日自己的帝国就已经被人毁灭,成为无主之民,这便是最残酷的一面。

    所谓最辉煌的名声下,尽是那些不堪回首的悲怆之事。

    黛安娜,只是无数学员中的一个。

    正在走路的武子浩,还沉浸在黛安娜的控诉中,便被一道目光给惊动。

    不需要抬头调转看去,只是稍微动用了下元神,神识一扫,看到的人却是让他极为惊愕。

    北川靳,这个与自己有过一次生死交锋的女子,竟然也在这里,身上的衣衫服饰也正是金海学院的标志。

    看到这女子,却是想到当日让她帮忙查找黛安娜的事情,可过去这么久,这女子根本就没有帮他查找过,在这里遇到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武圣!

    北川靳顺利的踏出了那一步,走上的武圣的修行之路,在诸多学员中也是极为拔尖的了,而在她身边的,鲜衣怒马的一群为围绕,不少男子都是一脸的爱慕,显然,她已经成为这些人追捧的对象。

    不得不说,各个帝国的勋贵豪族都是极为强大的,这些帝国新秀,一个个铠甲鲜明,流光溢彩,一看便知道不是凡品,那一把把兵器更是蕴含着极强的各种灵力。

    停下步伐的武子浩,立即引起黛安娜的注意,后者问道:“怎么了?有认识的人?”

    武子浩微微点头:“那边的女子是什么人,倒是遇到过她,在纳鲁峰那边的潘达帝国的一个小城邦,那时候她还只是半步武圣,现在倒是踏出了那一步,也真是相当的不错呢!”

    “那是自然了,北川国一个王爵的女儿,无论是修行还是心机,都相当的厉害!”

    黛安娜低头轻声道:“她的导师是学院十八长老之一,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学院的支柱,每一个都踏入了武神的境界,当真是骇人呢!”

    武神境!

    武子浩眉头一动,倒是没想到北川靳的导师还这么有来头,眼下虽说他无畏武神境的强者,可要是对方得到中级,甚至是高级武神境,那他也只有立即掉头逃跑的选择。

    在自身修行踏入武圣境后,武子浩更是肯定,武神境的强者,绝对一出手就能毁天灭地,数十里范围内几乎是都要被夷为平地的,甚至可能上百里内的一切都会被抹去,这些人根本就是人形核弹,随便一个放出去,都能抹杀人间界那般的小界域。

    在武子浩关注北川靳的一刻,北川靳也在看着武子浩。

    这个令她受了不好屈辱的人,北川靳是如何也不可能忘记的,当日自己还未踏入武圣境,被武子浩死死困住,差一点被击杀了,这一点恨意如何能不宁记于心。

    当日之辱,就是今生最大之耻!

    “北川小姐,那人是你旧识?”

    当即有年轻男子开始询问北川靳,他们可不愿意北川靳对其他男子另眼相看。

    北川靳脸上闪过一丝的戏谑,叹声道:“算不上旧识,不过以前倒是有一次被他给戏弄过,还差点要了我的性命,今天看到他,心里还是发憷得厉害呢!”

    在爱慕自己的男子面前,适当的显露一下自己小女儿的软弱,效果可是相当不错的,至少能让这些男子各个都为自己疯狂。

    “什么?竟然敢这么大胆?”

    “兄弟们,我们过去宰了这小子,一身粗布烂衣,想来也不是什么豪族的子弟,杀了也就杀了,肯定不会有什么麻烦!”

    “对,宰了那小子,连我们金海学院的人都敢得罪,简直就是不知死活,就算是到了长老那边,也断然不会怪罪我们鲁莽!”

    一个个年轻男子群情涌动,看向武子浩的眼神充满杀意,恨不得立即动手宰了他,也好让美人泄愤,为博美人一笑也是脑袋充血了。

    在那几人叫嚣声中,倒是真的有人跑了过来,扛着足有手腕粗的狼牙长棍,一根根锋利的倒刺,让人不禁联想到要是被砸中的后果。

    不过武子浩却是知道,这狼牙长棍的作用很大,对于寻常武帝境的护体罡气足以一击击破,拥有着极强的破罡气能力。

    在这该有两米多的巨汉面前,武子浩一米八几的个子也就跟侏儒差不多。

    冰冷的寒气笼罩几丈空间,让一旁只有武皇修为的黛安娜全身剧震,血气流动当即衰弱,嘴唇更是一片发青,被这冰冷的寒气侵入血脉,已然让气血流动不畅。

    武子浩眉头一皱,抬手轻轻放在黛安娜的肩膀上,一点炽热的火焰灵力如洪流一般涌入体内,当即让冰冷的寒气瞬间崩溃,更是连四周的寒气都被驱散。

    “莫要仗着这把兵器逞凶,你还未踏入武圣境,还不够资格趟我与北川靳的浑水!”

    武子浩没理会这壮汉的挑衅,若非是在这里,不知隐藏着多少武神境的老怪物,以他往日的脾气,估计早就抬手将眼前这男子给抹杀了。

    壮汉却不领情,瓮声道:“敢惹北川小姐一时不高兴,老子就要让你一辈子都不高兴!”

    说话间,壮汉抬手就朝着武子浩的胸前衣襟抓过来,没反抗的武子浩被他轻易的举上半空,紧扣着的脖颈,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山少爷,这位是我的朋友,他与北川小姐的纠纷也是无意的,请您不要太过在意好吗?”

    黛安娜赶紧伸手抓住壮汉的另外一条手臂,很是慌张的请求起来。

    壮汉眉头一皱,随即看向黛安娜,哼声道:“若非是你也为我金海学院的学员,老子连你也收拾了,给我滚,只是区区一个武皇境的废物,也敢跟老子我这样说话!”

    武子浩的脸色有些阴沉,只是苦于无法下杀手,否则这人有十条命也不够杀的。

    以这些人的桀骜,要是示弱,恐怕其余人都会瞬间围上来,就算是没有性命之虞,恐怕也少不得一顿胖揍,这些豪族勋贵,哪一个不是纨绔一流。

    对于黛安娜的请求,显然这壮汉根本不给半点颜面,抓上武子浩脖颈的手指不断用力,似乎想要看到武子浩挣扎求饶的可怜模样。

    不远处的北川靳戏谑的笑着,似乎在看到武子浩吃瘪是何等的开心。

    武子浩收回目光,冰冷的眼神直视壮汉,抬手便朝着他的眉心一指点出。

    看似缓慢的动作,如何的轻描淡写,却让那壮汉生出难以躲避的恍惚感,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也的确没有躲避开,轻而易举的被点中眉心。

    武子浩当然不会杀人,只是废一人远比杀一人还要让人恐怖。

    那点出的一指,已然动用了道念,而指尖里蕴含的更是生死之力,那一缕灰色气息悄无声息的汇入壮汉眉心之中,勾勒出一个奇异的符文印记,这便是一道禁制。

    猛然一阵虚弱感涌上心头,壮汉抓着武子浩的手像是被抽干了力气,竟然不自主的松懈下来,甚至连肩膀上的粗长狼牙长棍也扛不住,重重的砸落地面,掀起一片尘土。

    揉揉没有半点感觉的脖颈,武子浩冷声道:“看来你也是挺累的,就不要再这里逞能了,回去好好休养身体,或许还能有个三五年的寿元,不然你家里可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脸色明显呈现一丝衰亡之气,脑袋晕晕乎乎之间,转身抬步便离去,连自己的武器都忘记了携带。

    一直关注这边的北川靳,脸色极为难看,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相当清楚的,武子浩当日与她实力伯仲之间,现如今也决计不会差多少,举手投足间杀一两个武帝级的也不是难事。

    看着被称为山少爷的壮汉有些古怪,所有人都围拱了上来,更有甚者抓上山少爷的手腕,想要一窥究竟,其他几人已经剑拔弩张,大有立即出手杀人的举动。

    看着走上前来的北川靳,武子浩哼声道:“让这些不入流的小家伙来送死,你这朵玫瑰也是带刺的玫瑰啊,看你也是踏入武圣境了,怎么胆气倒是没了当日的豪迈,要是你想,我不介意与你再战一场!”

    此刻,哪里还有人没看出武子浩的厉害,手段奇特,根本看不出半点端倪,举手投足间就让一个帝级强者失魂落魄,连反抗的念头都没了,这一点手段,太过诡异。

    北川靳冷哼道:“阿山最好不要有事,否则学院不会放过你的,莫以为在这里就能横行霸道,我不出手,也会有人出手收拾你!”

    武子浩哼了声,没有理会北川靳,带着黛安娜径直离去,这一次再没有人敢阻拦。

    北川靳的脸色极为难看,咬牙切齿,怒声道:“一个只有武皇修为的废物,在这里晃悠什么劲,学院难道没有下命令,让你们这些小辈都安分点去修行吗!”

    武子浩脚步停顿,微微侧目看向北川靳,淡声道:“以你现在的修为,应该有资格参加比试了吧,只是不要被人随意的淘汰了,我可是要看着你在赛场上再输一次的模样呢!”

    “输?你不是学院之人,没有资格参加,难不成就靠你边上的那个废物?你莫非真当我学院的娇子是废物?用一个武皇来与武圣交战还想赢?”

    北川靳踏入武圣,正是自得之时,现在被武子浩说要用武皇来赢她,哪里还有心情,立即炸了锅,忍不住的嗤笑起来。

    武子浩不以为意,只是继续说道:“若是你有胆量,我们就来做一次赌约,只要你能赢下黛安娜,我就做你的仆从,永世不该,可要是你输了,那你就做我的仆从,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

    “你?”

    北川靳杏眼一瞪,恼怒自己被人肆意的挑衅,用一个武皇来嘲笑自己,若是她不敢答应,恐怕日后都休想在学院待下去了,她本人也将会成为学院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

    只是武子浩的坦然神情,让她内心极为忐忑,虽说只是一个中级武皇,哪怕是天纵之才,也不可能数日之间一飞冲天到武圣境,可武子浩既然敢下这个赌局,那必定是有所依仗,这可是极大的麻烦。

    “北川小姐,何必这么纠结,答应下来就是,此人敢下这样的赌局,只是希望拖延你罢了,我敢保证,此人呆在这里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大学院的比试时间,以你的修为,就算不进入决赛,也有资格进入十强,等到那时候,此人估计已经跑路,你们的赌局还有什么用!”

    在武子浩与北川靳双方对峙之时,一声轻松从容的语调响起。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百二十四章 收拢 返回《冒牌魔王》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