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县主多放肆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22.桃之夭夭(一)

章节目录 22.桃之夭夭(一)

文/婉兮娈兮
县主多放肆 | 本章字数:3465 | | 县主多放肆txt下载 | 县主多放肆手机阅读
    堂兄这几日到底怎么了,感觉你心情一直不大好。”殷媛关切的问殷世仁。

    他摇了摇头,勉强的笑了一下。问了无果,殷媛耸耸肩,无奈的转过身,没有看见殷世仁眼中闪烁的眷恋。

    殷媛问了子衿时间后,转过身看着殷世仁,眼神有些歉意:“堂兄,宛宛这个时间要准备去等夫子了。”

    又是陆邦彦,殷世仁脸色更不好了,他抿着唇,及其不情愿的点了点头:“那你去罢。”说完把头扭到一边去,不看殷媛了。

    殷媛行了礼,带着子衿去向自己上课的屋子,背影瞧起来很是雀跃。原地的殷世仁看着她走远,惆怅的叹了口气。

    等到陆邦彦走进房里时,只看到殷媛坐在书案后两个眼睛都亮晶晶的。

    他立刻就就想起了昨日她的指头勾着自己的指头,手握成拳放在嘴边咳了咳,然后把手背在身后。

    “夫子今日可是不舒服?”殷媛站起来行了礼问。

    陆邦彦努力找回往日的威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摇了摇头。

    “夫子一看就是不舒服了,”殷媛眯了眯眼,心里合计了一下,然后灿烂的笑了笑:“兴许拥抱一下就好了。”

    不等陆邦彦反应,殷媛就从书案后跑过来抱住了陆邦彦,笑的开心。

    等到陆邦彦意识到被殷媛抱住时,两条胳膊都死死地被殷媛一同揽在怀里,稍微一动,就能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柔软,是以他僵硬在原地,动弹不得。

    “你,你这成何体统,快些松开!”陆邦彦的脸已经红到脖子,无甚威严的呵斥她。

    “夫子不舒服,我这是在替夫子治病呢。”殷媛耍着无赖。

    “治病有大夫,哪里就是你这样了。”真真是个女登徒子啊,陆邦彦在心里哀嚎,偏生自己不能动弹,什么也做不得。想到如果郡王和王妃知道自己现在被殷媛这样抱着,不知要怎样时,他心下罪恶感更重。

    “你快些松开,还有正经事要做。”陆邦彦整理了整理自己的心情,避免自己的脸触碰到殷媛的额头,努力仰着自己的头。

    殷媛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看着他:“夫子是说什么正经事?”说罢又极快的在他的脸上轻啄了一下:“是这样吗?”

    等到陆邦彦反应过来的时候,殷媛已经松开了他,站在离自己三步远的位置,睁大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陆邦彦极想捂住自己的心口,然后大骂她孽徒,可是看着她的模样,一下又想到她小时候,愣是说不出话来。

    深吸了口气,陆邦彦这才说话:“县主要懂得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即便我是你的老师,也不可亲近。”

    “那夫君呢?”

    “自然可以。”

    “那我嫁给夫子就可以与你亲近了。”殷媛得意的笑起来,陆邦彦浑然不知自己中了殷媛的圈套。

    “不可,我大你许多。”陆邦彦一脸义正言辞的拒绝:“况且我是你的老师。纲常不可乱。”

    “皇伯伯后宫中最小的昭仪娘娘不过比我大了两岁,年龄算得了什么。”殷媛丝毫不在意,“若夫子实在在意得紧,那我便娶了夫子罢。”

    “你勿要胡说,教人听见了你这番猛言猛语不知要被人怎么诟病。”陆邦彦见她实在胡说得不行,正了脸色呵斥她。

    殷媛也知自己说话太过孟浪了,没再接话。

    “言归正传罢。”陆邦彦抖了抖袖袍,在书案另一边坐下来,两个人开始了课程。

    门外和子衿并排站着的魏挚一直走神,尤其今日见陆邦彦去给殷媛上课后,神色一直很怪异。

    “你是,中风了?”子衿一脸试探的问他。

    魏挚猛地回过神:“并未,你为何如此问我?”

    “看你脸色难看的紧,我还道你让风给打了。”子衿放下心来,“我听人家说,让风打了的人会面瘫,以为你是面瘫了。”

    魏挚听了此言,脸色更差了:“多谢你啊。”

    倒是屋内的陆邦彦坐如针趈,觉得自己怎么样都不舒适。好容易挨到了下课,他以近日天气渐凉,家母偶染风寒为由匆匆跑了。

    殷媛也没有跑去追陆邦彦,在原地看着陆邦彦匆匆忙忙的身影,笑的及其得意。她也不能太过急功近利,不然会把人吓跑。

    殷媛心情好,连带着饭桶都多给喂了两把食儿。一路从自己屋里哼着曲儿去了王妃的屋里。

    这时,殷静姝刚从王妃那里去了自己的客房,顺带找找自己弟弟。

    “静姝姐姐怎么不在?”殷媛进屋就问。

    “你倒是一天只惦记你静姝姐姐了。”王妃对殷媛不满。

    “好娘亲,宛宛不是天天在您和父亲跟前吗,难得和静姝姐姐能待这么久。”殷媛讨好的抱住王妃的胳膊,“娘亲这样暴躁,肚子里定是装了个弟弟。”

    “去。”王妃笑骂她,“越来越没个正形儿了,我约莫是太过宠你了。”

    “宛宛就是被娘亲宠大的呀。”殷媛笑。

    这时,殷静姝去了殷世仁的房间里。刚进门就看到殷世仁脸色极差的坐在床边,看见殷静姝就站了起来。

    “我看出来你存的什么心思了。”殷静姝一进门就开门见山。

    殷世仁心虚的笑了一下:“皇姐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大懂。”

    殷静姝深深地看了一眼殷世仁,并没有说话。良久,她才叹了口气,走到桌子前坐下来。

    “宛宛跟我们是至亲,我希望你能永远记得这一点。”她抬头看着一直僵硬在原地的殷世仁。

    殷世仁闭起眼睛,从胸腔中吐出一口浊气,苦笑一声:“我知道的,皇姐。”

    长久以来,他一直被自己内心的情感所困扰,谁都不敢告诉,压抑到极点,没想到还是被皇姐看出来了。

    殷静姝点点头:“那我便放心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去叔父那里罢。”

    走到外面,殷静姝就开始想自己的事。自己的年龄渐渐变大,父皇也要开始为自己寻一位他满意的驸马,且家世是能够巩固他皇权的重臣。想起那日的那个郎君,殷静姝心里就不是滋味。

    这些日子,官家因湖南一带旱灾的事忙碌,一些大臣建议皇帝应该适时的祭天,祈求上苍降雨保佑,另外一些大臣以陆邦彦为代表提出的都是能解决燃眉之急的实质建议。这时,北境的匈奴又有了动静。

    陆邦彦这日深夜被官家传召进宫。

    “爱卿有何想法?”官家连日休息不好,有些头疼。

    “臣以为,镇国大将军乃是大庆的肱股之臣,大将军赈灾一事不甚上心,但镇压匈奴一事想必是不会拒绝。”

    官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就按爱卿说的做罢。”

    “若是大将军前往北境,那么他的人马也就从湖南一带撤离,赈灾的人,派谁去?”陆邦彦问。

    “此事事关重大,朕想着就让你去罢。兹事体大,朕只能让自己最信任的人去。五日后,你就启程罢。”

    “臣,遵旨。”陆邦彦领命。

    “夜色已深,宫门应当已经落匙,爱卿今日就在养心殿的偏殿休息罢。”官家站起身说着,“等会徐桂会安排宫人引你过去,朕便先走了。”

    “臣恭送陛下。”陆邦彦行礼,目送官家远去,然后叹了口气。他这人认床也认被子,魏挚也不在身边,真真是让他浑身都难受极了。

    好不容易在偏殿挺尸到天亮,这是陆邦彦有史以来起得最早的一次,洗漱好后,也到了快早朝的时间。

    “陆大人真是勤快呢,”宫里一位小宦官说着,“奴才若是及得上大人的一半,就要比现在强得多了。”

    陆邦彦笑了笑,不作答。天知道,他盖被子认自己的味道,没有他味道的被子,绝对不能盖在身上。所以每次出远门,陆邦彦都会叫魏挚带上他自己的被子。

    好在今日的早朝很快就结束,官家前些日子得了个年轻的美人儿,朝政一忙完就急于回温柔乡,眼下最要紧的事昨晚也已经和陆邦彦商议完,是以今日内阁的人也没有耽搁出宫。

    “难得见陆大人这样萎靡不振,可是近日太辛苦了?”散朝后陆邦彦就最先跑出殿,走在前面,本就没睡好,心情差,这会子又听见个自己不对头的人的声音,心情更糟糕。

    他不欲讲话,只是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快,弄得钟侍郎想挖苦他只能跟在他身后小跑:“陛下能得你这么位鞠躬尽瘁的臣子,真是大庆之兴啊。”

    “那是自然,”陆邦彦走在前面,一直翻白眼,“钟大人也好啊,您的外形一看就让人知道平时必定是没有什么好操心的事才会这样珠圆玉润。”

    
(快捷键 ←)上一章:21.小流氓 返回《县主多放肆》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