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校园小说 » 废后归来:皇上别来无恙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一章强势

第一百六十一章强势

文/雪漓陌
推荐阅读:
    这一支舞,是她偶然所知,为的就是今日能够一舞动人心,登上那梦寐以求的后位,她不只要成为君崇的妃子,更要成为君崇的皇后,唯一的结妻子!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从君崇去了一次澜沧国之后,心思就不在这里了,而当时澜沧国皇后洛承欢出事的时候,他也是异常的着急。

    或许连君崇自己都不知道,除了他本人,还有自己这么一个了解他的人,他当时看似并不着急,但是她看得出来,君崇的心里依旧着急了,就像是现在,他虽然目光看了过来,但是雅琴心里明镜似是的。

    君崇冷然的目光,从音乐刚一响起,雅琴跳出一个拍子,他便是被她的舞姿吸引,一直看着雅琴,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那一回眸间,当真让他失神了起来。而他的眼底,也是浮现出了丝丝温柔,神思也开始恍惚起来了,尘封的记忆再一次的浮现。

    曾几何时,也有那么一个女子,在某人的登基大典上,跳了这一支舞,所选用的曲子,是他们从未听过的曲调,但是却将女儿家的柔情,男儿家的刚毅展现得淋漓尽致,她用这一支舞,震动了整个澜沧国,甚至是整个北苍大6!可谓是一舞动天下!

    是那个让他心疼到极点的女子,那一天他也去了,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看着她为另一个男人翩翩起舞,听着自己片片心碎。那时,他看着那个女子,双眸含泪的笑着,对着龙椅上的那个男人说:“就算天下人,怨你,负你,还有我,对你始终如一!若你要与天下为敌,那就让我为你覆了这天下!”

    那时候,他看着她眼底闪烁的泪珠,眼底的坚定之色,只觉得好似一个认的手,死死的将自己的心捏住!他亲手将她送到那个人的身边,亲手葬送了这一切,这一切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想到这里,君崇的心开始抽痛起来。

    往事如烟,一切都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消失不见,但是唯有那个女子,当年那一番震惊所有人的话,在他的心中留下了永远的烙印,至今铭记,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真正的选择了放手,因为有的爱,并不一定是占有,最美的爱,是看着她幸福,这一切便是甘之如饴了。

    为了她,他可以不惧与天下为敌;为了她,他可以忘记自己是谁;为了她,他可以亲手覆灭自己的氏族,让一切和她有联系,却是对她有着莫大威胁的障碍,全部消失殆尽。君崇的爱,从那一刻开始,不是简简单单的拥有,而是只为了让洛承欢得到幸福,只要她想要,哪怕是死,他也会让她得到。

    君崇定定的看着大殿中,那翩然起舞的倩影,看着雅琴眼中的爱意,但是他却像是视若无睹一般,透过雅琴,依旧思念着另一道倩影,思绪飘飞,而此时此刻,君崇所做出来的这一切举动,一刻不瞬的看着雅琴,这一举一动,都让那些没有出来献技的女子们,无疑不嫉妒的看着雅琴,她们很雅琴如此有心机,这苍梧国谁不知道,当年的事情。

    当年澜沧皇帝墨子渊,要砍洛承欢的脑袋,他们的新任皇帝,差一点就直接派兵攻打澜沧国了,为了红颜冲冠一怒!还好当时的国师拦了下来,随后苍梧国的天气便是一直异常的压抑,他们所有人也是顶着这样压抑的气氛,度过了一个并不欢乐的新年。

    随着所有人心思各异,雅琴的舞也是跳完了,她满怀期待的看着君崇,希望这一支舞能够引起他的注意,从而让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但是此时的君崇,却是不知道思绪神游到了哪里去。

    雅琴的舞跳完了站在大殿中央,看着上面坐着的君崇,君崇就像是没有感受到她的目光一般,一直愣着,一刹那间,整个宴会再一次陷入了僵局,见此,安婉不得不开口说道:“雅琴的舞跳得可真好啊,看来是下了苦功夫练的,方才看得哀家都呆了,皇上你说是吧?”

    安婉看着君崇说道,也正是安婉的话,让还在走神的君崇回过神来,他目光看向大殿中央的雅琴,不起波澜的眼底闪现出一抹不一样的神色,随后勾唇一笑,在场所有人看见君崇笑了也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安婉心里却是有了不好的预感,因为她离君崇最近,她看着君崇,还有那浑身散出来的气场,无疑不彰示着他的不悦。

    这时,君崇突然站起身来,走向雅琴,而嘴角依旧是噙着一抹笑意,但是却是越的冰冷起来,眼底更是闪过嗜血的神色,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这一次雅琴是压对了宝,地位是稳稳的时候,当雅琴的父亲左相,捻着自己的胡子笑逐颜开的时候,君崇的一个举动让所有人都是错愕不已。

    尤其是雅琴本人,更是十分的惊讶。只见君崇走上前去,来到雅琴的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向着雅琴打趣,顿时将雅琴打翻在地,更是将唇角打出了鲜血来,此时雅琴才看清楚,方才看见君崇嘴角的笑意,是一抹冰冷的冷笑,是嘲讽的微笑,难道自己就那么的不堪吗?

    看着君崇眼底的不屑,雅琴的心开始疼痛了起来。一旁的安婉,也是被君崇的举动给惊呆了,她瞧见雅琴瘫坐在地上,不由得怒喝道:“皇上,你这是干什么!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哀家这个母亲了?”

    而面对安婉的怒斥,君崇却像是未曾听见一样,他走上前去,蹲下身子,伸出手一把捏住雅琴的下巴,冷声说道:“就凭你也想当皇后?你也配?朕不知你是从何处得知的消息,但是若是下一次,你在敢如此,朕定不饶你。”也是不能雅琴回过神来,便是嫌恶的松开了钳制住她下巴的手。

    转过身来,看着下面的所有人,眼神微眯,厉声说道:“方才你们所见之舞,乃是朕一个故人所做所跳,这普天之下,只有她一人才配跳这支舞,若是以后,有人再敢跳!休怪朕心狠手辣!”这是君崇第一次当着这些大臣面前,那么大的火。

    瞧见君崇如此,所有的人也是连忙起身,跪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也是不敢说什么,对于这个新帝的手段,他们也是有所耳闻,虽然没有见过,但是也是听了不少,所以他们见到君崇一火,也是立刻跪了下来。

    “放肆!皇帝,在哀家面前你也敢如此放肆!你眼中究竟还有没有哀家了?不过是一支舞而已,也能令你如此大动干戈吗?这说出去,恐怕是让天下人耻笑,一国之君因为一支舞,如此暴躁!”安婉大声的怒斥着君崇,在她的眼里,此事恐怕就是君崇不想选秀女,选妃子,定皇后之位所找的借口。

    而就在此时,就当君崇想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阵鼓掌的声音传来:“啪啪啪……”所有人都看向了那声音的来源地,只见一个身着一袭烈焰红裙的女子,缓步走来,鲜明的银白丝随风纷飞,妖冶的血红双瞳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所有人。

    她的后面跟着两个黑衣女子,面色冷峻的跟在红衣女子的身后,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洛承欢,而她身后跟着的,就是星奴和花娘。今日她也是听闻君崇有事,无聊了些,也是仔细听了听,随后觉得这既然里面有着自己掺一脚,那自己这个意外之人,若是不来,恐怕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各位别来无恙啊~”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说道,虽然接受了传承,性子变得寡淡了些,心性变得狠毒了些,忘了一些东西,但是她还是记得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的。既然君崇有难,这自己怎么能袖手旁观呢?毕竟自己和他,也算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啊。

    听着洛承欢这话,所有人都是讲头埋得更低了,而主位旁的安婉神色严肃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袖袍下的手微微受尽,她才刚从皇陵回来不久,也是不知道眼前的女子究竟是谁,为什么能够随意的出入皇宫,为什么这些朝臣都怕她?再看看大殿中间的雅琴,见到洛承欢,更是浑身抖。

    如同风中落叶一般,在地上颤抖着。再看看一旁的君崇,当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居然勾唇一笑,是那种自内心的微笑,这便是让安婉更加的疑惑了,她疑惑的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闻言,洛承欢淡淡的瞥了一眼安婉:“本宫是何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你要给君崇选秀女,甚至是选妃,定皇后,可曾问过本宫?”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原以为洛承欢只是霸道,却是没有想到,她如此的桀骜不驯,而听到洛承欢这话,安婉怒瞪着洛承欢。

    这是她此生受到的最大的屈辱!君崇身为自己的儿子,自己是君崇的母亲,母亲给儿子定媳妇,定丫头,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为何还要问这么一个,连她都不认识的陌生人,想到这里,安婉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是何人,竟敢私闯皇宫,来人啊,给哀家将这贼人拿下!”安婉想着,随意给她按一个罪名,将她拿下,看她还如此的神气。

    可是这话音刚落,铜雀台下面听到传召的御林军,都是向着里面涌去,见到御林军走了进来,安婉笑了笑,可是没一会儿她便是笑不出来了。御林军头领刚要带人将私闯者捉住,却是见到洛承欢转过身来,语气阴冷的说道:“你们要抓本宫?”眼神微眯,浑身散一股浓浓的杀意,头更是无风自动了起来,由此可见洛承欢是真的打算要动手了。

    “属下不敢!”见到了来人的容颜,这不正是当初皇上特别嘱咐的人吗?在场的所有御林军都是放下了武器,单膝跪地,低着头,异口同声的说着。对于他们的这个反应,洛承欢也是很是满意。

    她转过身来,看着上面的君崇,再看看一边怒气冲冲的安婉,不由得轻笑出声来:“哦,还道是谁呢?原来是君崇的母亲呀,本宫就说嘛,从何而来的刁妇,如此的不可理喻,固执古板!”洛承欢一步一步的走向安婉,径直的对上安婉打量自己的双眼。

    对于洛承欢的话,安婉咬紧了牙关,强忍着不回骂回去的冲动,因为她不是傻子,她同样是感受到了这个女人身上的危险气息,见着安婉没有回骂回来,洛承欢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接着一步一步的向着安婉走去,铜雀台上,此刻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得见。

    洛承欢走得很慢,她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的拍打在安婉的心里,让她不安感从生,让她开始心虚了起来,甚至是害怕了起来,安婉见此,不禁微微抿了一下红唇,看着洛承欢离自己越来越近,几乎是反射性的往后面退了一步,开口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说道:“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想离你近点,给你说说这些事情。”淡淡的开口说道,脚步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依旧自顾自的走着,那一步一步就像是踩在了安婉的心里,对此她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是看着洛承欢离自己越来越近,而那压抑的窒息感也是越来越浓。

    随后,就在洛承欢要走到安婉身前的时候,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君崇动了,他一把拉住了洛承欢的手,对于洛承欢,君崇知道,她说出来的话,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也知道,这一次洛承欢现身,也是为自己解围来了,同时他更清楚,除了自己,还有洛承欢心里在乎的人,其他的人,在洛承欢的眼底,几乎已经是死尸了。

    也正是如此,他才连忙拉住了洛承欢,因为一旦洛承欢动起手来,就连自己也是阻挡不了,没有人能够在凰主的手下救人!

    //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章选秀女 返回《废后归来:皇上别来无恙》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三章打算,消息(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