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恐怖小说 » 我的桃木剑不可能这么萌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中毒

第二百二十七章 中毒

文/我是你张老师
    { }?“我回来啦——”

    桃夭夭拿钥匙怼开门,开心的走进来,拎着一袋子蔬菜,一边儿换拖鞋一边探着小脑袋往屋里看。

    “九月!中午咱们……”面带微笑的桃夭夭看向客厅,笑容忽然一滞,立刻变了脸色,柳眉倒竖,喝骂道:“宋九月!你这是抽了多少烟?!”

    轮椅上的宋九月抬起头,看向桃夭夭,双目无神,声音沙哑:“没多少……两包?”

    “我送个孩子顺便买个菜的功夫你抽了两包烟?!你……”桃夭夭正要骂,云吞硕大的身体乳燕归巢嘤嘤嘤的扑过来,可怜兮兮的躲到桃夭夭身后,大脑袋在桃夭夭腿上蹭呀蹭的,像是在撒娇,又像是在告状。

    桃夭夭沉着脸,和云吞对视了几秒,似乎收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信息,把塑料袋往门口一扔,撸起袖子朝宋九月走去:“宋九月!别以为你瘫了就不收拾你!你硬不起来我可能硬起来!看我不……”

    “哈?”宋九月拖着腮帮子,一副神志不清的脑残模样:“你说啥?”

    桃夭夭撸袖子的手忽然停下,眉头微蹙,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宋九月的脸色憔悴的像是华为员工,明明自己刚刚出门时候他还是一个阳光开朗少年郎,此时却好像丢了魂,失了智一般,甚至有些吸毒过量的模样。

    “你……”桃夭夭关切的摸了摸宋九月的额头,没觉得发烧,便又看向一旁的云吞:“我不在这功夫发生了什么?”

    云吞懵逼的摇摇头。

    在她的记忆线里,似乎也没发生过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宋九月一脸吃屎的表情吃掉了桃夭夭做的早餐,走到旁边看电视,抽烟,薅自己头上的毛,骂骂咧咧,拉窗帘,回来继续骂骂咧咧……

    然后盯着电视发了一会儿呆,抽烟抽得便更凶了。

    盯着云吞的眼睛,桃夭夭失望的发现自己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便只能胡乱的为宋九月检查一番。宋九月像是真的失了智,瘫在轮椅上一动不动,任由桃夭夭摆布。

    半吊子桃夭夭当然检查不出什么问题。她叹了口气,在宋九月脸颊上亲了一下,继而走到阳台,拉开窗户,探出头去大喊一声:“阿喵!滚回来!”

    花坛边儿上揍狗玩儿的阿喵愣了一下,抬起头,正对上桃夭夭焦急的神情,立刻意识到出了什么事,抽了旁边的金毛一巴掌,便立刻朝着楼梯口跑去。

    旁边围着的一群金毛二哈泰迪诸狗,登时如蒙大赦,四散逃开了。

    说来奇怪,阿喵常在没事儿的时候出门玩儿,但却从来没有叫过其他人帮自己开关门,宋九月也从来未曾像对待一只叫黑炭的黑猫一样,给阿喵在脖子上套个门禁卡什么的。

    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样做到悄无声息出入家门的。

    神奇的小花猫不一会儿就出现在宋家的客厅里,身上白光一闪,变成了穿着黑纱长裙的白发xiao jie姐,脸上满是焦急和关切,快步走向宋九月。

    艳羡的将祝九慈魔法少女变身似的高光时刻印在脑海里,云吞的大眼睛里满是憧憬——我长大以后也能变成那样吗?

    祝九慈拍了拍宋九月的脸,轻声叫道:“九月?九月?”

    “嘿嘿!”宋九月一脸尘珑式的傻笑,目光呆滞,“干啥?”

    有问题。

    一般情况下,有桃夭夭在场的时候,宋九月是严格杜绝自己和任何女性发生肢体接触的,包括祝九慈{小泠除外}。

    祝九慈眉头紧锁,蹲下身子帮宋九月号脉。她闭着眼睛,桃夭夭在一旁心急如焚的等着,眼睁睁看着祝九慈的眉头越皱越深。

    “到底怎么回事儿?”桃夭夭焦急地问着,“我出门的时候,有人来过家里?”

    祝九慈没有说话,一边号脉,一边沉默地摇摇头。

    虽然方才她在外面瞎逛,看似是在揍狗逗闷子,但实际上,她一直分心关注着家里,没有任何活物进来过。

    祝九慈知道瘫痪的宋九月不堪一击,又因为斩杀羊永诚一事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担心有什么宵小想要加害与他,便一直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戒备着。

    万万没想到,千防万防,还是没能防住九月被宵小所害。

    有些自责的祝九慈睁开眼,看向桃夭夭,脸上多出了一抹困惑:“这……宋九月看起来像是……”

    “像是什么?”桃夭夭急得跳脚,连声催促着:“我的姐姐呦!你倒是说呀!”

    “……”祝九慈犹豫了一下,看了眼餐桌上还没收拾的早餐残羹,语气里似乎有点儿拿不准:“中毒了?”

    桃夭夭也跟着愣了一下,顺着祝九慈的目光看向餐桌上的餐盘。

    今天的早餐是面包,牛奶,煎鸡蛋加火腿肠,很正常的早餐,桃夭夭亲手做的,也亲口尝过,没问题啊。

    “你是暗示我做的饭有毒呗!”桃夭夭不干了,一脸被侮辱的表情,“不就是难吃点儿吗?至于这么羞辱我吗?”

    翻了个白眼,祝九慈没好气地道:“少自作多情。说真的,九月的血液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很像中毒的症状。当务之急不是追究毒从而来,而是尽快想办法解毒!”

    从祝九慈严肃的语气中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桃夭夭慌了神,连声问着:“那怎么办?送医院?”

    “送个屁,这可不在医保的范畴里。”祝九慈说着,站起身,左顾右盼的寻找些什么。

    “姐,你找啥呢?”桃夭夭这会儿态度又好起来了——毕竟,祝九慈才是这个家里唯一靠得住的主心骨。

    “打电话,打给你那个柳树精闺蜜。她的叶子,说不定能派上些用场。”

    ……

    “这就是我姐我姐夫的爱巢?”小柳站在小区楼下,仰起头,好奇的打量着这栋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居民楼。

    “嗯。”灭霸点点头,敷衍地答应着,神色有些复杂。

    他在这里“借住”过一段时间,不是什么太好的体验。而且这一阵子以来,自己颇有些对不住宋九月的地方,虽说事出有因,但老实人心里的愧疚还是难以消弭。

    小柳却不清楚其中关节——灭霸没告诉她什么,只是模糊的讲了个大概。

    她瞪了灭霸一眼,拍了拍他的光头,催促道:“愣着干嘛?带路啊!”

    “哦。”灭霸简单得应着,领着小柳往里走去。

    “叮咚——”

    按下门铃,防盗门很快打开。

    “姐姐!我来……”小柳像只欢脱的小鸟,开心的冲进门,正想撒娇,却看见桃夭夭梨花带雨的站在门后,眼睛红通通的,还止不住地啜泣。

    小柳慌了神,连忙上前抱住桃夭夭的胳膊,关切地问道:“姐姐这是怎的了?莫非是那宋九月欺辱你了?”

    “妹妹!”桃夭夭悲鸣一声,扑在小柳怀里,嘤嘤嘤地大哭起来。

    小柳一边轻声抚慰着桃夭夭,一边偷偷回过头,和灭霸交换了眼神,二人皆是一脸懵逼。

    桃夭夭方才打电话,只说有要是,尽快赶来,却绝口不提发生了什么。看姐姐如今这个样子……怕是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小柳搂着桃夭夭,快步往屋里走去,心里觉得姐姐多半儿是受了什么委屈,气势汹汹地大喊着:“宋九月!”

    客厅里,宋九月坐在轮椅上,一脸傻笑。

    “你还有脸笑?!”小柳恼了,扶着桃夭夭,疾言厉色地喝道:“说!你怎么欺负我姐姐了?!”

    “嘿嘿!”宋九月呲着牙,口水都快流在腿上。趴在他膝盖上的阿喵面露嫌弃,不爽地窜到了沙发上。

    “妹妹莫要冲动!”夭夭从小柳怀里抬起头,走到宋九月身旁蹲下,紧握着宋九月的双手,泫然欲泣:“九月并未轻辱于我,只是……你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嘤嘤嘤——”

    小柳的怒气散了些,这才注意到宋九月的不对劲儿,惊叫道:“他拖鞋左右脚穿反了!”

    “嗯?”桃夭夭节奏都被打断了,抬头看了一眼,还真是。

    将宋九月的拖鞋换过来,桃夭夭继续啼哭:“你再看!”

    “再看?再看也……”小柳匪夷所思地看着,也没看出什么端倪。身旁的灭霸戳了戳她的胳膊肘,指着宋九月屁股下的坐骑,向小柳示意。

    小柳恍然,惊叫道:“欸!姐你家这椅子挺别致啊!还带俩轱辘!哪儿买的,给我发下链接呗……”

    灭霸戳了戳她的后背,一脸的恨其不争,打断道:“那叫轮椅!”

    “哈?”小柳有点儿懵,想了想,再次恍然:“哦!我说觉得哪儿不对呢!姐,我姐夫这是……残了?!哈哈哈——”

    桃夭夭都懵了,忘记了哭鼻子,一脸愕然地看着大笑不已的小柳——你有病是吧?我男人都残了你笑得这么开心?姐夫小姨子的矛盾这么尖锐吗?

    “还真巧了嘿!”小柳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拉着身边的和尚,边笑边解释:“我家灭霸前些日子也瘫痪了!你说巧不巧!这连襟俩前脚跟后脚,都瘫了!哈哈哈哈——”

    灭霸也惊了:“杨赠君你有病吧?谁给你两口子!我是出家人!”

    小柳的笑意总算渐消,哥们儿似的拍拍灭霸的肩膀,安抚道:“行行行,知道你出家人。欸姐我跟你说呀,我家灭霸……”

    “喵!”

    沙发上的阿喵看不下去了,怒喝一声,奶凶奶凶的滔天气势,瞬间慑服其余人等。小柳也再不敢放肆,受惊似的缩到灭霸身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开,不敢吱声。

    桃夭夭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妹子是越来越蠢了——她是怀孕怎么的?灭霸这和尚命中率还挺高啊!

    暗暗腹诽了一番,桃夭夭站起身,上前拉住小柳的手,哀伤地道:“妹妹,你姐夫他为奸人所害,不仅失了双腿,加之神智受损,已经连人都认不得了!”

    一边说着,桃夭夭有意无意地劈了灭霸一眼。本就有愧于心的灭霸连忙低下头,默诵佛号,心痛不已。

    “他如今这个样子,怕是命不久矣!”桃夭夭痛呼着,眼看就要再哭起来。“姐姐我在晋州没个娘家人,事到如今还能依靠的,就只有妹妹你了!”

    小柳为之动容,握紧桃夭夭的手,目光坚定地点了点头:“姐姐莫要说些外话!你我姐妹情比金坚,如今姐姐姐夫有难,赠君自然不会推辞!有用得到妹妹的地方,但说无妨,妹妹一定……”

    “这可是你说的!”桃夭夭忽然收起来哭唧唧的样子,挺直地站着,甚至面带微笑:“赠君一言,驷马难追!”

    眼见姐姐翻脸比翻书还快,小柳心中连叫不好,知道自己上了套。但覆水难收,自己刚刚才说了不会推辞之类的话,只能硬着头皮问道:“你到底要干啥?”

    “你还年轻呀妹妹……”桃夭夭不怀好意的笑着,手指轻轻蹭着小柳的鬓角,柔声道:“不像姐姐,不但人老珠黄,开不出花,连发际线都褪了不少……”

    “你休想!”小柳像被踩了尾巴的阿喵似的蹦起来,连连后退,双手护住脑袋:“你想都别想!”

    桃夭夭不说话,站在那儿,笑吟吟的看着小柳。

    旁边的灭霸一头雾水:“怎么了?怎么这么大反应?”

    “她!”小柳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连连跺脚,指着桃夭夭,委屈地向灭霸告状:“她又要拔我头发!”

    灭霸仍然一头雾水:“头发?”

    “小柳的叶子。”桃夭夭解释着,“柳叶便是我妹妹的头发,若注入她的妖力,有清热解毒,化痰去淤的功效,至于其他妙处,更是数不胜数。若是能让九月服下,说不定……”

    灭霸了然,点点头,看向小柳:“不就两根头发嘛?宋施主都这个样子了,你怎的还如此吝啬?”

    “不是我吝啬!”小柳眼眶都红了,“一两片叶子根本没用,得是一大把一大把的柳条!雍正那会儿她这么骗我的时候……骗我的时候……”

    小柳说着说着,忽的“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都给我薅秃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二十六章 另一种形式的日常 返回《我的桃木剑不可能这么萌》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二十八章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