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旅行体验师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龙门石窟

第二百五十三章 龙门石窟

文/石涧敲冰
旅行体验师 | 本章字数:7638 | | 旅行体验师txt下载 | 旅行体验师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不知道为什么,古墓博物馆附近着实荒的很,从博物馆出来,在大太阳底下走了半天,沙蓓蓓撑着伞都直冒汗,她看着顾淼:“我要喝水。”

    顾淼东张西望,只见一条直道向前,两边只有草和树,没有市也没有小店。

    “这边看起来没有,忍忍,再往前走走说不定就有店了。”

    沙蓓蓓在旁边走,时不时的戳他的背。

    “干嘛?再戳就破了。”顾淼捏住了不安份的手。

    沙蓓蓓:“戳破了一定能出好多水,不然不是对不起你的名字。”

    顾淼:“……再多的水都被你吸干了啊。”

    “大白天的这么下流……”

    顾淼很无辜:“哎,你又是沙,又是植物,都是吸水的,想到哪里去了?”

    “哼。”

    靠着打情骂俏撑到路口,还是没有店,连出租车都没有,四下里一片安静。

    忽然,沙蓓蓓转头看见了一个横幅,还有几位大姐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俩。

    横幅上写的“xx天主教会义务茶水提供站”。

    简单的小桌上摆着几只杯子,杯子上用玻璃片盖着,内有茶水,一旁还摆着一个保温桶,与上世纪九十年代往后在景区里见过的那种五分钱一杯的茶水摊很像。

    不用久旱逢甘霖,现在沙蓓蓓已经忍不住扑过去了,大姐看着她,什么话都不说,笑眯眯的先递过了一杯茶。

    沙蓓蓓一口气喝干,刚想放下,大姐接过了杯子,又给她递了第二杯茶。

    两个人把人家晾凉的六杯茶全喝干了,这才好像活过来。

    此时一位大姐笑着问:“你们的瓶子里要不要也装上。”

    顾淼还没想好客气话,沙蓓蓓已经把瓶子递过去了:“谢谢姐姐。”

    “这附近都没有小店,快渴死了,幸好有你们。”沙蓓蓓接过装满的瓶子,“这样的茶水摊,我很小的时候才见过,现在都没有了。”

    大姐们很开心,表示她们就是本着我主济世助人的精神,才会来到这里,虽然她们也顺便宣传了一下,希望顾淼和沙蓓蓓有空可以去听一听,不过,知道他们是外地人之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说了些与人为善之的话,比顾淼在街上遇到的e们强多了。

    白马寺那是一定要去的,顾淼说,那是一个能够增加3o点悟性的地方。

    沙蓓蓓只是对白马寺里埋的狄仁杰比较有兴趣:“我最大的愿望是站在狄仁杰墓前说:‘大人真乃神人也。’”

    顾淼举起手中的卡通水瓶:“元芳,你怎么看。”

    接着,又自己捏细了声音:“回大人,此女必是个傻子。”

    “灰暗警告冲击波!”沙蓓蓓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

    从市区到白马寺的距离不短,原想打车去,没想到公交先到。

    看着公交站的名字,沙蓓蓓兴高采烈的对顾淼说:“古代从洛阳城出来到白马寺,是不是都要请保镖啊?”

    “为什么?”

    “你看啊,张古洞、扁担赵、凹杨、黑王、分金沟,就是一个完整的流程。先,打劫的从洞里出来,一个姓赵的手里拿着扁担,对着一个姓杨的倒霉蛋脑袋上来一下子,姓杨的脑袋凹下去了。姓赵的把打劫来的东西,给了山大王,山大王分赃分的不行,所以叫黑王。然后他们分赃的地方,就叫分金沟了。”

    顾淼:“我觉得,你是被警察世家耽误的女匪。”

    “我可想当女匪了,还能抢个英俊的小哥哥做压寨相公。”

    顾淼笑眯眯的点头做致意状:“谢谢,谢谢。”

    沙蓓蓓:“……”

    不多时,到了门口,红墙黄瓦八字开。

    两侧墙上各有四个大字,

    沙蓓蓓念道:“国土庄严?这又不是边境,为什么会在墙上写这几个字?”

    顾淼困惑的看着右面墙上的四个大字:“从左往右念,是土国严庄。从右往左念,是庄严国土。你怎么做到念成国土庄严的?”

    “哎呀,你这人真烦,看跳了嘛。那边是利乐有情,这次没念错了吧。利乐包装跟这事有什么关系吗?”

    顾淼抓着她的马尾辫,悲伤的晃动两下:“这两句话出自《本生心地观经》,国土指的是佛国净土,也指自心净土和他方净土,有情,指的是六道之中所有的有情众生。简单来说,就是内心安静,多做好事。”

    白马寺起源于汉明帝的一个梦,成就是中国第一次西天求法,也诞生了第一部中文佛经和中文戒律,也出现了第一个中国汉地的僧人。

    在千年之中,兴兴废废,在199o之前,只有山门、殿阁与齐云塔院。现在新建了一大堆印度佛殿、缅甸佛殿、泰式佛殿、卧玉佛殿以及钟鼓楼,向着尼泊尔兰毗尼的万佛园看齐。

    此前,顾淼与沙蓓蓓两人都看佛寺看腻味了,白马寺的各种地位各种重要性,都落在史书上,只是随便看那么一眼的话,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远看它是庙,近看它是庙,越看越像庙,本来就像庙。”

    “走走走,我们去找狄仁杰。”沙蓓蓓的心中只有狄国老一人,对大雄宝殿的兴趣都不是很浓。

    狄仁杰墓很好找,坟前有亭,亭中有碑,一为元碑,一为明碑。

    等沙蓓蓓把她想说的话说完之后,又觉得奇怪:“他为什么不跟着埋在乾陵之类的旁边,埋这么远,还埋在寺里,这是为什么?”

    “据说,这里埋的根本就不是狄仁杰。”

    “那是谁?”

    “埋的是曾经被封为梁国公的薛怀义,宋代人弄错了,以为梁国公就是指的狄仁杰,于是就说这里是狄仁杰墓,谁让人家错得早呢,后面就跟着一片说是狄仁杰了。”

    沙蓓蓓想了想:“那又凭什么说,狄仁杰没有埋在这里呢,难道他们挖开来,看见了那个可以转车轮的物件?”

    顾淼扶额:“……你说的那是秦朝的长信侯嫪毐……薛怀义是长得好看。而且,可以转车轮的物件不是骨头,从唐到宋那么多年,就算挖开来,也看不见。

    薛怀义是个卖药的,跟千金公主的侍女鬼混被抓现行,因为长得好看,千金公主就没杀他,而是献给了武则天,后来因为吃别的男人醋,火烧明堂,被太平公主弄死了。

    史料里有明确记载说薛怀义‘以辇车载尸送白马寺’,但是并没有说狄仁杰埋哪儿了。现在有说埋在孟津梁周村的,也有说在孟津双碑凹的。”

    沙蓓蓓摘了一朵小花放在碑前:“林黛玉说了,天下水总归一源,不拘哪里的水舀一碗看着哭去,也就尽情了。又不打算开坟拿东西,到底是在东还是在西,也没什么要紧的,看我大魏曹总,七十二个坟,随便想在哪里收门票都说得通。还是曹总体贴旅游事业啊。”

    顾淼忽然想起了网上的段子:“哈哈哈,注意,那是曹总小时候的骨头。”

    “你们是来旅游的吗?”忽然耳旁响起了陌生的声音,顾淼脑中跳出了“你知道安利吗?”之类的话。

    转头看,却是两个小姑娘,她们想要早点赶回城里去,不想再等公交,于是想找人拼出租。

    “行,走吧。”正好顾淼与沙蓓蓓也不想再这么一站一站的坐回去了。

    在路上,两人问起沙蓓蓓:“你们看过龙门石窟了吗?”

    “还没有,想明天去看的。”

    “为什么不今天去?”

    “今天?”沙蓓蓓看了一眼时间,“那边下班了吧。”

    “不下班的,开夜场了。”

    沙蓓蓓戳了戳坐在前排的顾淼:“去吗?”

    顾淼的声音有些悲苦:“去。别再戳了,漏了。”

    到龙门石窟售票处,顾淼把钱包扔给沙蓓蓓,一马当先冲下车:“帮我买票。”

    等沙蓓蓓买完票,他才一脸轻松的出现。

    “你刚干嘛去了?”

    “被你戳漏了,于是找了个厕所,释放一下。”

    沙蓓蓓脸上露出呵呵的表情:“谁让你把一瓶茶全喝干了。”

    龙门石窟夜景的开放时间不一定,从气氛上来说,夜景更好看一点,因为多了点神秘的氛围,从门票上来说,价格一样,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如果没有开夜景,那么下午六点或是六点半就关门了。

    现在晚上的游人意外的有些多。

    龙门桥西涵洞,以前才是景区的正大门,龙门二字是陈毅元帅手书,到了某个十年,刻字给毁了,1973年由周相过问,才重新镶了下去。

    走到石窟的北大门,顾淼抬头望着“龙门石窟”四个大字,对沙蓓蓓说:“是某位学术尚可,人品不成的人士所题,字挺好看。”

    “你什么时候,字能练到这样?我给你的字贴,你有在练吗?”

    顾淼眼神坚定:“有练,有练,天天在练!”

    沙蓓蓓意义不明的抽了抽嘴角,顾淼就当她是在赞许的微笑。

    龙门石窟紧靠着伊水,夜景比白天看起来更多了几分鲜活,颇有《千与千寻》里的感觉,虽然人不是特别多,不过看起来灯火辉煌的颇为热闹。

    河水中倒映着成片的暖黄色的灯光,佛窟中的灯光点点,倒映在水中,如千盏河灯在水中飘荡。

    “拍出来好像山林大火。”沙蓓蓓对相机表示不满。

    顾淼安慰道:“算啦,我们可是花了门票钱的,自己看看就好,不带别人看。”

    “这边是潜溪寺,是第一大窟,寺名的来源是据说以前窟内可以听到溪流的声音。”

    沙蓓蓓想了一下:“云冈石窟那个洞洞里也有泉水,真巧。当初你编了一个故事,挺有趣,不如,再编一个?”

    顾淼:“居然被现……哎,不是,刚刚我在说什么?这是哪里,我是谁,我在做什么?”

    “再装傻把你扔到伊水里。”沙蓓蓓张牙舞爪。

    顾淼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不行,这会引起黄河泛滥。”

    “你有这么重吗?”沙蓓蓓脑中都是顾淼被扔下水,黄河如瓶子里的水,满溢。

    “你知道伊河是洛河的支流吗?”

    “不知道。”

    “你知道洛河里有女神,叫洛神吗?”

    “知道。”

    “你知道洛神的老公是谁吗?”

    “曹植。”

    “是黄河河神冯夷,你就算是玩三国杀,也应该说那是曹丕的老婆。”

    “好玩不过嫂子。”

    “……”

    世上最傻的事情,莫过于企图跟完全不想讲道理的女人讲道理,于是顾淼决定无视刚刚那个神回答,继续说自己的。

    “洛神是伏羲最小的女儿,后来嫁给河伯冯夷为妻,又与会射箭的后羿私通,冯夷化为白龙潜入洛河,掀起大水,后羿射瞎了冯夷的左眼。

    身残志坚的河伯在老婆没了以后,闲得无聊画了一张河图,大禹治水的时候,送给了他。大禹拥有河图洛书之后,治水成功,拉开夏王朝的序幕。

    所以,你不能把我扔下去,扔下去,则天下大乱。”

    刚说完,就看见沙蓓蓓露出“搓手手”的神情:“不对,更要把你扔下去了。传说中河伯是个特别特别帅的美男子。”

    “那你想下去?”顾淼不明白。

    “嘿嘿嘿,河伯被女性伤透心以后,说不定会转而对男性产生好感。”

    “喂……”

    “一俊美男子落入洛水,被前来闹事的河伯一眼看中,带回黄河,遂天下太平,水波不兴,黄河沿岸风调雨顺。岸上徒留痴情女子日夜守望,最后变成了守望先锋。”

    说着说着,沙蓓蓓做出弱柳拂风的模样,还擦着眼角的泪,演得特别投入。

    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顾淼指着卢舍那大佛像:“快上去看看,听说那是根据武则天的面貌雕刻的。”

    龙门石窟的规模比云冈石窟要大许多,被盗走的佛头与被破坏的洞窟更多。

    顾淼指着一处壁上的石刻观音:“这一尊被称为“下班后的观音菩萨。”

    观音只剩下了身体,倒持杨柳,完全就是一副加班过后,下班的放松模样,只可惜,不知道头又去了哪里,无从得知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说不定是一副打瞌睡的样子,嘿嘿。”

    “宾阳洞比较有劲。”顾淼拉着沙蓓蓓向前走。

    “卢舍那是照武则天的脸刻的,这宾阳洞里有武则天的对头褚遂良刻的字。

    原来宾阳洞是北魏孝文帝的儿子宣武帝为父母和祖母做功德造的,开一个宾阳中洞就用了二十四年的时间,没来得及修完,胡太后就临朝称制,没多久,北魏就分裂了,所以,只有中洞基本完工,北洞和南洞是那会儿就没有弄好的。”

    沙蓓蓓对胡太后没有什么印象,只是对临朝称制几个字颇有兴趣:“北魏除了文明冯太后,还有一个?”

    刚刚还有可能被扔进伊水的顾淼又得瑟起来了:“那必须的,胡太后,那可是上了《资治通鉴》的人物。公元496年被幽禁在北宫,公元525年又临朝,明英宗从土木堡之变到夺门之变,过了八年,这个女人忍了29年,相当厉害。”

    “我才不会去看这么无聊的书。”听见《资治通鉴》,沙蓓蓓鄙视的说了一句。

    顾淼嘿嘿一笑:“你会有兴趣的。”

    沙蓓蓓摇头:“不会,绝对不会!最讨厌文言文了。”

    “里面描写胡太后的有这么一句,清河文献王怿,美风仪,胡太后逼而幸之。幸之,就是生了酱酱酿酿的事情。逼,就是强迫,强逼。”

    沙蓓蓓假装没听见,低头玩手机,顾淼扫了一眼,现她在搜索“逼而幸之”,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上扬,再上扬。现顾淼的目光以后,赶紧收起手机:“看什么!”

    “看路。前面就是褚遂良的碑了。”

    “碑上写的啥?”

    “原来这个碑是北魏的,魏王李泰把它磨了,又给长孙皇后建功德,刻了一千八百多字的愿文,中书舍人岑本撰文,主要就是一通猛夸长孙皇后,又猛夸魏王李泰。”

    “大概就是夸太狠了,所以才没轮到他继位吧。”做为一个对野史八卦颇有兴趣的人,沙蓓蓓觉得李泰在太子李承乾被废后的那一通猛如虎的操作也太过了,

    他爸爸喜欢的女人都是像长孙啊,徐惠啊那些恬淡的,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用力过猛的举止能赢得他爸的欢心。

    最后果然就落到了什么事都没干的李治头上了。雍正说不定是接受了他的教训,所以在没继位的时候,各种装乡村田园风情,强悍的爸爸就想把位子传给脸上写着‘我不想上班’的儿子。”

    “强悍的妈也是,武则天一会儿传位李显一会儿传位李旦,都软软的。不过再隔代,又厉害起来了,一个弄死了自己爹的女儿,一个弄死了自己姑妈的侄子。”

    唐代的八卦一说起来就没完了,再加上顾淼有意把沙蓓蓓拉得离与“字贴”“练字”“字好看”这些关键词远一点,飞快的奔向了最高处的卢舍那大佛。

    顾淼:“这叫奉先寺。”

    沙蓓蓓抬头:“寺在哪里,吕奉先在哪里?”

    “要求不要太高,就是这个广场,叫奉先寺。武则天捐款两万贯修的。这可是全国石窟中唯一劈开山崖,依崖雕凿的。卢舍那大佛的耳朵就一米九了,比我还要高一点点。”

    “咦,好多洞洞。”沙蓓蓓指着大佛身后的石壁问道,“还是方的,跟云冈石窟不一样。”

    “嗯,因为它不是修佛像本身造成的洞,是在北宋的时候,当时人想保护这些神像不被风吹雨打,于是就修建了木结构的建筑物,一共还有九个开间,所以,奉先寺又叫九间房,但是后来这些建筑让佛像照不到阳光,于是又被拆了,方型的洞就是当时九间房留下的痕迹。”

    “在主佛左边的是迦叶,右边的是阿难。这两个跟唐僧要紫金钵的人旁边的是文殊和普贤,调戏猪八戒二人组旁边的小人人是两个天王和两个力士。顺便说一句,你买的那个缕空白背心,越看越像西游记里的珍珠衫。

    等等,你不能打我!”

    沙蓓蓓停下了要掐死他的手:“为什么?”

    “这个卢舍那大佛,是武则天做皇后的时候下令修的。”

    “所以呢?”

    “修完的第二年上元二年,正好是武则天称天后的时间,所以,在这大佛面前,你一定要表现出对我客气一点,日后,你才能像她那样,先称天后,再做皇帝,日月凌空!”

    沙蓓蓓眨了眨眼睛:“哼,行,不掐死你,今晚逼幸于你。”

    顾淼:“……”

    路过第1519窟火烧洞,沙蓓蓓伸头进去看,里面佛像一片黑灰色,好像被火烧过似的。

    沙蓓蓓:“难怪叫火烧洞,还真像被火烧过的。”

    顾淼拉着她往洞里走:“看往头上看。”

    南壁的飞仙穿着交领长袍,型是三环高髻,北边的则是头戴三危冠,左手执长柄物。

    顾淼:“头戴圣冠的是西王母,对面的是她同事东王公。”

    “不是她老公吗?”沙蓓蓓觉得这么配的名字,居然不是夫妻,很不可思议。

    顾淼:“也有说是夫妻的,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同事。在商朝的龟甲占卜辞里,就已经有东母、西母之说,说不定东母为了凑阴阳平衡,于是变成了东王公。也有说东母其实是指女娲。

    在陈醋煤矿刀削面省的芮城,有一个叫大纯阳万寿宫的地方,上面的壁画很明显画的是玉帝和后土娘娘在西璧,东王公和西王母在东壁。反正西王母不能是嫁给玉帝了。

    在《山海经》里,西王母还是人头豹尾虎齿,型很乱,还会嗷嗷叫。等《穆天子传》里,就变成美女了。到汉武帝时候更具体了点,说西王母在美索不达美亚的条支国住着。”

    沙蓓蓓质疑道:“我怎么听说西王母住在昆仑山,是在天山天池接见的穆天子?”

    “穆天子出来旅游一趟多不容易,你就不能让他走的稍微远一点吗。”

    “以他那会儿旅游条件,走到两河流域的话,他可能就回不来了。而且,西王母肯定不止一个。如果周穆王见的西王母那么厉害,为什么不给相好的穆王一颗长生不死药?她能给后羿,也能给周穆王嘛。”

    “可能是周穆王不想要呢?”

    “哪有王者不想长生不死的。”

    “他机智的预见到,如果有了长生不死药,就会被国内的方士仿制,制出来以后,所有人都长生不死,婴儿还不断出生,到时候世界不堪重负,最后不得不拿出手套,打一个响指,干掉世界上的一半人口。”

    沙蓓蓓:“小心漫威告你。”

    “那就是还有一个可能,因为南派三叔的坑没填上,西王母也很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出来,《盗墓笔记》里有一段写到西王母是在石头里钻来钻去的一种东西,但到底是什么东西,到他坑了都没清楚。”

    沙蓓蓓仰头长叹:“求别提,盗墓笔记、柯南、猎人,我看都是家祭无忘告乃翁系列了。”

    7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五十二章 金陵的周边是洛阳 返回《旅行体验师》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四章 开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