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鱼类上岸指南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借势(二合一)1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借势(二合一)1

文/灼融
鱼类上岸指南 | 本章字数:4655 | | 鱼类上岸指南txt下载 | 鱼类上岸指南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海洋中的进化激素除了体格,也催熟了这群大蚂蟥繁殖期,它们的繁殖期好像被无限期的拉长了,刘颖甚至都不知道这东西的繁殖方式是卵生还是胎生,她只知道,它们的繁殖力强的惊人。

    刚开始的时候,涌进酒店的蚂蟥还只有百余条,但只是几天的时间,吃饱喝足的蚂蟥就开始疯狂下崽,到现在,它们已经铺满了楼,随处可见。

    和它们的繁殖力成正比的是它们的生长度,除了楼里的幸存者,周围的海鱼,海鸟,只要是能动的,基本都是它们的口粮库,“粮食”充足,它们一天甚至能长一米,夸张的生长度甚至让刘颖怀疑,它们到底是长大了,还是单纯被肚子里的血撑大了。

    而这样一来,留给他们出门的机会也越来越少。因为现在出门,碰到蚂蟥群的概率大的吓人。

    好像在它们的食谱中,如果说普通海鱼只是个杂面馒头,而人估计就是一盆热气腾腾,又鲜又嫩,麻辣爽口的小龙虾。

    这估计也是它们把这保护区的酒店当老窝的原因之一,毕竟有大餐,谁也不愿意去啃馒头。

    尤其是那些吃过“大餐”,又连吃了几顿寡淡馒头的,如果长了眼睛,估计看见人眼睛都会亮的泛红光,想都不想,留着口水悍不畏死的往人身上扑。

    不知道那疯女人到底撒了多少药,走廊里的蚂蟥越聚越多,到中午,刘颖再从猫眼往外看的时候,现什么都看不见了,她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只以为这猫眼坏了,但退了一步,她就猛的瞪大了眼,强忍着恶心凑到了那猫眼上又看了一眼。

    结果就看见了一片深绿色带着黄斑的条纹从自己眼前慢慢划了过去。

    想到那玩意自带的黏腻感觉,刘颖赶紧跳着脚从门口跳开,捂着嘴长喘了几口气。

    猫眼不是坏了,是被门外的蚂蟥“淹了”,稍微想像一下那场景,刘颖就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凉的胳膊。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在意产生的错觉,她甚至能听见门外那蚂蟥身体擦过木门生的娑娑声,她甚至有些傻的害怕着,这越来越多的蚂蟥会不会把木门挤塌。

    虽然这想法有点杞人忧天,但想到满满一走廊的蚂蟥一下子淌进来,先别说她们会不会被吸干,就是那恶心滑腻的感觉,就让她白了脸。

    想到这她立马跑去拎了面袋,米袋,箱子堆在门口,希望能挡一挡。

    刘妈妈看见了,赶紧跟着一起帮忙,顺便问了句,外面怎么了?结果听完刘颖的理由,手里的米袋拿也不是,放也不是,呆了半天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刘妈妈:都说是承重墙了!怎么可能压塌。

    刘颖:除了墙还有门呢!

    刘妈妈:门是精钢的,火都烧不坏,就几条蚂蟥……别搬了怪累的。

    刘颖:不是几条,是一走廊,整整一走廊。而且如果那疯女人只是要困住她们,只要引来一小群就行,现在引来这么多,肯定是有原因的。

    李红:一时火大,手抖算不算原因。

    两次都被掀了漏。李红一时恼羞成怒,直接就把剩下的药抖了半袋出去,当时脑子热没觉得有什么,但后来看着瘪了的药袋,心里还是后悔的不行,尤其是见到这药引的蚂蟥时,这种后悔达到了顶峰。

    其实刘颖只是从猫眼看到了这冰山的一角,事实上,这蚂蟥远远不止围了这一个走廊,从二楼被水淹的地方一直漫到四楼,整个都被这蚂蟥包了个严严实实,而李红也不是自己主动走的,她是被吓跑的。

    而出了蚂蟥,她现自己手里这药对鱼类也有奇效,之前因为蚂蟥盘踞在保护区的酒楼里,周围的鱼都被糟蹋的差不多了,加上李红平时撒的计量也小,以为这药只对蚂蟥管用(以前她喂过老鼠,现老鼠对这药没有反应)她就既庆幸又失望的想,幸亏这东西对蚂蟥管用。

    可今天,被蚂蟥逼着上了楼,她随意往窗外一扫,就看见了附近海面上黑压压的一大片。

    震惊过后,她眼里是遮掩不住的狂喜。

    虽然她暂时还没想到什么,但只是这效果,就已经让她欣喜的狂。

    狂喜压下了她心底的火气,也让她冷静下来,接连三次失手,让李红有些情绪化,现在,她临起一条蚂蟥,熟练的进厨房去头切段,扔进锅里,一边拿着锅铲翻着,一边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为了防潮储存,粮库里没有一扇玻璃,刘颖和刘妈妈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她们只是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时不时的骂一骂那疯女人。

    一直过去了三天,这走廊里的蚂蟥才开始渐渐散去。

    周围海域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透过已经被糊的不是很清楚的猫眼看了眼外面走廊上走的差不多的蚂蟥,刘颖长长的出了口气,终于走了。

    而楼上的李红看着周围海面上慢慢褪去的鱼潮,脸上的神情诡异,喝完了最后一袋过期奶,她慢慢走进厨房,拿起旁边水盆里切掉的口器,在手里颠了颠,伸手按到了自己胳膊上,看着血缓缓从掌心流出来,李红有些阴鸷的又在脖子上和腿上,轻轻划了两下。

    然后打开门,脸上的阴冷一扫而光,嘴角微微吊着,眼睛一眯,把身上的衣服一扯,哭喊着踉跄着往楼上跑去。

    而另一边,刘颖和刘妈妈又等了一会儿,看门外的蚂蟥彻底退走了,而那疯女人又没来,就想赶紧回去,顺便搬点东西。

    结果,等刘颖刚举着火把走到三楼走廊就听见了楼上传来的脚步声,声音又杂又响,一听就知道不是一个两个人。

    刘颖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撞上了身后赶上来的刘妈妈。

    刘妈妈被撞的一晃,手里的泡面箱子跟着就滚了出去。不偏不倚,刚好就滚到了三楼楼梯拐弯的平台上,而这时候,楼上的人也已经跑到了四楼,跑在最前面那个体格健壮的年轻男人已经眼尖的看见了那箱泡面。

    而顺着泡面他也看见了堆在刘妈妈脚边的米面。

    刘颖下意识的感觉要遭,在刘妈妈还忙着低头收拾面粉,嘴里训她的时候,她就赶紧拉着刘妈妈往回跑。

    米面都留在原地。

    刘妈妈还一边拍着她手一边回去准备去那,结果一抬头机会看见了一群拿着棍棒火把,气势汹汹的壮汉从楼上冲了下来,刘妈妈当时脑子一懵,被刘颖半拖半拽的往回跑。

    长时间的食物匮乏,让那群人在看见米面和泡面的时候下意识的停下,伸手去抢,而借着这个时间空隙,刘颖和刘妈妈也跑到了粮仓门口。

    而李红看看站在粮仓门口掏钥匙的刘颖,再看看身边因为这两袋米面和一向泡面就要打起来的一群人,心里急的,火都撩到了头尖,心里暗骂这群人眼皮子浅的同时脚下装模作样的一歪,痛呼着倒进了身边男人的怀里,大声喊:“那粮仓里米面兜堆成了山,快去啊”。

    男人被软玉温香这么一砸,看见粮食的狂喜一退,再听见女人说的话,瞬间抬头,看见了那对正在掏钥匙开门的母女。

    原来这钥匙一直在你们手里啊,就顾着自己吃独食了是吗?男人想到自己这几天吃的东西,心头的火瞬间就窜了起来。把女人扶起来,大喊一声,“抢什么?屋里多的是,先跟我一起把那俩缺德娘们抓住再说。”

    说完挤压领头跑了出去。

    几个抢到米面的没动,但身后那些没抢到的,想起刚才李红擦着眼睛瞪大眼睛说的话,一股脑也跟着冲了上去。

    被蚂蟥扫过一遍,沾上了它们身上的粘液,这门锁又黏又滑,刘颖戳了几次,都没能戳进去,这时候刚好听见了那疯女人煽动的声音,紧跟着就是大片的脚步声,刘颖额头上的冷汗都跟着一起出来了。

    越急越戳不进去,而耳边的脚步声却越来越近,刘颖清楚的听见了那领头的男人一句,“她们守着一仓粮食,我们却快饿死了,这种人就应该直接扔海里喂鱼。”

    刘颖的心忍不住一抖,手里的钥匙直接掉了下去。

    刘颖仿佛眼睁睁的看着那把十字花钥匙落地,然后他们被气急败坏赶上来的众人一顿打骂,扔进海里被变异生物分而食之。

    可这把十字花钥匙在落地之前被一双纤细的手握在了掌心。

    那手迅拿着钥匙戳进锁眼,一转,拉着人就进了粮仓。

    而就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外面那群人手里的棍棒就敲了上来。

    他们刚开始只是在门口叫嚣着,不断的骂着难听的话,棍棒拍的门嘭嘭作响,可敲了一会儿,他们现这门坚固的出了他们的想像,渐渐的外面的怒骂声开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高高低低的哭泣着,女人,孩子,男人,他们求饶着,求她们开开门,好饿,他们要饿死了。

    刘颖低着头靠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叫骂哭声,眼前渐渐模糊,她不知道自己是自己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着一起哭,但她只是想哭。

    她甚至想要站起来去拉开门。

    “没事,没事,我们没做错。”刘妈妈抱着刘颖的头叠声说,没人不自私,谁都想要活下去,没人不想,可是她们只是两个女人,这钥匙就是她们手里最可靠的依仗,我们没有不分给他们的意思,只是要晚一点,晚一点,让她们给自己争取多一点活下去的希望。

    可她们还是把钥匙藏在了自己手里。

    刘妈妈看着刘颖的眼泪顺着脸颊一滴滴掉下来,心里一缩一缩的疼。

    傻孩子,在生存面前,每个人都是纯粹的动物,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而所谓的礼义廉耻在生存面前都会被毫不犹豫的抛到脑后。

    当人们只剩生存的本能,弱肉强食就会取代所有表面上的一切虚假敷衍,成为主宰人们思想的利器,他们会用这把利器去干一切自己想要干的事。

    如果当初拿到钥匙的不是我们,是外面哭喊着的任何一个人,他们会怎么做,会是第一时间放出消息说自己手里有粮库的钥匙,主动打开门让大家自取自用,还是会想我们一样,先搬一些,确保了自己以后的口粮以后,再把这消息透出去。

    甚至像是那疯女人一样,想法设法把这这钥匙弄到手,然后自己一个人一直握到死。

    她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会选第二种,还会有不少人去选第三种,却没有人会去选第一种,现实不是故事,它不会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尤其是现在。

    “记得当时你姥姥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不知道是他为了吓唬我编的还是真事,她当时说是真的。”刘妈妈抱着刘颖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当时她还只上中学,因为小时候家里办厂,她比同龄的小朋友要过的好的多,在她们还担心能不能填饱肚子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挑零食吃了,想着中午回家是吃个威化饼干还是冲个豆奶粉好。

    那时候小,嘴不严,中午回家吃饭的路上就跟同路的小姑娘说了。

    大家都羡慕的不行,其中一个家里最穷的小姑娘还说,都没给看过威化饼干长什么样。

    刘妈妈当时就记在了心里,下午回学校的时候偷偷给了她一块,那小姑娘高兴坏了,一个劲的谢她。

    然后就每天都跟她要,当时的威化饼他们那根本都没有,还是刘妈妈的爸爸,就是刘颖的姥爷从北京带回来的,家里不多,刘妈妈自己一天也只能吃一块。

    不想给,但又不好意思说,觉得那姑娘也可怜,就自己每天不吃,给那姑娘吃。

    可等家里的威化饼干被那姑娘吃完了,她拿不出来的时候,那姑娘就很明显是不相信的瞥了她一眼,说了句,不想给就算了。转头就走。

    然后就再也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还拉着村里的其他女孩说她是老抠。

    /book_84924/31042459.l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八章 借势(二合一) 返回《鱼类上岸指南》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