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婚宠第二部之权少霸爱 第136章 一张照片惹出的绯闻!

婚宠第二部之权少霸爱 第136章 一张照片惹出的绯闻!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132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下载缱邮樯?医院里,顾墨袭坐在‘床’沿,耐心认真给他乖宝喂汤,眼底的温柔都要溺出蜜来,因为是高级的总统病房,一个房间只有一张‘床’位,里面什么设备都齐全,通风又好,干净整齐。

    。 湛言见她媳‘妇’无比小心翼翼的样子,简直就把她当做易碎品供着,‘唇’边笑容加深:“媳‘妇’,我没有这么脆弱!”又不是没有怀过宝宝?

    顾墨袭这次甚至觉得比第一次还紧张,有种手足的无措感,想出‘门’一趟都不放心,刚才去拿单子的时候,出一会儿‘门’,时不时的叮嘱就像是要出‘门’几年一样,湛言在一旁看的发笑。甚至去之前,说要穿外套,转眼间外套都忘了拿。注意力全部在她身上。

    权睿和倾言一起来看他妈咪的时候,就看到他们爹地给妈咪喂汤水的画面,修长的手指把‘唇’边的汤汁擦干,那眼神专注又认真,任谁路过,都要赞叹羡慕一次。

    “爹地妈咪!”倾言走过去,买了一些水果,搁在桌上,坐在‘床’沿,湛言在所有人面前都是非常强势而有威严,而今被几个孩子当做易碎品小心翼翼对待,怎么习惯的了。她一动,倾言立马紧张急了,她知道现在她妈咪是高龄产‘妇’,昨晚医生的嘱咐她都听进去了,怎么能不急。

    湛言有些不习惯,见她扶着她的胳膊,开口道:“我没事!你们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我自己的身体我懂!”

    倾言知道她妈咪是个好强的人,要是你把她当弱者,她绝对不依,因为一会儿还要拿b超,顾墨袭这次到是意外让睿睿陪着湛言,让倾言先跟他出去一趟。

    倾言应了一声,嘱咐了睿睿几声,才起身跟出去。顾墨袭见两人相处一直不错,暗中满意点点头。

    倾言知道她爹地有些事情要和她说,肯定是和他妈咪有关的,顾墨袭让倾言要是有时间来陪乖宝:“你妈咪‘性’格太好强,有时候哪里疼咬牙不吭声。”墨袭也生怕自己突然有事不能照顾他乖宝,预先嘱咐好。‘女’孩总比男孩细心,他妈年纪也有些老了,有些应付不来。

    “我知道,爹地,周末有空,我都去陪妈咪!”

    顾墨袭抿‘唇’:“那倒不用,我不在的时候多陪陪你妈咪!”

    倾言抿‘唇’笑了起来,她知道要是每次周末她去找妈咪,估计她爹地该嫌弃她烦了,她爹地想和她妈咪过两人世界。她从小就羡慕她爹地和妈咪的感情。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好,真是好。

    走过长廊,走到医生办公室,顾氏大少的身份摆在那里,从顾少带着他媳‘妇’来医院,院长都轰动了,要不是院长不是‘妇’产科的,都想自己上阵,最后让一个医院最优秀最有经验的‘女’‘妇’产科医生给顾氏夫人看。‘女’医生本来想把b超亲自送过去,没想到顾少亲自过来了

    。立马办公室的医生立气说了好些话,特别是旁边那些年轻的‘女’护士,突然看到眼前高大气势威严的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倾言捂着嘴偷笑,他爹地该是多找桃‘花’的,可这些年她愣是没看过他爹地有过一朵桃‘花’。不过对比这些‘女’人,还是她妈咪更有味道,高高在上透着禁‘欲’的气息,那神态高贵,直接秒杀这些‘女’的。怪不得把他爹地这些年‘迷’的神魂颠倒。

    年轻的护士语气温柔满脸羞红递b超,顾墨袭注意力全部在b超上,根本没有注意眼前人是男是‘女’。年轻的‘女’护士有些挫败,中年‘女’护士长什么看不出来,她最看不上眼的就是这些漂亮的‘女’人凭借男人上位的,立马找了个借口让那个‘女’护士先离开这里,年轻的‘女’护士虽然有些不甘可无可奈何,那脸上的表情那叫个楚楚可怜,一步三回头,可顾墨袭视若无睹。眯起眼,眼底冷光闪过。

    “宝宝很健康,孕‘妇’这些日子正常进食,多起身走动走动,特别是之后显怀的时候,那样对生产好!”李医生正如她经验一样靠谱,说话头头是道,句句在理,说的多了,才忘了眼前顾夫人不是第一胎。对于对方的认真‘性’和专业‘性’,顾墨袭很满意。目光‘激’动止不住盯着手里的b超看个不停。

    李医生感慨了一句,这么至始至终疼老婆的男人真少见,特别是身份高又这么好看的男人。而且那位夫人不像一般富贵人家的夫人娇滴滴又自恃身份,礼貌,高贵,就是太冷淡。气场太强大。之前有几个进去的‘女’护士一句话没说,被对方的眼神吓了出来。‘腿’都发软。刚开始她还以为这些‘女’护士又搞什么茬,后面接二连三的这样事情发生,她才不得不相信,亲自去,果然那冷冷的凤眼一瞥过来,让人立马感受到一股压力。让人亚历山大。这位夫人果然不简单。怪不得顾少这么在乎。

    倾言站在踮起脚尖看,看到一个模糊甚至没有成型的东西,就像是小豆芽一样,眼底满是好奇:“爹地,这就是我的弟弟或是妹妹?”

    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呢?顾墨袭似乎知道倾言的想法,轻轻嗯了一声:“以前你也是这个样子!”

    倾言嘟着嘴,她以前也是这么怪么?

    倾言和他爹地出‘门’,在不远处的孙悦和肖静看到,肖静见孙悦脸‘色’似乎不太好,尴尬的笑了笑:“估计那个男人陪顾倾言吧!”

    孙悦虽然知道那个男人只是她心里的一个梦,可是看到她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还是忍不住不舒服,要是从其他医生办公室出来她也不至于这么怀疑,可‘门’口牌子上*‘裸’的写了三个字:‘妇’产科!哪个男人会轻易陪一个‘女’人到‘妇’产科。让人不得不怀疑两人的关系。孙悦脸‘色’气白了,虽然她知道那个男人对她都是陌生的,甚至不认识,可是眼底就是不甘心,不就是有点背景有些钱么?她一次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可是顾倾言让她的梦破裂了。她甚至觉得顾倾言背叛了她。有时候人被刺‘激’了,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脑袋‘蒙’‘蒙’,什么后果都抛到后脑。掏出手机,立马拍了一张照片就要上‘床’到b大贴吧。

    肖静猜出她的想法,就要去阻止:“你疯了?”上一次惹上顾倾言差点被退学,这次她还敢去惹她?

    孙悦眼底有些心虚,把突然发布出去,继续编写标题:b大系校‘花’疑似和陌生男人有特殊关系,甚至堕胎

    刚才闪光拍他们刚好拍到他们的脸,两张脸都非常清楚。特别是两人在‘交’谈,‘交’谈的时候,彼此很亲密,甚至倾言刚好嘟着嘴就像是撒娇一样,谁看到这张照片都要怀疑两人的亲密‘性’,不过眼神并没有情侣的‘激’情四‘射’,男人看着‘女’孩带着包容,更像是长辈对晚辈。温柔和宠溺。

    顾墨袭一向直觉敏锐,不过距离太远,他就算有发现有人拍照,医院这么多人一时也不确定是谁拍照。眼底冷意闪过。冷光直闪。

    “怎么了?”倾言见他爹地突然侧头看了身后一眼,有些疑‘惑’。顾墨袭勾‘唇’眼底冷酷:“没事!”

    肖静从孙悦上传上去图片,心里立马开始不安起来,她总觉得这次孙悦绝对是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

    孙悦上传照片之后,心里也开始不安起来,现在理智回归后,她立马后悔了,在肖静面前又要面子生怕现在删照片被对方嘲笑,咬着牙:“我怕什么,要怕的也是顾倾言吧!敢做就得敢承认!我真替她男朋友不值!”

    肖静是个比较冷静的‘女’生,她忍不住道:“孙悦,要是这事情根本不像你想的那样怎么办?难道你不记得上次?顾倾言的家庭背景可不一般啊!”

    孙悦心里一跳,额头上冒着冷汗,手握着手机收紧,找了几个借口和肖静分开,等分开她翻开照片要删除的时候,b大贴吧上的论坛已经炸出一片了,就算是删除了照片,可是下面的人一直刷,没过多久,不止是医科系的人开始评论刷新,倾言在b大因样貌和背景神秘,早就成为b大的风云人物,只不过倾言自己不知道。就是其他系的人都开始加入进来,局面已经闹的难以收拾了。孙悦看到这些,这次是真的怕了,抖着手把上面的照片来源和其他证据删除,甚至怕对方查到手机id,想要手机扔了,可又不舍得,这是她刚买的新的。犹豫了半饷,还是决定不扔。揣在怀里。

    倾言是在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察觉异样的,虽然她平时来b大回头率也很高,可今天的回头率未免太高了,每个人都要侧目几次,倾言一进班上,原本喧闹的班上立马安静下来,丁羽因为去剧组报道,还没有来上课,到是陈探在上课之前拍拍倾言的肩膀,示意她出来一下。

    倾言眼底疑‘惑’,见对方表情颇为凝重,右眼皮直跳,能让陈探沉默严肃对她说一件事情,还真少。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探犹豫了一下,估计在想怎么组织语言,委婉表述:“倾言,我觉得你还是现在先上贴吧一下看一下好点!”说完这句话,突然道:“倾言,你和你那个男朋友呢?”眼底有些关心!更有些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说。

    倾言这下更疑‘惑’了,她和陈探算关系还好,可还没到提男朋友‘私’事,而且她也有自知之明,虽然她长的好看,可不代表每个男人都会喜欢她,沉默了一会儿:“你有什么话直接和我说吧!”

    陈探只好拿出手机,上了b大论坛,就看到那长图片以及标题。倾言看到那张照片,再看看下面的评论,更多的评论者发言:哪里碰到到仙品男

    真太惊‘艳’了!闪瞎我的眼睛了。

    “上次学校的那个男人,我见过一次,那气质和那张脸,绝了!”

    “我也见过的,那个男人真太好看了,哪里拍的图片?我也得去偶遇一下!”

    当然下面也很多不乏她的污蔑的话,倾言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和她爹地穿绯闻。她能说这爆料者也太脑残了吧!她们关系不‘弄’清楚就‘乱’爆料!真是有种!

    陈探关心的问:“倾言,你是不是和你男朋友分手了!”停顿一会儿,继续道:“我觉得吧!这个男人看气质绝对不是一般人,而且一看一般‘女’人肯定驾驭不住这样的男人!我觉得还是上次那个男人适合你,倾言,我这人从不说假话,从那个男人的眼神里看的出对你真正的在乎。”这个男人一看就是霸气高高在上的类型。

    倾言没想到陈探看人还真准啊,要是一般‘女’人还真驾驭不住她爹地,陈探以为她沉默是在难过,刚想要安慰,顺便找办法把这则新闻压下去,倾言笑了:“你怎么不知道他不在乎我?”她爹地最宠爱的就是她了。

    陈探以为倾言真喜欢上那个男人了,眼底诧异:“倾言,你怎么会喜欢这样的男人?这个男人太成熟,怎么说呢?不是你配不上他,而是我感觉他…”

    倾言见陈探那纠结的样子心里都为他急了,忍不住噗嗤一笑:“那是我爹地,怎么不在乎我了?”

    陈探听完倾言这句话,整个人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置信,照片上的男人也太年轻了点吧!竟然是倾言的父亲?这个消息太劲爆了,这关心心急,之前没怎么好好看照片,现在对比一下,两人真的‘挺’像的。他张开嘴的样子有些好笑,久久都没有见他合上。倾言继续道:“照片拍的不错嘛!”

    陈探见这消息炸的满天飞,所有人在讨论倾言和这个男人的关系,甚至一些消息有板有眼的,现在看着怎么看怎么想笑。

    “倾言,那你立马让你父亲来澄清一下呗”要是倾言父亲来澄清,这个舆论肯定立马止住。

    倾言摇摇头:“我爹地最近都没空,我妈咪怀孕了,得照顾我妈咪!”

    陈探听到这个消息张嘴眼底更是被震的不清:“你妈咪怀孕?这。这…”他突然想问倾言你妈咪现在多大了?现在竟然还怀孕了?

    倾言似乎看出他的心思,笑了起来:“所以那天我陪我爹地去‘妇’产科办公室取b超,不过这背后的人似乎想针对我?我还真没想到自己有这样的仇恨值!陈探,你不会也恨我吧!”

    陈探被倾言突然看的‘毛’骨悚然,立马摇头:“怎么可能!”倾言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开玩笑。”

    陈探深呼了一口气:“这是什么玩笑,简直让我心脏一抖一抖的好么?”

    “那不好意思哇!”倾言吐了吐舌头,笑道。

    陈探安静了一会儿,突然问道:“那你打算怎么样澄清

    ”

    “发全家福吧!刚好我手机里有一张全家的照片!”倾言把图片挑出来,陈探在一旁看着,看到上面的照片,一个比一个好看,终于知道倾言这长相基因是怎么来的,陈探扫了几遍忍不住问道:“倾言,你妈咪呢?我怎么没有看到?”

    倾言翻了翻白眼,顺着倾言的目光看过去,顿了顿,有些不敢置信:“这。这是你妈咪!”这是几年前拍的全家福,在‘蒙’家拍的。客厅里面可以由金碧辉煌这四个字来形容,旁边的摆设不是内敛价值不菲的古董,地上铺着一张灰‘色’的‘毛’毯,是纯手工的羊‘毛’制作的,而且上面明显印着的国际名牌,随随便便一条‘毛’毯都是几十万的,可以看出客厅的奢华,还有天‘花’板上的水晶钻石吊灯,柔和的灯光下,甚至墙上几幅隔了几个时代的名画,每一副真正的价值连城。

    沙发上,倾言在最前排的中间,那时候她才十六岁,脸上看的出稚嫩,但样貌惊人,不过这张全家福,每个人样貌都惊人,闪瞎人的眼睛,陈探一向是个稳重不‘花’痴的人,这次也看的呆愣了。特别是中间坐在沙发上雌雄莫变的人,长相‘精’致,虽然没有旁边的男人好看,可是气场却没有压制住,她眉宇间威严禀然,天生高不可攀。耀眼‘逼’人。那双眼眸冷然却透着一股柔和。让冷漠的五官柔和起来。最让他惊奇的是她气场同样霸气。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特别的‘女’人!而且意外的年轻。

    陈探不小心翻了一页,就看到倾言很多照片,每一张都是在不同豪华能媲美城堡的别墅、庄园拍的,甚至有一处外形如弧形的欧式建筑,设计的非常特别,特别是那旁边还有几个佩戴枪支驻守在一旁的穿衣黑的保镖,陈探刚开始好奇倾言是在哪个国家的名胜古迹拍的照片,这么想了,也问了,倾言这次到是没有什么隐瞒,平淡开口:“什么名胜古迹,这是我家啊!”

    话音刚落,陈探张口嘴巴久久没有闭上,眼底震惊、不敢置信一一闪过,他很想开口说倾言,你别开玩笑了,可是却在她脸上找不到任何开玩笑的余地,她说真的?倾言说真的?陈探觉得自己要疯了,他虽然知道倾言家里有钱,可也没想过竟然这么富可敌国吧!他觉得自己真的知道一个了不得的秘密,眉头皱的可以夹死一直苍蝇,明明他刚才讨论的是照片问题,怎么会发现这个秘密。倒‘抽’一口气。缓了很久,心里还是平静不了:“倾言,你家到底是干嘛的?”这么奢华的地方竟然是倾言家?而且旁边几个保镖,是她家的保镖。他觉得自己想破头也想不出倾言的身份和家境。

    倾言不怎么想谈她家,不过陈探是她的朋友,她结婚本来就打算请他,也不想骗他:“我爹地是顾墨袭,顾氏的大少。”陈探听完顾墨袭这三个字,就都‘抽’一口气,顾氏大少谁不知道,顾氏在b市绝对算得上首屈一指的人,然后就听倾言继续到:“至于我妈咪,她叫‘蒙’湛言,东南亚‘蒙’家有听过么?”

    陈探虽然是个学生,可是也选修历史和金融,他记得在他学过的历史教授就有给他们介绍一个典型军火销售的例子,当时提到了东南亚‘蒙’家,以及在金融方面,东南亚投资与资金控股方面,‘蒙’家几乎自成一国,它的军火销售对象遍布全球,谁也想象不到‘蒙’家到底势力有多大以及多有钱。其中一条和‘蒙’家的消息就是东南亚‘蒙’家突然撤资,造成它国股市崩盘,东南亚经济甚至一时间低‘迷’起来,以这个例子来形容‘蒙’家在东南亚的地位与重要‘性’

    至于‘蒙’湛言这三个字,还是他因为对‘蒙’家感兴趣才了解到这个‘女’人,这绝非能用一般‘女’人来形容,十几岁横空出世,嚣张狠厉,处事果决,突然消失五年,之后又横空出世,突然嫁给顾家大少。而且不单是‘蒙’家家主,她还是车界的车神亚斐,这曾经是他心目中的神,以前他一直觉得对方遥不可及,可突然有一个机会闪现在他面前,甚至让他有机会见到这个人,他心里‘激’动可想而知。‘激’动的让他简直控制不住要爆粗口了:“倾言,我就觉得这张照片很眼熟,天啊!我要疯了!这是我的神啊!”陈探一向稳重的人而今‘激’动的差点热泪盈眶。他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要感谢那个爆照的,要不然这个消息他永远不会知道,以倾言低调的‘性’子。

    “倾言,你什么时候给我一张你妈咪的签名照行不?”‘蒙’少啊,现在把‘蒙’家版图扩张了几倍的‘蒙’少啊。他怎么也没想到倾言身份竟然这么了意料之外。他觉得自己在想到她的姓氏的时候就该猜到,他突然颇为同情后面放暗招的人,她对上谁不好,竟然对上‘蒙’家,顾家!简直自找死路。

    倾言见照片上传上去,可旁边的男人盯着那照片怎么看怎么眼巴巴的样子:“我不敢保证,你也知道我妈咪怀孕了!”

    “对啊!”陈探惊呼一阵,立马变得热情无比:“要不我什么时候一起陪你去看看你妈咪嘛?倾言,我们好歹也是朋友对不!看看顺便也可以证明你的清白!”

    倾言摇头,最近她爹地不轻易让任何人接近她妈咪:“下次吧!这次估计真没空,我妈咪怀孕,有时候连我都不能轻易进去。”

    陈探继续眼巴巴看着倾言:“要不我就在医院走廊看一眼?”上一次‘蒙’少到他们学校,他竟然没有看出来。他心里内流满面。

    “你以为看猴戏呢!”倾言翻白眼没好气道:“我以后结婚肯定请你,你肯定有机会见到我妈咪的!”

    “那太好了,倾言,那我就等着你的红帖啊,别到时候给我一个空的承诺,那样我得恨死你!”陈探叽叽咋咋开口,倾言怎么觉得一向沉默安静的陈探竟然是个话叨?之前真是错看了。

    知道倾言的背景,至于揪出身后的人,他就不担心了,他翻开手机,到b大贴吧上,一张全家福发过去之后,贴吧里的人立马炸开一片,甚至比之前更加火热了,一句话,就是倾言一家在b大贴吧莫名其妙的红了。红的发紫。

    “基因啊!基因!这样强大的基因前所未有!”

    “这竟然是一家全家福,靠,这一家子长的让人要不要活了,怪不得医科系的系‘花’顾倾言长的那么好看。”

    哥们长的太好看了吧!求是否未婚?”

    “绝代风华啊!电视上的明显简直不够看啊!还有倾言妈咪呢?那旁边穿白衬衫雌雄莫吧?太养眼了!求是否未婚啊!”

    倾言看了这些帖子,无语了,立马在照片上标上一个爹地妈咪的提醒,这下能认了吧!她妈咪虽然雌雄莫变,也不至于认不出来是‘女’的,只能说明她妈咪眉宇太英气了,没有一点‘女’人的娇柔

    倾言注视之后,贴吧上又乍起一片羡慕妒忌的帖子,有些人竟然认出她爹地是顾氏少爷的身份,还把好久之前狗仔拍到她爹地的照片拿来对比,一对比之下,‘波’澜起伏,如同海‘浪’‘交’叠,一层又一层的涌,越来越多人发言刷帖。越发控制不住,倾言预料这个局面。

    没过多久,突然又有人把十几年前亚斐赛车的照片截屏印上去,这下,整个贴吧简直要瘫痪刷屏了。

    这上面的那个眉目‘精’致雌雄莫辩的人竟然是车神亚斐!这一消息炸的所有人不敢置信,接二连三的震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震惊!震惊!震惊!

    在这一刻,贴吧上静止,没有人回一个字。之后没过多久,一楼的一个直接爆粗口:靠!这是什么组合的家族啊!

    之后接二连三的爆粗口,顾氏集团在b市影响多大,在b市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可顾倾言竟然是b市的顾氏小姐。本来他们虽然也高看了她的身份背景,可还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顾氏的小姐。

    当然不乏人怀疑亚斐和照片上的人不过只是相似而已,估计是不同的两个人。有一个人怀疑,自然就有第二个第三个怀疑,有几个估计是男生发言的明确自己曾经自己有幸看过她赛车的视频,视频的人和照片上的人确实是两个不同的人。有人确信了,其他人也觉得亚斐与倾言有关系的几率很小,也开始确信起来,倾言看着这些心里庆幸,要是什么时候她妈咪亚斐的身份爆料出来了,估计之后她家的老底都得挖出来,以后她再想在b大安安静静自由上学,那基本上是不可能了,她可不想再继续转校。打了电话,立马让人去查后面人是谁做的。

    要说现在最后悔的人估计就是肖静和孙悦,自从知道倾言顾氏小姐的身份,两人战战兢兢害怕,不过肖静还是多了一份坦然,毕竟她只是知情又不是同伙。肖静在想和倾言澄清事情并告诉她真正陷害她的人是谁,没想到孙悦恶人先告状,有人写了一份信,信上告诉她凶手是谁。

    倾言看到肖静这个名字,心里就一愣,拿着这封信过去,肖静看完这封信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被人背后捅刀了。眼底满是震惊和不敢置信。立马告诉倾言她是如何无辜,真正的凶手是孙悦。倾言听到这个名字还真是愣了,她还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不怕死的又来挑衅她,让她深知有些人是仁慈不了的。

    倾言把信给她,让她们两人当着全部人面前狗咬狗。孙悦咬紧牙关说是肖静做的,肖静简直恨死孙悦的心都有了。她自然知道顾倾言的身份,生怕惹上事情,立即把孙悦肖想她爹地的事情当着全班的人说出来。

    倾言睁大眼睛,没想到她竟然看上她爹地,她眼光到是不错嘛!不过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连她爹地的注意都敢打,她觉得孙悦这个人不管这次她有没有动手,她都注定悲哀,要是这次她不动手,估计下次动手的就是她妈咪了。她妈咪处理人来手段她看了都有些发寒。这样的‘女’人竟然连她妈咪都敢惹上?她心里发笑的时候还颇为佩服她了,她这糊涂的‘性’格,什么都没搞清楚就敢这么搞!就不怕把自己搞进去!

    班上其他人听到这一重磅炸弹也是不敢置信,盯着孙悦直谯,孙悦被肖静说破心事,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估计尴尬要钻去‘洞’里了。打主意不成,妒忌竟然诬陷倾言和她爹地!这特大新闻简直前所未有啊。

    倾言拿起一张被掰断的电话卡:“这是你的卡对吧!还有发原始照片的来源信息id都指明你是后面那个始涌者,其他话你也不必说,我已经发了律师函起诉你诽谤罪。”‘唇’冷冷勾起,这次她要她进去出不来。

    肖静脸‘色’发白,孙悦浑身哆嗦,面‘色’惨白如纸,见顾倾言转身要走,扯着她的衣服,跪下连哭带跪:“倾言,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你就放了我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求你别告我,你告我,我就真的完了!”学业什么一切都将没有!

    完了?眼底冷光闪过,她就是要她完了,冷冷掰开她的手,冷笑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你!你在这事之前有没有给我一个机会!如果有,你就绝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本来还有同情的人听到倾言这一句立马点头,确实,孙悦这次做的真的过了,没过多久,警局已经把人带走。

    而b大对这件事以及孙悦的个人责任立即做出了决定,开除她的学籍,这对一个普通人家靠读大学谋出路的学生绝对是个毁天灭地的打击,这简直比她死还让她生不如死。而且以孙悦那种自恃高傲不甘平凡的人更是致命‘性’的打击。

    之后孙悦的处境还没有结束,倾言确实出了律师费发了律师函起诉她。以诽谤罪。本来理就在倾言身上,而且孙悦没有任何的背景,这场官司结果可想而知,孙悦诽谤罪被判了三年,既然进去了,要出来,倾言自然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出来。撑不过去,只有等死了。

    肖静从知道孙悦凄惨的下场,可以说每次看到顾倾言,双‘腿’发哆嗦。她的‘性’格越来越安静,因为后面压力太大,恐惧心压制,得了抑郁证,转学了。之后很久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肖静这个人!

    倾言在b大变得越来越有名气,同时她不知道的是她其他家人在b大的名气也不下于她。所以某一次小瑾开车来接倾言,被b大的‘女’生追着要签名,每次小瑾或许溪墨来b大,堪比明星来b大,最后溪墨与小瑾实在是招架不住b大‘女’学生的热情,溪墨还好些,冷着脸,其他人不敢轻易靠近,可小瑾刚开始不明白,给几个人签了几张,还‘挺’有成就感的,之后被一大群‘女’生围追,就差点造成‘阴’影了,所以之后除了睿睿,没有人愿意去接倾言,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顾墨袭得知这消息是在之后几天,不过事情已经被倾言处理的差不多,墨袭目光满意,突然发现这个‘女’儿长大懂事很多。处理事情的手段也是日渐成熟。看着贴吧上谈论他和倾言的关系,让他哭笑不得。倾言莞尔一笑:“爹地,原来我和你站在一起也很配啊!”

    权睿立马把人抱在怀里,眼底占有‘欲’升起,眼睛里虽然平静,可是却深邃无比。眼眸危险眯起。倾言立马改口,顾墨袭欣慰看着两人,小睿对倾言确实不错!他满意点点头。

    “倾言,过些日子就是你妈咪的生日,你妈咪打算在‘蒙’家过,你有几个好朋友都叫上吧

    ”顾墨袭语气温柔开口,他乖宝生日很少过,最多的是一家人一起过。可这次‘蒙’父打算隆重大办!岳父说话,他也没有话语权啊!墨袭知道岳父是想把之前亏欠乖宝的都补回来。之前没有隆重办,这次得补上。

    倾言第一个想到的是丁羽,第二个打算请明落天还有萧陌这几个,其他人她不打算请。再说又不是她生日,就不多请了。顺便他们几个也有伴!

    顾墨袭去医院接他乖宝回来,从下车到上楼,没让他乖宝走一步路,湛言觉得自己都快变得残废了。

    倾言在傍晚的时候收到了他寄的东西,顺带签名,说什么要倾言分一张给她妈咪,以后说不定他出名很值钱,是珍藏。倾言看到他写的一堆鬼画符的字突然想哭。这字也太丑了吧!他怎么就不多练练再寄给她。还有他拍的几张电视剧海报,有单独的以及和其他人合拍的。倾言哭笑不得起来。

    倾言把一份走出去敲开了她妈咪的卧房,见她妈咪坐着看书,脑袋钻进去,喊了一声:“妈咪!”

    湛言最近心情不错,点头示意她进来。倾言走过去把东西递过去,湛言眼底疑‘惑’:“这是什么?”

    倾言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让她妈咪先看,湛言打开来看了几张照片,顺便附赠了几张签名,抿‘唇’勾起:“嗯!”

    见她妈咪收下了,倾言还真诧异她妈咪竟然会收起这样的东西,她还以为他吗咪估计看过之后就扔了,有些就算再好看的东西,她妈咪看不上眼的都一律漠视。所以当她妈咪收起这东西,颇为意外!

    湛言抬头:“还有什么事情?”

    倾言觉得很奇怪,她和她爹地的关系很融洽,可和她妈咪每次说话就像是谈公事一样,但眼神看她柔和。有时候她还以为她妈咪不喜欢她呢?后面才知道她妈咪不是不喜欢她,而是她的方式‘性’格是这样,清清淡淡。润物细无声一样,只有在她爹地面前,她妈咪或许是不一样的。她想象不到她爹地和妈咪的感情究竟有多深!

    她摇摇头,突然想起他爹地说的,别看你妈咪平日冷淡,你冲她撒个娇主动点就行。你妈咪不习惯主动。

    “妈咪,我很想你!”倾言突然撒娇坐在沙发一旁,挽着她的胳膊,湛言身子猛的一僵,过了一会儿才缓和下来。‘摸’‘摸’她的脑袋,让她脑袋躺在她双‘腿’上。拨开她额前的刘海:“嗯!”

    倾言感受到她妈咪的亲近,‘唇’角弯弯,勾起笑容。得意非常!

    ------题外话------

    睿睿和倾言也差不多快写完了,明天阿言生日之后就是婚礼了,落落会加快情节,落落也想快点结文,不过落落会好好结尾滴!感谢亲们支持!落落突然好有成就感,写完这么一本,落落本来就是个半途而废的人,没想过会坚持这么久,呜呜!之后估计再也没有这种坚持写这么长了呜呜!哈哈!谢谢亲们支持,落落最近争取每天万更,亲们,票哇!给点动力哇!嘻嘻!
(快捷键 ←)上一章:第135章 再次怀孕?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137章 战况激烈!(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