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婚宠第二部之权少霸爱 第131章 请客萧然ktv

婚宠第二部之权少霸爱 第131章 请客萧然ktv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315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权睿来到顾家,和倾言说了什么,才去了二楼的书房,顾墨袭看到小睿到是有些意外:“不是说过几天才回来?”他语气是和自家人说话的语气,权睿脸色缓了缓,眼底有些柔和,可两座冰山呆在一起,也别想两人的气氛有多好。

    权睿点点头,把一份报告放在桌上,这也是为什么他急着回b市的原因,顾墨袭挑了挑眉头,问道:“这是什么?”

    “你不是想知道当初妈咪被谁带走了么?我派人查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你也认识,秦染!”他脸色有些凝重。不知道是不是想起其他事情。

    果然!

    顾墨袭脸色也沉了下来,他一回来自然也有派人去查。

    “我从一开始就怀疑那个男人和秦若凡这个男人有关。如果真的有关,那这次秦染带走妈咪又突然放她离开,这怎么想都有些想不通,他究竟有什么目的!”权睿一一分析。

    顾墨袭之前见到秦染这个人的时候,就注意上了,当然也有派人去查过,得到的结果他确实和秦家有关系,他是秦家第二个儿子的孩子,不过他的长相也未免太过想象了,就算是亲兄弟也不可能这么相像,那么他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到底有什么目的?他脸上沉默,眼底深邃。

    权睿突然想到什么,开口:“爹地,当年秦若凡真的死了么?”

    “嗯!”明显这件事以及这个男人他都不想再提。

    “如果他真的死了,那秦染带走妈咪有什么其他的目的?”权睿越想越想不通了。

    突然一个荒谬的念头闪入他的脑中,不,不,应该不可能,可要是可能发生呢?顾墨袭只觉得自己要疯了,如果他脑中的念头真的从假设成为真的,那绝对对他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来人!快来人!”他声音有些不稳,就连坐在一旁的权睿有些坐不稳了。有些疑惑眼前的男人怎么突然这么激动起来。

    黑鹰和其一几个立马推门进了书房,恭敬站在下面,等待命令。

    顾墨袭立即命令:“我派去查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有结果,如果今天之前没有结果,他们也不用回来了!”

    黑鹰脸色一变,自从蒙少回来,领主心情明显平静了很多,怎么突然又变得这么阴晴不定,对领主的话,他们也不敢违背,立马点头:“是!”

    “爹地,你想到什么?”权睿难得喊爹地这两个字,顾墨袭侧目看了他几眼,满意点头,心里有些烦躁:“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好好照顾倾言就好!”难得他要告诉他别的男人凯觑他乖宝,想要制造他乖宝的孩子么?他真不愿这件事成为事实,若是十几年前没有从秦若凡口中听过这种想法,他也不会这么快猜到。凡事不能不妨,特别是与他乖宝有关的事情:“这件事别和你妈咪说。”

    权睿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好!”

    之后权睿和倾言都呆在顾家,因为b大开学,倾言重新报名,这次上的大三,通过关系以及自身的优秀,成功成为她们以前教授的关门学生。

    对于倾言重回视线,冲击力最大的是尤丁羽。自从倾言回到班级第一天,全班表示了非常的欢迎,顺便之前孙悦几个差点被退学,现在也老实了不少。大部分人对倾言该怎么交流,还是怎么交流,不过其中还是多了一些惧怕。到是最没心没肺的就是尤丁羽了。以前什么状态对倾言,如今还是什么状态和态度对倾言。

    尤丁羽对倾言的回归,深切的表现出非常的热情,课刚下完,就请客吃饭。她想吃什么都行。

    另一个人明落天听说了倾言回到b大,课没上完溜到他们班级,等下课了过去和倾言打招呼。

    尤丁羽对明落天夺取倾言的注意力明显有些不满,倾言对一来就看到两个好朋友表示高兴,要不是丁羽突然提到权拓娆让她心情复杂了一些,其他时候她心情都不错。

    尤丁羽继续抱怨:“倾言,你说拓娆都离开这么久了,竟然一个电话也给我和你打,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做朋友啊。”

    倾言不知道该什么表情,想到权拓娆的下场,她敷衍点点头。并不想多说什么,时间总能让人遗忘一个人。

    明落天似乎看出她不想多说什么,转移话题:“不如去见见其他朋友?”他这里说的其他朋友指的是谁,倾言心里明白。她想了想,晚上睿睿会来找她,她就去不了了。

    尤丁羽请客的地方是学校附近的一家炒菜的店,店外面装潢没多好看,倒是里面整齐干净让人眼前一亮,还有香味都让人非常开胃。丁羽见倾言诧异的目光,有些得意洋洋:“怎么样?这可是我之前碰巧来的,这家厨师的厨艺真是没得说,要不是这厨师是男的,我都想娶回家了。”

    丁羽说话一向幽默,倾言忍不住笑了起来:“有那么夸张么?”

    最后事实证明,看店还真不能看外表,这家店的味道比起一般高档的餐厅味道好了不少,倾言越吃越有味,这位老板对川味菜很有研究,刚好她也喜欢吃。又辣又咸够味!倾言觉得今天来还真没有白来。

    丁羽吃的嘴唇红肿,嘴唇痛的麻了,可手里夹菜的速度还真一点都没有慢!用筷子敲了敲桌上最大一盆水煮鱼,边呼气边开口:“倾言,靠。辣死我了!”灌了一杯水,嘴里更辣,辣的直吸气,咽了一口口水:“倾言,尝尝这个,味道真不错!”

    明落天替倾言夹了一块在碗里,倾言如今比之前敏感多了,脸上有些尴尬,还是谢了一通。明落天看得出她的疏离,只有作罢转移话题。眼底有些暗淡!

    几个人吃的欢快,这时候电话响了,尤丁羽还以为是他的电话响了,掏出电话,电话不小心掉在地上,让他心疼的不得了。这款可是他花了不少钱刚买的新款。摔坏了,真没买了。立马捡起电话,小心擦屏幕,盯了黑屏看了一眼:“不是我的电话响啊!”

    倾言这时候已经接通了,回答了丁羽一句:“是我的!”这才把电话递到耳边。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在哪里?”

    倾言听到这个熟悉的嗓音,立马知道对方是谁了,脸色立即柔和起来报了一个店的名字和地址,顺便说了一下:“我和丁羽几个在吃饭呢!”

    “是谁啊?”尤丁羽有些好奇。

    “我男人!”倾言下意识就回答,丁羽听到睁大眼睛。这三个字传入手机里,权睿听到了,冷峻的面容柔和了许多:“等我!”

    倾言刚想说别,她都快吃完了,不过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等一身西装的权睿走到二楼包间,丁羽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眼底满是惊艳,靠,这男人长的未免太好看了吧!他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怎么记不起了?这样极品完美的竟然是男人,怎么就不是女人?要不然他也好追追啊!

    尤丁羽眼睛不眨想继续盯着来人,可奈何睿睿气场太强,别人盯着他看的时候,他脸色习惯性冰冷,尤丁羽被这冷气吓的颤了颤,靠,不说这外表,就说这气场也完胜他们班上所有的男生啊!他觉得倾言身边都是极品的男人和爹地妈咪,一个比一个长的好看。他怎么就找不到一个长得好看点的女朋友。

    权睿漫不经心瞥过明落天,冲他点点头,明落天到是有些受宠若惊,之前哪一次这个男人对他不是要杀要灭的。

    “吃饭?”冷冰冰的话语却透着磁性。很好听。

    倾言边吃边点头,侧头问道:“你要不尝尝?”话刚说出口,她突然记得他好像有洁癖,这些菜他们都吃过了,估计睿睿不会答应。

    权睿犹豫了一会儿,才点头,见她剩了一半的饭菜,眯起眼问道:“饱了?”

    倾言摸摸肚子,还真有些饱了,点点头,吃完最后一块鱼肉,她准备让老板娘再准备一桌饭菜,没想到手里的碗和筷子被他拿走,在她惊讶中,他慢条斯理吃了起来,碗里还有剩下一些她夹了没有吃完的菜,他也就不夹桌上的菜,只吃碗里的饭菜。

    倾言在旁边两人的目光下,脸色有些红,他这么吃也吃不饱啊,她以为他应该是没有吃饭来的,准备让老板娘再烧几个菜,尤丁羽对眼前这个长的好看的男人表现出无线的殷勤,打算今天打出血一顿,喊老板娘过来。

    权睿对其他人感情一向很淡:“不必了,我吃这些就够了!”

    倾言瞪大眼睛:“这些怎么就能饱啊?你也吃的太少了吧!”

    “在家吃过!”听到倾言的关心,权睿薄唇勾起弧度表示非常高兴。

    好吧!倾言阻止丁羽叫菜,说这些够了。倒是让丁羽有些不好意思。明落天自始至终一个字也没有说,眼底有羡慕和暗淡!他不是早就知道倾言喜欢的不是他么?那就当朋友吧!

    算账的时候,权睿先掏出黑卡,让老板娘刷卡,可这种小店怎么能刷卡?老板和老板娘惊呆了,首先是惊呆对面男人的样貌,其次是他的大手笔。两方人都尴尬愣了。

    尤丁羽自然认得出那张卡是什么卡,他记得之前倾言给他这种卡让他保存了一些日子呢!边看了几眼黑卡,立马把卡还给倾言,掏出现金付账。顺便和老板和老板娘道歉了。

    老板娘是个直爽的人,笑道:“小伙子,这卡在我们店里我刷不了,以后来的时候别忘了带现金哈!”

    权睿第一次感觉到尴尬是什么,不过他脸色平静,别人根本感受不到他的尴尬,只觉得他太没啥情绪波动了。

    尤丁羽还想和倾言说什么话,被明落天拉回学校了,倾言看前面的两人有些发笑,侧头见面前的男人目光灼热盯着她看,倾言有些紧张:“看什么?”

    “看你!”说完这两个字又补充了一句:“好看!”

    倾言愣了一下,她真的觉得睿睿在甜言蜜语这方面真是飞速的进步啊。

    “今天他请你吃饭?”

    倾言摸不透他心里的意思。“嗯?”她抬头眼睛有些迷惑!

    “你要不要请回来!今晚,我请你们班上的同学!”他私心想向所有人宣布他对倾言的占有权!

    倾言不知道他的私心,听到他要请她班上的人,真是诧异了一番,想了想:“随你好了,不过这次别去皇夜了吧!”

    “嗯!”

    事情敲定了,权睿开车送倾言,等到了校门口,倾言准备打开车门下车,权睿突然握着倾言的手,开口:“你不准备。说什么?”

    倾言疑惑看了他几眼:“说什么?”眼前突然一黑,嘴被堵住,舌探入,带着一股强势的意味,把人压在车窗激烈吻了起来,直到倾言快喘不过气,他才放开,除了刘海乱了一些,瞳仁深了一些,脸色没有其他太大的变化!

    倾言明显看出他的眼神,这是代表什么意味,瞪大眼睛立马打开车门急匆匆下车。因为下的太急,腿被磕到一旁,一瘸一拐走了进去,像是后面有什么在追她,车上的男人薄唇勾起一个弧度,笑容昙花一现,却惊艳无比。

    回到教师的时候,倾言脸色还有些不自然,腿被磕的真疼,尤丁羽注意倾言走路有些不自然,着急问道:“倾言,你怎么了?”

    “没事,摔了一跤!”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丁羽好奇了,这都是平路上,得怎么不小心才能摔倒啊,由于尤丁羽的眼神太好奇太明显,倾言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转移话题:“晚上有人请客,你要不要去?”

    “当然要去!”尤丁羽立马跳起来,兴奋极了,他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别人请客,他参加。突然想到什么:“倾言,我可不可以顺便带我女朋友去啊!”

    “随便!”倾言说完补充道:“问下班上的人,想去的傍晚和我一起去!”

    尤丁羽听完立即兴奋把腿跑到教师,高调宣布了这件事情,倾言以为上次的事情后,应该没有多少人参加,没想到班上所有人都说要参加,之前和她有过节的孙悦几个也要参加,倾言心里不怎么舒服,选择直接无视。

    陈探和倾言上学期相处的算可以,立马跑过来打探消啊!”

    倾言眉梢扬起:“我男人!”

    陈探目瞪口呆看着倾言,顺便在确认这句话的真实性,不敢置信道:“倾言,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

    “去年!”

    “靠,你几岁啊!那男人也下得了手?”陈探之前注意过倾言的出生时间,她现在才十九岁啊,这也太早了吧!

    倾言也跟着调笑:“是啊,说不定我什么时候就做家庭主妇了!”

    陈探立马同情看了倾言一眼,一副你放心的样子,拍拍胸口:“放心,倾言,今晚我保证说服你男人!”

    倾言笑嘻嘻道:“好呀!我就等着你的消息了!”

    因为傍晚有人请客,今天班级所有人特别的兴奋,倾言之前发了一个信息告诉他有多少人,意思是让他订大点的包厢。权睿回了一个好字,也不知道他清楚不清楚倾言的意思。

    下午三节课结束,丁羽的女朋友也来了,出乎意料,对方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倾言瞪大眼睛瞧了瞧,怎么都看不出丁羽会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丁羽见他女朋友妆容很浓,不停和倾言解释,她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旁边陈探拍拍倾言的肩膀:“倾言,这女人可不是什么好的,自从成了丁羽的女朋友,每个礼拜都向他问钱,这也太那个了吧!也不知道这个女人给丁羽吃了什么迷药!”说完摇摇头!

    丁羽的这个女朋友叫唐雪,是个普通人家的人,唐雪一向虚荣心很强,刚开始听说丁羽他朋友请客,她没怎么当回事,如今见面了,见到竟然是个女人,还是长的非常漂亮的女人,即使她没有化妆,也甩了她几条街,她心里有些不爽,有些不耐:“不是说要去么?怎么还不去?对了,有没有车啊!坐出租车我可懒得坐!”

    他们班上的人可是大概知道倾言的来头,听这个女人的话,只觉得这个女人在作死啊!孙悦看这个女人就像是看以前的自己,心里为这个女人默哀。

    尤丁羽听到她的话,脸色立马沉了下来,更是和唐雪保持距离,走上去:“倾言,我们走吧!”

    倾言碍于对方是丁羽的女朋友,她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走吧!”

    唐雪见丁羽不理会他,和其他女人走在一起,有些醋意:“尤丁羽,你等等我!”

    倾言拍拍丁羽的肩膀,示意他等她女朋友,她可没有耐心和这个女人说什么。走到一半的路程,电话响起来:“到哪里了?”

    “快到校门口了!”

    倾言这些人出了校门口,看着眼前整齐一排列的轿车,有些愣,数了一下,差不多有十几辆,排成一排,而且都是低调奢华的劳斯莱斯,是一般人都认得出这个牌子的车辆。

    因为不少车停在门口,还以为什么大排场的人物来了,不过就算是大人物,也少有这样的排场吧!周围两旁站了不少学生和人群,有的拍照上传微博,三三两两不停讨论。这一“奇景”在微博一下子登上了热搜榜。火的不行,这是后话先不提。

    倾言愣了一会儿就回过神,知道这是睿睿的安排,到是其他人简直目瞪口呆了起来。那个唐雪更是张大嘴不敢置信,眼底羡慕嫉妒恨:“要是这辈子能坐上这样的车,立马死了都值得!”

    倾言无语对此不做评价,没过一会儿,枭林几个眼尖立马看到倾言小姐,急忙走过去恭敬道:“倾言小姐,请你的朋友们上车吧!这是睿少专门为您准备的!”

    话音刚落,倾言只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目光炙热的要在她身上盯出一个洞来,除了唐雪,班上其他人倒是震惊了一会儿就回神,之前他们还见过更大排场呢!唐雪震惊的眼球差点突出来,满眼不敢置信。眼睛里嫉妒多于羡慕,倾言对女人这样的目光如今很敏感。瞥了一眼,装着什么没发生,让人上车,多了唐雪一个,班上一共三十二个人,每辆车可以坐四个人,十五辆劳斯莱斯绰绰有余了。

    倾言和丁羽明落天几个关系不错,坐一辆车,丁羽的女朋友也跟着坐上最前面这辆车。有一个摩擦就是唐雪想也不想要打开副驾驶座上的位置,丁羽自然不肯,直接把人拖上后座!

    倾言可不准备把副驾驶座位让给这个女人,她对这个女人越来越没耐心,枭林脸色也不好看,要不是顾着倾言小姐的朋友,他现在就想把那个女人扔出车外。

    权睿这次订的是萧然ktv,这家ktv在b市排的上前三名,以消费水平以及档次和奢华度排在第三位。

    倾言听到萧然ktv还真有些诧异,睿睿竟然会订这家的ktv,眼底越来越柔和。

    唐雪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位的倾言,眼底还是不甘心,那眼睛都能冒出火了。酸溜溜的说一句:“不就是被包养了么?”这句话不大不小,所有人却都能听到。尤丁羽决定今晚之后立马和这个女人掰了,本来还想培养一下感情,她对他占的便宜,他可以视若无睹,可是对倾言,他绝对不允许。脸色黑了,也不想和这个女人多说什么。

    到了萧然ktv,确定没少人之后,倾言打算带人进去,这时候不远处熟悉低沉的嗓音响起来:“倾言!”

    倾言往门口看过去,就见睿睿笔直站着不动,估计在等她,其他人顺着声音看过去,ktv门口灯光五光十色,不停闪,闪着人的眼睛都有些花,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他脸庞上,冰冷的轮廓更显得深刻,最让人惊艳的是那双红眸,眼眸炙热而且独一无二。

    随着人走出来,面容越来越清晰,所有人看清楚他的面容倒抽了一口气,陈探记得这个男人是谁!见过一面,可如今再见,他还是忍不住惊艳倒抽一口气,眼前这个男人光凭气势便看的出高高在上,气势又强大。浑身上下透着神秘与危险,让人欲罢不能,举手投足贵气逼人,更让人惊艳的是那张脸,五官俊美绝伦,透着棱角分明与坚毅的味道,刘海散在额前,站着不动就像是一幅画,与眼前的男人相比,那些电视上的明星简直不够看,脸上从僵硬冷漠变得柔和。这样男人不管外表还是其他,都是上天的宠儿啊。因为相差太远,所以没有妒忌只有羡慕。

    相对其他男人的反应,其他女人就目瞪口呆了起来,有些以前见过一面,却因为当初男人的气势,并没有看清楚他的长相,如今再看除了震惊惊艳还是震惊还有脸红心跳!随着权睿走过去把倾言揽在怀里,其他女人更是瞪大眼睛羡慕妒忌都有,可她们已经知道自己与倾言的差距,以及她的狠劲,所以除了妒忌羡慕外,只能傻傻看着,心里期望什么时候自己也这么幸运遇到这么一个好看的男朋友!她们学校的校草简直被眼前的男人秒杀成渣了!

    “让你的同学进去吧!”嗓音低沉又富有磁性。

    唐雪那双眼珠子从看到权睿就没有动过了,满眼痴迷傻傻盯着他看,陈探拍拍丁羽的肩膀,示意他看,丁羽觉得自己的脸被眼前的女人丢尽了,他当初怎么脑残会答应这个女人交往试试,幸好交往的时间不长,没啥感情。他更下定决心了。

    有些女人还颇为想要搭讪,不过看到倾言在一旁,立马迟疑了还是乖乖走进去,至于唐雪直接走到权睿面前,一脸羞红无辜的眨眨眼:“倾言,这是你朋友么?能不能介绍给我认识一下!我们不是朋友么?”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句话说的果然没错。倾言不打算给好脸色了,没等倾言开口,权睿冷漠绝情吐出一个字:“滚!”他气场散开的时候,带着杀戮的气势和狠劲儿,还真有些吓人,唐雪果然吓的脸色发白,身体都在颤抖。冷冰冰的一句话透着无尽的寒意蔓延在她心底,有一刻她以为对面的男人要杀了她。幸好眼前的男人转身离开她的面前,她还是吓的不会动,瑟瑟发抖。见其他人幸灾乐祸的看她,她顿时恼羞成怒,恨不得钻到石洞里。

    陈探推推丁羽的肩膀:“你处理一下吧!”

    尤丁羽直接拖着这个女人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倾言目光深思,若是这个这个机会丁羽和这个女人分手未尝也不是好事,这个女人不适合她。

    倾言瞪了旁边的男人一眼,权睿表示非常无辜,亮晶晶的红眸盯着她看。

    进了包厢,。倾言还没反应就被塞了话筒。

    “倾言,我们好像都没有听过你唱歌啊!这次你开场!”陈探开口,其他人附和的人占了大半。

    倾言表示亚历山大,把话筒递给身旁的男人,权睿拿住话筒一愣,薄唇勾起,他还真不会唱什么歌!他除了记得一首妈妈的吻,其他歌都不会,他表现的太淡定,其他人纷纷好奇期盼他的天籁之音。

    倾言也好奇,似乎她从来没有听过睿睿唱歌。这。不会有什么掉链子的事情吧!

    权睿眼眸一瞥,目光锐利,给对方真是亚历山大,陈探根本不敢对上他的目光,这压迫性太强了。他突然想到之前票的事情,顿时觉得血压直线上升,别说说服他,就算是靠近他也没这个胆量啊。

    权睿拿起话筒,姿势好看,赏心悦目,嗓音又好听:“妈妈的吻!”

    话音刚落,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蹭的一下朝着眼前的男人看,满眼不敢置信。其他人期待已久的希望就这么破灭了,他们还以为他会选择什么流行歌曲或者情歌对唱也行。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好看的男人竟然会选择这么一首老掉牙的歌!妈妈的吻?这首歌在他五年级就淘汰了吧!陈探担心的是估计这首歌在ktv都没有的点。他翻了一下,幸好给他找到了。

    只不过当他开口的时候,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莫名的魅力,每个调都非常准,简直比专业歌手唱的还好听。所有人开始听的入迷。一曲结束,所有人刮目相看意犹未尽啊!还想让他点其他歌,权睿表情极淡:“我只会这一首!”

    靠,这也太可惜了吧!嗓音这么好听,冲着这外貌肯定火的不行啊。倾言也瞪大眼睛,今天睿睿露的这一首简直让她目瞪口呆。她从来没有听过他唱歌,什么时候竟然唱的这么好听?瞥见倾言盯着他瞧,薄唇勾起一个得逞的笑容。很浅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他已经重新恢复冷漠的表情。

    下一首让倾很少,刚好一首是情歌对唱,陈探此时没想太多,立马抢了话筒:“这首我会,倾言我们一起!”

    权睿刚开始也没觉得怎么?因为他并不知道这是一首情歌对唱,还是非常暧昧的情歌对唱。

    你该早就拒绝我,不该放任我的追求

    给我渴望的故事,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时间难倒回空间易破碎,二十四小时的爱情,是我一生最美好的回忆。

    刚开始是男生唱,权睿听到前面部分,脸色立马拉了下来,浑身冒着嗖嗖的冷气,倾言没有注意,她正盯着屏幕开唱:

    越过道德的边境,我们走过爱的禁区,

    享受幸福的错觉,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不得不否认倾言唱的也不错,可她刚唱完这家,啪的一声,一个易拉罐直接被权睿捏扁,酒水不停往外流,其他人眼尖看到,惊呼了一下,陈探立马看到那被捏扁的易拉罐,浑身寒意冷飕飕的往心里钻,害他岔了几个调。

    倾言有些疑惑,权睿眯起眼,拿过倾言手里的话筒,冷冷道:“我来!”

    不够时间好好的来爱你,早该停止风流的游戏

    低沉的嗓音响起,明明好听的歌曲带着莫名的冷意和寒意,啪嗒一声,陈探手里的话筒直接掉在地上,他怎么觉得眼前的男人怎么唱怎么都有股毛骨悚然的寒意。

    倾言看出了睿睿是吃醋了,躲在角落里,捂着肚子哈哈大笑,睿睿这也太可爱了吧!再看一旁陈探吃瘪的样子,更是幸灾乐祸起来。

    权睿和倾言唱了一首,之后也就没唱了,给他们任意玩。83年拉菲以及其他名酒都放着几箱,其他人看着这奢侈的样子咂舌。

    “倾言,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陈探提起这个话题,其他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倾言也太小了吧,这才十九岁不到啊。而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极有权势,而且长的太好看了,倾言也长得好看,两人站在一起,真是相配。有些心酸的人此时嘴里也说好听的话。心里恨不得两人立即掰了。孙悦就是其中一个人,她是属于见不得别人好的性格。今晚她还算老实沉默,没说什么话,还有些心虚。

    权睿乐的对方提起这个话题,他早就想宣布倾言是她的。倾言刚要说还早,权睿已经开口:“快了,最迟不过下个月!”

    陈探惊呼了一下,倾言刚到学校立马又得请假结婚了?不过还是为她高兴,其他人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会这么回答,大部分都是女人目光羡慕又嫉妒,可就算再嫉妒也于事无补啊,现在每个女人心里想着自己得争气点,这辈子她们不指望找一个有这么好看的男人,可过得去总要吧!

    “倾言,你结婚可别忘了同学啊!”其他人起哄。

    倾言本来觉得计算结婚,还真没有打算太高调,既然她们现在都说了,她也没有拒绝:“没问题!”她扯着睿睿的袖子,一边叮嘱她们,让她们玩的尽兴一些,她还有些事情。起身把权睿拽出去。

    一拽出去,把人推在墙上,脸隔得很近,两人姿势也有些暧昧,权睿薄唇勾起似笑非笑,倾言无视他的笑容咬牙切齿:“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要下个月底之前结婚了?”她还十九岁,他好意思残害祖国未长大的花朵么?

    权睿把人抱起来,反压在墙面,脸靠的很近,只要微微向前靠近一厘米,两人就吻上了,彼此的呼吸喷在彼此的脸颊上。倾言本来心里还有一肚子的质问,登时什么都忘了,脑中一片空白:“离我远点!”

    权睿等她话音落下,直接吻了上去,倾言脑中炸的一片空白,一想起要是里面的熟人一出来就能看到两人亲密,脸色涨红,赶紧拒绝:“别,还是回到家里再…”

    “答应了么?”摩挲她的唇,声音低沉有力。大有一股她不答应她就继续的模样,倾言听到脚步声,立马以为人来了,急急忙忙点头。权睿本来还打算多逗逗倾言,这么快答应,他颇为失落。

    “倾言,回去我们就和爹地妈咪说。”他很期待。早结婚早好!以后有更多时间生宝宝!

    倾言还不知道他打的注意,也不敢两人单独在一起了,推门进去,立面的人此时玩的很h,拼酒的以及其他都有。瓶子砸在地面上哐啷发响。

    因为玩的很h,所有人玩到凌晨两点多才散,凌晨两点多,权睿让车子先走,他牵着倾言的手打算走回家。

    昏黄的路灯打在两人的背影上,只觉得美好成为永恒。牵着的手一直没放。

    走了一小段路,权睿突然蹲在她眼前,让她趴上来,倾言觉得自己又不是什么柔弱女人,还打算拒绝,红眸危险眯起,倾言只好乖乖趴在他背上,他背景宽阔又给人极大的安全感。

    “倾言,你还会唱什么歌?”

    “没有!”她会的就那么几首,能说她音乐细胞不算发达么?

    权睿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其实还有一首!”嗓音越来越低:“我只想唱给你听!”

    “你说什么!”

    红色眼眸迷茫看着远方,迷茫之后却带着一股满足与坚定,低沉的嗓音开始:

    ……。

    优美的旋律不停在回转,低沉的嗓音夹带着无尽的深情,他把所有感情投入进去,没有专业唱歌的技巧,每一个自语都夹带他的感情,倾言只觉得眼眶有些红,她又怕让他看见,就算是再疼,除了小时候哭了,长大后,她很少哭。可现在她有些忍不住,揽着他的脖颈有些紧。睿睿,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他一向不是擅长表达感情的人,这一首歌却代表他对她所有的感情,她听得清楚听的明白。

    侧头在他脸颊吻了一下,低声开口:“我爱你!”

    挺拔的身子猛的僵硬起来,连脸颊也僵硬起来,眼底激动兴奋、喜悦一一闪过。眼眸一闪:“你说什么?”

    怎么会没有听到?倾言感觉他的异样。权睿语气带着诱哄:“乖,倾言,再说一遍!”

    倾言知道他刚才是故意的,他根本听到了,可还是不忍心拒绝他的话,重复了一遍:“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

    低低的笑声从他胸腔震出,倾言手上都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揽着她的手收紧,轻轻“嗯”了一声!步伐突然停了下来,眼眸暗沉晦暗不明,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抱着倾言坐上车,让她坐在自己膝盖上,紧紧握着倾言的手。倾言想要坐在旁边,被他固定住,他呼吸有些急促,喘着气:“倾言,别动!”

    倾言似乎感受到什么,身子突然立马僵硬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不顾场合开始发情了?还是她刚才说的话太有歧义性?想了又想,那句话很平常啊!

    ------题外话------

    落落今天终于万更了,呜呜熬夜万更的,落落决定以后还是更新恢复到早上十点,落落加油把!呜呜,亲们给落落一点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第130章 领证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133章 诱惑!(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