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婚宠第二部之权少霸爱 第四十九章 阿言出手三

婚宠第二部之权少霸爱 第四十九章 阿言出手三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129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等祁宁离开,溪墨眼巴巴看着他妈咪,重新把人抱在怀里,湛言眼角一抽,有些无语看着这个孩子,言宝以为他还是四五岁的时候啊,人家都说儿子大了会慢慢疏远当妈的,可她这个儿子越大反而越黏她,她有些无奈,溪墨见他妈咪眼底无奈的样子,轮廓越来越柔和,握着他妈咪的手,轻声道:“妈咪,帮我洗头!”

    湛言有三个孩子,要是她最宠不是倾言而是言宝这个儿子,一看到言宝眼巴巴的样子,她心里一软只好点头!

    顾溪墨见他妈咪点头,眼睛里立即溢满一点点笑意,那样子就像是摇着尾巴得意洋洋的小狗,也不等把他妈咪反应,先一步把他妈咪抱起来,自动忽视他妈咪脸上的尴尬,骨子里的冷漠褪去,笑的惊艳:“妈咪,我抱你上楼!”

    倾言脸色可以说非常的僵硬,幸好客厅里没什么人,她脸色极不自然:“言宝,松手!”

    “妈咪,我想抱你!”墨染的黑眸一眨一眨,他才不愿意松手,那个男人一来,他妈咪又是爹地的,那个男人肯定绝对不让他碰妈咪,更别说抱了!

    溪墨见他妈咪目光看向他,他眼底故意做出受伤的样子,一闪而过,却刚好让他妈咪看到他的“受伤”,阿言虽然心软,可让言宝抱她上楼这么尴尬的事情,她是打死也不干的,单手撑在言宝肩膀,爽利稳步跳下地面,脸上重新恢复威严的样子,脸色却柔和无比,主动牵着言宝的手,咳嗽了几下,开口:“好了,就这样吧!”

    溪墨见他妈咪离开他的怀抱,虽然有些失落,可见他妈咪牵住他的手,他心里的失落立即褪去,他看着他妈咪,突然想着那个男人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遇到他妈咪,更让他妈咪死心塌地爱上,一想到这个,他一向淡然情绪竟然涌出一股说不出的羡慕妒忌恨!要是他早出现个十几年,他肯定不会把妈咪让出去!他现在纠结根本没有想到没有那个男人,他怎么出生?

    到了浴室,湛言认真耐心给她大儿子洗头,见他眉开眼笑的样子有些失笑,等洗完,把人带出去,让他坐在床沿半躺在她膝盖上,她用毛巾开始给他擦头。这个时候,倾言突然想到十几年前,她也是帮这个孩子洗澡洗头,不过那时候这个孩子很小就会害羞,捂着下半身害羞的样子,她至今都回想的起来,对她来说,孩子年纪多大,都是小时候她宠爱的样子。

    “妈咪,我想你!”溪墨脸上透着薄薄的红晕,完全与之前冷漠疏离的样子不符!脸色柔和的一塌糊涂,面对着他妈咪,双手揽着他妈咪的腰!闻着他妈咪身上的清香,唇边泛着笑容!

    倾言轻轻拍拍大儿子的脸,眼底无奈,这孩子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喜欢黏她:“好了,这么大的人,不久以后要娶媳妇了,还缠着妈咪?”

    唇边的笑容渐渐消失,他脸色一沉,稍纵即逝,紧紧抱着他妈咪:“妈咪,我不要别人!”

    就在这时候,砰!的一声,大门被踹开,顾墨袭看着里面母慈子孝的情景脸色顿时阴沉如锅底,他就说为什么每次看这小子不爽呢?每次都枪他乖宝,薄唇锐利抿着,大步走过去,把手上的毛巾抽到手上:“乖宝,我来!”

    溪墨看到他爹地来了,唇边的笑容渐渐隐没,不过还是不情不愿开口喊了一声:“爹地!”抬眸对上那双锐利深邃的目光,四目相对,两方对峙,目光火花四溅,就像是维持各自领地的野兽,各不低头。溪墨见他爹地伪装的很好的样子,唇边不屑又嘲讽:“我要妈咪帮我擦!”言外之意就是不是要你擦!视线落在他妈咪,从冷漠变得眼巴巴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配上那面容,谁也得心软!

    顾墨袭看到他这个儿子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暗道不好,他乖宝最吃这臭小子这一套,他怎么也不许他乖宝再被这小子占便宜,直接把毛巾扔过去,一把扛起他乖宝直接大步离开!没有给他乖宝任何答应的时间。还是走为上策!

    溪墨笔直站着不动,目光落在他妈咪消失的门口,眼底冷光微闪,眼睛里深不可测,波澜微动,骨子里的冷意散开,让人不寒而栗!

    倾言见他媳妇把他扛到卧室,有些无语,摸摸他的脸,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去看倾言了?”

    顾墨袭眼底有些心虚,有个这么厉害什么都能猜到的乖宝,他还真是亚历山大,生怕他乖宝不高兴,开口发誓:“乖宝,我就看看倾言那孩子住哪里,真的就远远看了一眼!”见他乖宝沉默,他乘热打铁:“乖宝,我觉得倾言都瘦了,估计受了太多苦,她明天回来,你可别罚她!”语气里软和好说歹说,说了一堆倾言的好话!

    “这种小事都解决不了,她也该罚了,我蒙湛言的女儿,谁欺辱过来,就该直接还击过去,可她倒好,还落在警局!”语气冰冷。

    顾墨袭想到他乖宝以前的强悍,嘴角一抽,继续给他的宝贝女儿说好话:“乖宝,倾言那孩子不是看别人手上拿着枪么?”

    湛言眼底冷然,浑身霸气难掩:“枪?那就杀了他们。她若是这么做,我还高兴点!”若是她,她直接扭断所有人的脖子,有枪又如何?别人狠!你必须更狠更横!就算她炸了那个地方,还怕蒙家保不住她么?

    顾墨袭苦笑,乖宝,倾言不是你啊!而且她还小!脸色越来越柔和,拨开他乖宝额间的头发,低头猛的堵住她的唇,直到把他乖宝吻的喘不过气才放开人,见他乖宝眼眸有些迷离,脸色红扑扑的,瞳孔一缩:“乖宝,我想要你!”

    “今晚没空!”

    顾墨袭也不管他乖宝反对,直接翻身压下去,很快房间里传来男人热烈的粗喘混着点呻吟响彻一个晚上!

    第二天倾言吃完早饭拖着包出门,见门口并没有她妈咪来找亲自提她,心里松了一口气,可右眼一直跳,她妈咪应该不至于去她学校吧!应该不会!倾言心里安慰自己!

    倾言一进学校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看到她,立即眼睛瞪大,离她离的远远的,生怕沾上她这个杀人犯,靠,从所有人避若蛇蝎的目光里,她大概可以猜出她现在的知名度有多高,该死的苏雨诺与明曦文!她不回击回去,简直对不起她的姓氏!眼底冷光划过!

    等倾言走进班上,原本喧闹的班级立即变得鸦雀无声,苏雨诺盯着顾倾言一步步走进来,脸色巨变,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一副不敢置信她怎么在这里的样子,倾言看的冷笑!

    就在这时候,尤丁羽猛的冲过来,他嘴角还有青紫,看到倾言,原本愤愤的脸立即变得兴奋起来:“孙悦可,你给我闭嘴,倾言才没有被关去警局,倾言才不会杀人,你敢乱说,我告你诽谤罪!”

    孙悦可瞥见倾言的冷光,心里一惊,可还是逞强咬牙骂道:“顾倾言就是个杀人犯,这报纸就是证据!”只不过顾倾言不是被抓去警局了么?她怎么现在好好的出来?

    倾言瞥见丁羽唇边的青紫,冷下脸问道:“谁打的?”目光却落在苏雨诺身上。杀意一闪而过!

    “没事!没事!”丁羽见倾言关心他,顿时喜滋滋的笑起来:“不就是那几个追在某个女人的狗,我没事,倾言,你没事吧!”

    “你骂谁狗呢?”孙悦可瞪着尤丁羽,那可是她男朋友,她可不准其他人骂她男朋友是狗!

    “是你让人动手?”眼底结成冰渣,越来越冷!

    “是又怎么样?你这个杀人犯,我要报警,竟然让你这个杀人犯逃了!”孙悦可虽然心里怕顾倾言,可是一想到只要她报警,那些警察里面立即过来把人抓走,她干嘛要怕这个杀人犯,要怕也是顾倾言怕她!

    倾言一步步逼近,一点招呼也不打,反手甩了一个巴掌,她用的力道很大,啪的一声在教室里突兀响起,声音大的震住大部分的人,孙悦可的脸立马肿起来,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肿,其他人都愣愣盯着这一步,突然想到第一次顾倾言拿凳子砸苏雨诺的事情,这让人越发胆颤!

    “顾倾言,你敢打我?”孙悦可原本底气十足的声音对上她的冷脸,最后两个字明显轻了很多,眼底有些惧意。

    “顾倾言,这是学校不是其他地方!”言外之意就是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张玉琪眼底不屑冷笑看着顾倾言,她眼底有些幸灾乐祸,原本以为高不可攀的女人不过是垃圾,心里忍不住产生一些痛快。

    张玉琪刚好坐在孙悦可旁边,倾言头也不抬,又一个巴掌扇的张玉琪头晕脑花,差点直接栽倒在地上,脸也立马肿起来。张玉琪原本就是个高傲的女人,见顾倾言扇她一个巴掌,眼底不敢置信,一副想要和她拼命的架势:“顾倾言,你敢打我?”她咬牙切齿恨声道!

    “打你们又怎么样?”她眼底不屑,苏雨诺目光复杂,突然问道:“顾倾言,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雨诺!”倾言一字一顿开口,那声音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旁边的孙悦可立马报警,说这里有个杀人犯逃出来要杀他们。等挂完电话,她看着顾倾言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靠,妈的!”顾倾言冷光重新落在孙悦可,直接拎起凳子砸过去,直接孙悦可满头是血,栽倒在上,傻傻盯着顾倾言不敢置信,连惨叫都忘了,教室里里面响起一片尖叫,张玉琪也害怕的叫了起来,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顾倾言敢当众动手,想到这里,她后背泛着冷意,要是刚才是她说的,那把凳子不是砸在她脑门么,一想到这里,她双腿忍不住发抖,这个顾倾言果然是个疯子!

    苏雨诺和尤丁羽也是满眼不敢置信,相对苏雨诺,尤丁羽是兴奋的跳起来:“倾言,砸的好!这女人不砸脑门不清楚!”可砸完,他有些担心倾言要是一会儿出事怎么办?要是被学校知道被开除怎么办?

    倾言看到丁羽眼底的担心,眼底有些暖意,侧头看向孙悦可,目光冷然,一步步逼近,孙悦可可算是吓破胆了,直到现在才知道尖叫救命,倾言一脚踩在她脸上:“杀人犯?既然我已经是杀人犯,再多加一条人命也无所谓,对么?”

    其他的人看着顾倾言的动作,心里发寒,张玉琪吓破胆,恨不得离顾倾言离的远远的,孙悦可满脸恐惧,嚎叫:“救命!救命!杀人了!杀人了!”

    “顾倾言,你别太过分了!”苏雨诺突然道。

    韩臻这时候开口:“我觉得倾言做的很对啊!倾言,我挺你!”

    其他人没想到韩少突然会这么一句,所有人都呆了呆,倾言疑惑看向韩臻,韩臻友好笑了笑:“倾言,我们也算是朋友吧!”苏雨诺目光落在韩臻身上复杂难明!

    倾言没有说话,只是冷冰冰盯着孙悦可,看人就像是看死人一般,吓的孙悦可满脸惨白,完全褪去血色!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人,地中海的头发,圆脸一脸奸猾像,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张玉琪看到他们的主任,立即开口求救:“主任,有人要杀人了!”

    于建国最讨厌的就是碰到打架这种事情,眼底不耐烦,看了一眼,见竟然还是女孩子打架,心里发怒:“给我住手,我在这里,谁还敢打架!”

    张玉琪立马躲在于建国身后,指着倾言开口:“主任,她是顾倾言,是个杀人犯!”

    顾倾言?于建国这下还真是惊了,他现在就是来处理这个问题,看见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他眼底有些呆滞,还真有些不敢相信她会杀人,脸上带着主任的威严大声道:“顾倾言,赶紧放人,你现在被开除了,离开,你已经不是b大的学生了!”

    张玉琪眼底幸灾乐祸,孙悦可哭着嚎叫,看到面前的男人就像是看到什么救星,大喊:“主任救我!顾倾言要杀我!她威胁说要杀我!”

    于建国回过神来,果然,这样动口随便说杀人的女孩不是什么好女孩,怒气十足道:“顾倾言,要是不想多判几年型,就赶紧把人放开!”

    顾倾言冷笑,直接把人一踹砸在对面的墙上,哐啷一声,旁边几张桌子都翻倒在地上,孙悦可砸在墙上又碰在桌上才砸在地面,眼睛都翻白了,可还没晕,不过人已经被整的奄奄一息了!班上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不禁禁声不敢说话!

    于建国在b大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学生,见她发狠的手段,他眼底也有些心慌:“顾倾言,你死不悔改我也只好叫保安进来!”

    尤丁羽见事情闹的这么大,有些心慌担心:“倾言,你现在先躲吧!赶紧跑!这种破烂的学校我也不读了!我和你混!”

    倾言没想到尤丁羽竟然因为她这个朋友连前途也不要了,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他们动不了我!”

    没过多久,就只见四五个穿着制服的保安过来,于建国指着倾言:“就是这个女学生,赶紧把人抓住交去警局!”

    就在这个时候,几辆警车响了起来,其他人听到立即松了一口气,于建国刚才被顾倾言的动作气的鼻子都差点歪了,看到五六个警察过来,毫不留情指着顾倾言的方向开口:“谢警官,你看看昨天逃跑的杀人犯是不是就是眼前这个?”说完还继续巴拉巴拉把刚才顾倾言打人的事情添油加醋放大几百倍,往死里吭她。

    苏雨诺眼底复杂有些不忍,突然想到明曦文,眼底平静不屑看顾倾言倒霉!

    这时候韩臻走到前面挡住几个警察的路,帮倾言说话:“谢警告,这事情根本不是这样。”韩臻又重新解释了一遍,把倾言的罪能缩小就缩小。气的于建国脸色涨红又难看!

    “是啊,是啊,谢警官,就是韩少说的这样!”尤丁羽也拦着不让他们靠近倾言点头赞同韩臻的话!

    顾倾言期间看了韩臻好几眼,眼眸转深,于建国鼻子都气歪了,他们这两个小子帮顾倾言,不是在打他的脸么?张玉琪赶紧指着孙悦可道:“谢警管,你看孙悦可同学就是顾倾言打的,她威胁说要杀我们!她不是杀人犯么?要是让她再出来,外面不是危险了么?谢警官赶紧把人抓走吧!”要是顾倾言呆在这里,她就不安心!

    那个叫谢警官的三十几岁,人高马大,样貌算不得英俊,目光看到倾言,眼底有惊艳,想了想,立即让人过去抓人!

    尤丁羽急了,大声道:“倾言,快跑,他们要抓你!”冲过去就要帮倾言拖一点时间,那个谢警官的人毕竟练过,一下子把人撂倒,拔枪往空中打了一枪,枪口指着倾言的方向:“谁也逃不了!”谁想逃,他就开枪!

    其他人第一次见真枪,脸色有些白,张玉琪脸色虽然也被枪声吓白了,不过眼底也平静了,现在看顾倾言怎么逃!

    靠,又是枪?她现在也不管了,反正都要回东南亚,直接打算拼了!苏雨诺见她往前,眼底一惊,顾倾言不是被什么刺激了吧!就算她身手再厉害,碰到枪也得死。一把握住顾倾言的手腕:“他们有枪。”

    倾言视线没抬,冷冰冰吐出一个“滚”字。

    苏雨诺见她这样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样子,气白了脸,也不管她了,冷笑道:“找死可别怪别人!”

    倾言眼底一厉冷冷盯着他的脸:“放心,你还没死,我怎么会先死?”

    “顾倾言,不想死就别乱动!”为首的谢警官开口!

    “去你妈的!”

    谢警官脸色也冷了下来,枪口指着倾言:“那就别怪我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传来一声威严冷漠的声音:“谁敢动她?”

    倾言听到这个声音,脸色立即僵硬起来而后苦着一张脸,韩臻眼底不掩兴奋,难道蒙少来了?

    其他人听到立马顺着这个声音看过去,只见不远处一个面容冷漠精致的“少年”走过来,透着高高在上的威严,浑身敛的没有一点气息,如同一把入鞘的绝世宝刀,霸气的眼眸目光冷厉,轻轻扫了一眼,那气场压迫的让所有人呼吸一窒!

    震惊!惊艳!恐惧!所有词语都不能形容他们对眼前人的评价,再看她身后十几个黑衣保镖,每一个都训练有数,湛言一个眼神,前面几个保镖立即出动,把那个谢警官的枪夺在手中,所有人根本没有看清楚眼前人动手的身影!几个保镖三下两下直接把所有的警察保安制住,踹在地上,把枪递过去,恭敬道:“少爷,已经处理完毕!”

    所有人盯着这一幕,不敢置信!靠,这到底是什么大人物?和顾倾言到底是什么关系?

    倾言心虚看了一眼她妈咪,见她妈咪一眼也没看她,心里更心虚惊慌了!

    啪!啪!啪!湛言拍了三下手掌,眉眼冷淡,看人的时候带着高高在上的俯视,浑身的霸气散开,目光狠戾:“不错!不错!竟然敢对她动手!我该说你有胆量还是找死?”话音刚落,湛言对准那个叫谢警官的男人腿上就是一枪,砰!的一声巨响,谢警官的男人惨叫一声,脸色煞白不敢相信她竟然敢对他动手,他眼底怨恨:“你是谁?”

    “凭你还没资格知道我的身份!”一句话赤裸裸的霸气!狂妄!嚣张!众人看着眼前年轻的“少年”,浑身冰凉一片,什么都不说就敢开枪,而且还是对着警察开枪,她。她。这也太大胆了吧!

    教室里随着枪声起,顿时安静没有丝毫声响,所有人看向湛言的目光透着恐惧!苏雨诺眼底震惊,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与顾倾言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心里被她刚才一枪与身后保镖的手段惊的心都发凉!心也慢慢沉下去!

    “妈咪!”倾言轻声开口,声音也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

    湛言目光落在倾言身上,眼底透着深意:“顾倾言,还想去收押室走一趟?”

    倾言赶紧笑嘻嘻跑过来,见她妈咪目光看她,身子立即绷紧,撇撇嘴:“不想!”

    “他们要动你直接给我还击回去,死几个人又怎么样?还怕我保不住你?”霸道冷漠的语气响起。

    所有人不敢置信?死几个人又怎么样?天啊!这人把杀人当什么了?可没有一个人敢怀疑她的话!众人心惊!

    “赶紧放了我们,你们这是犯法!”那个叫谢警官的男人对上眼前少年犀利的视线,目光一缩,赶紧垂头,声音越来越没有底气!

    “哦?你不是第一个和我说这句话的人,你知道其他人说完这句话的下场么?”目光一冷,眼底不屑,浑身气势再也不掩:“就算我杀了你又如何?”

    周围的空气温度骤降,强大的气场压迫的所有人窒息,双腿忍不住发软,姓谢的男人当然也怕,可怎么也不愿意在面前丢面子,咬牙:“你敢!要是我有事,你。”话还没有说完,砰!的一声枪声直接击中他的胸口,姓谢的男人瞪大眼睛死不瞑目,死也没想到她竟然真敢杀他,周围被吓的立即尖叫嚎叫起来,身后大部分学生就要往后门跑,只是他们刚跑出去,从旁边立即涌入非常多的黑衣保镖,有几个高的男人看着下面走道到处密密麻麻的豪车,每辆豪车都有黑衣保镖站着,密密麻麻的黑影!众人倒抽一口冷气,就算有人告诉他们现在这些保镖把他们学校围堵住,他们也相信,这阵仗!天啊,眼前的人到底是谁啊!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大的阵仗!

    有几个人惊呼:“天啊,下面全部被包围住了!”

    “天啊,这是什么阵仗啊!”

    “妈呀,太恐怖了!顾倾言到底是什么身份啊!”

    刚涌出去的学生也吓的惊叫重新回到班上,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有些人不相信站在桌上就瞥见下面密密麻麻的黑影!苏雨诺长的人高,走出去看到下面宏伟的场景,脸色登时惨白一片!这样的阵仗他从来没有见过,哪怕是他父亲也绝对不可能,眼底翻搅汹涌紧张又害怕!他突然想到昨天他违背他父亲救顾倾言,今天他父亲应该已经回来了,而之前他父亲一直让他救顾倾言的目的难道和她身份有关?他脸色越来越白,几乎坐不住了。看着地上的血迹有些酿蹌。他,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旁边几个警察见他们的队长死了,脸色顿时褪去血色,哆嗦着身子不敢动,而刚才指着倾言的于建国见了她的手段,吓的脸色惨白,恨不得拔腿就跑,张玉琪也吓的差点失禁,唇上的血色都退了,越想越怕,越想越哆嗦。

    这时候,湛言冷冷开口:“这十几年还没有人敢威胁我?,威胁我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她说话的语气无比云淡风轻,就像是问人吃饭了没,可听到其他人心里,那冷意与寒意密密麻麻爬满人的四肢百骸!谁也不敢说一句,更不敢反抗一下!

    湛言目光扫向于建国那个男人,于建国那个男人触碰到那冷冽狠戾的眸子,忍不住恐惧的惊叫一声,双腿发软酿蹌后退:“不是我,不是我!”

    “处理了!”她眉眼也没有抬,一句轻飘飘的话直接要一个人的命,太过平常,所有人兢兢战战生怕被牵连!

    “啊,不要,救命!救命!”于建国还没有求饶几句,身后的保镖已经开枪解决了。

    倾言看着他妈咪眼底尽是崇拜,靠,她不是没有见过她妈咪处理其他人,可这一次真是让她心惊动魄佩服!她觉得自己若是有她妈咪一半的手段,也绝对不会落得这个下场,眼底越来越坚定,她要变强!她要变得越来越强!

    韩臻与尤丁羽眼底有些恐惧更多的是兴奋与赤裸裸的崇拜!湛言目光落在张玉琪那个女人身上,张玉琪眼白一番,吓的直接昏死过去!

    等把七七八八的都处理结束,湛言目光一眼落在苏雨诺身上,苏雨诺脸色一白,手忍不住握紧,心里无限的紧张又有些惶恐,眼前的“少年”早已超出他的意料,她身上的威严与霸气,就是他父亲也远远比不了,湛言看着面前这个男孩,果然和苏城瑞很像!唇边勾起邪肆的笑意,高高在上又不屑:“你就是苏城瑞的亲生儿子苏雨诺!”

    苏雨诺唇色发白,咬着牙:“是!”

    “不错,果然够胆!”话是这么说的,可她身上的气势一变,通通只朝着苏雨诺一个方向压去,强大的气场逼的苏雨诺脸色惨白惨白,目光触到她冷冰冰的眼眸,双腿登时一软,直接坐在凳子上,指节因为紧张恐惧握的发白,刚才她气场压过来,他竟然丝毫反抗都反抗不了,面前这个人给他前所未有的危险。他在她面前,就如频临死亡的猎物!他心里冰凉冰凉!

    敛回身上的气势,湛言眉梢森然轮廓变得非常冷,她五官虽然精致,但并不是非常惊艳的外貌,就如倾言也绝对比湛言漂亮,但所有男人女人一到她眼前立即被压的黯淡无光,一下子秒杀,特别是与身俱来的贵气与沉淀的霸气威慑越来越足,没有丝毫女人的娇柔也不是完全男人的刚硬,雌雄莫辩矛盾却有和谐的惊艳让人惊叹!

    苏雨诺却不敢松一口气,僵硬着四肢不敢动,在眼前人面前,他竟然连反抗的勇气都不敢升起,这个人太可怕了!绝对太可怕了!她到底是谁?

    韩臻毕竟曾经是苏雨诺的兄弟,看到他如今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刚要试探开口:“蒙。”少,可话还没说完,被那双冷眸触到,立即闭嘴不敢再说!

    “你…你。认识我父亲?”过了半响,苏雨诺才逼出一句话!眼前的人喝他父亲到底是什么关系?

    倾言站在一旁看苏雨诺吃瘪,怎么看怎么爽,她妈咪真牛x!幸灾乐祸,顺便扶着丁羽,湛言一扫,倾言立即站的笔直,乖乖垂头,低头看脚尖!一点幸灾乐祸也不敢有了。

    “苏城瑞倒是也够胆放任你!”邪肆的笑容渐渐隐没,嚣张狂妄的话语没有谁敢怀疑她不够格!

    苏雨诺听到这么一句,脸色灰色,咬着唇:“你到底是谁?”

    湛言目光中透着深不可测,冷冷瞥了一眼,只留下一句:“告诉你父亲,你的订婚典礼我会带顾倾言参加!”

    倾言乖乖跟在她妈咪身后,尤丁羽傻傻也跟着倾言走,等眼前的压迫消失了,所有人涌向走廊,看着一排排豪车倒抽一口气。密密麻麻堵得学校小道上全是黑色。一眼看不到底!而且密密麻麻有序的保镖挺立站直,见到他们少爷,所有人躬身四十五度,脸上恭恭敬敬!这阵仗!这排场!前所未有的大!

    “天啊,那吧!”

    “倾言是什么身份?她家太有钱了把!”

    所有人眼底看向顾倾言都带着惧意与高不可攀。

    尤丁羽傻傻跟着倾言走到学校小道上,看到这一排排的阵仗立即傻眼了,倾言回头也看到丁羽,见他嘴角都是伤,傻愣傻愣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搞笑,咳嗽了一下:“妈咪,我最好的朋友尤丁羽,我在b市都是他照顾我!”

    湛言冷漠的目光落在尤丁羽脸上看了一眼,又落在倾言身上,冷声道:“上车!”

    “哦!”倾言乖乖上车,顺便让尤丁羽也上车。尤丁羽震惊倾言的那一句“妈咪”,她。她么?怎么会是妈咪?本来立马想说的哥哥好变成:“姐姐好!”

    湛言听到这两个字,眼底慢慢褪去冷意,目光若有所思看着他。倾言差点没绷住笑意,眼底还是心虚不敢往她妈咪方向看!不过庆幸她妈咪没注视他多久,尤丁羽傻站着不知所措。

    “上车!”

    尤丁羽第一次就在所有人羡慕妒忌恨的目光上了车,坐在车上粗神经的傻乐笑了一下:“姐姐,你家的车好舒服啊!”

    倾言赶紧捂住他的嘴,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让他喊什么,湛言淡淡看了一眼:“随他!”

    韩臻看着尤丁羽上车还真是羡慕的眼睛都红了,能和蒙家家主呆一起,以及和蒙家牵上关系,以后尤丁羽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尤丁羽这人真是傻人有傻福!

    “臻子,那个人和顾倾言是什么关系?顾倾言是什么身份!”苏雨诺脸色惨白一片,后背是被刚才逼出的冷汗湿成一片。他看着渐行渐远的一辆辆黑色的豪车,眼底还是深深的震惊,心里一紧,他总以为在b市,他能横行霸道,没想到这次似乎好像提到铁板了。心里冰凉一片,他说着话,声音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韩臻看苏雨诺的目光是平静又掺杂了一些同情,苏雨诺自然看清楚了他眼底的同情,他激动匆忙握住他的手:“臻子,那个人到底是谁?你是不是知道她的身份?”

    韩臻看着握住他手的主人,之前他们还是好兄弟,可如今这一切都是明曦文那个女人悔的,想到这里,他恨不得直接杀了那个女人,让雨诺认清楚那个女人的一切,他拉开她的手,只是说了一声:“雨诺,你总会知道她是谁,她不是已经答应带倾言去参加你那什么订婚典礼么?雨诺,我只说一句话,现在,不,马上,去找倾言说清楚顺便求情,因为你惹不起她!”他指着下面,目光崇拜又激动:“而顾倾言旁边的人,就算有十个甚至百个苏雨诺也惹不起她,就连你父亲也不敢惹她,雨诺,你明白这意味什么么?”这就是你父亲爱的人,可这样璀璨的女人,谁也会爱上不是么?如果是他遇见,他也绝对会忍不住喜欢蒙家少爷,亚斐!这两个字,独一无二!蒙湛言!这三个字,更是独一无二。任何一个男人在她面前,也只有服输!这样的人,你敢惹么?

    苏氏集团,苏城瑞盯着手上的报纸,额头一根根青筋紧绷暴露凸起,指节捏着报纸从毫无感觉到森森泛白,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一回来他的那个孩子竟然给他这么一个大的惊喜,他让他去救倾言,他竟然却和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一起陷害倾言,他脸色僵硬,双眸痛苦,阿言,是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倾言!拳头紧紧握紧,阿言,对不起!他这辈子可以对不起任何人唯独不能对不起阿言你!

    就在这个时候,苏城瑞的秘书也就是琴姐走进来,把一份请帖放在桌上:“苏少,阿言的请帖,她说想和您约个时间见面,至于苏小少的订婚典礼,她一定会带倾言小姐参加,顺便谢谢苏小少对倾言这些日子的”关照“。”

    苏城瑞脸色煞白,“关照”,阿言是要帮倾言出手么?他猛瘫在位置上,瞥见复杂不明的琴姐,摆手让她先出去。琴姐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还是默默离开。

    “等等,让苏雨诺过来见我!”这一次他连名带姓喊他的名字!苏雨诺是他的儿子,阿言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苏雨诺做错,他也需要负责,他没有教好苏雨诺,没想到堂堂的苏家小少爷竟然会被一个女人利用,想到这里,眼前汹涌的杀意一闪而过,想嫁进苏氏?简直异想天开,对于异想天开的女人最有用的办法就是让她爬到最高,从最高处摔下来,这才是对她最悲惨最生不如死的事情,苏城瑞冷哼一声,那个女人得罪阿言,以为活的了么?至于苏雨诺这么愚蠢的儿子,他一想到这个儿子,喉咙一口血都要吐出,果然是他养的好儿子啊!对他而言,这个儿子不过就是他献出的一个精子!自然自己做了,他自然也要承担后果!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阿言出手二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章 温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