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身份泄露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身份泄露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9841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学校离睿睿住的酒店并不远,差不多走十几分钟就到了,她也多想走走。

    过了很久对面才传来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我在你那面。”

    倾言这下子激动了,睿睿来找她了?抬起下巴一眼就看到对面笔直站着的高大的男人,那双酒红色的眼睛妖异漂亮,她绝对不会认错,今天他穿着贵气黑色的西装,袖口镶着金边显得贵气,浑身不怒而威,老成成熟稳重,虽然他带着白色的口罩,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男人。

    冷风吹过她的秀发,有些头发吹到她嘴边,拨开旁边秀发,她笑的明媚,那双黑色上挑的双眼浸着一丝润光,亮晶晶又显得有些清澈,一下子亮了起来,摩挲了一下双手,她一步步走过去,唇边挂着淡笑,眼底柔和:“你来了?”一边打量他今天的造型,那张脸只露出那双眼睛,她觉得他想的很周到,她可不希望一会儿去约会,去哪里都有人盯着她的睿睿看。伸出手笑嘻嘻道:“还有没有口罩,我也要一个!”

    不等他说话就往他口袋里掏,果然,在右边的口袋找了一个白色的口罩,那它塞到他手里,要求道:“帮我戴!”

    那双鲜红欲滴的眸子柔和起来,眼底几乎可以溢出水来,控制力道把人抱在怀里,一脸认真帮她戴上,眉梢柔和起来。

    “这样你还认得我不?”转了个圈,得意笑了起来,面前高大的男人笔直站着一脸宠溺。轻轻拨开她眼前的秀发。抿唇点头,不管他的倾言变成什么样子,他都一眼能认出来。她是他的整个世界。

    “我们先走还是你要先去我学校看看啊!”她是想让睿睿去她的学校参观一下,算了,先走天也有些黑了,下次得一定带他来,顺便再介绍他给丁羽认识:“我下次带你来参观,我们今晚先去约会。”这次的约会她可是想了一晚上呢。

    修长冰凉的大手握着她的手,放在口袋,权睿宠溺看着笑的明媚的倾言,心口心脏砰砰直跳,心里有些紧张,握着她的手,温热的温度传到他手心,直接传达到他心口。唇动了动,弯起一个弧度。约会?他喜欢这两个字!

    他人高马大,走路的时候收着步子跟着她的步伐,眼眸深深看她,舍不得放开。

    上搜索的约会流程,先去看电影,然后散散步最后去餐厅吃个饭,散散步也就差不多了。她边走边问:“我们先去看电影。”

    权睿宠溺点头。

    幸好是晚上,昏暗的街道两边虽然有来来往往的路人,他们两个也很低调,没多人人注意他们。买好票和吃的,坐在黑漆漆的电影院里,等电影放了一半她才知道是什么青春校园的爱情故事,电影故事主要就是写校园里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的爱情故事,女主矫情信誓旦旦说爱男主转身却入男二怀抱,雷的她浑身鸡皮疙瘩。这也能说爱?

    吸了一口可乐,透过电影微光看到她的睿睿眉头一直紧紧皱起来,脸色阴沉不定的样子看的有些发笑,他不是开始担心她了吧,怕她喜欢上其他什么男人?

    她笑的一脸得意,进入电影院里就两人就已经把口罩给摘下了,继续吸了一口冰凉的可乐,把咬的有些扁的吸管递到他唇边,他眉头继续皱起来,视线还盯着电影没放,自然张口吸了一口,感觉到唇边有些冰凉,可乐含在口中并没有咽下,他才回过神盯着她看。

    倾言笑的幸灾乐祸,殷勤问道:“好喝么?”

    修长冰凉的手指比冰可乐的温度还低,抬起她的下巴,唇直接贴在她唇上,将口中的可乐渡过去,倾言心里没嫌弃,眼底还装着故意嫌弃的模样,被这么一下差点呛到。

    漂亮的手指认真摸干唇边的水泽,定定看她:“喝完!”他说这两个字的时候带着习惯性的霸道与命令,一字一顿不容人拒绝。

    眼睛一闪,她还没见睿睿其他什么表情,要是她拒绝,他会生气么?她心里打着小九九,决定冒险一次,说实话她还真好奇睿睿生气的摸样,摇头表示拒绝嫌弃:“不好喝,脏!”里面都是他的口水,这要是别人敢这么对她,她直接一拳砸过去。

    “不脏!”他眉头皱的更紧,说完,拔了吸管,把可乐瓶的盖在拔了,就往嘴里灌了一口,捏着她的下巴,重新把口中的可乐渡过去,左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力道有些大,倾言猛的又被强迫灌了一口,愤愤盯着眼前的男人,一脸控诉他的错误。

    修长的手指帮她把唇边旁边的水渍擦干,没有放开任何角落,眼前强烈的占有欲升起,眼底通红一片,幽幽的红眸在黑暗中还真有那么一点恐怖,他板着一张脸认真强调:“不脏!”

    他的口水不脏,他只亲过她一个。所以不脏!

    倾言抬头刚好对上那双认真又通红的眼睛,见他认真强调这脏不脏的问题,就像是讨论喜欢不喜欢的问题,这严肃板着脸的样子还真让她吓了一跳,摸了唇边的水渍,都给他擦的差不多了,也不和他计较这事了:“好吧,不脏,不过下次你亲我时候得和我说一下哈。”她要准备一下,要不然等一会儿又像刚才没准备,差点闹出笑话。

    “嗯!”

    见他刚才看的认真,她忍不住好奇问道:“这片子真的这么好看?”要不然他怎么看的那么认真,她都看得鸡皮疙瘩起来了。他还看的下去?要是他回答是,她绝对露出鄙视的目光。

    他摇头:“那个女人我不喜欢!”

    哎呦!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明确告诉她,他什么不喜欢啊,眼底有些好奇了,瞥了屏幕上的女主,长的算不错啊,哪里惹他不喜欢了:“哪里不喜欢啊!”

    修长的手指轻轻摸着她的头,像是摸什么绝世之宝,刚才她就看到他的这个动作了,只是好像他一直反复不敢摸,薄唇抿紧,深深看着她道:“只能喜欢一个人。”而她喜欢两个。就像他喜欢他的倾言,这辈子只会喜欢她一个人,除了她,这辈子他再也不会爱上其他女人。不过这话,现在还不是时候说。

    倾言傻笑了一下,就像是听他在对她表白一样,她明白他的意思,她也是这么觉得,一个人心里哪里有那么多空间,只能容下一个位置,就像她爹地只喜欢她妈咪,从来没有看过其他女人一眼,而她妈咪也只喜欢她爹地。这才是爱情。伸手捧着他的脸颊,抬起下巴用力亲在他唇上:“睿睿,等你告诉我喜不喜欢我,我再告诉你我对你的感觉,不过这之前一律免谈。”所以他快点和她表白吧!

    他深深盯着她看,那双眼眸深邃幽深,让人摸不清丝毫情绪。身子蒙的一颤,过了半响,才点头:“好!”

    时间过的很快,电影没过多久就完结了,等人陆陆续续走了之后,他们才带着口罩走出去,双手紧紧牵着。走到电影院外,她撇撇嘴开口:“下次再也不看这种类型的电影了,真没意思!”还不如看恐怖片。看了一下手表,差不多已经八点多了:“我饿了,我们去吃饭。”

    两旁栽种树的街道,旁边是哗啦啦的河水,从高架桥倒映的霓虹光芒散在街道各个角落,来来往往的人擦肩而过。大手紧紧包裹着她的手,两人散步在路上。冷风吹过,她不感觉有丝毫的冷。突然后背一暖,高大的身影把她整个人笼罩在他阴影之下,他解开衣扣,把她整个人裹在怀里。唇边勾起柔和的笑容,心里忍不住满意点头,她的睿睿真体贴!大手裹着她的双手,两个人紧密想贴,像是融合成一个人。耳根难得红了起来。

    温热的呼吸喷在耳侧。她觉得有些痒,难得他又想亲她了?她一向直接疑惑问道:“你想亲我了?”

    身后的背影猛的一僵,浑身完全定格僵直站着不动,冷峻的脸上透着红晕,眼底有些尴尬,见身后的男人没有动静,侧头就看到他脸上的红晕,眼底深处透着点点笑意,故意继续扭曲他的意思,勉强道:“那好吧,你想亲我就给你亲。不过以后最好得先和我打好招呼!”

    “不许说了。”他匆忙打断她的话,脸上恼羞成怒。女孩不是该矜持么?

    倾言一脸无辜诬陷他:“谁让你想…”亲,话还没有说话,就被他急着打断:“没有!”

    什么没有?

    “我刚才没有想。”他实话实说,生怕她误会。

    她捂着嘴偷笑,他怎么就这么好玩。眼底得意透着点点笑容,他这时候才看到她脸上的偷笑,心里顿时明白了,薄唇抿成一条线,倾言故作大方道:“我允许你想。”

    后面的男人耳根顿时热了起来。眼底有些尴尬。

    倾言也没有继续调笑他了,捂着肚子,她现在还有些饿呢,见他耳根通红一脸纯情的样子,她想发笑,顿时转移话题:“我们去前面餐厅吃饭。”

    这是b市有名的餐厅,这家餐厅最有名的就是泰国菜,她吃过还算不错。

    两人选了二楼一个靠窗的位置,从这里能看到下面大片的景色,这家餐厅里面格局主要是以西式餐厅一样,天花板吊着亮晶晶的水晶灯。

    这家服务也好,没过多久,他们点的菜已经上了,她摘下口罩忍不住各个菜都尝过去。

    权睿宠溺盯着倾言,不停给她夹菜,举手投足优雅贵气,她抬头见他一直给她夹菜,自己都没来得及吃,拼命往他碗里夹菜:“你尝尝,这不错,我以前吃过,不过相对泰国菜,我还是更喜欢香辣的川菜,特别是非常辣的火锅,看着就有食欲。”

    他尝了一下,并没有评价,见她吃的开心,眉梢柔和唇角弯起。吃了几口,瞥见周围站着的服务员目光紧紧盯着他的面容惊艳呆愣的样子,眉头微皱起来,重新戴上口罩,眼底冷的结冰。

    “啊?你不吃了?”他没吃几口就饱了?难道不好吃!继续尝了一口,味道不错啊!算了,下次还是干脆家里煮饭好了。

    就在这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喊了她名字一下,倾言转头就看见韩臻一个女人一起走过来。女人?她还真有些稀奇了,旁边的女人是他的女朋友?漫不经心打量了一眼,长相算不错,就是化着浓妆显得有些风尘气息,不过身材不错,前凸后翘,大冷天还穿着裙子,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她不冷么?

    她还真有点怀疑他的品味了,韩臻看到倾言的目光,顿时有些苦笑起来,明曦南是明曦文的妹妹,冲着雨诺,他也没法拒绝,最近这些日子他被这个女人纠缠的差点疯了,他怎么也不明白雨诺怎么会看上明曦文那样的女人,以后有的他后悔。

    不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倾言,她和一个男人一起?男人?韩臻眯起眼睛刚要打量,那双冰冷刺骨的红眸冷光迸射,韩臻浑身一震,那目光太冷,根本没有人的温度,心口冷不丁一颤,从脚底窜起的寒意密密麻麻爬满四肢百骸,脸色惨白,强烈的压迫几乎让他整个人窒息,就像是被人按进水里不能呼吸,那双眼睛竟然是红色?

    红色!他倏地一惊!虽然世界上什么眸色的瞳色都有,可这红色他还真没见过,那双眼睛太冷太妖,一眼看过去,像是要把整个人的心神吸附,眼底的冷光更像是冰冷的毒蛇,在你不经意间给你致命一击,他冷不丁打了哆嗦!太可怕!这双眼睛妖异的可怕!因为带着口罩,他看不到他整个面容,可浑身却给他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双腿想动却在那双冰冷的视线下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那眼底汹涌的杀意扑面而来,他如临冰窖!这个男人太危险!绝对不简单,倾言怎么会和这么一个危险的男人在一起?除此之外,他脑中一片空白。

    “韩少,你怎么了?”明曦南见他盯着对面的男人像是陷入魔怔一样,有些疑惑,扯了他一下他的衣袖,才让他回过神,这一次他回过神之后却不敢再对上那双眼睛。

    “没事!”他目光落在倾言身上,她什么时候竟然认识这么一个危险的男人,眼底带着试探:“倾言,他是你朋友?”

    自从明曦南看到倾言,脸色就难看下来,本来她和韩少难得的约会就被这个女人这么打扰了,她可没忘了明曦文告诉她的话,韩少喜欢这个女人!眼底有些妒忌,她一向高傲,家里都把她宠上天,完全没有把倾言放在眼底,这个女人除了长的漂亮一点哪里配得上韩少了,瞥了一眼旁边的男人,那双红眸先是让她惊吓了一下,然后鄙视扫过,这个男人连吃饭都要带着口罩,难道是个丑八怪?丑八怪配着顾倾言,果然绝配!

    她可不想在这里让那个女人当他们的电灯泡,只要那女人一在,韩少的目光就没有直视过她。眼底有些不耐烦,语气有些烦躁气呼呼道:“韩少,你一直拒绝我就是因为喜欢这个女人?”

    话音刚落,一道汹涌惊涛骇浪的杀意扑面而来,明曦南脸色惨白,眼底恐惧酿蹌后退几步,她觉得她要是再继续说一句,那双红色眼睛的主人绝对会动手杀了她,太可怕!那双眼睛就是怪物的眼睛!太可怕!她忍不住扯着韩臻急急道:“韩少,我们走吧,那个男人是怪物,他的眼睛竟然是红色的,太可怕了。”

    话音刚落,整个大厅的空气瞬间凝固起来,温度骤降了几倍,连空气都稀薄了起来,那双眼眸红光一闪,嗜血狠戾一一闪过。

    明曦南被那双眼睛的冷光看的头皮发麻,不停扯着韩臻,急得都要哭起来:“韩少,我要回去,我要去见我姐姐,我不要在这里吃饭!”

    她刚才的声音虽然很低,可那句怪物还是清晰的传在她耳朵里,她竟然敢说她的睿睿是怪物!

    她眼底一片片碎成冰渣,她生气了,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整张脸都冷了下来。

    曾经她外公就说过她二哥长的最像她妈咪,而她性格最像她妈咪,特别是那狠劲,别人不触及到她底线还好,若是触及到她底线,那绝对要人命!

    倾言直接把桌上的碗掀翻砸在明曦南脚边!

    哐啷的声音不仅砸的明曦南吓了一大跳,就连韩臻也被她冷着脸的样子给吓了一跳。

    大厅很静,哐啷的声响格外大,引的众人忍不住回头看,她起身眼底狠戾一步步逼近那个女人,她的睿睿她都舍不得骂,而这个女人竟然骂他是怪物!要是有枪,她现在绝对忍不住当场崩了她。

    “顾倾言,你想。怎么样?”她明显底气不足,眼底有些紧张,她扫过旁边众人在,她就不信顾倾言敢当场打她!而且韩少也在这里,他顾着明曦文的面子也会帮她,她今晚就要让韩少看清眼前的女人,一脸楚楚可怜:“韩少,你看。这个女人她要。打我!”眼底得意的看她。要是韩少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除了脸蛋漂亮一点,还有什么好?

    韩臻就那一次看到倾言发火,上次拿凳子直接砸的雨诺进了医院,这一次,好像她真的生气了,可她总不该会动手打一个女人吧!他眼底不安,她的脾气他摸不透,看到她眼底的狠劲儿,心里一惊,明曦南是他带来的,不管是因为雨诺还是明曦文,他都得阻止,伸手拦住:“倾言,她不是故意的,要不我让她道歉。”

    明曦南刚开始有些怕,现在恨不得她立即动手,让韩少看清楚这个女人的真面目,顿时也不怕了,不怕死开口:“本来就是怪物!”

    倾言唇边冷笑了起来,轻轻拨开长发,眼底的狠辣迸发清晰可见,她声音很冷:“不想死就给我滚!”

    见他伸手拦住并没有移开,唇边的笑意越发浓厚起来,可这笑却让寒意升起,仿佛置身于寒冬腊月:“你要擦手?”眼底一凝,漫不经心摸了摸左手腕的表,冷眼抬头冷光直射过去:“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别以为你我不敢打!”

    目光一厉,抬脚直击踹中他心窝,韩臻身子刚要闪,可还是慢了一拍,他整个人砸在几米外的饭桌上,哐啷一声,桌子连带人直接掀翻在地,她一点力道也没有留,韩臻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狠,捂着小腹,他想估计几根肋骨都断了,脑袋头晕脑胀。

    明曦南完全吓的呆住,眼底都是恐惧大声尖叫一声,脸色发白,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说动手就动手,还敢打韩少?见那双冷冷的眼睛盯着她看,酿蹌的后退几步,越想越害怕,一想到她刚才那踹韩少的劲儿,她整个人忍不住要崩溃了,哆哆嗦嗦拿起手机,手抖的连手机都拿不稳,威胁道:“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她真是怕了这个女人,生怕她一脚踹过来。

    “哦?”她勾起唇角,整个人气势完全变的凌厉,与刚才完全不同,她眼角上挑,透着凌厉、狠绝、绝情,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宝刀,看着人天生带着一股威慑,高高在上俯视他人,灯光落在她身上,那张脸漂亮的惊人,有种嗜血的妖娆与狠戾,冷声道:“报警?那你就试试,是警察先来还是你先死在我的手里。”这一次她是动了杀意。

    由始至终那双红色的眸子宠溺看着她,任她动手。眉梢柔和就要化了一般。

    “你。你敢动我,苏少不会。,。不会放过你的。”她现在还真的后悔惹上这个女人了。她竟然连韩少也敢打。

    “啪”的一声巨响,明曦南整张脸都被甩在一边,甩的唇边的血都出来了,眼底嚣张狂妄冷笑:“苏雨诺算什么?”

    她捂着脸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她真的敢动手!脑袋被甩的头晕脑胀,她气红了一张脸,咬着牙恨恨道:“顾倾言,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倾言冷笑看着眼前的女人,直接捏住她伸过来的“爪子”,面无表情用力一扭,咔嚓一声,“啊”一阵凄厉的尖叫伴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与嘶厉的杀猪声震响整个大厅,还不忘放狠话:“顾倾言,我不会放过你的。”

    “靠!”还敢放狠话?一脚直接踹在她膝盖弯,把人直接踹的跪倒在地上,她整个人直接瘫在地上,浑身狼狈,她抬脚直接踩在她红肿的脸颊上,眼底血光一闪:“你她妈有种就再说一句。”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韩少救我。韩少。救我。”她真的怕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完全没有之前的高傲的样子,扯着嗓门大哭了起来,眼底满是恐惧!“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韩臻眼底震惊,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狠辣,他从来自以为摸透了眼前女人的性格,她却又变成另外一种性格。温柔的、笑容满面的、狠辣的、绝情的,他都见过,顾倾言,究竟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你。韩臻这下真是怕她会弄死明曦南,捂着肚子爬起,强忍着痛意:“倾言,你杀了她,你也要坐牢,放过她吧!”

    倾言冷笑:“韩臻,你以为我是吓大的么?今晚我不弄死她,我的名字就倒着写。”

    韩臻突然瞪大双眼,眼底慌乱无比,大喊:“倾言,小心!”

    砰!的一声枪声刺穿玻璃朝着倾言的方向射过去。

    只见眼前黑色身影一闪,权睿猛的把人扑向一边,眼底杀意凝聚成一点,透着冷光直射窗外。惊涛骇浪如同潮水拍浪的杀意汹涌从他身体散发,浑身煞气与狠戾迸发,那张脸几乎扭曲的狰狞,瞳仁通红曼成一片血色,谁敢动他的倾言,他就要谁的命!唇边勾起狠绝的笑容。

    闻到血腥味,倾言立即慌乱起来,她确定自己没有受伤,那就是睿睿受伤了,鲜红的血从他衣袖上往外面,急忙拉开他的衣领,见只是擦伤,幸好没有中弹!她心里庆幸了一把,扯下衣袖上一片,急着要给他包扎。

    那张脸哪怕受了伤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像是不是他受伤一般,鲜血一滴滴往地上滴落。

    “睿睿,没事,一定没事的。”她紧张的语无伦次。她宁愿受伤的是她。

    “我没事。”说完身子直接冲到二楼窗口,直接往下跳下去,倾言知道他要追那个暗杀的杀手,心里有些担心,冲到二楼,跟着跳下去。

    “倾言!”

    明曦南捂着手,见那个女人就要跑,急急朝着旁边看热闹的人大吼:“快报警,快给我报警。我要告了她,那个顾倾言刚才要杀我。你们亲眼看见她要杀我的。别让她跑了。”看见韩少,完全像泼妇大喊一样:“韩少,那个女人根本是蛇蝎心肠,她要杀我,她刚才要杀我,那根本是个狠毒的女人。”顾倾言,她今天敢这么对她,她绝对不会放过她,眼底闪过仇恨。

    韩臻眼底复杂,目光还呆呆看着他们刚才跳下去的方向,竟然有人暗杀倾言,对于韩家,韩家、苏家虽然很有权势,但他从小觉得和这种军火与暗杀扯不上关系,顾倾言到底是谁?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有人想暗杀她?

    刚才那一瞬,那个男人身影速度太快,完全不是人的速度。这样的身手他也只在电影上看过,心口深沉的震惊在他胸口汹涌,刚才若是没有那一枪,倾言绝对会杀了这个女人,她是真的想杀人,而且她竟然连杀人都不怕,就好像…就好像…杀人这件事对她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现在是知道了那个男人根本就是倾言的逆鳞,谁敢说他,她绝对不会手下留情。想到他们之前得罪她,呼吸猛的急促起来,摸着后背,后背竟然汗湿了。她那狠绝的样子每次想起就忍不住心惊胆战。瞥见旁边狼狈的女人完全不顾气质大喊,那张脸肿的暢不忍赌!眼底不耐烦冷声道:“闭嘴!”

    明曦南没想到韩少竟然会凶她,他重来没有凶过她,他今天竟然凶她?眼底不敢置信,都是那个女人,都是那个女人,她要报复!她要报复!

    韩臻掏出手机,他现在立即马上要知道她到底是谁?手一下子拿不住手机,差点直接掉在地上。

    拨了几次号码,都是拨错了,他额头冒汗,指尖颤抖,终于拨通了他堂姐的手机,他强制压下心里的紧张直接问道:“她是谁?顾倾言到底是谁?”

    那边圆圆刚要回宿舍,突然接到她堂弟的电话,有些疑惑,这么晚了,他打电话给她干什么?接通电话就听到他堂弟的嘶厉低吼。

    “什么?”

    “堂姐,顾倾言到底是谁?我知道你绝对知道,请你告诉我。这对我非常重要。”深呼了一口气。

    圆圆沉默了一下,想到她父亲的叮嘱,犹豫了一下:“对不起,臻子,这事情我还真的不能和你说,但是你必须和倾言交好,不要去惹她,千万不要去惹她,她和我们完全不一样。”

    “堂姐,你直接告诉我!”他忍不住气急道:“堂姐,你要是不告诉我,这真的会死人的。”

    “那你发誓绝对不能告诉别人,倾言的身份是秘密。我爸叮嘱我绝对不能乱说,如果你不能答应我,我绝对不会告诉你,因为我们韩家得罪不起她。”圆圆握紧手机,她以前不懂这之间的利害关系,后来被她把反复叮嘱她才知道原来倾言和她完全不一样。

    就“韩家得罪不起她”这几个字落入他的耳中,他手指握紧,手指忍不住泛白。眼底汹涌复杂惊涛骇浪,深呼了一口气,强制冷静:“好,你说!”

    圆圆犹豫了一下,想着怎么组织语言开口:“你知道顾家大少么?知道亚斐么?”

    “什么?”

    “臻子,东南亚最大军火商蒙家你总该知道吧!而现任当代蒙家家主、赛车界的车神,也就是倾言的亲生母亲。”

    韩臻双目欲裂,眼球几乎要爆出来,眼底深深的震撼,完全呆滞在原地,只觉得整个身子都不会动了,他动了动唇,身子一抖,问了一句:“那个蒙家家主的名字是不是叫阿言!”

    千万不要是,千万不要,如果是,雨诺要怎么报仇,他要报仇的对象竟然是狠绝无情的蒙家现任家主,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是啊!臻子,你怎么知道?这件事不需要我们韩家人说,心里知道就行,别给韩家带来没有必要的危险,这也是我爸叮嘱我的,臻子,记住了哦。”

    砰的一声,手机直接砸在地上,他眼底惊骇欲露,怪不得顾倾言用凳子砸在雨诺脑袋上,就说过就算她杀了雨诺,别人也奈何不了她,原来她是说真的,她说说真的!

    蒙家,他当然知道,东南亚传说中的蒙家,谁会不知道,几乎自成王国,几乎欧洲大部分国家都有她的势力,而当代蒙家家主是唯一的一个女性家主,她的手段行事比起之前的蒙家家主不让堂皇,青出于蓝胜于蓝。

    他记得他爷爷曾经说过这辈子他最佩服的不是以前的蒙家家主,而是现任蒙家的家主。

    他爷爷说,以前他看不起女人,可现在却不敢,那个女人完全打破所有人的预想,她狠绝无情,行事狠辣,死在她手上的人不计其数。她没有女人的感性,她理智、狠戾、绝情,比男人更狠,当初就是她亲手端了陈帮,而陈帮帮主的亲生儿子,亲手被她剥皮拆骨,骨肉分离。

    而亚斐这个名字他更是听过,车界中的车神,五年前,亲手把对手逼的自杀。

    更传闻她竟然直接烹了那个背叛蒙家的人,蒙家上下谁敢不服她!

    而顾倾言竟然是蒙家家主的女儿,她竟然是蒙家的人,那么之前那两个哥哥,就是蒙家的少爷。

    他和雨诺竟然惹上了蒙家的人,而雨诺竟然把蒙家家主当成仇人,还把蒙家家主误认成苏伯伯包养的女人,真是可笑,真是可笑!怪不得苏伯伯和陆总都会爱上那个女人,那样的女人太过独一无二,太特别。他想应该是苏伯伯一厢情愿爱上蒙家家主忘不了她,雨诺母亲的死根本与她无关!突然想到他帮着雨诺对倾言咄咄逼人的样子,只觉得自己像是个小丑一般。或许她从来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七章 继续震惊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十九章 献殷勤?(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