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皇夜请客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皇夜请客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9297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中午倾言跟着权拓娆、尤丁羽一起吃饭,尤丁羽一路上不停叽叽喳喳和她说话:“倾言,你刚才有没有看到苏雨诺一脸吃瘪的样子,之前还说什么明曦文最特别,你没看教授让她去解剖试试,那手握剪刀都哆嗦不稳了。特别是明曦文脸灰的像吃了土一样。她之前想出多少风头,现在就有搞笑。”

    其实他虽然喜欢说八卦,可也绝对不会乱说,特别针对某个女人,只是那个明曦文明明是自己实力不够,还一脸怨恨看倾言,苏雨诺竟然会以为这个的女人是他的真爱真是瞎了眼了。他闭着一只眼都能看出那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别以为冷着一张脸,就是高贵的牡丹,不过是带毒的白莲花,迟早苏雨诺会悔的肠子都青了。

    倾言见丁羽因为她气闷,心里忍不住闷笑,其实说实话她还真阴了苏雨诺与那个女人一把,想到苏雨诺之前吓晕的样子,她想笑,这口气她也出了,她也不是什么得理不饶人的人,只要别惹到她一切都好说,按住他的肩膀,说了一句公平的话:“其实她确实算不错!”

    一个普通家族的女生第一次见尸体能保持那么冷静,真的算不错了,只是她不该和她比,更不该把怨恨撒在她身上,那样她说不定还真有些欣赏她。

    前面走了几步的权拓娆突然顿住脚步,他突然停下来,她只顾和旁边的丁羽讲话,整个人直接撞在他身上,大手突然握住她的手腕,心口快速一跳,眼底一闪,非常复杂,直视她,像是要把她看透一般,遮住眼底的波澜,难得认真开口:“你做的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倾言顿住脚步,对上他的视线,退后一些,与他保持距离,权拓娆看她后退,眉头微微皱起来,突然就想阻止她后退,只是口中怎么也说不出,她淡淡笑了起来,那是他不懂她生存的家族,在蒙家,尸体死人算什么?一个不小心碰到的有可能就是暗杀,所以这也是她爹地妈咪一直要求他们要有自保的能力,否则不能轻易离开蒙家,而且作为蒙家的子女,从小就有一个历练,不管你是男是女,一切以实力为尊。

    如果她现在连一具尸体也怕,就算她爹地妈咪保护的再好,总有一天她会受伤。她也一向信奉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八个字,只是她不能说太多,她现在是一个普通学生,等回归蒙家,她只是蒙家的小姐:“或许你觉得吧!其实我真的不算什么?要是你认识一个人,那才是震撼。”

    对,那个人就是她妈咪,她妈咪从来是她的偶像,记得小时候外公、爹地都会和她讲妈咪的事情,有时候她妈咪回忆的时候,也会说几句,虽然她妈咪只是淡淡几句描述。见他不信,她笑了笑:“我说的是真的。”

    丁羽嗅到八卦,赶紧把拓娆给推开,一脸兴奋:“倾言,要不你和我说说?到底谁让你这么佩服?你都比不过?这不可能吧!要不你举个例子?”

    她弯唇一笑:“你们听过亚斐这个人么?”拍拍手掌:“就是她,我很佩服她。”说了几句,直接走进食堂:“好了,不说了,下次我再告诉你们。”

    亚斐!竟然是亚斐!

    b市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叫亚斐的人物,十几年前,亚斐如同重磅炸弹直接砸在b市各界,军界、政界、商界,在那一段时间,她几乎比任何一个明星都要出名,同时大部分人也知道她是蒙家迄今为止第一位女性家主!

    她的功绩让人应接不暇,如今蒙家日益壮大,她就是资本!比起之前的蒙家家主青出于蓝胜于蓝。

    传闻她狠绝无情,却甘愿嫁给b市权势滔天的顾家大少!比起身手势力,哪个男人比的过她!

    而且她在赛车界有亚斐的名号,亚斐就是车神,这个名号直至现在在车界也是个神话,没有人能超越她,更没有人敢超越她的念头,十几年那一场赛车,如一道惊雷轰炸车界,能在赛车上把对手逼的自杀!只有亚斐能做到,这就是亚斐!

    而东南亚秦家少爷也是死在她手上,还传闻秦少对蒙家现任家主深情不悔!亚斐的传闻太多。至今不知是真是假。

    权拓娆一边回忆,一边把他知道不缓不慢说出来,他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知道这么个人物听别人说她,那时候他心里惊涛骇浪,虽然不信,可他还记得他爷爷边说的时候,眼底深深的忌惮,就连他爷爷也忌惮,这样的人物绝对不是他惹的起的,越是熟悉这个人,他越是激动心里却惊恐。他这次说,心里仍然有震撼,更何况丁羽第一次听,听的目瞪口呆,嘴巴张大闭合不上:“这。。。这。。。拓娆,你不是编故事吧!”

    权拓娆冷淡经过他身边:“你以为我有这个闲情。”

    “这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啊!”丁羽砸吧砸吧嘴巴感叹,他这辈子要是能远远见这样的人物一眼,死都值了:“这。。倾言不是和亚斐有什么关系吧!”他怎么觉得倾言说亚斐的时候特别熟的样子。跟上他的脚步,就听前面冷淡的声音:“不可能。”确实不可能这么巧,若是倾言真和亚斐有关系,这时候也应该在蒙家而不是这里。拍拍他的肩膀:“别想太多,进去吃饭了。”

    三个人坐在餐厅里,这时候旁边两个坐在他们旁边,她抬头看竟然是韩臻与苏雨诺。眼底有些惊讶。看了他们一眼,垂头继续吃饭,她和他们不熟!

    “臻子,干嘛要坐在这里吃?其他也有地方!”他本来从来想过去餐厅吃饭,这几天见那个女人竟然与权拓娆与尤丁羽一起在餐厅吃,他也来了兴趣,眯起眼,突然扫了她顺带扫了权拓娆一眼,眼底有些意味不明,倾言一看到他那眼神就知道他的意思,翻白眼鄙视他,直接选择无视。

    “哦,顾倾言,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一直来餐厅吃饭,原来是有相好了啊!”长腿伸直,漫不经心打量了一眼权拓娆,这长相嘛还行,不过这人品就有待确定了,眯起眼,,唇边勾起一个弧度故意噎她:“这眼光也不怎么样嘛!”

    “雨诺,别说了。”他眼底非常的复杂,特别是看着眼前的女人的时候,每次他以为他摸透了这个女人的心思的时候,她总是再一次给他一次意外,身上仿佛带着神秘的纱衣,若隐若现,却怎么也让人看不透,一个十八岁女生竟然有那样的胆量,看到尸体眼底只有兴奋,还有那胆量缝合的技术真的让他不相信她这是第一次解剖尸体,这样的人绝不会简单。

    特别是拿人体器官吓雨诺的时候,她眼底毫无害怕恐惧,就连雨诺这么个大男人第一次碰到尸体都忍不住吓到,而这个女人镇定的不可思议,这绝对不是她第一次碰尸体!眼底透着忌惮。

    倾言还不知道有人开始忌惮开始防备她了,甚至可能把她当变态,若是她知道,她肯定会后悔上午那么大出风头,不过对她也起不了多少影响。

    苏雨诺还想说什么,突然想到什么,估计是想到上午解剖尸体,想了想还是闭嘴了。

    倾言对主动惹自己的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看到他碗里的饭菜,突然开口:“原来你喜欢吃内脏啊,怪不得上午对人体内脏反应那么大!”

    果然!

    话音刚落,苏雨诺垂头看自己打的菜,直接把餐具给掀翻了,捂着嘴,也不知道跑去哪里吐了起来。、

    她移开视线看韩臻,韩臻有些苦笑,有一点他是摸清楚了,顾倾言绝对是个记仇的人。她优雅吃了一口饭,瞥了他一眼:“韩少怎么不吃了?”

    “倾言,若是之前有得罪,我在这里替城瑞和自己道歉了。希望你能原谅我们。这次我是真诚对你说抱歉的。”他眼眸认真开口,摸不透的人或物都是被他认为危险生物,主动靠近。这也是他一向趋利避害的优点。

    她没有把他的话当一回事,他道歉有什么用,苏雨诺一看她就恨不得恶狠狠盯着她,像是欠了他几辈子一样。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韩臻苦笑,尤丁羽补充一句:“每次打一巴掌就给一枚甜枣,倾言可没这么贱,只要苏少不要动不动找倾言茬就行。”

    倾言看丁羽每次维护她一脸邀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给他多夹了一点才,眼底都是笑意。

    等三个人吃完饭,起身刚要走,权拓娆突然眼底凌厉直射过去:“丁羽说的对,只要苏少别动不动找茬,倾言也不会主动招惹他。b市不是只有一个苏家。”

    听完他的话,她眼睛都直了,没想到权拓娆这平时喜欢无视她的男人关键还会帮她啊,满脸笑容,眼底因为暖意柔和了几分。没有去看韩臻难看的脸。、

    等走出餐厅,她才忍不住开口:“权拓娆,你不错啊!这次帮我,我记住了,下次我邀请你和丁羽一起去我家玩,之前的误会算是一笔勾销了,从今天起,我们做朋友吧!”她也不是记仇的人,她从小没什么朋友,对这两个仗义帮她的人,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性格也和她合得来。

    “那个男人是谁?”权拓娆站着冷冰冰开口,他身材非常高大,衬着倾言越发娇小。

    “什么?”什么男人?她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丁羽在一旁忍不住偷笑,看着拓娆深沉的视线,他怎么有种完了的感觉,难不成拓娆真的喜欢上倾言了?这可是好事啊!刚想开口,权拓娆给了他一个眼神,硬逼他先离开。丁羽有些不满,怎么说一开始都是他和倾言好上的,谁第一眼就对倾言没好感的?还是他好说歹说,现在要过河拆桥了?他还没问过他的意见?他也对倾言有好感啊!

    “第一次见面那个男人!”他脸色有些不自然,眼底躲闪故意看别处,身子绷直的厉害,神经紧绷,手心还冒着汗。

    她有些奇怪他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眼底有些疑惑,不过她还是实话实说:“那是我小叔。”

    “哦!”他不知是不是松了口气,心跳跳的厉害,砰砰的像是跳在嗓子口,脸色也好看了不少,嘴角还情不自禁弯起:“丁羽还在那里,我们过去吧!”

    这就没话了?“你让丁羽离开就是问我这事情!”一脸不是耍她吧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起来,眼底带着他不知道的温柔。

    “我们走吧!”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权拓娆接起电话,眉头微微皱起来,找了个借口先离开。

    “别忘了傍晚我请客,到时候打丁羽电话。”见他有事,她转身向丁羽走过去。

    丁羽一看到她,激动道:“嗷嗷嗷。。。倾言,拓娆表白了啊?”

    “表白?他向我表白干什么?”

    “那就是没有了。”丁羽笑的更开心,在他眼里倾言是纯情的好女孩,至于拓娆么?肯定是个花花公子,女朋友和换衣服一样,让他放心倾言跟拓娆,他才不放心。这不是祸害倾言么,看他在旁边打电话,他低声叽叽喳喳把拓娆的老底都翻出来了。

    “你的意思是他身边从来没有离过女人?”靠,这么花心,他就不怕什么时候遭报应啊,看他平时冷淡的样子,还真看不出来啊,不过这关她什么事情?她又不喜欢他,他对她也没有感觉:“你想多了,拓娆他喜欢任何一个女人也不可能喜欢我。”

    “谁说的?”丁羽语气提高了不少,旁边的几个人还时不时观望。一副激动比说他自己还激动,她哭笑不得,指着罪魁祸首:“当然是他自己说的。放心,这种事情不会放心,我也对他没感觉。我们先走吧!”

    丁羽反复看了她几眼,有些奇怪倾言怎么看不上拓娆?看得上他纠结,看不上他也纠结,刚才拓娆的视线他没看错啊,难道真是他多想了?边走边时不时盯着她看,倾言被他看的有些疑惑:“看我干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

    尤丁羽突然停下脚步,认真看她,用无比真诚的语气说:“倾言,你长的真漂亮,还有上次你哥也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长的那么好看的男人,要是我是女的,绝对倒追你哥。不过话说回来了,我还真好奇你父母长啥样?肯定也非常漂亮吧!这就是基因强大啊,那些整容的根本比不上。”

    她笑了笑,丁羽还真好玩,也不肯具体透露给他,咧开嘴:“下次你去我家自己看就知道了,我也说不出来。”

    “那我肯定得多住几天。”他有些害羞挠了挠后脑勺,笑的非常可爱,她发现他右脸颊上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窝。

    下午有四节课,等下课,倾言,她向来是诚实守信,既然答应请客也不会推三阻四,请客对她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苏雨诺,我不知道皇夜,你带我们去吧,我付钱!”

    他还真把她上午的话没有当回事,只当她口头说说,没想到她还真要请客?眼底有些诧异,再看其他人欢呼,有几个甚至把书往天花板扔表示激动,他看了她几眼:“你真要请?”

    “我一向说话算话。”瞥了他一眼:“走吧!”

    他扯住她的袖子,有些迟疑道:“皇夜消费不是一般的贵。”给她打个预防针,到时候别没钱付款那可就尴尬了。

    这时候明曦文见苏雨诺扯住倾言的袖子没有放开,脸色难看了一些,起身走过去:“雨诺,既然倾言想请那就别说了,我们还是赶时间去皇夜吧!”皇夜可不是有钱就能去的,眼底渐渐冷下来,唇边讽刺不屑。就连她父亲有钱想进皇夜都不行,就凭她?简直妄想!上午她让她成为全班的笑话,既然她这么想出风头,她就成全她,她等着看她的笑话。

    倾言数了数,才二十九个人,少了谁?这时候尤丁羽插嘴:“倾言,拓娆说他有事没办法来。”

    “那行吧,一共二十九个人。”这么多人一辆车也坐不下:“你们谁有车?”

    “只有苏少开车来,其他人打出租车吧!”丁羽建议。倾言想了想,她是想让她的保镖把车开出来,可这似乎太招摇了,算了,来这里,她就先别搞什么特权主义了。赞同了丁羽的意见。

    一堆人到了学校门口,已经分配好了几个几个人一起,有几个男同学现在不敢相信是去皇夜,王荣强忍不住支吾开口:“我们真去皇夜?”话里仍然带着茫然和不敢置信。皇夜是什么地方?哪怕在皇夜门口往里面看,都会被里面的奢华看迷眼,去里面的都是必须有身份地位的人,没有权势的人还真没进去的勇气。

    苏雨诺脸色有些不耐烦:“靠,你他妈去不去,不想去就给我说一声。”

    果然!

    苏雨诺一说话,那个王荣强顿时不敢说话了,脸色涨红了起来,倾言没给苏雨诺什么视线,拍拍他的肩膀安慰:“当然去,不用担心。”

    倾言看了苏雨诺开了一辆几百万非常拉风的红色宝马,一看那车就知道是刚进口的几辆限量版,她之前看杂志的时候,也对这辆车蠢蠢欲动,关键是太拉风了。他这辆车就只能坐三个人,前面一个,后面两个。

    明曦文想也没想就要拉副驾驶座位上的车门上车,就像是上她自家车一样,倾言也完全没有这车不是她自己车的意识,先一步跳到副驾驶座上,无视她气的煞白的脸色,直接让丁羽上副驾驶座:“上车。”

    丁羽乖乖拉开车门坐在车后,还摸摸这车的弹性:“这性能一试就觉得真不错。”他脸色有些兴奋。

    明曦文顾着生气,刚好另一边给韩臻给占了,刚好这辆宝马加上驾驶座上一个位置,加上苏雨诺,刚好凑上四人。

    “你。。。。”明曦文整张脸都白了起来,眼睛喷着火,恨不得直接用x光扫射她,倾言摸摸鼻子,表示无辜,谁让她慢一步,这比的就是速度啊。

    吴楠是明曦文的朋友兼同桌,看好朋友受委屈,瞪了一眼倾言,愤愤不平跟苏雨诺开口:“苏少,你看这车上都没有曦文的位置了。”那眼神瞪着她,一副她是罪魁祸首的样子,像是她霸占了明曦文的男人一样,看的她脸色沉了沉。

    苏雨诺果然看到明曦文脸色苍白的样子,心顿时软了,看了一眼尤丁羽,眯起眼:“你下来。”

    “凭什么,丁羽先上车凭什么他现在要下来。”看了一眼眼前两个女人,眼底有些不耐烦,指着旁边的出租车:“你们坐那辆。”谁让她们速度比她们慢。

    尤丁羽毕竟是男生,和女生争位置这种事情他干不来,打开车门就要下车,倾言转身一腿把刚开了点的车门直接关上:“坐你的。”瞥了一眼苏雨诺:“给我开车,这先来后到的顺序总要有吧,要是她们比我快上车,我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打出租车过去,估计现在都到了。”

    明曦文估计被气的狠了,身子都发抖,脸色苍白,忍不住咳嗽了几下,旁边的吴楠赶紧乘胜追击:“苏少,曦文刚才还说不舒服呢!估计有些感冒了。”

    没等苏雨诺说话,她直接打断她的话:“感冒了坐出粗车不是更好?四周都是玻璃,风也吹不到你身上。”

    “还是我下车吧。”这时候韩臻开口,眉头微蹙,显然对明曦文也没有什么好感。

    他点了一根烟靠在车旁,吸了一口,眼底不耐烦,视线却对着倾言开口:“你他妈的有完没完,要不他下,要不你下,这是我的车,我想怎么安排就安排。”

    话音刚落,明曦文与吴楠对视一眼,眼底得意笑了起来,这时候明曦文又忍不住继续咳嗽几声:“算了,雨诺,还是让他们坐吧!”

    倾言眼底一沉,凌厉的视线一挑,显得特别有威严,和她玩这套?要不是她是女人,她真是一脚踹过去。明曦文显然被她凌厉的视线吓了一大跳,刚好惊吓缩脖子的时候,给苏雨诺看到了,苏雨诺以为她在欺负曦文,直接把车门打开,把她给脱下来:“靠,这是我的车,我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看了明曦文一眼,脸色也没什么好看:”=“你上车吧!”

    明曦文坐上副驾驶座上,看了一眼吴楠,补充了一句:“雨诺,还有吴楠,她也没有座位啊!”

    靠,这女人,她真是实在忍无可忍,别以为给脸不要脸,逼的她动手。见丁羽要下车,她冷眼扫了一眼明曦文:“你什么意思?”她不和她计较还真以为她怕她了。推开苏雨诺,唇边冷笑:“苏雨诺,之前这个女人不是一句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么?怎么现在一口一句雨诺,苏雨诺,这样的女人你也看的上?你没有看出来这女人需要的你的时候,雨诺雨诺喊的亲热,不需要你的时候冷脸一个直接说与你不熟?这摆明了利用你,你热脸贴上去给人舔屁股,你说你贱不贱。”

    明曦文脸色刷一下再次惨白起来,像是生怕他误会,冷声道:“雨诺,要是你真相信她我也没有办法,不是一个座位么?我和吴楠自己打车。”

    苏雨诺的脸色也是非常的难看,像是被戳中心事一般,有时候他确实有这种感觉,不过失落一下立即被怒火给烧了起来,心里的火气还没下去又浇了一盆油,可想而知那怒火多旺!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一手捏着她的手腕,那力道差点把她的手腕给捏碎了,威胁道:“顾倾言,你有种再说一遍。”见明曦文要下车,直接把车门给甩过去,关上车门。

    “靠,放开,苏雨诺,你是嫌凳子没砸够你是吧!”她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人给摔在地上,要不是时机不对,她还真想再踹几下,最好他再次进医院。

    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苏雨诺也不敢置信她就直接把他给摔在地上,脸都气红了。

    “丁羽,下车。”冷眼一扫,甩了甩手,甩下狠话:“下次你敢再动手,我让你爬不起来。”瞥了一眼明曦文,突然靠近,甩开车门,一脚跨在车门口,学着她二哥流氓气十足,拍拍她的脸蛋:“女人,别给我搞这些有的没的,你把苏雨诺当成傻瓜,别人可不是,等我动手,可就不是这么简单。”冷眼不屑瞥了一眼苏雨诺,眼底结成碎冰,声音冷的没有丝毫温度:“就算苏雨诺在,整死你不过是我一句话的问题。”

    明曦文显然被她的狠话吓的一愣,脸色惨白起来,可她毕竟不是其他什么普通女人,一下子冷静下来,眼底浸满怨毒,没有把她的话放在心思,想整死她?那就看谁先整死谁?

    韩臻皱起眉头,打开车门:“雨诺,你送她们,我和她们一起。”

    “靠,臻子你发什么疯。”他知道臻子平时对曦文就没有好感,脸色非常难看,见他越走越远,直接上车,踩下刹车,车子就飞速过去。

    速度有些快,吓的车上两个女生脸色一白,明曦文握紧安全带,忍不住开口:“雨诺。”

    “闭嘴。”苏雨诺直接朝着明曦文发火,明曦文显然没想到他会向他发火,脸色一白,苏雨诺抿着唇,一路上憋着火气没有发泄。该死的顾倾言,若是没有她,臻子怎么会怎么对他?自从她出现,他与臻子的关系几次都差点不和,都是她的原因。

    再说倾言心里也憋着火气扯着丁羽站在旁边,脑袋里想了十几种弄死那女人和男人的方法,冷风吹的她脸颊有些疼,转头见韩臻,眯起眼:“你怎么也下车了?”苏雨诺应该也不会赶他下车吧!

    韩臻眉目温和,笑了笑:“我让人开车过来。”

    等等!

    倾言摆摆手,想要在这里搬回一局,拿过他的电话:“借用一下。”直接给她二哥打电话。

    等电话接通,她直接开口:“直接给我开一辆阿斯顿马丁过来。”阿斯顿马丁是全球限量版,一辆就五千多万,她就是要在车上死死压苏雨诺一头,她忍他够久了,一想到那个女人的脸色,她心里憋着火不发不行:“二哥,给你十分钟,要是在十分钟内不来,我可告诉妈咪你交了多少女朋友的事情哦!”

    挂了电话,侧头看目瞪口呆的两人:“怎么了?”

    “阿斯。。。顿。。马丁。。这一辆都要四五千万吧!”尤丁羽张大嘴,他家虽然算有点钱,也绝对没有到这种烧钱的地步。一辆都要四五千万,天啊,想到这个数字,他都忍不住肉疼。倾言是富二代啊,还不是一般的富二代,他怎么有种抱大腿的感觉?

    韩臻也被倾言的话也吓了一跳,想到雨诺那辆车,嘴角一抽:“倾言,这车。。就算了吧!”

    “不用了。反正我家车多。”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八分钟。”

    韩臻脸色都僵硬了起来,脸色有些不自然,冷风现在垂在他脸颊上也没有感觉:“倾言,你。。”到底是谁?不过这话还没有说话,倾言看到一辆劳斯莱斯刚好停在她身边,细看原来是熟人?她记得他是睿睿的手下。

    丁落宁拉开车窗,受睿少的嘱咐,一定要和顾小姐说什么他已经走了,就生怕她等。他还从来没有看过睿少这么靠近一个人,还是女人,以前不管睿少与谁接触,哪怕是权老,手上那双手套几乎就没有摘下来,可眼前这个女人睿少竟然没有带手套见她,早上还紧紧抱着人不放,这绝对是睿少放在心间的人,恭敬道:“顾小姐,睿少有些事情,已经离开了。”

    “他什么时候回b市?”她有些急问。她不相信他就直接这么离开了,眯起眼,看了眼眼前的男人,唇角一弯:“是他让你通知我的?”语气已经是肯定。

    “是!”看来这位顾小姐还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什么也瞒不了她。他也不急否认了,点头承认。

    倾言眉梢都柔和起来,满脸笑容,算他做的还不错,让她有些满意,她也不急问他的下落,打量了他的车一眼,是劳斯莱斯?不错!不错!

    “顾小姐你要用车么?”

    倾言点头,让两个人立即上车,她坐在副驾驶座上:“送我们去皇夜。”

    “是。顾小姐。”

    韩臻眼神深了又深,眼前的男人浑身的气势,身上有杀戮有其他,眼底精光闪过,这个人是谁?与顾倾言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个人对她会不自觉的恭敬?几亿人民币的劳斯莱斯绝对不是一般人有的。这代表身份也代表地位!他心绪复杂,越靠近这个女人,越觉得她神秘。雨诺,他最好别因为那个女人而惹火顾倾言这个女人,否则后果是怎么样的,他也想象不到。权拓娆一句话说的对,b市不是只有一个苏家。
(快捷键 ←)上一章:第十一章 解剖尸体是我的梦想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十三章 皇夜震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