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顾老爷子病危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顾老爷子病危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6978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第二天一大早,墨袭被蒙家的保镖给请到蒙家别墅了,墨袭走进书房看到蒙父来了,想到他乖宝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语气恭敬也几分亲切,刚好他来了,他也想和他说说他与乖宝的婚事。恭敬喊了一声:“父亲。”

    蒙父听到熟悉低沉的声音并没有抬头,让他坐在一旁,抿了一口茶,心里寻思着昨晚阿言给他打电话,那语气肯定是受了什么委屈,以往看着这个沉稳的女婿再也没有好脸色,顾墨袭自然看到蒙父冷下来的脸色有些疑惑,从蒙父同意他和阿言便没有再阻止了,更别说给什么脸色,他人极为优秀,蒙父很满意。所以现在他心里还真有些咯噔了。

    “阿言。。最近有什么事?”蒙父语气有些急,完全忘了以阿言的手段,谁敢动她。

    啊?蒙父突然问这个,还问的他有些懵,乖宝最近不错啊,他怎么舍得会让乖宝有事?难道乖宝有什么事情没有和他说?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些沉:“父亲,应该没有。”

    “什么叫做应该?”蒙父听到墨袭的回答,更是不满意了,脸色也不好看了起来,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要是谁真敢动,他还真不要这老脸了,把人狠狠修理一顿。

    顾墨袭见蒙父脸色难看,瞳仁一闪,脸上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性子更沉稳,气质优雅:“父亲,是我的错。”

    蒙父见这个女婿及时认错,他也满意了:“一会儿我让人去接阿言过来。你有事先走,傍晚来接她。”虽然脸色缓和还是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

    墨袭心里知道他这个岳丈是担心他乖宝,顿时点头,又想到他妈已经把他们的婚期订在下个月底,蒙父自然需要知道,他今天也是过来通知这一点:“父亲,我和乖宝的婚礼已经决定在下个月底了。”

    蒙父心口一酸,不过还是有些高兴,从以前他一直以为阿言是儿子,如今却是要嫁人的女儿,心里还是失落,那是不是意味阿言以后就呆在b市?可想到阿言已经接手蒙家,不回去也不可能,想了想,只能点点头:“她同意就好。”只要阿言愿意,他怎么会不愿意?要是阿言不喜欢眼前的男人,就算眼前的人再怎么优秀,他也不会正眼看。

    墨袭倒是非常感动蒙父为他乖宝做的,想了想:“父亲,等婚后我和乖宝便住在蒙家。”

    蒙父有些讶异,他的意思是要入赘蒙家?他还真是有些诧异,不过诧异之后便是欣慰,阿言果然没有找错丈夫,这样一个专情、沉稳的男人是个好丈夫。然后蒙父又听他继续说:“父亲,阿言一直想着你。”

    “其实你不用。。”其实入赘若是不入赘都无关紧要,关键就是对阿言好。不过这孩子也算是有心了。

    顾墨袭直接打断:“父亲,乖宝肯定舍不得你。这不仅是我的意思也是她的意思,我父母也是通情达理的人,只要有空我便可以回来。家里也还有墨成,我也放心。”

    “好。好。。好、。。”蒙父一连说了几个好。满意至极,墨袭想了想又开口:“父亲,我唯一希望我与乖宝的婚礼能在b市办。”

    “当然可以。”

    两人继续谈了一些,之后蒙父对墨袭的语气和表情与之前的真是天差地别,好的不能再好,那语气,若是此时蒙家的手下在,一定会大吃一惊。

    等墨袭离开,蒙父亲自派人去接阿言,湛言得知她父亲来了,愣了一会儿,毫无波澜的眼底有些波动,渐渐平静下来,小瑾和言宝几个孩子得知外公来了,更加兴奋起来,看的顾母难得妒忌了起来。

    湛言走出门口,见祁宁候在车旁,恭敬拉开车门恭敬道:“少爷。”

    “他来了。”语气淡淡,细听话里还是有些激动。

    “妈咪,我要外公。”小瑾蹦蹦跳跳往车上坐上去。言宝跟着在身后。

    听到祁宁的回答,湛言也上了车,半个小时后,车子很快到了蒙家别墅。湛言一下车就看到等在别墅门口外的中年老人,脸上的皱纹多了一些,可眼底的霸气深刻,让人难以磨灭,她想像不到她父亲竟然会等在门口,还是等她,这恐怕是她父亲这一辈子等人了,眼底有些触动:“父亲。”

    蒙父看到阿言,不知怎么的眼底也有些潮湿,想到这么大的女儿要嫁给别人,心里怎么想怎么失落,不过他一向把情绪表现在脸上,只是点点头,眼神有些不同。

    “外公,小瑾好想你。”小瑾一下车直接扑在蒙父身上,言宝随之下车,也喊了一声外公,蒙父把小瑾抱起来,又牵着言宝的小手,摸摸他的脑袋,一脸的赞赏。

    好好的和两个孙子亲近了一番之后,让他们自己去玩,而后带着阿言进了书房。

    两父女第一次想对不知道说些什么,谁也没有开口,沉默弥漫,最后还是蒙父叹了一口气:“阿言,别生父亲的气了好么?”语气难得的低声下气,有些服软。

    湛言正色道:“我没生气了。”

    蒙父一脸激动的点头,怔怔盯着这张脸,那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犀利清亮像及了他,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脑袋。湛言身子猛的僵硬,而后慢慢放松身子,两父女之间的气氛显得特别奇怪。

    蒙父想说的话太多,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所有话化成一句叹气,又是欣慰又是感慨:“阿言,你要嫁人了。”

    湛言没有听出她父亲的感慨,只以为他不想她嫁人,她想了想:“我可以娶。”她媳妇应该不会介意吧!”

    蒙父难得张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忍不住勾起唇笑了笑,她还真好奇阿言怎么娶?让顾家大少嫁人这个想法不错!蒙父点点头:“阿言想都可以,父亲支持你。”看了她一眼:“要是他不肯,父亲给你挑其他人。娶个十几个也没有问题。”对于他,女人是个宝,女婿是根草,怎么也没法和阿言比。

    湛言难得在他父亲面前笑了起来,她想到她说要娶十几个男人她媳妇吃醋的黑脸,就忍不住想笑,摇摇头:“父亲,谢谢你,我不需要,我就要他一个。”

    “孩子长大了,不要父亲了。”蒙父刚不错的心情顿时失落起来。

    “父亲,我没有不要你。”湛言握紧手:“你不在的时候,我也有想你。”

    话音刚落,大厅寂静起来,蒙父更是被这句话震的呆滞,阿言说想他?阿言说想他怎么可能说想他?可今天她竟然说想他?蒙父眼眶有些红了,想着那个女婿虽然抢走了他的阿言,可是也改变了他的阿言,点点头,笑了笑:“我知道了。”

    “父亲,你有想我么?”她也想像其他父女一般和乐融融,所以她忍不住开口了。拳头握紧。

    她抬起头等着她父亲回答,却见她父亲难得脸上有些不好意思还有着僵硬,语气缓和温柔:“想,当然想了。”

    听到肯定的回答,她唇边的笑容更浓了,点点头:“父亲,下个月底我要结婚了,你一定要来。”

    “好,好。。。”蒙父语无伦次答应,他从没有想过他和阿言的关系能够这么融洽。真好!真好!

    两人继续说了一些,等到要出门的时候,蒙父突然间拥抱了一下阿言,一脸慈祥摸着她的脑袋:“阿言,以前是父亲对不住你。”

    她抬起下巴,那双眼睛迸发的光芒与蒙父的如出一辙,她难得认真好不容易到:“若不是你,我也没有现在。”若是以前小时候她父亲对她不严厉,或许在监狱那段日子她就爬不出来了。死在那里,所以她庆幸,若是她只是被父亲宠溺的女儿,绝对没有现在的成就,痛也是过去,苦尽甘来才是事实。

    蒙父舍不得拍拍她的脑袋,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好好的抱过阿言:“阿言,看到你幸福真好!”

    等出了书房的门口,湛言抬起头,把眼底的泪逼进眼眶,她发誓过她再也不会掉眼泪。再也不会。

    中午吃饭的时候,蒙父吩咐人做了一大桌的菜,小瑾爬在桌上扒着饭菜,蒙父一脸柔和好好外公的样子,不停给几个孩子夹菜,摸摸小瑾的脑袋,又摸摸言宝的:“这孩子性子真像你。”

    她知道他父亲指的是言宝,言宝的性子确实像她,从小沉稳不需要人操心,喜欢逞强,什么事情自己扛着,太省心了,她给言宝多夹了一些菜,又看了一眼小瑾,这个孩子倒是从小宠大的,相比言宝,这个孩子太幸福了,她想着再过些日子,就得让小瑾成熟一些:“恩。”

    言宝给给他妈咪夹菜:“妈咪你也吃。”又给外公夹了一些菜。

    小瑾觉得夹菜有些好玩,把碗伸过去:“哥,我的呢?”

    言宝也给小瑾夹了一些菜,板着一张脸道:“你也吃。”

    “哥,你再板着脸,以后肯定娶不到媳妇了。”小瑾笑嘻嘻开口,他现在已经懂很多了,媳妇他也知道是什么。

    “我的媳妇是妈咪。”言宝正色打断他的话。

    小瑾皱着脸,睁着湛蓝色的眼睛,把碗搁在桌上,也不吃了:“哥,妈咪才不是你的媳妇呢,是我的。”

    言宝没有再和小瑾一样幼稚争执,斜眼瞥了一眼小瑾,继续开口:“没看到妈咪手上的戒指么,那是我送的。”他差一点就帮妈咪戴上戒指了,就怪那个爹地来的太及时了。

    果然!

    小瑾听到不敢置信,瞪大眼睛盯着那颗钻石瞧,一脸不相信,可又不得不相信,最后他只能怪他哥下手真是快,他都没有想到啊,竟然被他给想到了,真是太狡猾了。一脸不甘心道:“你那个太小了,下次我给妈咪买一颗更大的钻石。”一脸我有的是钱的样子。看的蒙父和湛言发笑。

    “好了,两个人该吃饭了。”湛言提醒。

    “妈咪。”小瑾撇撇嘴。一脸不甘心。

    “我的小外孙女怎么没有带来?”说到孙女就只有这么一个,孙子有了几个,那当然是物以稀为贵。蒙父可是宝贝死了外孙女。恨不得每天抱着。他提议:“要不等倾言大一些,我来带她吧!”

    她倒是同意,她怕孩子被她媳妇和小睿给宠坏了,不过这事情还早。

    吃了一顿饭,她就呆在蒙家别墅,蒙家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傍晚顾墨袭如约来接她。

    大家吃了一顿饭,这才离开坐在车上,顾墨袭从后视镜看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目光灼热落在他乖宝身上,只是一下子,他就想他乖宝了。真想!

    湛言看到她媳妇的幽光,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瞪了他一眼:“你看什么?”

    “乖宝,你真漂亮,怎么看也看不够。”他脱口而出,昏暗的灯光从车窗射进去散在他乖宝脸上,特别的好看。五官精致,秀挺的鼻梁以及粉色的唇,那双一眼能看入人心的眼睛,都让他心动,让他想起第一次他与他乖宝见面的场景。

    漂亮?她讶异了一下,她媳妇还是真的漂亮,女人看到都忍不住呆滞呢,她耳根子红了红,装着云淡风轻的样子:“开车,别说话。”一时间她竟然把她媳妇当作她手下训。

    墨袭虽然没有说话,可一双眼睛越发灼热起来,要不是场地不对,他绝对把他乖宝抱起来狠狠亲的她说不出话来。顾墨袭难得低落叹了口气,踩下刹车,车子速度顿时提了一倍,车子像是飚在路上,半个小时的车路,硬是让他只用了十五分钟。

    把孩子抱在房间里,盖好被子后,顾墨袭忍不住乘着这空隙去看了眼他的宝贝女儿,要不是他乖宝说服他孩子跟着小睿睡觉,他绝对不会同意,可又想着不能给一个小灯泡打扰了他们。

    刚开始几天他硬是要把孩子抱回去和他们一起睡觉,让他乖宝吃醋不理他了,想到这里,这心思也歇了,想着以后多抱抱孩子,可不能让孩子不认识他这个爹地。

    看完孩子,走进卧房,就听到浴室哗啦啦的水声,他有些无聊,解开外套,换了睡衣半躺在床上,床头的灯光散在他深刻的轮廓显得轮廓分明起来,一双上挑的眼眸深邃,特别的漂亮。气质沉稳带着身居高位的气势,气质沉稳凌厉,微露的胸口勾勒出性感的魅力,格外吸引人。、

    湛言穿好浴袍,边走边擦湿哒哒的头发,听到动静,墨袭抬头,拍拍床边,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乖宝,过来。”

    湛言点点头,走了过去,顾墨袭掀开被子,让他乖宝半躺在他腿上,摸着柔软的头发,帮他乖宝给擦了起来,一脸认真。

    她媳妇的动作非常的青,柔的她想睡觉了,闭着眼睛,就听到他乖宝说:“乖宝,明天我们去试婚纱。”他乖宝还没有为他穿过婚纱呢?

    “好。”她同意。不过婚纱太长穿着有些碍着走路,幸好只要穿一次,要不然每天要她穿她还真受不了。

    大手继续擦着,他想了想:“乖宝,我和父亲说了,等结婚后,我们先去东南亚住。”

    湛言身子一顿,翻身对上她媳妇的眼睛,有些诧异:“你要入赘?”其实入赘不入赘都无所谓。

    “乖宝若是想也可以,不过父亲一个人在蒙家也太孤单了,我们去陪陪他。有时间再回来。”他不想他乖宝受一点委屈。

    湛言自然知道她媳妇这么做是为了她,他竟然连这个也为她考虑到了,他知道她舍不得她父亲,刚知道要结婚的时候,她也有些犹豫,这样一来,她就要在b市了,她不放心她父亲,她母亲已经死了,只有他父亲一个,他表面坚强,其实和她一样,无比渴望温情。她母亲给不了她父亲的,她想给。心里一紧,有感动有温暖交织:“谢谢。”所有的话都化为这两个字。

    顾墨袭手一顿:“乖宝,不许说谢,你是我的女人,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该为你做的。因为我是你的男人。”、

    她想她媳对她这么好,哪怕她说她想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倾其所有让她得到,这份心最重要。她从来没有这么庆幸遇到她媳妇:“好。”

    “乖宝,我想你了。”修长的大手捧着他乖宝的脸,埋头地下,亲在温热的唇上,贴着没动,他心里也异常满足。大手扯落浴袍,翻身把人压下。埋头狠狠的亲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被人敲了起来,顾母急切的声音传来:“墨袭,阿言,不好了,老爷子昏迷了。”

    顾墨袭心里一惊,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立马换上衣服,湛言也随之换上衣服,急急打开门,就看到顾母一脸苍白的样子。

    “妈,我送爷爷去医院。”顾墨袭让他乖宝乖乖呆在家里,可她怎么愿意。心里也担心,她握着她媳妇的手,还能感受到他颤抖的身子,她怎么放心的了,她明白顾老爷子对墨袭意味绝对不止是爷爷这么简单。要是顾老爷子真有事情,对墨袭绝对是个很大的打击。

    “我跟你去。我来开车。”说完也没有给她媳妇拒绝,开车让顾父顾母也随着上车。

    “爸妈,你们做好了。”她抬眼看了一眼墨袭,点点头,立即轰向油门,现在一分一秒时间都是顾老爷子的命,她怎么浪费的起,湛言拿起她飙车的本事,速度极快飚在路上,幸好这么晚也没有什么车辆,就算有,对她也不是什么难事。

    顾父顾母是第一次坐阿言的车,因为顾老爷子的事情,完全忘了阿言是亚斐的事情,所以阿言问他们做好了么?他们也没有当回事,可这一开车,不得了了,顾父除了脸色白一些还好,倒是顾母吓的脸色惨白,紧紧揪着顾父。这速度真是太快了,她心脏都给吓了出来。

    原本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硬是让阿言开了十分钟不到,顾父看了一下手表,用了七分钟?长大嘴巴合不上来,可现在不是震惊的时候,赶紧把顾老爷子给抬下去,让医生推入手术室。顾母一下车忍不住了,惨白着脸吐了起来,就因为这一次,顾母再也不敢坐阿言的车了,每次坐,这脸就忍不住惨白起来,这是后话先不说,

    湛言看顾母惨白着脸色的样子,也不忍心了,给顾母拍了拍背,顾母抬起头看着阿言淡淡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阿言,你这速度以后可。。。绝对不能这么快了。”又想到阿言是亚斐的身份,她突然噤声,可她还是觉得很危险,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媳妇,她还真是有些。。。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妈,我知道了。”当然要是顾母再坐她的车,她肯定速度不开这么快,其他时候她想怎么快都行。

    顾母吐完,湛言便扶着顾母进去。几个人坐在长廊上,她看到她媳妇的手都忍不住握了起来。青筋凸起,可见多紧张担心。

    顾母也有些担心墨袭这个孩子,墨袭和顾老爷子的感情真的是没法形容的,墨袭就是顾老爷子一把拉扯长大的:“阿言,你去安慰安慰墨袭。这孩子心思重。”

    “好。”湛言也担心她媳妇,走过去,什么话也没有说,握起他的右手,任他的大手包裹她的小手,温热的温度传到他手上。

    顾墨袭看了一眼他乖宝,淡淡开口:“乖宝,我没事。”

    “别想太多。”

    没过半个小时,墨成带着秦小言也来了,顾父顾母脸色有些不好看,可还是没有说什么,秦小言有些不安,见顾父顾母没说什么,深呼了一口气。

    “爸,妈,爷爷怎么了?”明明爷爷白天是好好的啊。

    “一定没事的。墨成先别急。”

    一家人等在手术室,等到凌晨一点,湛言怕顾父顾母吃不消,让他们先离开。顾父顾母怎么愿意。

    “要不然爸妈,你们先里面床上休息一下,一会儿爷爷有消息了,我来通知你们。这样干等着也没用啊。”湛言这么说着,顾父顾母才点头同意,可他们哪睡的着,就半躺在里面的床上。

    湛言见她媳妇脸色惨白有些脆弱的样子,拥着他,她感受到他浑身都僵硬起来:“媳妇,还有我,还有我,爷爷不会有事的。”

    顾墨袭紧紧抱着他乖宝,才能让自己平静一些,若是爷爷有什么事情,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他爷爷会没事,一定会没事的,咬着唇不语。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父女关系缓和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婚礼一第一部结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