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赌命 绝对精彩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赌命 绝对精彩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9728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再说东南亚专区赛车场,所有的专业赛车人员都已经到达,这是五年一次,含金量绝对高的一种赛车方式,也是被大众认可的一种比赛,只要你是专业赛车人员,相信都不会想错过这一次。

    赛车投资人与主办方坐在上,两旁都是志愿啦啦对,这一场比赛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你要是能在这场比赛中脱颖而出,就能在赛车界打响名气,“车神”亚斐曾经就是在五年一次的赛车场第一次赛车,由而打响第一次名气。

    莫若德自从上次撞人,就开始提心吊胆,当时他匆匆瞥过,他撞的那个男人绝对是个有势力的大人物,应该就是那个顾大少,他之前站在秦少那个位置,只是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和秦少不相上下,这个的人绝对不会简单,要不是他逃得快,那时候他们都受伤,给他乘机逃脱的机会了。可是他怕那些人报复,只是他等了很久,都没有人报复,这些天,他心惊胆战的活着。对于这次的赛车,他想要名气,绝对不想错过,只要没有亚斐,他就有可能第一。所以他才这么大胆来到东南亚参加这一次的赛车。

    只见赛车场上,所有参赛选手都带着自己组装改造的车辆停在路线前面开始准备,而裁判拿着一把枪开始准备,裁判刚要开口,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人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裁判明显一呆,而后停下鸣枪。点头。

    莫若德见裁判放下枪,眼底有些疑惑,难道还有谁参加?竟然能让裁判和说服主办方等。

    旁边的参赛选手忍不住开始谈论起来,其中有一人开口问:“你说,还有谁来参加?竟然让裁判都停下来等,也太牛逼了吧。”

    “谁知道,说不定是亚斐来了。”另一个人自嘲道。要是真是亚斐来了,这一次他赛车可没白来,就算他输了也没有关系,赛车界多少人以亚斐作为偶像和终极目标,曾经五千米的跑道,亚斐创下了不到一分钟的世界纪录,至今没有人打破。哪怕以后赛车上有再多的冠军,都毫无疑问拿来与亚斐对比,可没有一个人能打破她的纪录,亚斐太过神秘,传言亚斐的消息也不知道可不可信。

    “靠,你这小子不是吓我吧,亚斐近十年没有参加赛车了,说不定人家早已经退出赛车了,可能来参加么,不过要是真来参加可真好,我要好好和我的偶像合个影。以后让其他人羡慕去。”他倒是想的好,

    亚斐真来了,见她比赢还重要。

    “你这是白日做梦,要是亚斐今天来了,我跪下来,脑袋给你踢。”亚斐这么久没有出山,怎么可能来参加。

    另一个红色头发非常英俊年轻的男人,眉眼桀骜不驯,这个人就是科斯拉,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正规的赛车比赛,之前他主要以玩为主,赌的都是命,亚斐这个名字,他自然是听到,不过他倒是觉得这亚斐估计是被夸大的,若是真那么厉害,近十年为什么不出现,说不定就是害怕输,不敢再参加。

    “亚斐这个名字不过是夸大,我曾经见过她一面,若是她真这么厉害,没有理由不继续参加。难道不是么?”莫若德冷哼开口,明显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语气,不知道的以为他真不屑亚斐,熟悉的便知道他是嫉妒亚斐。他敢这么说也是绝对肯定亚斐不会来参加。不过这次注定他想错了。

    因为这一句话,科斯拉还多看了莫若德几眼,对他眼底的妒忌看的分明。

    突然有一个人开口:“您…您就是莫若德?”

    有了一个人开口,这个消息便像爆炸般的速度传递下去,在每个人口中佩服赞扬,莫若德虽然没有再说话,可脸上浮出得意的表情。原来他就是莫若德,科斯拉多看了他几眼,这个名字在赛车界他当然也听过,不过远没有亚斐这个名字有风头,连续五年连界的冠军,但名气却每次屈之亚斐名下,怪不得莫若德会妒忌,他赛车也是极为不要命,但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踩着别人的命赛车。对莫若德这个名字,赛车选手是又俱又怕,生怕自己成为他的踩踏板。只不过这个名字大多数情况都会与亚斐这个人比较,事实上,莫若德这个名字远远及不上亚斐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就算他连界五年冠军,还是被亚斐比下去。

    “好了,要开始了。”莫若德打量眼前的比赛走道。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人员早已分成两边,露出中间的过道,“轰”的一声,五分钟后,一辆银白色的跑车急速飚过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银色的流光,完美。

    只要是接触过赛车的人,都可以轻易看出,这辆车经历过多次的组装,升级。

    在这辆车内部,所有的配件不只是花费重金,还请世界上最顶尖的赛车组装手帮忙组装设计的。所以这辆车还有一个功能,就是急速。所谓急速就是,在所有配件的升级下,它的速度可以超出它本身速度的范畴。但是关键的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身的控制能力。

    所有人目光都被这辆跑车吸引住了,视线死死盯着眼前的跑车,只要对赛车有深深的研究的人都知道,眼前的这辆车,绝对价值连城,在这辆完美的车的映衬下,其他的跑车落下的不是一两个级别。而且最重要的是前面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标记。

    几乎是同时,全场寂静,而后一片爆炸性惊天动地的沸腾,所有人看到那个标记都知道代表什么。

    “亚斐!”声音震耳欲聋,可以想象一下众人对亚斐的崇拜,就连几乎所有参赛的赛车选手也都纷纷目瞪口呆了,这…这…亚斐竟然真来了?亚斐来了?这是什么概念?众人脑中一片空白,嘴里随着旁边的人一起喊着亚斐这个名字。

    莫若德从来没有见过亚斐,没有与她一起赛过车,第一次看到因为亚斐这个名字这人山人海的反应,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现,可心里已经被震惊的麻木,就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就名气而言,他远远比不上亚斐。但是他不甘,既然她来了,这一次,他绝对要她败在他手下。

    科斯拉也是第一次看到因为一个人人山人海沸腾的情景,一时太过震惊忘了反应回来。那辆车真是完美,可越是完美的车辆,越是难以控制,他真好奇这个亚斐长什么样子。

    就在这时候,身后跟着几辆黑色的保镖,传说中,每次亚斐来赛车,都有十几个保镖跟在身后追随,今天也不例外。

    他呆呆盯着那辆车,就想看到里面的人下车出现,几分钟后,果然一个白色衬衫的“少年”出现,看年纪竟然像是比他还年轻,科斯拉瞪大双眼,眼底有些怀疑,眼前的这个比他年纪还小的少年,真是亚斐么?可她那浑身的优雅与高高在上,一眼过去,仿佛所有人都是蝼蚁,但眼底清澈,没有丝毫的傲气,不过他看的清楚,那个犀利的视线落在他旁边的男人身边却闪过浓烈的杀意,那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等亚斐下车,所有人立即沸腾喊了喊了几声亚斐,就连几个赛车手突然从自己的位置下退下,想要亲近亚斐。只不过被她身边的保镖给挡住了。

    她年龄虽然看起来很小,五官非常漂亮,及耳的短发,浑身的不羁与漫不经心却处处透着睥睨,多变的气质让人看不过来,更可怕的是那双眼眸的威慑,轻轻一眼,让人心口的寒意浑身冰凉,这就是气场太过强大的问题。科斯拉从来没有见过一个这么多特点杂糅在一起矛盾却又和谐的人,他抬眸看过去,刚好那双禁欲一般的眼眸对上他的视线,科斯拉浑身一震,心跳仿佛要从心口直接跳出来,这就是亚斐的魅力,谁也忽视不了。

    “亚斐!亚斐!亚斐!”

    这次的比赛都是全球直播,只要爱看赛车的人都能看到这场比赛。几乎每个头版头条都是关于亚斐,只见苏氏集团的琴姐突然看到了出名的“亚斐”一愣,亚斐,她对赛车并不感兴趣,但也听说过这个名字,湛言竟然是亚斐!亚斐竟然是湛言!琴姐捂着喉咙,不敢相信,忍不住搬着电脑直接敲响了苏少办公室的门,苏城瑞眉头微皱。

    琴姐此时顾不得苏少的表情了,她只是…只是不敢相信湛言是亚斐,竟然还参加了东南亚的赛车。这…这…。她没忘记湛言是女的吧!天啊,这还是人么?

    “苏少,看这个…苏少,这个…亚斐…亚斐…”琴姐赶紧把电脑搬到他桌上让他看个够。

    苏城瑞视线落在屏幕上,眼眸立即顿住,视频里到处人山人海的沸腾,喊着亚斐这个名字,眼底震惊早已明明白白,其实他早已震惊的麻木了,他这辈子遇到了阿言,阿言却给他太多的震撼,他看着视频,忘了说话。沉默了大半响,最后轻轻一句“嗯”,声音透着落寞与寂寥,就连那背影都沧桑萧瑟极了。

    琴姐见苏少视线早已停在屏幕上,自己退了出去,在苏氏大部分人都见过湛言,这次竟然在赛车场上看到她,纷纷激动的要命,而她竟然还是亚斐。

    而在陆氏名下的工作室,秦宇呆呆盯着电视屏幕,浑身激动,虽然他知道她就是亚斐,可是从来没有看过亚斐的赛车,想找亚斐之前赛车视频的完整版都几乎非常难找到。秦宇指着视频:“臣熙,你看亚斐赛车比赛啊!”

    陆臣熙视线紧紧落在视频里熟悉非常却遥远的面容上,她果然就是亚斐,亚斐近十年没有在车界有消息,可这一次却参加了东南亚的比赛,从这些人山人海的沸腾呼喊中,他能感受到亚斐在车界的人格魅力与地位,谁敢与她比?

    秦宇看着臣熙落寞的样子,依旧没有释然,要是他和这样的一个人谈过恋爱,估计这辈子也不可能忘记有这么一个人,湛言这辈子就是生来打击人的。他看着臣熙死死盯着视频微微叹了一口气,拍在他肩膀上:“臣熙,你也该结婚了吧!”他想说的是难不成你真的想要一生都不结婚?

    “到时候再说。”陆臣熙视线也没有移动,淡淡开口。

    秦宇看到这一幕突然觉得顾家大少可真是运气好,让这个人掏心掏肺爱上,可臣熙的运气也不错,只不过是他自己错过,怪不得别人,因为拥有过再失去,这种疼痛更痛。听到这沸腾的呼喊,那个熟悉的面容只是冷淡,没有丝毫波动。此时她褪去了冷意,浑身优雅与潇洒不羁让她整个人生动起来。他竟然没想到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和这么一个传说中的人物认识。

    东南亚赛车场二楼,只见一双幽蓝色的眸子直直落在那个弱小的身影,可他明白她一点都不弱小,反而甚至比他更强,言言,修长的手伸出,深蓝色的瞳仁颜色变深,第一次透着脆弱与深情,那深刻入骨的感情让秦行震撼。

    秦少,你就这么喜欢这个女人么?甚至超过了生命,所以顾不得自己的命,也要来东南亚?抬眼看向蓝色天空,秦容,你说,作为属下的我该怎么办?那个女人对秦少没有感情只有恨,就算那个女人要杀他,他还是义无反顾来了,他阻止不了,阻止不了。

    “你看起来很不错!”科斯拉突然走过来直接开口,有这么一个对手,他浑身激动兴奋,这一趟没有白来,他倒是非常好奇她的赛车水平,想看真有传说中那么好么?

    湛言看眼前的人五官立体,非常年轻,唇勾起,面无表情。犀利的目光让他微怔。

    裁判这一次回到原地,准备鸣枪,湛言淡淡看过去,这一次是八千米的跑道。而且地势蜿蜒,不过两旁都有保护栅栏,但计算有保护栅栏,有时候意外也无可避免。

    随着鸣枪响!

    “轰隆”声,所有的赛车手发动引擎,砰的一声,第一辆车飚出去,速度可以说是极限,科斯拉认出那是莫若德的车,果然反应够快,从后视镜看过去,眉头皱起来,没想到那个亚斐还在原地,她到底想干什么?

    只是他刚想,那辆银白色的赛车在白色的阳光下动了,只见那辆赛车几乎是如同闪电快速像飞一样飚了出去,速度快的令人咂舌,直接超过大部分的赛车,人山人海的人沸腾了。

    “亚斐!亚斐!”所有人的目光几乎被那辆赛车吸引,紧紧盯着那辆银白色的赛车,嘶声裂肺的呼喊声惊天动地。

    湛言眯起眼,眼底透着无尽的危险,盯着最前面那辆赛车,继续轰油门提速,握紧方向盘,因为速度太快,“嘶咧”车轮与地板摩挲极大的摩擦声,就在第一个拐弯口。

    众人瞪大眼不敢置信,那辆银白色的轿车突然腾的直接飞了起来,前面有两辆前后衔接的轿车,要直接飞过这两辆赛车简直不可能,而且极有可能速度太快,控制不稳,极有可能翻车,众人眼睛不眨注视前方。只见那辆银白色的轿车直接穿过两辆轿车向最前面第一辆车进攻。

    莫若德还在自得第一名。“砰”的一声,在第一个拐弯口,只见那辆银白色的赛车直接把最前面的那辆车撞到旁边拐角处,直奔栅栏处,莫若德惨叫一声,车头直接陷进栅栏口处,被它给勒住了车头,其中一个车轮直接陷到悬崖外。若是没有那处的栅栏,这辆车完全毫无疑问将要摔下去。

    所有人紧紧盯着这精彩几乎是奇迹的一幕全场寂静无声,而后惊天动地嘶声裂肺喊起了亚斐这两个字。震耳欲聋。

    “亚斐!亚斐!亚斐!”嗓音几乎叫哑了,依旧不忘继续喊叫。

    就算有这么奇迹的一幕,众人也不意外,谁让那是亚斐呢!亚斐在车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亚斐!亚斐!”

    莫若德满脸惨白,浑身颤抖,以前也只有他攻击别人,从没有别人敢攻击他。他阴沉着脸死死盯着最前面那辆银白色的车,咬紧牙关,从牙槽挤出两个字:“亚斐!”而后看一辆一辆赛车超过他,满脸绝望。这一场他从天堂掉入地狱。

    只见前面银白色的车身一闪,消失在人的眼中,轰隆的一声,众人就看到最前面的一辆银白色的轿车朝着终点飚过来了。众人眼眸几乎是一闪,那辆赛车直接飙到终点,划过彩带,再看其他赛车脸只走了一小半,还有末尾最后一辆车怎么被夹在栅栏里,怎么也抽不出来。

    裁判看这一场景,脸几乎都要扭曲了,靠,这一次八千多米,亚斐竟然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简直难以相信,这亚斐赛车竟然到如此地步,让所有人震惊。

    相比亚斐,其他车辆就像是用蜗牛的速度,这…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排山倒海热烈的嗓音喊着亚斐亚斐二字,湛言拧开车门,下车,脸上依旧冷淡对什么也不放在心上一般,那那双极黑的眼眸仿佛有个漩涡让人陷进去。

    “亚斐!亚斐!”

    五分钟后,第二辆车到达终点,也就是科斯拉,裁判看第一名第二名的差距真不是一点两点,嘴角一抽,第二名说的好听,可这时间却比亚斐多了几倍,靠,这也是第二名?和第一名的亚斐相差太大了吧!

    科斯拉拧开车门下车,看那个冷淡至极的脸,嘴角狠狠抽搐,这人比人还真是比死人。眼前比他还年轻的“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厉害,他生平第一次佩服人了,怪不得近十年亚斐没有参加赛车,可看过她赛车的人没有人能忘记她,忘记这一幕,刚才他在车内,看的震撼不比其他人小。他佩服这个人。走了过去:“你是我第一次佩服的人!小子,我叫科斯拉!”

    湛言看眼前的年轻小伙子,听到“小子”这两个字,眼眸一眯,而后听到车声响起,而后第三名,第四名,第五名…。依次慢慢而来,毫无疑问,曾经连冠五届冠军的莫若德在这一场赛车上竟然是最后一名。

    莫若德被工作人员把车弄出后,满脸怒气冲冲走到裁判面前指着湛言,嘶声力竭大吼:“她犯规,她犯规了。这一场根本不算数。”他怎么会是最后一名?他受不了这个打击,怎么可能是第一名?他不认!他不认!亚斐,若是有机会,他绝对要千百遍奉还。

    湛言眼眸狠光闪过,眯起眼,犀利的冷光直射过去,莫若德浑身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酿蹌后退几步。

    “犯规?莫先生有什么证据证明我犯规,我可不想撞你,是你自己把车开到右边故意挡住我的道路,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车子”情不自禁“撞你的车,难道莫先生还想让我乖乖把车拐到左边避免撞你,谁有这样的技术?”她当然能把车转到左边,只不过她的目的就是他,这是一个机会。她龚定他为了阻止她超过他的车,会主动把车开过来挡住她的去路,视频都有证据,谁对谁错谁犯规一目可见。他只能越描越黑。

    莫若德一张脸都扭曲的狰狞了,谁会相信亚斐没有这技术,他是心怀不轨,可没有想到自作孽不可活,他太过轻视亚斐,而她却有太强了。她把他从天堂踹到地狱。他恨!他恨!可除了恨他能做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眼前的人身上,高声呼喊亚斐这两字让他妒忌的发狂,他被她压的生不如死,她做到了,她做到了,赛车就是他的命,她让他从高处狠狠摔在地上,摔的粉骨碎身。

    “你…。”他知道就算他再争,难看的也是他。错的也是他,犯规的也是他,可是他不甘。

    “我倒是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和我再比一次。”湛言一步步逼近,身上的气场强大逼人,莫若德有些不敢置信,那双黑色的眸子给他深深的忌惮,仿佛要他的命,她会这么好心?他不相信。

    果然!

    “不如我们赌一次命,你若是敢,我就和你赌!”眼眸淡淡看他又似乎不像是看他,敢对她媳妇动手,今天她有千百种方式让他死。她一步步逼近,莫若德酿蹌后退,满脸苍白,赌命?他不敢!可他输不起。

    看出他的心思,湛言故意开口:“难道莫先生不敢,五年连界的冠军就是这个水平么?”一句话直戳他的心窝,让他不能不应,应了就要赌命,不应从此之后在车界他也不用再混了,就算以后他爬到再高的位置,这次也是他的耻辱,洗也洗不去。亦或是被所有塞区驱逐。不,不,他不能这样,这一次,他一定要赢亚斐,他就不相信他赢不过这个亚斐:“好,我比。”

    比就好,若是他不比,她就打算让人直接当场把人给煮了,他让她媳妇现在还在昏迷,她就让他生不如死。一命还一命,再公平不过了。东南亚是蒙家地盘,她有什么害怕,就算不是在东南亚,她也没有必要害怕,这一辈子,她从来不知道害怕是什么?

    “来人,把周围栅栏给撤了,这一场我和莫先生继续比,赌命!”最后两个字让所有人寂静。满眼震惊不敢置信。

    赌命这两个字一般只有在黑市赛车飙车才有,一般正式赛车场,除非两者都愿意,否则没有人能强迫别人赌命,这里的人都听清楚了莫若德这个人要赌命。

    科斯拉视线紧紧盯着眼前这个强大浑身透着邪意的“少年”,这个小子真是越来越对他的口味,眼底第一次闪过崇拜,亚斐!亚斐!这样人他永远也忘不了,赌命,真是爽!

    “亚斐,我压你赢。八千万。”科斯拉突然开口。

    “有眼力啊!不过八千万太少了吧!”黑色的眸子看了科斯拉一眼,眼眸一转,唇勾起笑道。“祁宁,我给自己压五亿下去!”蒙家多的就是钱。

    这五亿刚开口,全场沸腾,五亿啊,天啊,不是几千万而是五亿,这。这。亚斐到底是什么来头,也太多钱了吧!

    科斯拉一脸不敢置信,她轻轻一句就五亿,这真是钱多了没地方烧吧,眼前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打量了他一眼,噗嗤!笑了一声,叹道:“这八千万就是我全身的身家了,虽然我知道你绝对会赢,不过还是手下留情啊,慢慢来,让我看的精彩清楚一点啊。”他当然相信亚斐直接秒杀这个莫若德,若是他,在这样输赢明显的情况下,绝对丢了面子也要保命,科斯拉摇摇头,莫若德这人太笨。他现在就希望亚斐满一些,别让这场赌命赛车快点结束,也好让他偷偷师,让他看过瘾一些。

    “好啊!”她也想慢慢折磨这个莫若德,人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时刻死亡就在身边,等死才是最可怕的。

    莫若德满脸惨白,浑身颤抖。有气有无力!更有惶恐害怕,他隐隐绝对亚斐一直针对他,可他从来没有见过她,更别说得罪了。既然她想让他死,他绝对先下手为强,让她先死。眼底怨恨阴毒。

    “我有一个要求,你不许再用这两车。”她的这辆车太坚固,带给她太多的优势。

    莫若德的这个条件简直就是强词夺理,就在众人以为亚斐会拒绝的时候,她倒是轻松的应道:“好啊!”她不需要这辆车,也有能力让他死。

    满脸狠戾,一闪而过。

    “我借你车。”科斯拉直接把钥匙扔过去,湛言接住,颇为深意看了一眼这个男孩:“这个人情我会还。”

    旁边的赛车人员捶胸顿足后悔自己没有动作快一点,把自己的车借一下,让亚斐欠你一个人情,这交易绝对做的非常值。靠,众人敌视科斯拉,这小子手也太快了点吧!

    科斯拉没想到他借个车竟然会遭到所有人的妒忌与敌视,摸摸鼻子,看来他还真是占了便宜啊。刚才没想不觉得,现在越想越是划算,越是值得。估计这辆车在亚斐用过之后,原本几百万的造价说不定立即翻了几倍。

    随着裁判枪声一响,两辆车直接飙过去,前面的一辆是黑色的高级组装车,也就是代表莫若德的那辆车,只见那辆车几乎是油门踩顶,飞快的往前飚,相对后面那一辆车倒是有些漫不经心,等两人距离拉开一点,后面那辆车突然往前飚,直接追尾,而在后面那辆车一追尾,前面那辆黑色的车立即提速,有几次控制不住太快的速度差点撞到旁边,因为只有一处也就是左边靠崖,而那黑色轿车紧紧黏紧右边丝毫不让开。

    湛言满脸漫不经心,他以为这样她就没办法了么?眼眸迸发冷光,直接加速,两辆车并驾齐驱,也就是现在,莫若德瞄准她的车在靠近悬崖的那边,发了命的往左边撞,只不过他刚撞过来,身子一闪,直接飙到前头,让他撞了空,因为他太过用力与激动,整辆车直接撞到悬崖边,要不是他收的快,估计现在已经飙到悬崖底,自取灭亡了。

    莫若德是满脸冷汗,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颤抖不停,后背冷汗涔涔,湿了一大半。也就在这时候,两辆车子的局面变了,刚才还是莫若德那辆车在左边,现在湛言这辆车在左边。

    湛言眯起眼,若是刚才她想,旁边的车早已经掉入悬崖了,不过她想好好玩一玩。

    湛言眯起眼时不时往旁边撞一下,莫若德整个车身就晃动一下,往旁边落下去,莫若德紧紧握着方向盘,打了个冷颤,想要赶紧提速甩开旁边这辆车,只不过任他怎么提速,他都始终摆脱不了这辆车,他满脸冒着冷汗,唇色褪去色泽,惨白惨白。湛言时不时撞一下,他吓的浑身都是冷汗,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为莫若德胆寒,任谁时不时的被撞到悬崖旁,都受不了这玩法,估计半条命都去了。众人摇头,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亚斐、

    “亚斐!亚斐!”

    他不想死,莫若德浑身打颤,突然熄火,把车停了下来,在原地转了个弯,就想往回跑。

    噗嗤!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不敢置信,史上第一次被吓着跑回原地的赛车手,还是原来连续五年的冠军,真是可笑!

    莫若德此时什么也看不到了,他只想活着,所有人的笑声都和他没有关系,太可怕了!这赌命赛车太可怕了。他刚才是傻了才会和她赌命赛车。

    湛言从后视镜看那辆车往回想跑回原地,唇勾起冷冷一笑,他不觉得迟了么?轰的一声发动引擎,转了个方向,身后的莫若德见她也转了方向明显想追他,赶紧提升速度想要跑。湛言怎么会任他跑呢?轰油门,提升,直接飞到他车的前面,莫若德脸色惨白,浑身抖的不行,眼前一黑,看到那辆车又跑到他前面,他几乎要晕了过去,既然他不放过他,她也别想好,莫若德咬着牙,把速度提升到前所谓有的速度,他这次是拼了命想要拖她一起死,车子不要命的飚了过来。

    湛言眯起眼冷笑一声,来的倒是好,也提速直接往前撞,闭起眼睛,想要她一起死,不可能!他没有这个胆子。

    只见两辆车就要碰撞的同时,莫若德瞳孔一缩,眼眸扩大,从心里深处一种恐惧起,不,不。他不要死,他不要死,就在两辆车要碰撞的时候,莫若德握住方向盘直接一拐,往右转了过去,速度因为提的太快,车轮与地面摩擦出的嘶咧声响响起,车子控制不住,直接往旁边的悬崖冲了下去。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砰的一声,直接砸下去。

    四周一旁寂静,盯着视频处这一幕,赌命赛车赌的是命也是胆量。明显莫若德这个人没有这个胆量。

    湛言再看到那辆车冲出去后,眼眸一转,轰向油门,直接快速回到终点。

    惊天动地的呼喊声持续不停响起:“亚斐!亚斐!”

    科斯拉见她从车上下来,眼底崇拜走过去,殷勤却无比真诚:“亚斐,我崇拜你!”

    “少爷。”十几个保镖跟随。

    “谢了,这一次!”湛言听着震耳欲聋的呼喊声与眼前所有人,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

    “亚斐!亚斐!”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宝宝是我的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夫妻相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