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妒忌了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八章 妒忌了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8462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等墨成开车的时候,一脸还是目瞪口呆的样子,时不时看他大嫂,眼底都是崇拜和佩服,墨成心里想的都写在脸上,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好好开车!”

    “是,大嫂!”解决了那个女人,墨成这心里也宽了,幸好带大嫂去帮他,要不然那女人还缠着他,他实在是受不了。现在又可以和秦小言有交代,又可以摆脱那个女人真好。相信他妈最近也不会给他找什么相亲对象了。墨成松了一口气,这心情当然就好了,时不时吹吹口哨给他大嫂先殷勤。心里想着以后有啥事,找他大嫂绝对可以解决问题。不过他当然知道关键还是靠自己。

    等两人回家的时候大概已经傍晚六点多了,把车停下,狗腿给他大嫂开门:“大嫂,您走好!”

    湛言见墨成的样子,见他并不打算进去,估计还要出去一趟,唇边带着柔和的笑容:“不进去?”

    “大嫂,您先进去。”边说边嘿嘿笑了起来,湛言眼眸深意看了一眼墨成,看的墨成怪不好意思的。

    湛言进了门,顾母让人把饭菜都上桌了,晚饭的时候,墨袭和墨成都不在,顾母估计知道这两兄弟不回家吃饭,等她回来的时候,顾母就给桌上的每个人都盛了一碗饭,顾母把炖好的补品端上来,湛言差点没把碗给咬了,顾母看了阿言一眼,叹了一口气:“阿言,这怀孕了可不能什么都乱吃啊,偶尔吃一点也无所谓,墨袭也和我说了,最近你喝这炖品容易吐,妈也是过来人,知道吃太多容易腻,可你这肚子和自己都得补补营养,喝不下也得喝个几口,这鸡爪妈给你热了,偶尔吃几个。妈也不阻止。”

    湛言看到碗里的那几个鸡爪,脸色涨的通红,听到顾母的话赶紧点头:“妈,我知道了!”

    小瑾看到那有些辣的鸡爪,也有些好奇了,湛蓝色的眼睛咕噜咕噜转,小嘴嘟着:“奶奶,小瑾想吃那个。”手还指着鸡爪里的碗。

    顾母也没想到小瑾也想吃这鸡爪,怕太辣只给夹了一个小的,小瑾看着碗里的小的鸡爪,再看看大碗里其他比较大的鸡爪,嘟着小嘴有些委屈,顾母生怕小瑾辣到,给他准备好热汤放在一旁,辣了就多喝汤。可能这个鸡爪的味道确实带劲儿,刚还是吃有些辣,小瑾第一次吃这么辣的食物,可吃的爽,一个鸡爪一下子给他也咽到肚子里了,嘴巴被辣的红肿,呼着气,把旁边准备给热汤给吞到肚子里了。

    等嘴里的辣味淡了一些,小瑾眼睛紧紧盯着那碗里的鸡爪,显然是还想吃,吃太辣了可不好,顾母赶紧过去给小瑾多夹了其他菜,也不见他动,小瑾水汪汪的大眼睛看顾母,看的顾母心里软成一团:“奶奶,小瑾最后吃一个鸡爪好不好!”

    顾父在一旁看小瑾的样子笑了起来,给小瑾夹了一个最大的到小瑾碗里,乐的小瑾咧开小嘴笑着:“爷爷对小瑾最好了。”

    顾父听到小瑾的话,乐呵呵的笑了起来,顾母听了吃醋了,故意委屈问道:“爷爷对小瑾最好,奶奶不好么?”

    “奶奶和爷爷一样最好!”小瑾边啃鸡爪,边不忘拍马屁,顾母也被小瑾的样子乐的笑了起来,小瑾可真是活宝。顾母心里想着既然小瑾喜欢吃这种鸡爪,她得好好研究研究,以后让小瑾多吃个够。

    湛言看小瑾那个小得意的样子,也笑了起来,见小睿也盯着碗里的鸡爪,给他也夹了一个,小睿学着小瑾的样子吃了起来,只是吃了一口,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嘴唇被辣的红艳艳的,只能不停喝旁边的汤,湛言看小睿的样子,把他碗里的鸡爪给夹到自己碗里来,小睿咧开嘴,对他妈咪笑。

    湛言如顾母的愿把碗里的汤喝完,啃了一个鸡爪,觉得心里舒服多了,吃完饭带两个孩子到后院去散步,半个小时候,才把两个孩子带上卧房。

    “妈咪,小瑾今天和你一起睡好不好?”小瑾蹬了鞋子,爬到床上翻着身子。小睿听到小瑾的话,眼睛一亮,也盯着他妈咪看。

    “好啊!”看两个孩子清澈的眼睛,她也不忍心拒绝,想着她媳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让两个孩子作伴也好。

    “太好了,妈咪!”

    “小瑾,小睿,寒假作业做了么?”这几天她都没看他们做作业。小瑾听到他妈咪的话,苦着小脸:“妈咪,我不做也会。”之前快期末考的时候,他们换了一个班主任,更严格了。作业布置也比以前多,想到这里,小瑾突然无比怀念之前那个喜欢吹牛的赵老师。

    湛言一看小瑾苦着脸的样子就知道他想什么,让两个孩子拿作业出来,她坐在旁边看他们做作业。小瑾不怕他爹地,有些怕他妈咪,只好把作业拿出来,小睿坐在他妈咪旁边,湛言见小睿想也不用想,顺溜溜的写下几个答案,就连解答题也是直接给出一个答案,要不是她在一旁监督,还以为小睿乱写,她看了看,小睿每道题的答案都是对的,完全没有一道错误,有了言宝这个天才孩子,湛言对小睿的表现也没有这么震惊,不过吃惊还是有的。

    湛言想着小睿考试不是也是这样给个答案吧?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想着一会儿等小睿做完,再和他说说,倒是小瑾答题五题有三题错,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小瑾,你的成绩单呢?”

    小瑾睁大眼睛不敢置信,要是让他妈咪知道他考的那么差,那他多没面子,垂着头:“妈咪,我会给爹地看的!”

    “你这小子!”湛言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这小子现在只有他爹地了,她还真吃醋了。

    小瑾擅长察言观色,见他妈咪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他妈咪吃醋了,笑嘻嘻扑到他妈咪身上:“妈咪,小瑾最喜欢你了。”

    “刚才你不是最喜欢爷爷奶奶?”这小子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这么会拍马屁。

    小瑾嘿嘿笑了几声,一本正经道:“妈咪,小瑾对你的爱和对爷爷奶奶的不一样。”

    “哦?有什么不一样!”她还真有些好奇了。

    “小瑾对妈咪的爱就像爹地对妈咪一样!”湛蓝湛蓝的圆眼珠转个不停,衬着小脸可爱又漂亮,白嫩嫩的脸蛋让人想咬的冲动。

    急个小时候,湛言眼看快九点了,两个孩子也差不多困了,给他们脱了衣服,让两人爬上床睡觉。

    她媳妇很少这么迟回来,湛言打了几个电话,对方都是没有接通,估计又什么事情,外面天气越来越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开始下雪了,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湛言接通电话,走到阳台。

    “湛言,我是薛天!”薛天的声音透着爽朗:“明天傍晚七点是片子的发布会,你有空么?”

    “好,我明天会去!”不说他父亲与她关系不错,她对薛天爽朗的性格很有好感,既然他主动邀请,她也不好不去。

    “哈哈,湛言,上次还真是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肯定拍不出这么好的画面。”搞艺术的人一般对自己的作品都有严格的要求,她这次无意帮他,薛天也是感激不已,自从上次,两个关系也近了不少。也算的上她的朋友。

    两人又继续说了一些,才挂了电话。

    再说顾家别墅那边,此时顾墨袭捏着手里的话,青白交错的指节差点碎裂,呲目欲裂紧紧盯着手里的那副婚纱照,浑身上下散发浓浓的怒气与冷气,眼底的冷意遮掩不住,看的旁边的几个属下战战兢兢,不敢开口,生怕一开口就牵连怒火。

    “这是打哪儿来的?”低沉的嗓音比冷冬里呼呼刮的冷风还要冷的刺骨,寒意禀禀,让人打从脚底冒起冷汗。那边框上几步被捏的有一点裂缝。

    “领主,这…这好像是由人寄过来的!上面的收件人是少爷。”紫鹰开口。

    要说这浑身相框会落到墨袭手里也是阴差阳错,先前湛言不想看到这幅婚纱照,直接让祁宁拿起扔了,祁宁刚出门打算烧的时候,蒙父找祁宁,祁宁就让刚来蒙家别墅的黑鹰帮忙拿着,黑鹰知道祁宁打算烧了这啥东西,就以为这东西不重要,掂量了这东西一下,以为是什么画,直接拿回顾家别墅,打算拆开来看,没想到被领主撞个正着。等看到里面的照片的时候,黑鹰浑身就开始打冷颤了,天啊,这竟然是少爷和其他男人的婚纱照,还被领主当场看到,看领主那铁青阴沉的脸,一脸暴风雨来临之前,心口颤颤,庆幸的是旁边不止他一个人,还有紫鹰红鹰几个人。

    “砰”的一声,修长的手指直接把那幅相框给捏碎了,一道裂缝从旁边断开,可那张婚纱照片还是完好无损。墨袭看的眼睛都红了起来,冷峻的脸差点扭曲了起来,目光直直盯着那副婚纱照,倒像是看仇人一般,眼底冰冷没有一点温度。一想到他乖宝穿着婚纱和秦若凡站在一起的样子,捂着胸口,这心口疼的厉害,像是一把刀刃直直戳到他的心窝,虽然他知道这是他乖宝为了救小睿的权宜之计,可看着这婚纱照,他真是第一次有了前所谓有的杀人的冲动。

    站在旁边个几个人听到这动静,再看看领主那青筋暴露的额头,一凸一凸的样子,就像是血管要爆裂开来一般,几个人心里又害怕又急,其他人都盯着黑鹰这罪魁祸首,要不是这黑鹰乱拿东西回来,领主怎么会看到这相片,还是少爷与其他男人的婚纱照,黑鹰这不是找死是什么,找死还要拖着他们,黑鹰见其他几个人直直盯着他看的样子,一脸欲哭无泪,要是他知道这是什么,打死他也不敢拿啊。怪只能怪自己当时怎么就没看一下啊。

    “潜进秦家秘密基地的人员有消息了么?”

    “领主,据消息秦家之前确实研制出了核武器,但因为铀元素太少,只研究出一种,还送给了叶明晰,这秦若凡就是打着让叶家与流岛两败俱伤的目的,到时候渔翁得利,可他没想到叶家会被少爷端了。”紫鹰开口。至于这个消息他也不敢肯定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和秦若凡第一眼开始就不对盘,果然,他们就是天生的敌人,想到秦若凡这个难缠的对手惦记上他乖宝,他心里恨不得立即解决秦若凡这个人,秦若凡一天不死,这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他庆幸的是他乖宝从来都没有喜欢过秦若凡这个男人。

    顾墨袭冷笑,秦若凡那么心思缜密的男人,绝不会轻易透露出自己缺点,秦若凡故意放出这消息到底是为了什么?眯气狭长的眼眸:“紫鹰,你立即联系潜入秦家基地的人,看看他们是否还活着。”

    紫鹰冷不丁的打了个激灵,领主的意思是,这秦若凡早就发现了他们的人,所以故意透出这消息给他们?要是真是这样,他们又相信了的话,那真不知道会如何?“领主,是。”

    “红鹰,约个时间,我要亲自见见秦若凡这个人!”

    “领主,秦若凡不是在东南亚么?”

    顾墨成眼底一丝一毫的温度都没有,薄唇抿成一条线,从侧面看过去,凌厉的五官冷漠惊艳,轮廓深邃,眼底嗜血一闪而过:“他到底在东南亚还是b市,试过才知道。”

    “是,领主!”红鹰立即点头。

    “你们先出去!”

    “是,领主!”

    顾墨袭从兜里摸出一根烟,自从知道他乖宝怀孕后,他极少抽烟,就算抽烟也是点了一根,吸个几口,就掐灭烟蒂,生怕身上有烟味,给他乖宝闻到,可现在他心里烦躁的很,书房关了灯,透过窗,外面的月光散在地上,有些光线,也不是特别的黑,至少东西还能勉强看清楚。一只手夹住烟,另外一只手拿着打火机,吧嗒吧嗒的打火关火,明亮的火一闪一闪,那双深邃晦暗的眸子透着凌厉的杀意,触目惊心的厉害。点上烟,夹着烟,猛的吸了一口,再吐出来,灰色的烟圈透着青草的味道显得特别的好闻。深邃的轮廓在火星的映衬下模糊看不清楚。那双眼睛幽幽除了冷意与杀意,没有其他。 顾墨袭对着落地窗,坐在沙发上,目光紧紧盯着旁边那张婚纱照,手里还吧嗒吧嗒玩着火,眯起眼,等烟蒂快烧到手上,他才回过神,把手里带着火星的烟扔在那副相框上,上面精致的框架在火星中,冒起烟,燃起了一个洞。

    他盯着那个洞眼睛也没放,就一直盯着,薄唇勾起一个冷酷的笑容,眼睛嗜血,要是让人看到,准让人不寒而栗。

    从他爱上他乖宝,他就发誓,谁要想抢他乖宝,除非从他尸体踏过,要不然就是他从那人尸体踏过,不死不休。

    秦若凡,就算你再喜欢乖宝又如何,她已经是我的女人,是我几个孩子的母亲,就算你爱上了乖宝,也不可能拥有,这辈子你只能爱而不得,就算这婚纱照,你也只能用来自欺欺人,秦若凡,你想我死,我自然也想你死,瞳孔倏地睁大,那就看看最后到底谁鹿死谁手?

    闭起眼睛,复又睁开眼睛,顾墨袭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浓。我会让你知道乖宝到底真正属于谁?

    凌晨的时候,顾墨袭才回到顾家老宅,回到卧室,目光落在大床上立即变得柔和。有他乖宝真好!

    顾墨袭缓步走过去,湛言听到动静,迷迷蒙蒙醒过来,看到墨袭,再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媳妇,你怎么回来的这么迟?”

    顾墨袭低头刚想亲亲他乖宝,想到自己刚抽完烟,身上估计有味道,赶紧把外套给脱了扔在一旁,亲亲她的额头:“乖宝,先睡,我去洗个澡!”

    湛言睡的迷迷蒙蒙,还没有什么意识,点点头,重新闭起眼睛睡了起来,顾墨袭看着他乖宝,怎么看怎么可爱呢?粗粝的指腹把白皙的脸颊上的几缕头发拨开,露出那张精致的小脸,心软成一团,再看旁边他和他乖宝的孩子,心口的怒意早已消失了大半。

    顾墨袭拿起浴袍进了浴室,湛言睁开眼睛,这才清醒了过来,刚才她闻到一股浅浅的烟味,像是要印证她想的,湛言起身走过去,拿起她媳妇的外套闻了闻,果然有些烟味,拿起外套走到哗啦啦水声的浴室,站了一会儿,刚要转身,浴室的门突然打开,她还没有反应,一双大手把人拖进去,整个人被压在浴室墙上,湛言呼吸一窒,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颊,特别是那双炙热的眼睛死死盯在她身上,湛言有些奇怪:“媳妇,你…”

    刚要说话,眼前一黑,嘴被用力堵住,温热的物体探入她口中不停的纠缠,浴室的温度骤然上升,两人的气息开始急促起来,等墨袭放开,两人都喘着气,顾墨袭也不说话,直直盯着他乖宝不动,想着他乖宝和秦若凡拍的婚纱照,心里消失的怒气蹭蹭的上升了起来。满腔都是火气。要不是之前在书房冷静了一下,他还真怕自己伤到他乖宝,可现在他还是忍受不住了。

    湛言穿着浴袍,根本不需太费力,大手一扯就整个被扯了下来,明亮的灯落在白皙的肌肤上,墨袭呼吸越发急促起来,额头抵着彼此。

    “你怎么了?”她有些吃不定墨袭怎么了?见那双冷峻的眼底浮起强烈的情谷。心口一紧。

    “乖宝,我想要你。”顾墨袭坦白开口,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把他乖宝抱起,边走边吻个不停,湛言想到卧室里还有两个孩子睡着,顿时紧张起来。想挣扎起来:“明天好么,今晚不行!”

    “乖宝,我想要!”顾墨袭可怜巴巴盯着他乖宝,眼底的情谷越发明显起来。知道他乖宝担心什么,亲亲她的额头:“乖,我们不去床上。”

    窗外的冷风呼呼刮着,顾墨袭拿起遥控控制室内的温度,然后把遥控器扔在一旁,视线停在他乖宝身上,瞳孔狠狠缩了几下,哪怕他与乖宝亲密无数次,可每次面对他乖宝,他都控制不住,强烈的感觉几乎要淹没他的感官。

    她想开口,可还没开口,唇就被人堵住,再也说不出。整个人就像是海中的小船,随着暴风雨的袭击,整个人不停在海浪中翻涌摇晃。

    清冷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散在昏暗的房间,墙上清晰倒映着紧紧纠缠的两具身影,透着情欲的粗喘和呻吟声慢慢响起。直到鱼肚翻白,墨袭见他乖宝浑身都是汗,赶紧把人给抱进浴室,清洗了一遍,这才把人抱到床上,紧紧抱着。

    湛言朦胧中只觉得自己透不透气了,想要挣开,刚挣开一些,又被什么抱回去,而且揽的更紧了起来。她迷迷蒙蒙睁开眼睛,就看到她媳妇的脸,想到昨晚她媳妇不管不顾的疯狂,耳根忍不住红了起来,旁边两个孩子也还没醒,睡的正熟。

    “乖宝。”顾墨袭睁开眼睛,见他乖宝那可爱的样子,真恨不得把人紧紧抱着永远维持这个姿势。见他乖宝不理他,他摸摸鼻子,他乖宝锁骨处密密麻麻的青紫痕迹,他也知道昨晚折腾的太过了,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白:“乖宝,孩子没事吧!”

    湛言强装着冷着脸的样子,故意反问:“你说呢?”

    “乖宝,对不起,昨晚我控制不住。”把人紧紧抱着,他也不放开。

    湛言此时心里悔啊,早知道昨晚她就不用好心把外套拿进去,脸上故意绷着脸,顾墨袭看他乖宝这样子,心里更没底了,不过他至少能肯定他肚子里的孩子没事,昨晚他看到他乖宝,又想起他乖宝穿婚纱的样子,还是和其他男人一起,他妒忌了,他和他乖宝领证这么久,他乖宝还没有为他穿上婚纱,倒是跑出个程咬金,他怎么能不恨:“乖宝,要不你打打我。”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他乖宝对他不理不睬,这可要了他的命。上一次他可是受教训了,要是他乖宝再几天不理他,那可不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湛言想破头也不明白她媳妇到底遇到什么事了,昨晚折腾到一半,她明显能感受到她媳妇的怒意,刚开始还顾忌她的肚子,动作温柔,后面完全把她发了狠的折腾。她向来是个理智的人,想到她媳妇的异常,肯定和她的事情有关系。

    顾墨袭沉默了一会儿,赶紧道:“乖宝,今天下午我们去拍婚纱照!”语气不容置疑。

    听到这句话,湛言心里一惊,也有些数了,难道她媳妇看到了她和秦若凡的那个婚纱照片?可她不是让祁宁烧了么?

    墨袭见他乖宝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低头狠狠亲了几口,直到他乖宝喘不过气才放开:“乖宝,就这么说定了。”

    湛言心虚着,只好点头。墨袭见他乖宝点头,薄唇勾起浓浓的笑意:“等拍完婚纱照,让爸妈选个日子,我们正式举办婚礼。”他要对着所有人宣布他乖宝是他的,只是他的。

    哪个女人不想有一个盛大的婚礼,这当然不包括湛言,湛言觉得两个在一起这么久,要办什么婚礼,可墨袭不放心,一天不办婚礼,他一天放不了心。湛言见墨袭坚持,她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对下午去拍婚纱照有些怀疑,这也太赶了吧,而且看她身上的痕迹,她还真不好意穿婚纱走出来。

    顾墨袭这次可不管他乖宝,直接敲定主意:“乖宝,我们先去试婚纱,明天再去拍婚纱照。”

    湛言听她媳妇这么说,只好点头答应。

    昨晚折腾的太晚,她现在还有些困,倒是墨袭想到他乖宝为他穿婚纱的样子,整个人像是鸡打的血一样,激动的不能控制。指腹轻轻摩挲他乖宝光滑的脸蛋,几分钟后,小瑾和小睿醒过来了,小瑾看到他爹地在,恨不得马上扑过去,墨袭生怕小瑾碰到他乖宝的肚子,把人给抱了起来,给两个孩子穿起衣服。

    小睿对墨袭还是抱着戒备,墨袭直接抓住小睿,把衣服给套上,怕两个孩子吵到他乖宝,扛着两个孩子出去了。

    湛言是在中午才醒过来,看旁边孩子醒了过来,也起床,顾母看到阿言,不停嘱咐她要运动运动,怀孕的时候不运动到时候生孩子可不好生。虽然阿言已经生过两胎,可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湛言知道顾母是为了她好,赶紧答应:“知道了,妈!”

    墨袭把两个孩子带进来,也不知道在外面玩什么,玩的小脸红扑扑的样子,眉眼兴奋极了,连一向对他有戒备的小睿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还真有些好奇了,墨袭带两个孩子去干什么了?

    墨袭牵着两个孩子勾起,揽着他乖宝,他身上都是冷气,让她冷不丁的缩了一下,她从小就毕竟怕冷。墨袭见他乖宝的样子,笑的更开心了:“乖宝,吃完饭,我们就去试婚纱!”

    “爹地,我也要去!”小瑾耳力非常好,赶紧开口。

    小睿眼睛也亮了起来,墨袭故意绷着脸:“中午谁吃的多了,爹地就带谁去!”

    “爹地,太棒了!”

    吃中午饭的时候,小瑾一碗饭一碗饭的扒,倒是小睿不缓不慢吃了起来,小瑾对小睿慢吞吞的样子明显看不上眼,边吃边讨好盯着他爹地。看的湛言发笑。

    好不容易吃饭午饭,墨袭和顾母打了个招呼,开车带着他乖宝和两个孩子去了一家高级的婚纱店。

    车上,顾家小瑾吃的撑了,不停打着嗝,看着小睿一脸欲哭无泪,早知道这样,他一定和小睿一样慢条斯理吃,现在肚子撑的太饱,不停打嗝。最后还是湛言给小瑾灌了一口水,才停止打嗝了。

    这家高级婚纱店是b市最好的一家,古典不失现代的装修显得有些特别,天花板吊着水晶灯,更加衬托整个店的奢华。

    顾墨袭揽着他乖宝一进婚纱店,旁边的工作人员一看就知道眼前的男人绝不是一般人,身上的威慑和强大的气势压迫着人,特别是那双锐利的眸子深不见底,不敢让人直视,还有那张太过完美惊艳的脸,一下子就看呆了所有的人。

    顾墨袭眉头皱了起来,婚纱店的店长是个时尚的女人,失神了一会儿赶紧回过神,眼前高大男人身上的冷气直冒,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打颤,以她的眼光,这绝对是个大主顾,可不能得罪。

    旁边秀致的“少年”,精致的眉眼,身上的气势丝毫不落于旁边高大的男人,突然目光落在她微凸的肚子上,这是一个女人?她有些不敢置信,再看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可爱惊艳,一家真是每个都漂亮到极致,真不知道怎么生的,这基因也太好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七章 孕吐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九章 发布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