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合作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合作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202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秦少!那个女人已经昏死过去了。”秦容恭敬站在身后,今早他去看那个女人的时候,也不惊倒吸了口气,那个女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身下流着血,脸色惨白,要不是看近看她还有口气,他还以为她已经死了。

    “把人送去医院!告诉她,宫家我自然会保。”既然她撑过了一个晚上,他自然不会失信,刚好,他也需要有宫家给他办事,至于那个女人,还有用处,其一她曾在流岛有一定的地位,对于一些机密的事情,当然也知道。其二这一次后,就算她再恨他,以后也没胆敢违背他的命令,方便他的控制。

    “是,秦少!”

    宫寒醒来的时候,是躺在高级的病房,双眼空洞盯着天花板瞧,一个晚上让她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痛与狠,秦若凡这个男人根本不是人,低头看向自己身子,身上没有丝毫的完好,全部都是男人留下的牙印与淤痕,身下痛的麻木,昨晚她以为她要死了,一个又一个男人上她,那个男人真是把她当成妓女了。她恨秦若凡,但更怕,若是她有什么把柄让他抓住,他绝对让她会生不如死。昨

    晚他就是在警告她,虽然她是宫家的千金小姐,但在他眼中比妓女都不如。若是她敢反抗,他绝对会让她生不如死。唇边勾起嘲讽冷漠的笑容,眼中冰冷,这代价她已经付出了,她恨的人还没有死,她怎么能死?蒙湛言,她迟早会让她尝到与她一样的苦楚。

    秦容看着眼前的女人,见她醒来,安静的可怕,眼底的恨意清晰,唇角冷笑,就算这个女人再恨秦少,也绝不敢对他动手,聪明的女人就该知道聪明这两个字怎么写,接下来怎么做,而不是一味的怨恨。

    “宫小姐,秦少的话我已经转达了,不知宫小姐有什么话要说?”

    宫寒冷下脸,脸色平静,看上去倒还真不像昨晚被男人强上呼救的悲惨女人,秦容点头,这个女人知道怎么做最好,倒是比其他女人聪明一些。

    “只要秦少能够说话算话便好,保住宫家与我!”

    秦容目光冷然:“宫小姐还是最好不要质疑秦少,否则有什么下场我可不敢保证!”

    宫寒身子忍不住一阵哆嗦,强压制心中的惧意,咬着牙点头。

    顾家,湛言这一觉难得睡到天亮,睁开眼,是她媳妇熟悉男性气息在她鼻尖萦绕,一双大手固定住她的身子让她动不了。

    湛言抬头,见她媳妇还闭着眼睛睡着,长卷的睫毛和言宝一样漂亮,笔挺高高挺立的鼻梁,下面是漂亮分明的薄唇,忍不住抬手从他双眼往下停在她媳妇薄唇上,有些温热。忍不住凑上去轻轻亲了几口。

    顾墨袭早就察觉到他乖宝醒了,只不过眉目不动,他喜欢他乖宝柔和摸他的脸,亲他的感觉,睁开眸子,薄唇勾起浅笑:“原来乖宝这么喜欢我?”

    想到她媳妇为她做的,她怎么会不喜欢。手停在他英俊的脸色没有移开,认真说道:“媳妇,我喜欢你!”这辈子只喜欢你。

    深邃的眸子看在他乖宝眼眸深处,每次听到他乖宝说出这几个字都有不同的感觉,握着她的手贴在他脸颊上,双眼柔和宠溺:“乖宝,多亲几下!”

    听到她媳妇的话,湛言忍不住勾起唇笑了,她媳妇现在看上去就好像是言宝朝她要亲亲一样,心口软乎乎,凑上去亲了几口,刚要放开,顾墨袭按着他乖宝的后脑,反客为主长驱直入,舌撬开他乖宝的牙关,细细扫荡了一圈,直到他乖宝快要喘不过气他才放开:“乖宝,今晚我等着你!”

    湛言耳根有些红,侧头见言宝他们不在床上,神色疑惑。

    “言宝他们已经上学去了。”明白他乖宝的疑惑,顾墨袭单手支着头,慵懒揽着他乖宝的腰。

    湛言看了墙上的钟表,已经上午九点半了,没想到她一觉睡到这么晚了,想到这里是顾家,顾父顾母还在下面,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媳妇,我们该起床了。”

    顾墨袭摸着他乖宝的小脸,笑道:“好!”

    两人起床下楼,顾母炖着营养的汤和肉让人端过来,说是让阿言多补补,湛言看到大碗的汤和肉,脑门顿时疼了起来。而且她也从来不擅长拒绝关心她的人,这次也是,顾母勺了多少给她,她就吃了多少。

    墨成下楼见他大嫂喝着大碗的煲汤,赶紧说道:“妈,这大清早吃太补也不好吧!”

    顾母给了墨成一个眼神:“你懂什么,你大嫂难得回家一趟,平常妈不在也不知阿言吃了什么,多给你大嫂补补身子,之后也比较容易怀第二胎。”

    湛言听到顾母的话,差点被肉汤呛到,这第二胎她怎么想怎么遥远,虽然她媳妇也想让她尽快怀孕,不过她还真没想这么快就有,现在已经有了三个孩子,她是打算等言宝小瑾两个大一些再说。孩子太多带着也不容易。

    顾墨袭见他乖宝喝不下,直接接过她的碗喝她剩下的,他妈的话说到他心里,他迫不及待想他乖宝怀上第二胎,不过这大清早补还是有些太夸张了,抬眸说道:“妈,这怀第二胎的事情先不急!”

    顾母知道墨袭疼媳妇,有墨袭在,她也比较放心了,反复叮嘱他要好好调养阿言的身子,要是他没空,每次她煮好送过去也行。

    湛言知道顾母的好意,不过现在她又没有怀孕,赶紧回道:“妈,现在我还没有怀孕,不需要吃什么太补的。要不以后怀孕之后,妈多给我做些好吃的?”

    顾父放下报纸在一旁说了一些,顾母才勉强答应,让他们以后时不时回顾家。湛言赶紧点头答应。

    两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一进门,红鹰立即过来:“领主,秦若凡上门想见您!”

    顾墨袭点头,看了他乖宝一眼,私心里他不想他乖宝去见那个秦若凡,那个秦若凡算的上是真正的强劲对手,一想到他对他乖宝心怀不轨,浑身怒火往上涌。他倒是没想到他竟然会上门来。

    “媳妇,我和你一起过去!”

    顾墨袭揽着他乖宝的腰点头答应。

    红鹰见少爷也要跟着领主过去,想到不仅秦若凡来了,而且还带着宫寒那个女人,他还真是小看了那个女人,之前她还是被流岛逐出的叛徒,一会儿和亚龙合作,这下竟然成了秦若凡的属下,那个女人绝对是个威胁。而且上次对领主下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厚脸皮还敢来见领主。想到这里,顿时支支吾吾:“领主…”

    顾墨袭见红鹰支支吾吾,便知道他有事情隐瞒他,冷眼一扫,红鹰下意识立即道:“领主,那个宫寒跟着秦若凡来了,这次她是以秦若凡属下的身份一起来的。”

    深邃的眸子一闪,他倒是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还攀上了秦若凡,一想到她对他做的,眼底凶残嗜血一闪而过,以为靠上秦若凡便可以庇护宫家与她么?俊脸越发冷峻。

    听到宫寒这个名字,湛言眼眸一深,想到这个女人对她媳妇做的,眼底迸发冷意。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攀上了秦若凡。

    顾墨袭揽着他乖宝的腰走进大厅,湛言第一眼便落在秦若凡身后垂头安静站着的女人,脸色有些苍白,眼底像是一潭死水般没有丝毫波动,只不过那双眸子在对上她的视线的时候,瞳仁极力一缩,眼底深处的怨恨乍然倾泻,一闪而过,快的让她都以为刚才只不过是她眼花了。她能从她眼中看出她恨她,非常恨!

    湛言冷笑,恨她的人想让她生不如死的人多了去,这个女人简直找死,想到她对她媳妇做的,眼底迸发杀意一闪而过。

    秦若凡在湛言踏进门口,灼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而后往下移落在握着她腰间的大手上,幽幽的蓝眸缓缓蔓上冰渣泛着锐利的眸光带着杀意。

    顾墨袭当然注意到秦若凡看他乖宝灼热的目光,直接将他乖宝揽在怀里,宣誓占有权,犀利冰冷的眸子一扫,落在宫寒身上闪过杀意。敢对他下药,简直不知死活。

    “顾大少,好久不见啊!”秦若凡敛住眼底幽幽的情绪,一脸漫不经心说道,不是视线落在湛言身上并没有移开。

    “没想到今天秦少竟然上门,不知秦少有什么事情?”见他视线直直落在他乖宝身上,丝毫没有收敛,英俊至极的脸越发冷峻。墨色的瞳仁深深,看来这秦若凡是保定了身后那个女人。

    秦若凡蓝眸一扫,宫寒脸色一白,哆嗦着身子:“顾大少,上次是宫寒的错,想必顾大少不会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吧!”这句话明显表面这个女人以后便是秦若凡的手下。

    顾墨袭视线并不看她,而是落在秦若凡身上,薄唇勾起,似笑非笑:“看来秦少是准备保宫家了?”

    “顾大少说的不错,再怎么说,这也是爱你爱了四年的女人,我倒是没想到论绝情,顾大少竟然比我还绝情,怎么说这也是一个对你痴情的女人,顾大少竟然如此无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那么只能我接手了,难道不是么?”秦若凡幽幽的眸子直直落在湛言身上幽幽吐出几句。

    “秦少以为我能放过她?”

    话音刚落,秦若凡直接把人踹在一旁,宫寒惨叫一声,跌在地面,身下还痛的厉害,危险眯起眼:“哪只手下的药?”

    “左手!”脸色惨白,额头冒着冷汗,没有波澜的眸子一怔,下意识回答道。

    “来人,把她的左手剁了!”冷冽冰冷的声音夹杂森森的寒意,衬着那张阴柔的面容狠戾绝情。

    宫寒没想到秦若凡竟然想让人剁她的手,惨白的脸色褪去血色,对上那双幽幽的蓝眸,现在她已经无路可退,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个吸血鬼,就算他现在要她死,她也不能反抗,双眼没有丝毫波澜起伏,只要眼前的男人最后能让顾墨袭与蒙湛言付出代价,就算要她双手双腿剁下,她也不会反抗丝毫。

    身后的几个保镖把人直接拖出去,一身凄厉的惨叫!

    秦若凡抬眼幽蓝色的眸子直射过去:“顾大少不知这样你满意了么?”

    顾墨袭掩住眼底的情绪,秦若凡之所以保宫家,绝对是想让宫家沦为秦家的附属。宫家毕竟是z国大家族之一。对于秦家不论怎么看都是百利而无一害。但宫家不是宫寒当家,而是宫其寒,他可不相信一个宫家继承人愿意沦为秦家的附属,这内讧必然,那就让宫家先与秦若凡先斗,不管宫家最终愿不愿意沦为附属,都威胁不了他,而秦家现在他还不能动。在金矿方面他还用,掩住眼底的情绪:“当然!恐怕今天秦少过来不止是为了此事吧!”

    “上一次我们所说的金矿,不知何时可以动身?顾大少也该给我具体的时间吧!”他今天来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这个,他对那几处金矿势在必得。

    “自然,一个月之内给秦少答复如何?”这金矿也是该开采了,“不知这些日子秦少查到些什么?”

    “明天我将查到的资料发一份给你。”在这方面,两人达成共同的协议,拥有共同的敌人就是朋友,而这段时间,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是合作伙伴,是利益上的朋友!

    幽幽的眸子抬眼直接对上湛言的眸子,眼底深处势在必得一闪而过,掩住情绪,薄唇勾起,直接带人离开。

    湛言也知道她媳妇为什么答应秦若凡一起开采金矿,伊洛家族金矿处在南非热带雨林处,危险丛丛。她也曾派人去查探过,只不过最后那些人有去无回,只剩下一堆白骨。要想开采那几处金矿,恐怕得先解决暗处的那些敌人。而秦若凡这个人选够强,确实是个够资格的合作伙伴。

    “乖宝,过些日子,我打算与秦若凡去南非先探一番!”这个想法他考虑了很久,这一次他不想他乖宝一起陪他冒险。

    湛言抬眸对上她媳妇黑色瞳仁的眸子,她知道她媳妇不想让她去冒险,就算她实力再强,可是在那个危险重重的热带雨林了,谁能保证没有丝毫的意外发生。可她想陪着他去:“媳妇,就算你不想我去,可我作为蒙家未来继承人,我有责任必须去。放心,我能照顾自己!而且我也想陪你一起!否则我担心!”

    顾墨袭知道他乖宝担心他才是主要的,把人紧紧搂在怀里,亲亲她眼睛:“好!”他乖宝不是一般的女人,他不想阻止,而且这批金矿对蒙家意义非凡。

    “媳妇,那个宫寒是谁?”毕竟那个女人陪在她媳妇身边四年,他之所以没有放过宫家,是为了那个女人么?她承认她吃醋了,就算知道她媳妇只喜欢她一人。

    英俊的脸融合,他乖宝是在吃醋么?没想到那个女人还有些用处,他可是难得看到他乖宝吃醋,漂亮分明的薄唇勾起:“乖宝,只有你,只有你一人!”别的女人都比不上他乖宝,他怎么看的上?就算比的上,他乖宝在他心里已经深入骨髓。

    湛言面色柔和,她知道她媳妇只有她,侧头见红鹰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说,直接离开。

    等湛言一离开,红鹰把之前查到的事情汇报给他们领主。

    “领主,我已经派人查到前几天下杀手的人与秦若凡有关系!”其实他是怀疑下手的是秦若凡,只不过秦若凡既然要和领主合作,为什么要对领主下杀手?

    顾墨袭眯起眼,眼底冷意十足,浑身冷气散发,红鹰哆嗦一下身子,继续道:“领主,其实我怀疑真正下杀手的人就是秦若凡,只不过现在还查不到他下杀手的动机!”

    顾墨袭没有丝毫意外,其实他早就猜到是秦若凡,秦若凡对他下杀手有两个可能,其一之前他对他下手的事情被他查到一些,其二就是为了他乖宝。这帐,他们两个迟早要算。不过现在不急,先等金矿的事情解决了再说:“不用再继续查了。先到此为止。”

    “是,领主!”红鹰虽然有些疑惑,还是答应了。

    自从楚宁出事后,楚父整个人像是老了十几岁,直接把位置交给楚辰东,楚辰东接手后,对楚家进行一系列的改革,他确实有几分能力,不到几个月,便奠定了楚家家主的地位,而且在政界也颇有地位。

    楚辰东不知道为什么突如其来开车到这里,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小浅的地方,一眼就记住了那个精致的少年。举止优雅,眼底没有丝毫的杂质,在他这种见惯肮脏的人只有在他身边,才能感觉到一片舒服宁静,只是他没想到那个少年有那样的背景。就算他有心,也触摸不到。

    小浅练完钢琴刚想回家,没想到碰到上次那个女孩,不能否认他对这个女孩有非常大的好感,她是第一个主动接触他的女孩,不会嫌弃他傻他幼稚。

    “小萌,我要先回家要来接他了。不过还没有来。

    “好!”全小萌点头,突然想到什么,脸有些红,试探的问:“小浅,上次那个来接你的人是谁?”

    小浅歪着脑袋有些疑惑,奇怪她问的是谁:“你是说墨哥哥还是楚哥哥?”

    全小萌想到那个英俊非凡的男人,心跳都要跳出胸口了,她也是无意中碰到小浅的,刚开始是因为他的脸长的实在很好看,本来想和他进一步发展,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个弱智,想到这里,再看看他的脸蛋,还真有点可惜了。

    后来她也没有再去找他,上一次也是无意识碰上,没想到竟然让她碰到那么一个优质男人,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小浅和那个男人还非常熟悉,这些天那个男人的身影一直在她眼前闪过,真是戳中了人的心理,越是得不到越是想得到。现在唯一她能依靠的就是面前这个人,只有接近他,她才有可能遇到那个男人。

    “小浅!”楚辰东看到小浅和一个女人在一起有说有笑,忍不住心酸了,那个女人他看着可是没有一点好感,他可没忘之前她对小浅的敷衍不耐烦,现在巴上了小浅,恐怕是知道小浅的身份不凡,这种女人他见的太多了,眯起眼,他可不能让这种女人接触小浅。

    小浅也看到楚辰东一愣,他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了,一想到之前威胁他的那个女人,小浅小脸有些僵硬,出于礼貌,冲他点点头。

    全小萌侧头就对上那个男人犀利的刀子眼,像是看破了她的内心一样,身子一阵哆嗦,太可怕了,赶紧找了个借口离开。

    楚辰东见小浅一副依依不舍看着那个女人,心里更酸了:“小浅,我请你吃饭吧!”

    小浅小脸还保持僵硬,摇摇头:“楚哥哥,不用了。”

    楚辰东没想到他会拒绝他,俊脸一僵:“小浅,我们很久都没有见面了。”声音里带着一丝乞求,他还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在一个少年这么低声下气,可是他心甘情愿。

    还没有来,再看楚哥哥眼巴巴看着他,感觉就好像小睿眨巴眨巴盯着哥哥一样,顿时忍不住勾起唇笑了笑。

    楚辰东愣愣傻傻盯着小浅看,眼底复杂一闪而过。赞叹道:“小浅,你笑起来真漂亮!”

    小浅脸色憋的有些红,他是男孩子,才不是女孩子,女孩子才能用漂亮这个词形容,不过心里这么想,脸上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去哪里吃?”

    楚辰东听到小浅的声音顿时狂喜,直接让他坐上车,带着他去了附近一家颇有名气的餐厅吃饭。

    两人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楚辰东拿着菜单恨不得每一样都点过去给小浅尝尝。

    小浅见桌上的菜已经放不下了,赶紧止住他,不让他再点。楚辰东点完菜也不吃,直直盯着小浅吃,小浅刚开始还没注意,后面眼看他的眼神越来越灼热,小脸有些红了,哥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吃了几口,也不想再吃了。

    楚辰东也不知道是看到小浅太过兴奋还是怎么样,见他停下筷子,顿时拿起筷子拼命给他夹菜,边夹边说道:“小浅,那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人!”

    小浅刚吃了几口重新放下筷子,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哪个女人,心里有些生气,憋着脸都有些红了。

    楚辰东看到小浅的样子,心里更是又气又急,继续说道:“小浅,那个女人只是想接近你!”他也不知道小浅能不能明白,急哄哄的说完,他实在不愿意看到小浅因为不必要的人受伤害。他可以看出小浅对那个女人有些好感。想到这里,他顿时更郁闷了。

    小浅听完楚辰东的话,直接把碗筷放下,小脸气的通红,想说些什么又不知说些什么:“我吃饱了。”

    楚辰东现在也知道小浅生气了,也知道自己太过急切了,只不过只要他一想到小浅与那个女人有说有笑,他就坐不住了。

    手机响了,小浅完全无视楚辰东,接了电话,然后告诉秦小言地址,让他过来接他。

    楚辰东见小浅接完电话就准备走人直接傻了,劝了他几遍,小浅也没有再理他,他真是没办法了,直接脱口而出道:“小浅,这顿饭的钱还没有付!”

    小浅听到楚辰东的话直接傻在那里,不是他请客的么,他也要付钱?小浅有些纠结,看了一眼楚辰东只有坐下,一会付钱好了,早知道之前他就不过来吃了。他刚存的钱就要没了。想到这里,小浅对眼前这个男人更没有好感了。

    楚辰东还真没想到这下他是真的得罪小浅了,等到秦小言过来的时候,小浅刚要开口向秦小言问钱,楚辰东直接告诉他已经付钱了。小浅顿时气的脸色都白了。

    秦小言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楚辰东,见他一双眼几乎要黏在小浅身上,赶紧挡住他的视线,一脸戒备看他。楚辰东有些哭笑,说道:“秦小言,我只不过恰巧碰到小浅。”

    秦小言可不像小浅那么好糊弄,他可不相信他是什么碰巧,自从发生楚宁那件事后,他对楚家的人都没啥好感,随便说了几句,便牵着小浅把人带走。

    楚辰东透过落地窗看越来越远的身影,心里有些烦躁。直接给他手下打了个电话:“让人去警告那个女人一下,若是她敢再接近小浅,别怪他不客气!”

    “是,楚少!”

    再说苏城瑞这边,本来他一直烦着与楚宁离婚,只不过那个楚宁太过狡猾,一提到离婚,她便直接躲去楚家,不说之前他对楚宁没有什么感情,相处的这些日子,他更是对她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前几天竟然收到了楚宁签的离婚协议,刚开始他还有些惊讶,要知道当初楚宁可是死都不愿意离婚,她怎么会愿意突然签字呢?

    他找到楚辰东试探了几句,才知道是那个女人得罪了阿言,这是逼她签的离婚协议。

    苏城瑞自从知道是阿言帮他后,这几天一直纠结,他想见她又不敢主动约她,苏城瑞苦笑。手里捏紧离婚协议,卷起的角落被撰紧褶皱。

    宫家,宫其寒看眼前他的妹妹似乎就像是不认识了一般,他没想到她竟然把宫家沦为秦家的附属,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而且现在当家的是他而不是她。

    “小寒,这件事我绝不会同意,我不管你有没有答应秦家,但是宫家绝不会沦为秦家的附属,先不说宫家是z国数一数二的家族,秦家有什么资格?宫家不是你手中的玩具,我绝不会答应!”先不说秦若凡是什么样的人,这么一个危险具有侵略性的男人,她就敢擅自答应替宫家做主?

    “哥,我是为了宫家好,秦家有什么不好?而且他有能力保宫家,你以为以宫家能够抵抗的了流岛的势力么?”宫寒冷笑,她已经为了这个付出代价,怎么能够反悔?见他哥脸色不变,继续说道:“你以为流岛只有这一个势力么,它可不仅仅代表的是流岛,还是亚麻黑手党,你觉得你能抵抗,而且秦若凡这个男人是危险,我们当然也可以看着他们两个斗的两败俱伤,坐收渔翁之力。”

    宫其寒刚开始对流岛的势力惊愕了一番,然后见小寒一脸自信,继续道:“小寒,你以为秦若凡这个男人是好利用的?到时候可不要引火烧身可就来不及了。”

    听到宫其寒的话,宫寒有一瞬间的怔愣,秦若凡那个男人她以为她能控制,却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想到她在他手中吃的亏,脸色发白,不行,她已经付出代价了,她是恨秦若凡,但比起秦若凡,她更恨顾墨袭与蒙湛言,若是没有他们,她现在怎么会到如今这么一个悲惨的地步,宫寒突然扯开衣袖,宫其寒倒抽了一口气:“哥,这就是他们害的,所以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答应。”

    宫其寒见他这个妹妹已经疯狂了,薄唇抿紧:“小寒,你这是在逼我?”

    “哥,你不会是因为那个女人的话无视我吧,你可是我亲生哥哥,她只不过是个外人。”眼底闪过狠意,她是不会让人破坏她的计划!

    宫其寒只觉得眼前这个妹妹越来越陌生,抿着唇:“给我考虑考虑。”要让宫家成为秦家的附属,这绝不是个好消息。他没有见过秦若凡,但是从查到的一些事情中能知道这个男人的可怕。就算他再喜欢小寒,他也不会拿宫家开玩笑。

    别墅里,梅列西语一早找到阿言,告诉她今天是他新片杀青的日子,傍晚他们举办杀青宴,希望她能陪他一起,湛言当然答应了,一是因为西语,其二是因为南宫影,她与她也有好些日子没有见面了。

    傍晚,这次杀青宴是设在一品斋中,一众演员与工作人员一起,秦宇看到阿言来的时候,惊讶中还真有些惊喜。不过想到什么,眼底又有些复杂。

    湛言这次纯粹就是给西语捧场,顺便看看南宫影,打算呆个一会就走。

    这里大部分的工作人员虽然见过阿言,不过对阿言不是很熟悉。呆了一会儿知道南宫影这次并没有过来,她打算离开,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陆臣熙。

    陆臣熙来杀青宴纯粹是过来碰运气,他就想见见阿言,没想到还是让他等到了。一脸激动,眼底狂喜,他的脸色看上去比以往苍白了许多。脸上依旧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

    “阿言!”陆臣熙嗓音听起来还有些颤抖与不稳。

    湛言冲他点点头,没有说话,打算直接离开。

    陆臣熙追上来,额头冒着汗,眼底透着小心翼翼,他的五官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比以前多了几分成熟,看着眼前小心翼翼的陆臣熙,湛言还有些恍惚,只不过一闪而过恢复平静。

    “你有事?”淡淡的嗓音里透着疏离。

    陆臣熙没想到阿言会主动问他,顿时手足无措,搓了搓手,现在天气已经有些冷,特别是傍晚的温度有些偏低,脑中一片空白,生怕她立即离开,赶紧点头。

    风雅咖啡厅,湛言脸上漫不经心搅拌手中的咖啡,眼底平淡,看着眼前的男人,淡淡说道:“说吧!”

    陆臣熙抿了一杯咖啡,浑身上下才有些热意,忍不住咳嗽了几声:“阿言,你还好么?”话刚说出口,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拳头握紧。一脸紧张,生怕她听完这句话突然离开。

    “不错!”搅拌咖啡的手没有停顿。

    “那就好…那就好!”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这段时间像是瘦了很多。湛言看着这样的陆臣熙与之前意气风发的他完全不同,她最讨厌的就是拖泥带水。

    “阿言,那个剧本…那个剧本…。”那个剧本阿言肯定已经看过了,他后来答应秦宇,在怀念的同时也是为了想见她。想知道她对剧本的态度,他以为看到剧本,至少她会派人警告他。只是没有,她看那个剧本如同旁观者看里面的人物与剧情,似乎与她完全没有丝毫的关系,他宁愿她冲他发怒,也不愿她漠视,他知道她是真的走出来了而他依旧在原地痛苦。

    “剧情、人物描写不错!”抿了一口咖啡淡淡说道。

    话音刚落,陆臣熙脸色越发苍白起来,怔怔失神,过了好一会儿才晃神过来。

    “既然没有什么事情,以后我们也不需要再见面了。”阿言放下杯子,脸色平静淡漠。

    陆臣熙脸色顿时失去血色。他知道这辈子阿言都不会原谅他。心口痛楚。

    “阿言,真是好巧啊,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你!”秦若凡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瞥见陆臣熙眼底的痛楚,眼中的笑意越发浓了,只是笑意未达眼底,灼热的视线落在她精致的脸上,双手撑在桌上,一脸似笑非笑:“你说,若是顾大少知道此时你正与旧情人见面,会如何?想必这还真是一部精彩的剧情。”

    湛言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对上那双幽冷的蓝色眸子,眉头微挑:“秦少何时变得这么八卦了?”她可不相信什么巧合。这个男人跟踪她!眼眸危险的眯起来,眼底冷意。

    “八卦是人的天性,再说对象是阿言我才感兴趣啊!不介意一起坐吧!”秦若凡直接坐下。然后喊来服务生上了一杯咖啡。

    陆臣熙起身,脸色惨白如同透明的纸张一般,眼眸深处痛楚:“阿言,我…有事…先走了。”

    湛言知道显然是刚才她的话打击到了这个男人,不过也好,她与他确实没有再见的必要了,过去的她没有能力改变,那么就忘记让她过去。

    秦若凡视线一直停在陆臣熙越来越远的背影,直到在拐角处消失不见,抿了一杯咖啡,勾起唇角,幽蓝色的眸子直直盯在她眼眸深处:“我倒是没想到阿言绝情起来如此绝情,不过有些东西可不是靠着放弃就能得到的。”

    “哦?若是秦少会如何?”

    秦若凡眯起眼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就算是不折手段也要得到,这才符合我的风格不是么?”若是得不到,那就毁去!最后一句,他没有说出口。

    “啪啪啪。”湛言忍不住鼓掌,心里冷笑,也不知什么倒霉的女人被秦若凡看上,被这么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看上,可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她也不相信眼前的男人会有什么感情,更别说爱上什么女人:“秦少的想法果然不错!那我在这里祝秦少尽快找到那个人了。”

    “阿言,难道你就没有察觉到我对你的特别?”幽蓝色的眸子带着一丝邪气,只不过举止依旧优雅,五官俊美。

    “那还真多谢秦少了,不过这种特别就免了。”她可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对她有什么感情,而她也不感兴趣。

    阴柔完美的面容敛回笑容,视线落在她脖颈处青紫痕迹中,瞳孔极力一缩,眉宇间带着一股森森的寒气,要是别人恐怕忍不住双腿发软,可坐在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湛言,直接忽视:“既然秦少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不奉陪了。”

    湛言刚起身,秦若凡身子一闪,在她猝不及防间把人猛的压在墙上,幽幽的眸色变深的许多。

    “放开!”湛言真没想到秦若凡竟然突然敢对她动手?危险的眯起眼,眼底迸发一层层冷意,视线落在他身上,那眼神恨不得活剥了眼前的男人。

    秦若凡无视她的话,修长的指节若有若无停在她脖颈青紫的痕迹处轻轻摩挲,浑身邪气,薄唇勾起幽幽吐出:“阿言,你和顾墨袭一天做了几次?”才有这么深的痕迹,瞥见她眼底的狠意,那双幽冷的眸子越发阴鸷起来:“一次?三次?还是七次?”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八章 勾引?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章 外公要来?(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