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收拾俞渊宁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章 收拾俞渊宁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196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言宝点点头,他第一次觉得读书浪费了他和妈咪相处的时间,黑色的瞳仁一深,他觉得自己学习的速度还不够快,他要抓紧时间。抿着粉色的唇,侧面线条紧绷,还有些肥嘟嘟的小脸紧绷。

    这时候小瑾从他们屋里拽。”

    言宝接过,看向他妈咪的方向,湛言视线对上言宝的视线,言宝耳根有些红,垂下头,牵着小瑾的手往外走。

    ,我们还没有和妈咪打招呼呢!”他怎么觉有些奇怪?

    言宝沉默没有说话。

    等两兄弟走了之后,湛言帮小睿先涂了一些药膏,才帮小睿穿好衣服。

    下了楼,冲了一杯牛奶给小睿抱着喝,一大一小吃完早餐,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牵着小睿坐在客厅沙发上,拿了一本书放在小睿面前,让他自己边翻边看。

    小睿睁着眸子盯着湛言脸看,红色的瞳仁似乎比之前红了一些,鲜红欲滴,眼眸里却没有丝毫的杂质,像块绝世的红色宝石,这张小脸就像是被上天精心描摹,五官无论分开来看还是合在一起看,都是完美,红色的眸子衬着这张小脸,让人惊艳到震撼,湛言看着一愣,小睿这么小都这么漂亮,以后得多漂亮,不知道小睿以后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湛言回神,觉得自从有了孩子,她比以前多了太多耐心,特别是看着几个孩子,心软乎乎的。随便指了一个字:“小睿这个字读什么?”湛言只不过随意问一下,也没觉得小睿会回答,小睿垂头,拿起笔不知在写什么,等写完,红色的眸子眨巴眨巴盯着她的脸看,长卷的睫毛遮住眼帘落下一片阴影,湛言有些好奇小睿写的是什么,这一看,她就惊讶了,只见最上面是这个字的读音音标,下面是这个字的英文意思。

    小睿见他妈咪不动,拿起笔相继用法语、德语标形容出来,湛言这下是真的震惊了,掩过眼底的震惊,相继又指了几个字,小睿不缓不慢同样用几国语言形容这个意思。红色的眸子眨巴眨巴像是让她随便挑。

    湛言疑惑了,她可从来没有教过小睿这些啊,学校虽然有学英语,但也只是初学,可小睿的程度远远超过初学了,表达流利精确,她突然想起来以往小瑾前段时间最喜欢带小睿打开电脑看什么视频,小睿不是自学的吧!

    想到这里,她有些高兴又有些担心,刚想让人去喊吴凡,齐修突然气喘吁吁跑了进来:“少爷,领主有急事,先去东南亚了,他让属下转告您。”

    湛言一愣:“什么事情这么紧急!”她还打算收拾了陈南一起和她媳妇去东南亚。

    齐修想了半响,他知道领主不想让夫人担心:“东南亚那边出了些问题,少爷你也不用担心了。领主能够应付。”

    齐修边说视线边落在小睿身上,心里啧啧称赞,他怎么觉得小少爷们一个比一个长的漂亮可爱啊,领主和少爷的基因果然强大,按照他的心思,有这种基因最好多生,以后少爷再给领主多生几个女儿。以后多少小子喜欢小小姐啊!

    湛言点头,心里有些失落,不过不急,等她处理好这些事情,她就可以去找她媳妇:“你先去找吴凡过来。”

    小睿的事情她还是要多了解,昨天那种事情她不想再发生。

    “是,少爷!”齐修现在真是把这个女人当成流岛未来的主母,不论从家庭背景,手段睿智方面,她绝对达到标准。

    吴凡对这位流岛未来的主母只有远远的一瞥,并不是十分的清楚,之前见领主就因为宫寒拦了齐修一会儿,领主直接把宫寒直接给那个女人逐出了流岛。从这里可见这个女人在领主心里有多重,而且她还是言宝少爷与小瑾少爷的亲生母亲,冲着这一点他也不敢对她不恭敬。

    吴凡用余光打量眼前眼前这个女人,与其他女人不同,从第一眼他还以为她是个少年,年纪很轻,五官非常精致漂亮,怪不得能生出言宝和小瑾那么漂亮的孩子。他一眼就对眼前这个女人很有好感,完全没有其他女人的娇柔,气质独特鹤立鸡群,他们领主就是眼光好啊:“我可不可以喊你言姐姐啊!”

    湛言嘴角一抽,言姐姐?这三个字她怎么听怎么别扭,她打量了眼前这个吴凡,看起来就像是十八九岁的少年,不过圆圆的脸显得他比较年轻,眼睛也大,皮肤白皙,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个高中生一样。湛言还没有碰到想吴凡这样脸皮不知道是什么的,见吴凡年纪与小浅差不多,沉默,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吴凡从来不知道脸皮是什么,见她不说话,赶紧抢先开口兴奋说道:“言姐姐,你不拒绝那我就喊言姐姐了。”

    “一会儿和我去趟医院。”

    “好哇好哇!”吴凡高兴答应,视线落在小睿身上,每次见到这个孩子,他都忍不住赞叹,这孩子还真是漂亮啊。只不过此时小睿正睁着红色的眸子阴狠盯着吴凡看,眼底戒备十足,就好像是只要他一靠近,他就要往他身上扑过去。

    吴凡被小睿的视线盯着打了个激灵,上次他帮小睿检查的时候,见小睿长的漂亮,想要逗逗,没想到竟然直接咬住他手腕,要不是领主眼疾手快,估计把他的手上一块肉给咬下来,这个小孩虽然漂亮,可是个危险人物。

    湛言见吴凡明显有些怕小睿,有些好笑,勾起唇,把小睿抱起来,小睿小脸埋在她的肩窝闭着眼睛。

    湛言让人备车,吴凡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脸上唉声叹气,他还真有些怕这个孩子:“言姐姐,我们去医院干什么?”

    “去了就知道!”直接忽略那三个字。

    吴凡见言姐姐竟然回答他的话,脸上有些兴奋,从一路上相处他倒是对言姐姐有些了解了,不爱说话,很冷漠,不过落在小睿的视线上脸色顿时柔和起来。吴凡现在还真有些羡慕这个孩子了。

    湛言身后跟着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直接往她让人查出的病房号方向走去。

    湛言推开门,走进去,里面的中年女人看到她脸色立马变的苍白,跑过直接跪在湛言眼前:“这位小姐,求求你放过我们汪家吧!我们都是有孩子的女人,之前也都是为了孩子啊,之前是我的错,是我错了,只要你愿意放了汪家,你打我骂我绝不还手!”她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那么有背景,汪家因为她已经快要倒台了,要是她知道之前那么嚣张骂完那个孩子会把汪家害成这样,打死她也没这个胆子,而且学校直接把小雨开除档案,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汪全也就是她的丈夫似乎从哪里知道是她惹的祸得罪了顾家,不仅把她打了一顿,而且还立即要和她离婚。一夜之间,她什么都没有了。

    湛言从来不知道同情这种感情是什么,也没有必要同情,她天生心狠手辣。从她嘴里的话,她也猜出些什么,唇角冷笑,一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敢骂小睿,眼底冷意一层层浮现,使了个眼色,让吴凡去看床上那个孩子的伤口。

    吴凡走过去,那个中年女人还以为吴凡要对她的儿子下手,急了大叫起来:“杀人啦,杀人啦,救命救命。”

    湛言瞥了一眼命令道:“把那个女人的嘴给我赌上,把人拖开。”

    “是,夫人!”

    湛言走过去,小睿依旧闭着眼睛埋在她的肩窝,她也不想小睿这时候醒来看到不该看到的人,吴凡看到床上男孩脖颈上的伤口后,抽了口气,这伤口很深,差点咬到脖子上的大动脉,吴凡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小睿,心里有些寒意。这小子以后他还是少去招惹。

    湛言见床上的男孩脸色苍白,也不打算为难一个孩子,看到他脖子上的伤口后,让医生拿了一份这个孩子的身体诊断表给她。这才离开。

    回到别墅,湛言见小睿还在睡觉,把他放在卧室,让吴凡在客厅等她。

    “怎么样?”她有些担心小睿,她发现在小睿生气的时候,那双红色的瞳仁颜色会变的更深,而且想到今天小睿的表现,要是短短这些日子自学能够学会这么多国的语言这绝对是个天才。她实在是不愿意相信小睿有隐藏的精神分裂。

    “言姐姐,我之前检查出小睿有隐性的精神分裂,这种隐性的精神分裂并不常见,大多数患上这种病的都是智商非常高的人,而且带有严重的偏执症。”吴凡边说边担心看着言姐姐,生怕她会接受不了,倒是忘了要是流岛未来主母连这种小事都受不了,怎么会有资格?

    湛言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吴凡只觉得这个言姐姐一举一动赏心悦目,与他遇到过的女人都不同。

    “有什么方法预防?”

    “只能减轻外界对他的刺激与压迫,多和他沟通说话。只要小睿不受刺激,便不会发作。而且患上这种病的人表现在偏执不喜欢说话、沉默寡言,喜怒无常、喜欢活在自己一个人世界里。”吴凡继续说道。想到这里他也有些担心。

    “恩,好了,我知道了。”

    “言姐姐,不过我倒是可以开一些镇定剂在他失控的时候给他吃。说不定对他有些好处!”

    湛言扶着额头,脑门有些疼,点头。

    等吴凡走了后,湛言拨通宁原的电话:“事情办的怎么样?”

    宁原知道他们少爷所谓的事情指的是什么,昨晚他派人跟上了陈南的车,只不过后来陈南并没有来,来的是陈南的干儿子陈毅行,而他们杀的人也是陈毅行:“少爷,陈南没有死,死的是他的干儿子陈毅行。昨晚坐在车上的人是陈毅行。陈南根本没有出现。”

    湛言沉默,宁原继续问道:“少爷,是否属下今天晚上继续对陈南下杀手!”

    “不用。”这次已经打草惊蛇,陈南肯定会有后手,她要的是一击即中:“最近这些时间给我好好跟踪一下他,对了宫家有什么消息!”

    “少爷,宫家的继承人宫其寒去了东南亚与亚龙接触。与此同时他的亲生妹妹宫寒也一同前去了,少爷,而且属下还查到,这个宫寒身份诡异,和亚麻黑手党有些关系,最近她有和一个叫俞渊宁的女人联系过。”

    俞渊宁!好,很好!她倒要看看她要做什么?眼底冷意禀烈,杀意毕露。

    陈南现在心里还有些后怕,昨晚若是他出去了,那死的人可就是他了,他虽然心狠手辣,手上沾了非常多的人血,可他惜命的很,现在的生活这么好,女人钱财都有,他怎么舍得死?他认的那个干儿子倒是送命了,眼眸眯起,谁敢在b市大庭广众之下杀人,恐怕只能是顾家的人下的杀手。想到这里,陈南脸色阴沉脸色扭曲,顾墨袭,顾家,他绝不会放过。

    “来人,把这封信件和资料直接送到政府上头去。”这顾家与政界不少人有联系,这就是他的把柄。就算没有什么把柄,他也要弄出一些,唇角冷笑,顾墨袭,你给我等着。眯起眼,他就等着看好。

    “是,陈爷!”

    顾墨袭端坐在飞机窗口前,私人飞机里面极尽奢华,什么都有,黄鹰与蓝鹰是他最为信任的心腹,恭敬站在身后,其他训练有数的保镖立在一旁。

    深邃的眸子看着窗外,他刚与他乖宝分开几个小时,他就开始想他乖宝了。收回视线。

    “领主,到了!”

    顾墨袭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晚上七点了。飞机降落,来往的机场大厅都可以看到一处亮眼的风景,只见一个气势威严,英俊至极的男人,一袭黑色西服衬着身材高大挺拔,再看那张脸庞,从侧面看过去,完美惊艳至极。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优雅浑然天成。身后带着十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从机场走出,回头率可谓是百分之几百。出了机场,直接入住最豪华的酒店。

    晚上,城市霓虹五颜六色的光芒散在整个地面上,天桥霓虹彼此相接,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顾墨袭沐浴过后,身子笔直站在落地窗前,猛的吸了一口烟,吐出烟圈,烟味弥漫缭绕,姿态优雅。

    蓝鹰恭敬站在身后:“领主,这是亚龙给您下的帖!”

    顾墨袭瞥了一眼:“放在桌上!”这亚龙消息果然灵通,他才刚入住酒店,就让他给查到了。“下去吧!”

    “是,领主!”

    深邃漆黑的眸子如同黑曜石般璀璨,顾墨袭视线落在远处,乖宝,你想我了么?

    楚宁这些天总觉得他哥有些奇怪,这些天像是有什么急事一样,吃完饭就往出门,以前他哥处理好公事之后都一般都呆在家里。之前他哥几个固定女伴还打电话给她问她哥的下落。难不成他哥喜欢上了什么人了?

    吃饭的时候,楚宁忍不住问道:“哥,城瑞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去?”

    楚辰东最近忙着自己的事,倒是忘了这件事,不过这件事他想插手也插不了手,这主要是关于男人的尊严和面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小宁回去好好和苏城瑞道个歉,要是他对她哪怕有一点感情也不会计较,但若是苏城瑞对小宁真的一点感情也没有,那这婚就离定了,这话他也不可能跟小宁只说,她的性子他最了解:“自己回苏家好好和城瑞道个歉。”

    “凭什么是我道歉,不是他道歉,明明是他心里有鬼,和其他女人不清不楚,我才不要。”她是楚家的千金小姐,谁敢这么对她,还要她去道歉,休想!可是一想到这么城瑞竟然都还没有来找过她,楚宁也坐不住了。要是她不在,其他女人乘虚而入怎么办?

    楚城东对这个妹妹很无语,脸色绷紧,楚宁一看她哥这个样子,心里就发憷,她不怕他爸妈就怕这个哥哥:“哥,要是你不帮我,还能谁帮我?”

    楚辰东放下碗筷,脸色难看,小宁这性子可得改掉,谁能受得了她这个刁蛮任性的性子,冷笑:“帮你,你哥我什么时候没有帮你,要是不肯低头就离婚,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么?”

    楚宁眼眶含着眼泪,她绝对不离婚,楚宁直接甩了句威胁话得意说道:“哥,要是你不帮我,我就告诉妈你在外面交了不三不四的女人。”

    听到楚宁的话,楚辰东心都有些冰凉,这就是他自私自利的妹妹,他疼了十几年的妹妹,估计什么时候为了自己把自己亲生哥哥出卖的事情也做得出来。这样的女人苏城瑞会喜欢才怪了。

    “楚宁,你有没有把我这个哥哥放在心上,要是你敢在爸妈面前乱说,以后也不用回楚家了。”楚辰东直接甩了一句狠话驱车离开。

    看了眼手表,不知不觉把车开到了学校门口,楚辰东有些心烦意乱,他确定他喜欢的是女人,不过最近常常一个身影在他脑中徘徊,他觉得他这个年龄的男人了,什么男人女人没有见过,要说爱,还真没有那个地步,或许只不过被那个少年身上干净的气息给吸引了。

    拧开车门,下了车,顺着熟悉的路走了进去。秦小言没想到也会在小浅学校的门口遇见这个男人,他总觉得这个男人对小浅有些特别,不过小浅虽然智商停留在小时候,性向可不会变。他宁愿小浅和一个女孩子交往也不愿意和一个男人交往。

    “楚先生,又碰见了。”

    见到秦小言楚辰东也有些意外,今天是墨成送秦小言来的,他是认识楚辰东,以前见过几面,没什么交情,楚辰东现在也认出了墨成,顾家二少,楚辰东心里咯噔一声,小浅和顾家是什么身份?

    就在这个时候,小浅和一个五官清秀的女人一起走了出来,两人交谈好像还不错,秦小言瞪大眼不敢相信小浅竟然真交了一个女性朋友,只不过全程似乎都是小浅不停的和那个女人说话,那个女人脸上有明显的敷衍,秦小言心里不高兴了,小浅算的上是他带着长大的,别人给小浅脸色,比给他脸色看还不痛快。

    楚辰东的脸色一僵,然后恢复淡淡的表情。

    小浅眼尖看到秦小言和墨成,双眼发亮喊了:“墨哥哥秦哥哥,你们来接小浅啦!”然后视线一转看到楚辰东,眼底有些疑惑:“楚大哥,你也来了?”

    自那个女孩走近之后,墨成和秦小言都开始打量眼前的女孩,黑亮的头发散开,五官长的还挺漂亮的,抬眼看到墨成一呆脸色有些红,然后温柔说道:“小浅,我先走了。”

    小浅有些不舍,点点头:“小瑜,那我们明天见!”

    秦小言蹙眉:“小浅,那个女孩是谁?”其实要是小浅不说话,还真就是个画里面走出来的精致少年,只不过一说话,直接就暴露了小浅的秘密。

    小浅脸有些红:“是同学,她说想和小浅交朋友。”

    秦小言真的觉得那个女人不怎么靠谱,不过比起眼前这个楚辰东还是好了些。见他脸色僵硬,估计之后也会知难而退,小浅喜欢的可是女人。

    楚辰东看着小浅,心里还真不知道是啥滋味。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口又有些堵的厉害。找了个借口,立即离开。

    墨成倒是很赞同小浅和女孩相处,不过也要看什么女孩,拍拍秦小言的肩膀,示意他会查那个女人。

    墨成回家后,见顾母一脸着急的样子,觉得奇怪,顾母直接把报纸给墨成看,墨成看了一眼,脸色巨变,问道:“妈,爸呢?”

    “去了你爷爷那里。”顾母也没想到有人竟然敢诬陷他们顾家。

    秦小言有些奇怪,墨成直接让秦小言先照顾小浅,他有事先去爷爷那里。

    墨成刚到达的时候,顾老爷子和顾父刚好谈到一半。

    “爸,你觉得到底是什么人敢陷害我们顾家!”顾父有些疑惑。谁敢惹他们顾家。

    顾老爷子身体腰板挺的笔直,浑身上下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威慑气势,想到什么:“应该是陈帮的陈南!之前墨袭查出陈南运输的军火里有大量的毒品,墨袭把陈帮的毒品给直接销毁了,估计这才恨上顾家。”

    “爸,现在怎么办,现在证据都登在报纸上,要不叫墨袭回来?”顾父提议问道。

    “不用,墨袭有自己的事要干!”顾老爷子寻思着这陈南想要栽赃嫁祸顾家,顾家之前与政界上大多数高官确实有来往,估计陈南就是拿这点做文章,这件事可以说大也大,说小也不小。陈南想要扳倒顾家,简直做梦。若是顾家是普通的商人或许他有机会,可顾家却偏偏不是,既然陈南想送死,那就别怪他们顾家了:“先把报纸上的消息给我压下去,另外吩咐张廷誉找到那份资料证据,只有先核实它是假的。派送给有关部门,让他自己也做个澄清。另外让他通知其他人。”

    张廷誉是他们顾家一手给扶上去的,其他几个与顾家政界的人士之一,这次也受到了牵连,若是他们没法说清楚这事,估计几个人都很容易倒台。他们几个倒台对顾家也有影响,所以他决不能让这事情发生。

    墨成听完他爷爷和父亲的话,心里有些愧疚,以前有他哥的时候,都是让他哥来负责,他只要好好过他的日子就好,可现在他哥不在,家里他却什么忙也不能帮上,不行,他既然是顾家的人当然要对顾家负责。

    顾老爷子也看到墨成,招手让他过来。

    “爷爷,这件事交给我吧?”

    顾老爷子和顾父看到墨成成熟了不少,点点头,顾老爷子也是想存心练练墨成,这也是顾家的孙子,他当然得负责:“好,墨成要是有什么不能解决的,来告诉爷爷!”

    “好,爷爷!”

    顾父手里还有事情安排,跟顾老爷子说了几句话,才离开。

    等顾父和墨成回到顾家,显然秦小言已经从顾母那里知道消息了,脸上也急了起来,又得知墨成负责这件事情,有些担心,毕竟对上的是那个心狠手辣的陈南:“墨成,要不我们和嫂子说说?”大嫂一定会有办法的。

    墨成见大厅只有小浅没有别人,抱着秦小言:“难道你不相信你家男人能解决这个问题?”

    秦小言摇头,他只不过是担心。

    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些日子我就没空陪你送小浅了。你和小浅小心一些!”

    秦小言点头,他又不是什么女人,以前他也是想一个送小浅,只不过扭不过墨成的坚持,所以每次都是他送他和小浅去。

    墨成忍不住把秦小言又抱到怀里,顾母送完顾父刚进门口,就见墨成和秦小言抱在一起,脸色立即苍白,心里咯噔一声,她总觉得墨成和秦小言走的太近了,今天又让他看到这一幕,让她不得不怀疑。

    秦小言也看到顾母在门口,脸色煞白了起来,抖着身子,反射推开墨成,墨成察觉到秦小言的不对,看到他妈站在门口,脸色也有些白了。

    “妈!”

    顾母沉默了一声,走了进来,秦小言抖着身子站在一旁,眼底有些绝望,顾阿姨是绝不会让墨成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

    顾母深吸了一口气:“小言,你先回去一趟吧,顾家还有些急事!”

    秦小言怔怔的听完,看了一眼墨成,墨成开口:“秦小言,你先回去一趟。有事我打电话找你。”

    等墨成说完,秦小言才点头离开,他觉得这次他和墨成完了。

    等秦小言离开,顾母深呼了一口气问道:“墨成,你和小言到底是什么关系?”

    “妈,你不是猜到了么?”墨成现在也不隐瞒直接说。

    顾母听到墨成的话,差点气晕了过去,之前墨袭没有结婚,有一段时间她还以为墨袭喜欢男人对女人没兴趣,幸好墨袭喜欢的是女人,要不是她还真没法接受。可现在她这个二儿子竟然直接告诉她他喜欢男人。顾母觉得自己的心脏病都要犯了。想到顾家如今的情况,顾母稳住情绪,要是让老爷子和墨成父亲知道了,她可不敢想象那个场景。

    “墨成,这事今天我不想多说,不过你和秦小言也该做个了结了。”

    “妈,我不是喜欢男人,只不过刚好喜欢的人是小言罢了!”墨成见他妈脸色发白,赶紧止住话,也不说了,唇边苦涩,他要庆幸今天发现他们的是他妈而不是他爸,要是他爸知道他喜欢秦小言,顾家把他双腿打折的心都有了。

    顾母沉默了半天突然说道:“过些日子,顾家的事情解决了,妈给你找几个姑娘,你好好看看。”没给墨成拒绝的话,顾母牵着小浅上了楼。

    别墅里,湛言也得知了顾家被人陷害的消息,墨袭虽然不在,爷爷没有让人喊她回家,就是说这事没有到不能解决的地步。除了陈南,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得罪顾家。

    红鹰、黑鹰、其一几人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只不过现在领主在东南亚,他们联系了领主几次,只不过都没有联系上,每个人脸色严肃凝重。

    “夫人,要不然我亲自去东南亚通知领主?”俞渊宁提议道。见眼前那个女人盯着她瞧,眼底有些心虚,有一瞬间她几乎以为她看穿了她的心思。

    红鹰也皱起眉头,瞥了一眼俞渊宁。

    “不需要!”湛言想也没想直接否认,她怎么会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的心思。想到这里眼底寒光一闪而过。

    俞渊宁本来有些心虚,可是没想到她竟然直接拒绝她,心里不甘心又妒忌,眼底不屑:“夫人,这可是顾家出事,领主怎么能不知道,要是之后顾家发生什么事情,谁来负责?要成为我们流岛未来的主母,实力是一个方面,人品也是一个方面。而且我们这几个从流岛出来的人可不是仅仅为了来保护你,要是夫人你怕,倒是可以直接站在一旁不用拖后腿就好了。”话里话外全部是讽刺嘲讽。

    红鹰没想到领主不在,这个俞渊宁竟然这么大胆,开口:“俞渊宁,你敢对流岛的主母这么放肆?”

    听到红鹰口中流岛主母那几个子,俞渊宁心里更是不甘心,口不择言:“红鹰,她还不是流岛的主母!”

    黑鹰看不过去了,实在是对这个女人反感,表面一套,北面一套,烦死人了,还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做梦:“俞渊宁,夫人不是,难不成你以为你是流岛的主母?夫人说话,你有什么资格插话!”

    “你…”俞渊宁脸色一白,继续说道:“这个女人在顾家有危险的时候除了拖大家后退还能干什么?她根本配不上领主!”

    话音刚落,红鹰眼底现在是真动了杀意,这个女人如此冥顽不灵,还敢说出这样的话,她以为她能配的上领主么,笑话。

    湛言眼底阴冷一闪而过,杀意禀禀,冷笑道:“我配不上?难不成你配的上?”

    身子一闪,速度快的惊人,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咔嚓一声,骨节断裂的声音连续响起,一阵嘶声裂肺的惨叫响起,湛言卸了她的胳膊之后抬腿直接踹中她心窝,把人直接踹到几米远,砸在墙上,她力道下的狠,用了当初在监狱打架之时的狠力,这个女人不死也得瘫了。

    众人回神的时候,双眼震惊盯着这一幕不敢置信,红鹰黑鹰相继瞪圆了眼珠,只见眼前雌雄莫辩的女人浑身一股戾气散发,锐利的眸光让人不敢对视,浑身气势高高在上,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慑,让人忍不住心惊胆战。

    再看地上那个女人,脸色惨白,抖着身子盯着湛言不敢置信,显然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狠毒。眼底又怕又恨。

    湛言将她眼底的恐惧与怨恨纳入眼底,眼底没有丝毫温度,一步步朝着她逼进,对这个女人她是真动了杀意,这个女人竟然敢肖想她蒙湛言的男人,简直自找死路。

    俞渊宁见湛言朝着她逼近,心里有些害怕,不,她不敢对她动手:“蒙湛言,你敢杀我么?”

    湛言见那个女人眼底虽然有些恐惧,脸上还是镇定十足,唇角一勾,她以为她是谁?她就龚定她不敢杀她么,那她就让她好好瞧瞧。

    抬脚直接踩在她手指上,俞渊宁嘶声裂肺的惨叫声响起,红色的鲜血从地上流出来,湛言冷漠盯着她痛苦的样子,唇角冷笑,她喜欢杀人,更喜欢看人生不如死在她面前慢慢死的感觉。

    “红鹰救我…红鹰…。”痛,好痛,俞渊宁只觉得自己的手被那个女人碾成粉碎了。痛的厉害。

    “夫人,渊宁已经…。”红鹰对上那双没有丝毫温度的眸子整个人身体一抖,声音也越来越低,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眼前的女人就像是从地狱走出的修罗,浑身戾气,不寒而栗。那双眼眸没有丝毫人的温度。

    “碰”的一声,湛言抬腿再次把那个女人直接踹出几米远,随着红鹰话刚落下,俞渊宁的身子再一次砸在地面,直接没有呼吸,红鹰心里大骇,忍不住后退一步。

    “黑鹰,其一,这尸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她的声音很淡可那股寒意却忍不住让众人打个冷颤。

    黑鹰,其一从惊骇中回过神,脸色苍白,赶紧应道:“是!”

    “记住,我不喜欢不听话的手下,别给我动手的机会!”锐利的眸子一闪,众人鸦雀无声,强压下心口的震惊应道:“是!”

    红鹰之前也同俞渊宁一样对这个雌雄莫辩的女人看不上眼,因为一眼看过去,他觉得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但与俞渊宁不同的是,他忠心,他只认领主承认过的主母。

    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和普通女人一样,那时候他就像,领主爱上这样一个女人,让这样一名普通女人当流岛的主母,可不是什么好事,可如今看,眼前这个女人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心狠手辣至极,而且身手一流,刚才她动手,他竟然没有看清,这简直让他震惊!而且那个女人身上的气势就算比起领主也不让堂皇,这让他心骇,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黑鹰与其一心理感触同红鹰也差不多,这个女人太过出乎他们的意料,让人不寒而栗。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夫人。”

    湛言处理完这个女人,身心通畅,看了下手表,回到卧室,小瑾拿出他之前保存好的组装枪支零件的图片和小睿一起看,言宝做完作业收好书,见他妈咪回来,双眼一亮,小瑾看到他妈咪,顿时大喊:“妈咪。”生怕她听不见似的。

    湛言摸了摸言宝的小脑袋,然后应了小瑾一声,拉下窗帘,小睿红色的眸子盯着他他妈咪的脸看。小身板想要扑过去,小瑾抢先一步扑过去,在没人注意的瞬间,小睿红色的瞳仁颜色变深,蹙着眉头盯着小瑾看。

    ,把小睿和小瑾的睡袍都拿出来,整齐放在一旁,湛言见言宝懂事的样子,心口柔软。

    湛言打算让他们三兄弟一起洗,到了浴室,言宝主动帮忙把小瑾的衣服拖下来,小睿和小瑾踩入浴缸,湛言看了言宝一眼:“言宝,你不和小瑾他们一起洗么?”

    言宝摇摇头,黑色的眸子晶亮,长卷的睫毛翘起,小脸精致完美,紧绷着脸,认真说:“妈咪,言宝最大,先帮弟弟洗!”

    湛言抿着唇,笑了笑:“好,一会儿言宝和妈咪一起洗!”

    言宝低头黑亮的眼眸在没人看见的时候一闪,亮的惊人,抬眸点点头:“好!”他以后都要和妈咪一起洗!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妈咪最喜欢言宝么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端了陈帮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