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节同学会一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节同学会一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789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薛天毕竟是混了娱乐圈这么多年的人,也摸清了一些这王总的心思:“王总,这男主角有着落了,不过这女主角我再继续找找。”

    王渠看了一眼薛天,把他的建议直接说出口:“薛天,这女主角你也不用找了,不如让赵可来担任怎么样?”

    赵可?薛天脑袋有点概念,赵氏是b市颇有名气的赵氏集团,而赵可就是赵家的大小姐,刚从国外回来,她的本专业是金融,只是前些日子突然想转行娱乐圈,在娱乐圈这种凭借背景上位的他也不是没有见多,可这事情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不是这么舒服了,要是这赵可有点经验或是从科班出来,他还会考虑一下,可是一点经验也没有,让他怎么考虑。

    “王总,这赵可不行!要是她有些经验还好,可一点经验都没有,让我怎么用?”薛天是个直性子,他一向是有什么就说什么,这也是他经常得罪人的原因。

    果然!

    听到他的话,王渠脸色不好了:“薛天,这赵可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也要加上去,而且还要是个女主角,否则这部戏,你也不要拍了。”

    薛天听完王渠的话,脸色完全变了,不管这赵可演技怎么样,都要给她一个女主角,否则直接滚蛋。

    前几部戏口碑虽然好,可票房并不怎么样,他还指望这部戏能够推他一把,当一个导演的宁愿自己票房差点,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口碑差,他也不愿意因为一个不认识的人搭上自己的口碑。

    “王总,这个要求我没法答应!”

    “薛天,你知道你这话的意思么?”

    “要是王总不满意,我可以拿我的剧本离开。”薛天没有给王渠再开口的机会,直接甩袖离开。

    王渠见薛天这么不给他面子,脸色难看的不能再难看,差点把桌上的资料掀翻在地。

    这时候王渠的秘书老郭走进来,见王渠脸色难看的样子,心里打突,看刚才薛天出门,估计是和王总吵了,这薛天性子要是不改改,得罪的人可就多了。

    王渠看见老郭进来,赶紧让他拟一个解约的合同,要是今天他不和薛天解约,他就不姓王,之前他让薛天来星娱看的不就是他老爸的面子,要是他听话一点说不定他愿意出出资金给他拍几个影片。既然薛导不肯出山,再留他也没有用。

    老郭要是没有看到这薛天交上来的合同也会同意,可现在真不行,之前他整理资料的时候竟然看到薛天的那份合同上签的名字竟然是梅列西语,这国内姓梅列的还真没有,梅列西语,全球就只有一个,而且谁敢随便用这个名字?

    虽然这几年,他并没有拍什么影片,可是这人气在那里,身价也在那里,更何况人家还是世界排的上号的a级演员,国内要想请到这样的明星简直是天方夜谭,而且去年梅列西语还参与了苏氏与风娱一起投资的一部影片,那口碑票房非常不错,若是梅列西语能签约在星宇,这可就是老天给星宇掉馅饼。

    “王总,现在可不能让薛天走,怎么留也要把他留下啊!”老郭是星宇的元老,也是王渠最为得力的一个秘书,星宇能够发展到这个程度,这个老郭绝对是功不可没。

    王渠被薛天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过这些年他能够坐镇星娱,也是有心机与思想,现在听老郭这么讲,沉下气,直接反问:“难不成薛导已经同意帮星娱拍一部戏?”

    老郭摇头,直接把合同按在桌上,让他自己看,王渠眼底有些疑惑,在他看来这薛天的好处就只有那么一点,王渠拿起合同看了一眼,然后瞪大眼睛不敢置信:“这…。这…。是梅列西语?”

    老郭摇了摇头,他也不能确认,刚开始他也怀疑这薛天是不是造假,可是薛天就算造假也没有用,到后面他要是请不到梅列西语也是他的责任,而且他也清楚薛天这个人,不是说大话的人,说不定他和梅列西语认识?

    “王总,虽然先不能确定是梅列西语,但是这薛天的性格也不可能吹牛,而且要是他圆不了这个慌,对他自己也没有好处啊!不如我们先问问薛天?”这才是他相信薛天认识梅列西语的原因。

    王渠也点点头,要是梅列西语真的签约在星娱,这根本就是一块蛋糕砸在星娱头上,以后凭借梅西西语这个名号,还怕其他艺人不愿意进星娱的大门么?而且说不定还能和风娱合作。凭这个机会一跃成为更有实力的娱乐公司。

    王渠想到刚才薛天甩袖走人,赶紧让人去把他请来,要是他真给把梅列西语请到手了,他就是把他拿祖宗供起来也认了。

    薛天一直就知道这王渠是看在他老爸的面子上才让他进星娱的,他性格虽然直来直往,也绝对不是眼高于顶,有机会他就上,管他是看在谁的面子上,后面拿出点成绩直接证明,只不过在星娱因为之前几部戏的失败,他也并没有多少机会执导自己的作品。这次他和星娱王总直接闹僵,恐怕之后面临的就是解约。薛天苦笑。

    “薛导,等等!”

    薛天转身见郭秘书让喊他,难道星娱这么快就忍不住和他解约了?他和郭秘书一向没有什么交流,现在他来找他,恐怕传达的就是王渠的意思,薛天苦笑:“郭秘书,直接把解约合同给我,我签字!”

    “薛导,你误会了,王总只是想让你上去商量一下具体影片的问题!”郭秘书拍拍他的肩膀,要是这个薛天真有本事请梅列西语,那他绝对要和他打好关系。

    薛天一愣,刚才那个王渠的意思说的不是已经那么明白么?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突然会退步,要是他是个有价值的导演,这还说的过去。可是凭他现在的实力,星娱不直接解约已经不错了。

    薛天愣了一会跟老郭直接进了电梯进了星娱顶楼办公司。

    别墅内,湛言抱着小睿坐在别墅游泳池旁,看游泳池中的男人矫健的身姿,明媚的阳光下,银色的眸子,五官英俊至极,西语是混血,五官深刻而立体,再看他身材挺拔,一米九的个头,身材比例完美。无一处不散发女人难以拒绝的诱huo。

    拿起浴袍随便裹了一下身子,梅列西语挑眉:“顾大少要是知道你看过我身材,你说他会怎么样?”

    湛言笑了,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有股诡异的感觉:“你试试,说不定第二天直接把你扔出门外可不是没有可能!”

    梅列西语原本还一脸幸灾乐祸,听到湛言的话,立即垮下脸:“够狠!”他在b市可没有其他地方住,要是真被扔出去了,这可有点不好看了。

    小睿红色的眼珠子直直盯着梅列西语看,那双眼睛在看到他靠近,突然变得凶狠张嘴就要咬他。

    梅列西语直接从旁边拿起一个苹果堵上他的嘴,见他眼睛气的红了,还真有那么几分感觉:“阿言,你真的决定养这个孩子了?”

    “上次你已经问过了。”湛言把小睿嘴里的苹果拿下,看了一下苹果上的印子,可真深,上面还少了一小块,湛言让小睿张开嘴巴,把他嘴里的小块苹果拿出来。放在旁边。

    梅列西语眼底复杂看着他,湛言察觉到他的视线,抬眼,不经意问:“怎么了?”

    “阿言,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变了太多了?”要是以前阿言能够这么有耐心或是这么柔软对一个小孩子,打死他也不信,以前那么高高在上冷漠的人竟然为了一个男人变了这么多,那个顾大少真的就那么好么?

    “还好!”

    “阿言,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你和别人打架,差点把那人直接给打死了?直接把那人的手掌戳穿了。”以前谁敢惹阿言?阿言那种不要命的打法有时候他看的都有些怕。不过这样一个人竟然愿意为一个男人生儿育女。

    “你说的是秦若凡?”湛言没有什么表情,把旁边充好的牛奶给他自己握着吸。

    “阿言,你还记得?”

    “记得一些。”

    “不会是后面秦若凡又找你麻烦了把?秦家与蒙家不是已经相对的么?”他对这些事也是大概知道。

    “麻烦倒是还好。秦若凡这个人野心勃勃,上次他去y国与西秦梅列已经确立了合作关系,而且在b市与韩家也有些关系,不过现在不急,至少现在蒙家与秦家还没有什么直接冲突关系。”秦若凡这个男人确实是个难缠又强大的对手。她也不想让西语知道她与秦若凡早已经交过手。

    梅列西语叹了一口气,他对阿言又心疼又感叹,以前他见过阿言妈几次,他对那个女人没有好感,那个女人典型的一个只要爱情不要女儿的自私女人,把阿言强制伪装成男人过了十几年,把阿言逼的那么紧,他为阿言不值得:“阿言,你妈现在…。?”

    “死了。”湛言动作一顿,继续拿着奶瓶喂小睿。

    梅列西语一愣,不敢置信,见阿言面色没有丝毫感伤,才松了口气,那个女人死了最好:“阿言,你有没有想过放下蒙家少爷这个身份,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只要她是蒙家少爷,以后枪林弹雨必不可少,而那个男人就放心么?

    湛言挑眉:“放下?不,既然我是我父亲唯一的女儿,我自然要继承蒙家。”

    “顾大少同意?”

    “西语,就算可以依靠,我也不愿意依靠任何人,也不是说我不信任媳妇,我想要的是和他比肩,而且若是我轻易放下,那就不是我蒙湛言了!”

    梅列西语想了想,确实,若是顾大少如此做,阿言也不会看上他。

    “对了,阿言,我有件事与你说!是关于这个孩子的。”

    “你说!”

    “我突然想起之前我听西秦梅列说过,这个孩子之前一直都是用鲜血喂养的,而且之间还被注射过大量的药剂,至于到底有什么后遗症,我就不知道了,你最好给他完全做个检查!”西语面色严肃,这个孩子虽然现在看起来无害,可是谁也不能保证之后这个孩子会有什么异变。

    “血?”湛言面色也严肃起来,而梅列家族那块宝石也有些诡异。不过还是让小睿先做个身体检查。

    “阿言,你有没有听过医学上输相对的血型来延缓衰老,而梅列家族那个老女人更疯狂,直接用血来喂他长大。”梅列西语看着这个孩子也是感叹。要不是阿言,这个孩子恐怕活不成了。

    “谢了,西语!”眼底一狠,若是她还在y国,她绝对把整个梅列家族也要炸成碎片。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湛言看了屏幕的陌生号码,眉头微蹙,接起来:“是你!”

    薛天此时全身紧张,手心冒汗,整个下午他盯着那个合同看了不下几百遍了,那个小子不会耍他把?之前他还以为星娱总裁要和他谈解约,他一进办公司,这态度来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愣是让他惊的呆愣了,他还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让这个王总态度突然发生这么大的转变,后来他看了之前他签下那个新人的合同,再看那签的名字,他才整个人都呆滞了,梅列西语?一看到这个名字,他就想那个小子不是耍他把,他可记得那个小子说她叫蒙湛言啊!

    那时候他也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只是记得那个王总与老郭巴拉巴拉一个劲儿说要拿下梅列西语,靠,要是这梅列西语有那么好请的到,其他公司不都去请了。

    “蒙湛言,你不会告诉我你是梅列西语吧!”

    “我不是!”

    听到她否认,薛天才送了口气,他就怕这小子玩他。说给自己之后的艺名取的梅列西语,那他简直要吐血了。

    “湛言,这…梅列西语,你真认识?”薛天问这个问题问的小心翼翼,他还真不相信他人品爆发,突然签下一个国际巨星,这简直就像是一个馅饼直接拍在脑门上,这惊喜没有,惊吓倒是有。这比买彩票的机率还少的少。

    “你想见他?什么时候?”

    薛天忍不住搓搓手,这意思他可不可以理解成她真认识梅列西语?“你真的认识梅列西语?”不是耍他的把!

    “你给我地址,我带他过去!”

    听到这句话,薛天整个人震在原地,心跳砰砰的都要跳出胸口了,靠,这是真的?紧紧握着手机,浑身紧张:“湛言,那就明晚东城酒店行么?”

    “可以!”湛言挂了电话,才突然想到这东城不是昨晚那个女人说的同学聚会场所么?

    “阿言,这次以后不管怎么样,你可要好好补尝我!”梅列西语忍不住说。

    “送你一个女人?”湛言挑眉,见他一脸嫌弃,抿唇一笑:“别忘了明晚八点东城酒店!”

    湛言见小睿闭着眼睛,以为他有点困,抱着他直接走,小睿年纪不小了,她必须让他在短时间尽快学会怎么发音说话。

    湛言对这间房间倒是很满意,阳光可以从落地窗直接散入房间角落,见他漂亮的眼珠睁开,炯炯有神,湛言直接把小睿放下,让他自己走路。

    “小睿,过来!”湛言站在离小睿半米外。

    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眸眨巴眨巴盯着湛言看,看的她心都柔了,湛言重复了几遍,小睿小嘴咧开小小弧度,颤颤巍巍的走过去,小身边扑在湛言身上,双手紧紧勾住不放,任凭湛言怎么说也不放开。见她抿着唇,小脸蛋贴在她脸色轻轻摩挲,看起来倒是有些讨好。湛言只好把人捞起,拿起她让言宝帮小睿买的书,看来以后每天都得开始训练小睿了。这么下去可不行!

    湛言半靠在阳台的桌上,抱着小睿,桌上放着图片的书籍,让他边看,她边讲。

    “小睿,这个是什么?”

    小睿眨巴眨眼眼睛盯着图片,摇摇小脑袋!

    “小!”湛言见小睿低头认真看着却不说话,摸摸他的小脑袋,继续边讲边说,只希望这能够有效效果!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湛言见小睿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有些犯困,知道他这是困了,等他睡着直接放在床上。盖上被子。

    手机突然响起,湛言看了手机屏幕,是她父亲的电话,接通电话。

    “父亲!”

    “阿言,你和小瑾什么时候回来?”

    “父亲,我…。”

    话还没有说完,蒙诺直接打断:“阿言,你和顾家大少在一起了?”

    “嗯!”她也知道瞒不过她父亲,也没有想瞒。

    “阿言,你没忘记顾家四年前是怎么对你的么?难道你还想重蹈覆辙?”他倒是没想到阿言对顾家大少真的上心了,比起以前那个陆臣熙还要用心,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作为蒙家继承人,他倒是觉得这感情只是负担,只是累赘。

    “父亲,那已经过去了,他对我很好!”

    蒙诺沉默,半响才说了一句:“阿言,我打算让你尽快接手蒙家!”

    “好!”湛言挂了电话,抬眼看着远方,蒙家她确实该接手了。

    黑色落地窗前,顾墨袭笔直站在,眉头微蹙,他还真没想到陈南竟然和东南亚最大毒枭亚龙合作,要说这蒙家是东南亚最大的军火商,而这亚龙就是东南亚最大的毒枭,金三角中百分之九十的毒品都是由他手下垄断,而毒品走私是继军火之后利润最高的走私方式。

    亚龙这个名字他曾经听说过,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能力出众,否则怎么稳坐那个位置。

    而且亚龙与很多势力都有合作,这陈南想必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攀上这个亚龙。

    “领主,这个亚龙竟然直接轰了我们东边的势力吞了我们地盘,这简直欺人太甚!”一想到这个亚龙,齐修气的脸色发白。一个毒枭竟然还敢与他们抢地盘,黑道与赌根本沾不上丝毫关系,这亚龙分明就是找茬。

    “领主,这亚龙现在根本就是明着给我们使绊子,帮陈帮对付我们。不得不说这陈南老狐狸真有一套,竟然能说服亚龙帮他,看来陈南对付我们势在必得了。”丁明落说道。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陈帮拿出了什么给那个亚龙,让他愿意帮忙,先不说这亚龙的自身的势力,还有其他各种关系上合作的势力,也是个难缠的对手。

    顾袭薄唇冷笑,浑身一股霸气:“陈帮让亚龙答应帮忙,无非牵涉到的主要是毒这个字眼。”亚龙虽然控制这金三角下百分之九十的毒品,但比起蒙家遍布其他国家的势力与军火输送,他绝对不满足于此,恐怕他答应陈南,必定让陈南帮暗地他开通通往其他国家的毒品输送,他想要把毒品输送到其他国家,赚取更大的利润,甚至像蒙家一样能够与各国政府打上关系,乘机发展自身的势力。

    “领主,难不成这亚龙想让陈帮帮他卖毒啊!”齐修绞尽脑汁怎么也想不出来。要是这陈帮真沦落到要帮亚龙卖毒,那可真是有好戏看了。这陈帮从黑帮变成贩毒的,怎么想怎么有笑料。

    丁明落见他们领主沉默没有说话,难不成齐修说的还真对了?靠,这陈帮不会这么引狼入室,只为了对付他们,便卖了自己吧!“领主,齐修说的不会都对了吧!”

    顾墨袭淡淡看了一眼窗外:“差不多,陈帮想要通过亚龙来打压亚麻,而亚龙需要人为他开通通往其他国家毒品输送通道,各取所需,不过这个条件绝不是陈南答应的,而是其他人,以陈南那老狐狸绝不可能让人把刀放在他头上。”

    “领主,这要是陈南知道这件事,估计会气的吐血,这请神容易送神难,亚龙的胃口绝不止如此!”想到这里,丁明落也忍不住幸灾乐祸了。他还真好奇那个陈南知道事情真相那张脸。

    “领主,我们现在改怎么做?”

    深邃的眸子一层层冷意,黑色的瞳仁泛着幽幽的光芒,锐利眸子嗜血一闪而过,这陈帮他早晚收拾,现在不急:“派人放消息给陈南,让他们自己窝里斗!”

    “是,领主!”

    “另外后天我们出发,我要亲自会会这亚龙。”

    “是,领主!”

    “领主,这要不要跟夫人打个招呼?”他现在可是一点不紧张,陈帮有那个亚龙,他们还有夫人呢,夫人可是蒙家少爷,蒙家势力比起亚龙绝对有过之而不及。到时候就等着谁玩过的过谁?

    齐修这么想,丁明落也是这么想,谁听了蒙家少爷这几个字不变色的,他倒是还真是好奇夫人的手段。

    顾墨袭锐利的光芒射过去,齐修吞吞口水,好吧,他承认他也好奇蒙家少爷的手段!

    顾墨袭稳步走进房间,见他乖宝半靠在桌上,认真看桌上的书,也没有注意他回来,他倒是好奇他乖宝看些什么。

    直接把人捞起来,放在膝盖,湛言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也不用抬头就知道是她媳妇。

    顾墨袭捧起他乖宝的脸,低头先狠狠亲了几口,湛言抿唇脸色柔软看着她媳妇,然后就听见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乖宝,想我了么?”

    “媳妇,我们中午刚见!”

    “乖宝,我想你了。”一时一刻也不想离开她。

    “我知道!”湛言心底甜蜜,耳根有些红,她怎么不知道原来她媳妇这么会甜言蜜语,想当初第一次见,冷冰冰的像块冰块。

    顾墨袭双眼宠溺低头看着他乖宝,就算是让他永远看,天天看着,他也看不倦,只会越来越深陷,越来越爱,他的人生有了他乖宝才完美。大手轻轻放在他乖宝小腹中,轻轻摩挲。

    湛言见她媳妇摸着她的小腹,知道他想要女儿,不过这事情也不是有想有就有的,突然想到什么,抬眼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媳妇,我打算接手蒙家了!”

    顾墨袭一愣点头:“好!”乖宝,他知道眼前的他的乖宝不仅是他的媳妇,还是蒙家的少爷,若是没有他,恐怕他乖宝早就接手蒙家了,不管他乖宝有什么决定,他都会支持。

    “媳妇,你没有其他什么要说的么?”湛言勾着墨袭的脖颈,小脸埋在他胸口。

    “不论乖宝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低头亲了亲他乖宝的额头,“乖宝,等一切事实结束了,我们也该举办一场婚礼了。”他迫不及待想要娶他乖宝,向世人宣誓他乖宝永远属于他。

    “好!”湛言点头,她也想为她媳妇穿上婚纱。以前她还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一天。

    “乖宝,我想要你!”

    “好!:”

    湛言主动吻上去,舌轻轻试探探入口腔,顾墨袭见他乖宝主动,浑身血液沸腾,强压下心中的激动,凡客为主,狠狠回吻,这个吻与以前不同,带着霸道与掠夺,那双深邃的眸子浮起强烈的占有欲,乖宝,我的乖宝!大手抱着他乖宝,边走边吻,起身走向床边!

    星娱顶层,王渠的语气比起之前明显天差地别,薛天嘲讽的笑了笑,这人果然是要有价值,有资本,才有与别人谈条件的资本。

    “薛天,你之前提议的那几部戏我觉得都可以拍,等拍完这部,下面几步星娱打算继续投资!”

    “王总,不用了,我还是打算先放精力在这部戏上!”

    “也是,也是!”

    “薛天,那个…梅列西语怎么说的?”

    “你和他联系过了?”

    王渠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这要是真把这梅列西语拿下了,他就那他当祖宗供着。

    薛天点头:“我已经约好他在东御酒店见面。”

    听到这句话,王渠立即眉开眼笑起来:“让老郭和你一起去把,这东御酒店应酬的钱,都让公司给你报销。还有之前你的酬劳已经收到了吧!”

    薛天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王渠忍不住说了几个那就好!拍了拍老郭,已经做主让他陪他一起了。

    “你们什么时候约的?”

    “今晚!”

    “那行!薛天,你看看你先准备几个剧本给梅列西语多选择选择!”要是因为剧本被拒绝,他估计要吐血了。

    薛天面无表情点头。

    陆母对秋时可谓是一眼相中,自从四年前那件事,她知道他一直放不下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他们陆家可高攀不起了,现在臣熙都三十几岁了,不要说女朋友,就连身边的女性朋友也是少之又少。上次还是她骗臣熙过去,才让臣熙和秋时见面。

    臣熙不急,她可急,现在和臣熙一样大的人这孩子都有了,而他倒好,女朋友还没有一个,早知道当时她就不反对臣熙与那个女人在一起了,可是现在后悔也晚了。而且秋时是秋家的孩子,人长的漂亮不说,性格又好,温温柔柔,一看就是个贤妻良母。

    “秋时,你去楼上看看臣熙!”

    “好,陆伯母,那我就先上去了。”

    “臣熙,陆伯母让你下去吃饭!”秋时推开门,眼前这个男人温文尔雅,双眼痴迷。

    陆臣熙看着女人,不是阿言,眼底冷漠透着疏离:“你先下去吧!我有些事情处理!”

    秋时脸上有些尴尬,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不喜欢她,比起蒙湛言,样貌、智慧、学历、家境,她比她都好,为什么他只喜欢那个女人?她不好么?掩去眼底的痛苦:“臣熙,今晚同学聚会,大家都想互相见见呢?”秋时见眼前的男人没有丝毫动作,手指握起,指甲插入手心,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痛楚:“还有蒙湛言她也会去!”

    话音刚落陆臣熙反射性抬头,双手握着拳,心底紧张又激动,:“你说阿言也会去?”就算阿言不属于他,哪怕是能见阿言一面也好。

    明明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只在乎那个女人,就算她不想点头也不行,陆臣熙,我喜欢了你这么久,你就是这么对我么?我究竟哪里比蒙湛言差了,若是你知道那个女人已经有了孩子,你还是这么爱她么?

    “我会去!你先下去吧!”陆臣熙眼底痛楚,阿言,如今,你还恨我么?

    若是因为那个女人去,她宁愿他不答应,可是结果还是与她心里想的一样,她知道这个男人只在乎那个女人。秋时咬着唇,既然让她再次碰上这个男人,她怎么也想为自己搏一搏。

    东御酒店也是b市五星级酒店,坐落在市中心,薛天一早和老郭就包了一个包间,等在里面。

    “薛导,你是怎么和梅列西语认识的?”他还真有些好奇了。

    “大街碰上的。”薛天倒了一壶茶灌了一口,看了眼时间,才六点还有整整一个小时。

    听到薛天的话,“噗!”老郭直接把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街上碰上的?这也太扯了把!他怎么碰不上,就算碰上,要是没有一点交情,人家会搭理你,所以对薛天刚才说的一律选择无视。

    薛天见他的样子开口直接事情原委说了一遍,他是真不认识这梅列西语,他本来看中就是那个小子,没想到那小子竟然直接给他签了梅列西语这个名字。

    老郭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张大嘴巴都可以吞下一个鸡蛋:“薛导,你这不是上当受骗了吧!”

    “你们不是信誓旦旦肯定是梅列西语么,到底是不是一会就知道了。”关于这个问题,他现在不发表态度,他现在是从一开始完全不相信到了现在的半信半疑。就算不是,他现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是完全靠一个明星的名气争票房,也就不是他薛天了,相比梅列西语,他还是更看重那个小子,要是那个小子愿意演他的戏,他绝对有信心把她捧红。他倒是觉得那小子比起梅列西语还更出众,特别是身上那种气势,那种感觉。不行,一会他还是得劝劝那小子演他的戏。

    老郭想了想也是,希望这不是个骗局!

    梅列西语把车停在停车场内:“阿言,就是这里!”

    湛言点点头。

    小瑾睁开眼睛:“妈咪,我们到了?”听到小瑾的声音,言宝也睁开眼睛。

    湛言本来打算独自和梅列西语来,没想到言宝与小瑾都想和她一起,既然如此,那就一去去吧!

    湛言一手牵着言宝,另一只手牵着小瑾的手走着。梅列西语带着墨镜,看了言宝与小瑾,又看了一眼湛言,说道:“阿言,你说这像不像我们一家出游啊!”

    言宝抿着唇,小脸紧绷起来认真道:“梅列叔叔,你不是爹地。”

    小瑾闪着蓝色的眸子,小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梅列叔叔,我已经把你的话给录下来了哦,一会我要给爹地听!”

    “靠,我这不是比喻么!”这两个小子怎么这么不可爱,这么小就算计他,梅列西语无语,果然这顾大少与阿言的基因不是一般大啊!生出来的孩子也是不一般。

    包间里,薛天看了眼手表,还有十五分钟,现在倒是开始紧张起来,老郭也开始紧张起来,忍不住搓了搓手:“现在几点了?”

    “还有十五分钟。”

    好吧!老郭终于承认他们来早了,这等人的时间还真难过去。

    门突然被人推开,薛天眼尖就看见之前那个他看中的小子,还是白色衬衫,牵着孩子,这气质还是让人鹤立鸡群一眼就看到。

    薛天站起身走过去迎接:“湛言你来了?”然后看到身后的男人,浑身一震,脸上有些激动,他还真没想到湛言竟然真的认识梅列西语。

    老郭也起身走过去,他当然一眼就认出梅列西语,曾经苏氏发布会上,他见过梅列西语一面,没想到真的是梅列西语,老郭顿时忍不住激动起来。

    梅列西语说道:“阿言,我们坐吧!”

    听见梅列西语的话,老郭才注意到旁边的湛言,这就是薛天看中的那个小子?这样貌和气质果然不错啊,要是没有梅列西语,这个小子形象也不错啊,不过这个年轻人竟然认识梅列西语,而且和他非常熟稔的样子,她到底是谁?

    “好好…。大家一起坐!”

    湛言也不拒绝,言宝与小瑾分别坐在湛言身旁,薛天愣愣看着这两个孩子,每一个长的精致漂亮的过分,这。不是都是她的孩子把?

    “湛言,你结婚了?”

    湛言对这个薛天还是有些好感的,点头:“恩!”

    薛天眼底复杂,他还真没有想到湛言真的认识梅列西语,见旁边高大英俊的男人无一不是体贴,先是帮他推开椅子,让她坐下,要是说这两人没有什么关系,他绝对不相信。

    老郭从来就不是一个不把握机会的人,震惊之后收敛好情绪,既然梅列西语与星娱签了约,其他也不着急,关键是打好关系,凭借梅列西语,就算他想随时解约也行,:“梅列先生,这次能够见面真是荣幸之极啊!”

    梅列西语脱下墨镜,淡淡点头,若不是阿言的关系,他是绝不可能与这个星娱签约。一边拿起筷子体贴给湛言夹菜。

    老郭将这一幕落入视线,这个少年到底是谁,竟然让梅列西语主动帮她夹菜,两人的关系绝对不一般。而且以他经验来看,这绝对是个梅列西语在乎的人,看来以后下手得从这个少年。

    小瑾突然开口:“妈咪,小瑾想上洗手间。”

    妈咪?她是女人?薛天愣了,老郭也愣了,看了眼这个女人和又看啦梅列西语,难不成他们是那种关系?

    湛言让西语先与他们谈,她先带小瑾去洗手间。

    秋时现在真的是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之前他已经对臣熙说蒙湛言会来,可是要是今天蒙湛言不来,臣熙肯定知道他骗她。说不定还会误会她,她向其他人问过一遍,竟然都没有她的电话。

    秋时简直都绝望了,转身刚要回包厢,眼睛一亮,那不就是蒙湛言么,大步走过去:“蒙湛言,你来了!大家都等着你呢。”

    碰见秋时,她倒是没什么意外,东城酒店就这么大,碰见也不意外。看了她一眼,在发生那件事情,那些人对她避之不及还会想见她?还是想落井下石?既然她想让她去,她就去。

    ------题外话------

    亲们,之前关于重复章节的事情这里再次表示抱歉,确实我个人疏忽,手机上传章节伤不起,被tiao戏了,汗哒哒,囧!

    这里呢,已经重复订阅的亲们不要急,今天呢会把重复的那张换成新的内容,同样的有在评论区留言的亲们,照样给你返币,表示落风我之前的抱歉,

    谢谢亲们喜欢婚宠这本书,也谢谢亲们一路来的支持,嗷嗷,群么么,o(≧v≦)o~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当明星?(别重复订阅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百二十一章 节同学聚会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