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赌场惊燕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 赌场惊燕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714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西秦.梅列面色一变,变得阴沉至极,阴狠的眸子一闪,一想到琼斯昨天死的下场,他恨不得把眼前的女人碎尸万段,敛下表情:“传闻亚斐魅力无边,今天果然让我大开眼界,就连秦少也免不了被吸引,果然非同一般,你说若是我把你送给秦少,他会怎么样?”

    秦若凡喜欢她?湛言冷笑,那个男人也会喜欢人?她还真不相信,不管他对她有没有兴趣,她对那个男人没有兴趣。湛言抬手,枪口直接对上他,冷笑道:“多谢西秦少爷好意,只是我不感兴趣。”

    西秦.梅列看到枪口对他,面色没有丝毫异样,依旧带着淡笑,透着贵族间的优雅与贵气:“亚斐,你不会以为凭借一把枪就可以解决这么多人,就算你有这样的本事可以逃脱,其他两个人可没有这种能力,不如你试试,是我先死的快,还是其他那两人死的快。”

    话音刚落,十几个人高马大的正装保镖纷纷把枪指着宁原与齐修。湛言自然认识他们手中那的枪支,是秦家最新出的一批新货-850.这中枪支小巧但是威力很大。这秦家与梅列家族果然在一起合作。

    齐修与宁原也是对枪支有些了解的人,看到这些人手里握着是-850,面色也变了。

    齐修更是忍不住暗骂一句,靠,这梅列家族也太嚣张了吧!拿着-850来对付他们,真是太看得起他们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亚斐他怎么听怎么熟悉啊!

    用手碰碰宁原的手,压低声音问道:“这亚斐到底是谁?”

    宁原皱起眉头,直接无视齐修,齐修见宁原不愿搭理他,脑袋一摇,心里憋着一股闷气,这人除了他眼中的少爷,就不会有些其他?

    “现在我们如何?他们手上也有枪,而且还那么多人。一出手我们可就变成马蜂窝了。”领主什么时候到?

    “等!”宁原视线紧紧落在湛言身上不放。

    “传言亚斐极喜欢赌,不如我们现在就开始打个赌如何?”西秦.梅列眼底带着浓厚的兴趣。不得不说,这亚斐他还真有几分佩服,就算在众枪之下还能保持冷静与理智,难得!难得!

    确实,这西秦.梅列说的对,若是今天只有她一人,她可以脱身,但是如今还有宁原与齐修。她不得不考虑他们。

    湛言眉眼清冷,眼睛眯起,直接把手中的枪给扔在一旁,枪砸在地上发出一声砰的声音,她脸色冷漠,眼底没有丝毫的惊慌与害怕:“哦?西秦少爷想赌些什么?”

    “难道亚斐就就不好奇我打什么赌?”西秦视线落在一旁落在地上的手枪上,瞥了一眼,目光灼热盯着湛言的脸,银色的眸子带着深沉的探究,若有所思。

    “不管怎么样,这决定权在西秦少爷手中不是么?就算我有意见,难不成西秦少爷会听我的意见改变你的想法?”湛言说到这里停顿一下,而后继续道:“不,当然不会,既然如此,亚斐也只好拿出点诚意让西秦少爷看看不是么?”

    “啪啪啪”西秦.梅列忍不住拍掌叫好,笑道:“果然不愧是亚斐,有胆力,西秦佩服啊。”若这个亚斐没有对琼斯下手,他还真稀罕这样的人才。可惜,真是可惜!“既然如此,不如先上车!”

    “等等,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我有一个条件。”湛言瞥了一眼宁原与齐修,继续道:“我要你放他们走!”

    “少爷!宁原不走。”

    齐修也诧异,没想到这个女人到如今还想保他们。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保护,这感觉怎么想怎么怪!不过他可不敢走,要是让领主知道,还不剥了他的皮,他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这个女人。

    “哦?”明媚的阳光落在他脸上,那双银色的眼眸美丽至极却透着一丝阴狠:“这条件与筹码相当,有筹码,才有资格讲条件,但如今亚斐你有什么资格来讲条件?”银色的眸子眯起,眼底寒意十足。

    湛言目光一冷,身子快速一闪,西秦.梅列瞳仁一缩,抬手就要开枪,只是他的速度快,湛言的速度更快,还没等他反应,他手中的枪已经落入她手上。

    “西秦少爷,你说现在我有没有资格?”湛言握着手中的枪支举起枪口对他。

    她脸上清清淡淡,让人丝毫情绪也感受不到,可话里的寒意怎么也掩饰不住,西秦.梅列眼眸死死盯着她的脸,不放过她脸上丝毫表情,若不是她身边两个手下拖了后腿,他想抓到这个亚斐,恐怕还真得多费些力。

    “放他们离开!”过了好半响,西秦.梅列视线依旧停在她脸上没有丝毫移开,眼底从兴味变得认真。

    “是,西秦少爷!”

    湛言瞥了宁原一眼,宁原会意,自然知道他家少爷的意思,拉着齐修道:“我们走!”

    什么?刚才这个木头不是说不走么?他不是念着他家少爷么?齐修还真是疑惑,不过他走,他可不能走!他得听他们领主的命令好好保护这个女人:“你走吧!”

    宁原眯起眼,直接拖着齐修的衣领直接离开,眯起眼,看了一眼他们少爷淡淡说道:“少爷她不需要有拖后腿的!”

    这一句话齐修听的清清楚楚,靠,这根木头是什么意思?说他是拖后腿的?要是平时,他非得和这根木头干上一场。

    湛言见他们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才收回视线。

    “如今亚斐是否可以走了,我已经按照你的条件把人给放了。”西秦.梅列眼底没有丝毫温度说道。

    “自然!”

    湛言上了车,坐在后座,西秦.梅列半靠在车窗侧头淡淡打量眼前的女人,他如今倒是有些明白为何秦若凡这样的男人也会喜欢上眼前的女人,这个女人太过独特,比男人还强,没有女人丝毫的娇柔,让人有想要征服的欲望,而男人最大的满足感就是让女人臣服,若是能让这样的女人臣服在自己身下,甚至爱上,这种快感可是让人无比沉迷。只不过这样的女人是毒,沾不得,一旦沾上,若是爱而不得,那么自己只能万劫不复。

    “看够了么?”湛言侧头看着窗外,没有回头,声音冷漠透着几丝寒意,无意中一种居高临下的威慑散发,震慑他人。

    淡笑一声,西秦.梅列没有收回视线,继续盯着她的脸瞧:“当然不够,难道亚斐就不好奇我看什么?”见她沉默没有说话,他继续说道:“不知亚斐与顾大少是什么关系?”

    湛言侧头冷笑:“我倒是不知道原来西秦少爷也如此的八卦!这是我的私事,恕不奉告。”

    西秦.梅列脸色也沉了下来,想到什么,突然又笑了起来:“那不如让我猜猜你来y国的目的?”眼眸一深:“你一来y国,便打听梅列家族,但你查的人都是与梅列西语接触过的人,你的目的是为了梅列西语,亚斐,你说我猜的如何?”

    西秦.梅列能够猜出来,她可是一点也不惊讶,y国是他的势力范围,若是他什么也查不出,这才让她奇怪,西语的下落,眼前这个男人必然知道,她倒是可以探探他的口风:“猜的确实不错,只不过这次来y国,似乎梅列家族可给了我不少惊喜啊!你说是么?”

    西秦.梅列见她直接承认,眼底有些诧异一闪而过,听到她后面的话,他也不表态,话锋一转:“没想到我那弟弟还有亚斐这么一个朋友,还真是让人惊讶啊!”

    “西语可从没有承认他是梅列家族的人。”他以前对梅列这个姓氏便没有好感,就算梅列家族强大,他也不会稀罕,而且她也不相信这梅列家族刚刚才知道有西语的存在,早不认晚不认,偏偏等到现在,这梅列家族一定是看中西语有什么用处,才强制接他到梅列家族。

    “或许吧!”西秦梅列脸色极淡,想到第一次见这个弟弟,他还真是不稀罕这梅列的姓氏,不过这一辈子他注定就是梅列家族的人。

    湛言见他对这个话题明显有些排斥,继续逼近:“你讨厌他?”

    “不,我可怜他!”他怎么会不知眼前这个女人想要探他口风,不过现在他倒是有些兴趣说了,人藏的秘密太多,难免太累:“不知亚斐是否听说过献祭这个词!以前十几世纪初,y国大部分贵族都有这种风俗,用活人的鲜血祭祀,以保证家族的兴旺!”

    湛言心口一惊,脱口而出道:“你们拿西语献祭!”

    西秦.梅列见她脸色难得变了又变,心中有些感兴趣了,梅列西语与她到底是什么关系?要这个女人变脸色可是不容易啊!可她刚才一听到梅列西语有危险,脸色刹那苍白,梅列西语在她心中的位置一定不一般。

    “那倒不至于!”见她视线紧紧盯着他看,西秦.梅列笑道:“我还不至于骗你。”

    湛言恢复冷漠的表情直接开门见山:“西语到底在哪里?”

    西秦梅列视线在她身上巡回一圈,而后收回道:“若是你没有杀琼斯,或许我还会多说几句,可如今,我可没有兴趣!”

    听到西秦梅列的话,湛言气的吐血!眼底冷光一闪。

    齐修自从和宁原分道扬镳后,直接给吴田打了个电话,问了他地址,直接租了一辆车回去。

    奢华精致的别墅间,只见大批黑色保镖守在一排长廊,见到齐修,顿时恭声喊了一声齐哥。

    齐修见宫寒这个女人也站在一旁,顿时心里也有些没底,难不成领主伤的很重?

    宫寒看见齐修,走过来拍了他的肩。齐修反射问道:“领主怎么了?”

    “后背小部分被烧伤,死不了!”齐修也知道这女人的性格,之前在电话里虽然他也知道领主受伤了,也没想过竟然受这么重的伤,可现在他还有急事呢?领主对那个女人可是不一般,若是他没有及时通知,要是领主之后怪他怎么办。

    宫寒见齐修推门就要进去,手挡着不让他进去,齐修眯起眼,问道:“你什么意思?”

    宫寒淡笑道:“吴凡已经帮领主处理了伤口,此时你还是先别打扰。领主已经休息了!”

    “我有急事想见领主!”齐修推开她的手就要往里面走。宫寒站着不动。

    “若是我说是关于领主夫人性命的事情,你让开么?”齐修现在也生气了,宫寒的心思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年,她呆在领主身边,另一面与其他男人逢场作戏,她的目的他会不知?

    她知道领主讨厌女人近身,特别是对他怀有心思的女人,所以她与其他男人纠缠在一起,让领主放心,领主留她在身边,首先是因为她的能力,其次因为她不是个纠缠的女人,更对他没有丝毫的想法。

    这个女人表面是对领主没有想法,不过暗地里他可看的清清楚楚,这个女人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领主那么优秀的男人,任何女人见了也会动心,更何况跟了领主四年之久的女人。

    “若是那个女人连自保的本事也没有,那么她也配不上领主了!”宫寒直接开口。

    “宫寒,不要以为你是个女人,老子就不会动手。”若是没有这一次事情发生,他的心也说不定不会偏向那个女人身上,那个女人确实配的上他们领主,而且还为领主生了两个儿子。

    宫寒双眼阴鸷盯着他看,齐修不动声色迎上她的目光,然后继续道:“宫寒,你以为你那点心思瞒得了我么?你与其他男人逢场作戏的目的以为我不知道么?你一直以为自己与众不同,而且在领主心里也是特别的,可宫寒,你可要看清楚,就算在领主心里有些特别,那前提也是你是领主的手下而非他的女人!”

    话音刚落,宫寒脸色煞白,不得不说齐修这话确实戳中了她心窝,她确实对领主存在一些心思,这些年她装着不在乎不过是自欺欺人,她也知道领主心里只有那个女人,她第一次开始妒忌。这些年,她装的太像,有时候甚至把自己给骗了。

    她以为她在他心里是特别的,可前提是她有能力,他一向欣赏有能力的人。她一边在他手下做事,一边与其他男人纠缠,刚开始她不过是想要试探他是否对她也有感觉。不过却让她失望了。他把目光集中在她能力,若不是她能力突出一些,恐怕这男人连她性别也会忽视。她痛苦过,直到那一次听他的命令去把一个女人给救回来。

    她看着那个女人,确实是个大美人,若是不是他事先交代,恐怕她还真以为这个是个少年。她从没有见过一向冷漠的他看到这个女人,会失态成那样,灼热的目光紧紧盯着她,想要碰触却有不敢,仿佛她是世上最脆弱的东西。那一次她就知道,这个女人恐怕对他来讲真正的不同。

    果然!就因为秦若凡的手下把那个女人送到他床上,他妒忌想要杀了秦若凡。那个女人把一个冷漠绝情的人变成霸道占有欲极重的男人,不得不吃她对那个女人有佩服更有好奇。

    “就算如此,这也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宫寒面无表情继续道:“若是她知道领主身份,进了流岛,你也知道那里面可残酷的很,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若是这一次她无法自己解决,而是依靠别人,你以为其他人会答应让一个没有丝毫实力的女人成为流岛的主母么?我这么做不过是帮她。”

    齐修冷笑:“难不成你以为自己有些实力便是流岛最合适的女主人?”

    “不管你怎么说,我只是实话实说。”

    齐修冷笑道:“若是夫人有什么事情,你就等着瞧。”齐修见眼前这个女人如此,对她的心思也有些底了,恐怕这女人是不会让他进去了,不行,他的赶紧通知领主,对了吴田,他怎么没有想到吴田这个小子,吴凡还是他弟,到时候让吴凡直接告诉领主不就好了?

    梅列家族,秦若凡再见到这个女人还真是复杂,不论他与她相识多久,这个女人对他的心最硬,要不是他对定时炸弹有些了解,昨晚说不定已经死在那里了。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比他还要狠毒几倍。

    湛言自然也看到秦若凡了,移开视线,也不看他,也不知道这西秦梅列到底什么目的,早知道她一开始就该问清楚这赌什么?

    湛言无视他,可秦若凡却无视不了她,一步步走近,他脸色阴沉又难看,那双幽蓝色的眸子阴鸷带着几分自嘲与狠意死死盯着她的脸瞧。五官完美,那丝狠意完全没有对他样貌有丝毫的破坏,反而多添了一股魅力,果然这男人要是皮相好,怎么看怎么漂亮。

    “蒙湛言,你就对我没有丝毫想说的?”

    “我与秦少立场不同更不熟识,有什么好说的。”湛言退开一步,她可不想和这个男人靠的太近。

    果然!

    她一后退,面前的男人立即捏住她的手腕往前一拖,直接想要把人拖入他胸口,湛言对他早有防备,身子一闪,反捏住他的手腕,声音冷漠:“想发情,找其他女人,我可不是你的女人。”

    幽蓝色的瞳仁一深,秦若凡站在原地斜睨看她:“难不成你不想知道梅列西语的下落?”见她眼底有些波动!继续说道:“若是你主动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怎么样?”

    听到秦若凡的话,湛言简直剁了他的心思都有了,放开他的手,直接拒绝:“不必了!”

    “看来你对那梅列西语也并没有你所说的那么在乎,看来这梅列西语也只能等死了。”秦若凡薄唇勾起,眼底没有丝毫笑意。

    湛言脸色一变,秦若凡见她脸色变了,眼底的阴郁退了几分,带上几分连他自己也未察觉到的宠溺,湛言抬眸对上他的眼眸,眼底有些惊诧,一闪而过。

    “怎么样?”秦若凡继续问到,他就是吃定了梅列西语对眼前女人重要性才威胁。

    湛言从秦若凡口中得到一些信息,心里有些急,虽然她确实很担心西语的下落,可她也没真没觉得她要是亲他一口能够得到完全的答案,说不定等她亲完之后,这个男人还想拖她上床,她可不是那些单纯好骗的女人。湛言话锋一转:“不必了,我没有兴趣。西秦.梅列呢?”

    秦若凡见她提起其他男人,胸口更是卡了一口气,就算知道她找西秦梅列不过是为了其他事情,可他还是忍不住口不择言:“阿言,难不成你对这个西秦梅列感兴趣了?丑话说前头,西秦梅列这个男人玩的可比我开放多了,你不想得艾滋可是乘早离他远点!”

    “哦,是么?不过至少他不玩男人!比起你来可干净多了。”

    “你!”他与那些男人不过逢场作戏,他性向正常的很。“蒙湛言你会后悔的!”

    “就算后悔也不饶烦秦少操心!”

    “秦少,亚斐,不知什么事情让你们聊的这么有劲?”这时候西秦梅列开了一辆保时捷,拉下窗口说道。

    湛言直接无视秦若凡刚想打开前座,一只大手按住车门,显然是不想让她坐副驾驶座上。

    湛言可不想在西秦梅列这个男人面前与秦若凡这个男人吵,直接自动拉开后座门,上了车!

    秦若凡坐在副驾驶座上,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身后的女人,然后回道:“没什么!”

    西秦梅列也没有继续再问下去,因为他已经知道身旁这个男人喜欢这个女人,既然他喜欢,他自然得找个时间做个顺水人情把人送到他床上。

    “如今这个赌是否可以说了?”湛言半靠在后背椅上,没有丝毫的拘谨,西秦梅列倒是欣赏这样的女人。

    西秦梅列挑挑眉:“传言亚斐的车技无人能挡,这车技我见过了,不如就赌这牌技。我给你一百万美金,若是你能在一晚上给我赢到一千万,那便算我输了,如何?但若是你赢的数目没有达到一千万以上,那便是你输了。你赢了,我放你走,你输了,那就任凭我处置怎么样?”

    听到这个西秦梅列的话,湛言还真是有些诧异,她还真没想过他竟然会让她赌钱?这小赌有过,这大赌还真没有试过。不过不管如何她绝不会退缩。掩住眼底的诧异,眼眸一闪:“好!”

    秦若凡听到湛言答应,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她的车技他也知道,如今这赌么。他还真是有些拭目以待了。若是她输了,便直接把人从西秦手中要过来。

    湛言还不知道这秦若凡已经打定心思若是她输了便从他手中要她过来,突然道:“若是我赢的数目能够达到五千万美金以上,不知西秦少爷是否可以答应我个条件?”

    “你是专业赌手?”西秦梅列挑眉,就算是在y国名气颇大的几个接近赌王水平的专业赌手也无法在一晚上把这一百万美金变成五千万美金,就凭这个女人?他还真是不信了。

    “不是!”

    “你经常赌?”

    “没有!”

    “你牌技不错?”

    “我运气好!”

    秦若凡忍不住笑出声,他怎么不知道阿言还有这样的幽默。

    相对于秦若凡,西秦梅列脸色可就黑了,运气好?那他就好好看看这女人运气有多好!“若是你能赢五千万美金以上,我就帮你保梅列西语一个月的命!”

    “一言为定!”

    “你还有六个小时!”

    y国最大的赌场,不同于其他赌场喧哗,安静有序,天花板上无数颗镶嵌的宝石水晶吊灯,里面铺着高级的红色毯子,每一层都有几十个保镖站在一旁,里面金碧辉煌如宫殿,比起y国最大的娱乐场所奢华也不让堂皇。

    其中一共有五十五层,第一层是普通的入场,从第二层开始才真正开始,第二层是普通的赌场,从第二层上去依次分别接待不同身份的人,能够进最顶层的人意味这身份最高。

    当然普通人若是想进最顶层也有机会,若是你是处在普通第二层,想进顶层,唯一的方法便是从依靠赌术,三场连赢,你便可以往上升一层,不过这样的人少之又少,能够到底顶层的人更是一只手指也可以掰的过来。

    凭着西秦梅列的身份,自然是能够进入最顶层,只不过他并没有带湛言进入顶层,而是第二层。

    湛言观察第二层的人,赌的金额不大,一般都是几十美金,若是一晚上都呆在这层,要达到五千万美金那可真是别想。

    西秦梅列看了看手表:“你还有五个半小时!”

    “你让我在这里赌?”

    秦若凡自然也是知道西秦梅列的想法,他对y国最大赌场并不陌生,以前不过小玩几把。而且对于赌他也没什么兴趣:“这里一共五十五层,若是你能够连赢三局,金额在两百万以上,便可以上升一层,这里每一层代表的不仅是身份也是金钱,越是往上,赌的越大,赢的便越多。”

    “若是你输了,那也无关紧要,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帮我做急几件事!”西秦梅列插话说道!

    湛言眼底冷笑,她可不相信这个西秦梅列有这么好的心,做几件事?别说几件,就算是一件她也没有兴趣。

    “一起过去?”秦若凡双手环绕在胸口,问道。

    “不必了!”

    湛言扫了一眼,直接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时间紧急,她可要抓紧时间了。还不知道她媳妇怎么样了。

    “没想到秦少认真起来也不比痴情男人差啊!”西秦瞥了一眼,见他视线盯着那个女人的背影幽幽说了一句。

    秦若凡收回视线,冷淡问道:“如今你打算怎么对付那个老妖婆!”

    这个老妖婆指的是谁,西秦梅列怎么会不清楚,想到那个女人,眼底杀意闪过:“现在那个女人我还动不了,不过迟早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他!”

    “哦?最近她怎么没有让你去陪她?难不成她对你的身体厌倦了?”秦若凡幽幽问道!

    “滚!”西秦梅列幽幽瞥了秦若凡一眼问道:“难不成你有兴趣了,不如我推荐你去如何?”

    “我对比我年纪大上几倍的女人可没有兴趣!”秦若凡视线看了远处的女人一眼,然后说道:“我过去看看!”

    湛言看了眼手中的牌,直接把自己面前所有的金额给扫了出去:“一百万美金!”

    西秦梅列走过来,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如此大胆,竟然直接把他给的所有资金都给赌了。靠,若不是这个女人杀了琼斯,她还真对他胃口了。

    靠,其他几人显然没想到眼前女人竟然这么阔气,一出手就是一百万美金,手上纷纷一顿。也不敢跟了,这一局自然是湛言赢了。

    西秦梅列挑挑眉,看了眼秦若凡,爱上这样的女人,可是要吃大苦头的。

    后面两局,湛言依旧把身前所有的筹码扫了出去,其他几人也觉得不能再坐以待毙了,纷纷跟,只不过这两次她都赢了,金额刚好到底两百美金,顺利进入第三层。

    第三层的赌手,赌的金额比第二层果然差了一个级别,大约在几十美金到几百美金,赌几十美金的很少,一般都在几百美金以上。

    湛言这次坐在靠窗的位置,其他三个显然是经常来的老客。年纪大约在四十到五十之间。

    每个专场都有一个洗牌人员,洗牌、分牌、发牌,依次井井有条进行,湛言视线紧紧落在洗牌人员的手上,直到牌落。

    “这一次还有之前的勇气么?”秦若凡坐在一旁,手搁在背椅上,视线落在她身上。

    湛言瞥了他一眼,直接把身前的两百万扫了出去,唇角勾起:“你说呢?”转头看着其他三人道:“两百万!”

    两百万这第三层不算多也不算少!其他三人一起跟,开牌,她的牌比其他人都大,这些钱自然归她。

    第三层她输一局赢两局,金额达到六百万。虽然只赢了两局,但金额达到六百万依旧可以直接晋级道第四层。

    “运气不错!”西秦梅列忍不住开口,这女人果然运气不错!

    “谢了!”

    “你还有三个半小时!”西秦梅列看了眼手表,然后继续道:“以你现在的速度,要赢五千万美金以上简直异想天开。不过这运气确实好的让人妒忌!”

    湛言眉头蹙了起来,看来她在第三层逗留的时间太久了。

    接下来,湛言可以说是真的奋发了,她在一个小时内从第三层直接横扫在第十五层,速度快的让人咋舌,手上的钱也从六百美金达到了两千万美金。

    西秦梅列与秦若凡也没想到这女人在赌钱这方面竟然这么强悍,靠,这要是还说是运气,打死他们也不信,三次连赢或许可以归为是运气,可这都已经十四场了,除了第二层输了一局,其他层都是三局连赢,之前第二层输不会是她的恶作剧把!这速度这赢的概率简直百分百,靠,她确定不是骗他说没有赌过?

    湛言现在可是管不了他身后的两个男人怎么想了,时间紧,还差三千多美金。

    秦若凡沉默半响突然道:“你确定你没有赌过!”

    湛言点头:“玩过三次,几百几百赢,不算赌算娱乐!”她现在心情好,也不跟这个男人计较。

    “其他人已经注意到你了,或许一会儿便有人向你挑战,不过那些人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与这些完全不在一个级别上,可得小心了。”西秦梅列拍怕她的肩膀!

    现在她对这个西秦梅列倒是还真有些好感了,不过立场不同,点点头。

    顾墨袭是通过吴凡口中知道乖宝被西秦梅列抓了的,知道后,他也坐不住了,若是梅列家族敢动他乖宝一根手指,他绝不会放过梅列家族。

    “墨袭,你后背还有伤!不能动!”宫寒刚想要把人扶起来,顾墨袭身子一闪,避过她的接触,宫寒面色一僵。顾墨袭自然是看到她僵硬的脸色,眼眸一层层冷了下来,墨色瞳仁极黑,冷光射过去:“谁准你喊这个名字!”

    “墨袭,以前我也是。。。”这么喊的,宫寒话还没有说完,顾墨袭蹙起眉头,冷冷打断:“宫寒,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自作聪明的女人,若不是你还有些价值,今天我绝不会放过你。”

    宫寒面色一白,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直接不给她留情面,这四年她帮了他多少,可如今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这么对她,宫寒心里一片冰凉,就算怎么样,她一直以为在他心里他是特别的,没有想到这些只不过是她的自作多情。

    “顾墨袭,我爱你,难道有错么!”

    深邃冷漠的眸子没有丝毫波动与温度,看着眼前的女人仿佛一个陌生人一般,宫寒酿蹌后退几步,脸色苍白至极,然后低沉带着几分寒意的声音响起:“与我无关!”

    “来人!”

    “领主!”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推门进来,恭敬站着。

    “把人直接带去流岛暗狱!”

    宫寒不敢置信,脸色惨白,作为从流岛走出来的,她怎么会不知道这暗狱是什么?顾墨袭,你狠,你真狠!我还以为你至少对我没有爱情也有其他感情,既然他不仁也不要怪她不义了。顾墨袭,迟早我要你跪在我面前求我!

    “是,领主!”

    齐修已经备好车,恭敬守在门口,身后十几辆黑色高级轿车,排在一旁,整整齐齐。

    “领主!”齐修见他领主出来,上了车后这才出来。

    “查到了什么?”

    “领主,属下已经查到西秦梅列带着夫人去了拉斯加赌场!”齐修也是刚知道宫寒被领主直接扔在了暗狱,只要是在流岛出来的可没有不知道暗狱的,没想到领主对那个女人竟然到了如此地步,好在他没有得罪那个女人,否则今天进暗狱的可就是他了。

    “立即去!”

    “是,领主!”齐修从后视镜见领主面色比平日苍白,刚想开口,就见身后高位的男人闭起眼睛。

    顾墨袭如此大动静到达拉斯加赌场,拉斯加的负责人自然知道,立即来到门口迎接。同时也通知了拉斯加总裁丁明落。

    丁明落听到通知立即赶来,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这整座拉斯加赌城可是亚麻黑手党名下的势力。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这座拉斯加赌城的主宰。

    “领主!”丁明落恭敬站在一旁。

    “领主,这里人太多,要找夫人挨个挨个找太难,不如。。。。”齐修话还没有说完。

    顾墨袭眯起眼直接问道:“去顶层!”

    “是,领主!”难得领主突然到达,他可要小心翼翼招呼!

    丁明落前面带路从专道上走,赌场其他人见他们总裁竟然对这个男人毕恭毕敬,顿时也不敢喘口气,低头不敢直视。

    丁明落之前听到齐修的话,领主是想再拉斯加找人,便带着他们直接到达监控室,恭敬说道:“领主,这里每一层都有专区监控,若是领主想找人,直接从这里找比较方便!”

    “恩!”顾墨袭点头沉默没有说话。视线紧紧盯着屏幕突然道:“西秦梅列在哪个专场!”

    “应该是在三十五层。”刚才他特地观察了西秦梅列这几人,他没想到那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竟然一口起直接赌到三十五层,简直让他吃惊,他还想着那个少年到底是谁,没想到领主突然间到了。

    这时候其中一个负责监控的人员说道:“总裁,西秦少爷他们已经不在三十五层而在四十层了!”

    “这么快!”丁明落震惊不敢置信!

    “怎么回事!”

    丁明落没想到领主对这个也有兴趣,便从头开始讲了一遍,特别集中在那个西秦梅列带来的少年,在短短四个小时直接从第二层赌到第四十层。这速度简直是让人不敢置信!史无前例。

    顾墨袭视线落在监控第四十层专区的监控屏幕上,瞳仁颜色一深,果然是他乖宝!

    齐修自然也看到了,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屏幕里那个甩筹码甩的无比干脆的不就是他们夫人,靠,齐修瞪大眼睛瞧,果然是他们夫人,天啊,靠,昨天他已经见识过他们夫人赛车的水平,没想到这赌术竟然也是一流,难不成他们夫人是什么赌王的女儿?靠,这也太妖孽了把!

    丁明落继续把湛言连续全赢只输了一局的事情也给说了一遍,齐修张大嘴巴全身呆滞!见他们领主唇角微勾,双眼宠溺,也知道他们领主现在心情好的很!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媳妇来了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赌场惊燕二(精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