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婚宠之枭妻霸爱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宴会一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宴会一

文/落风一夜
婚宠之枭妻霸爱 | 本章字数:11651 | | 婚宠之枭妻霸爱txt下载 | 婚宠之枭妻霸爱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墨成不敢置信,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自己已经动手把另外一人给揍趴下了,敢亲他的秦小言,真是找死。

    墨成打了几下不过瘾,抬腿又用力踢了几脚,把吴家小子打的哇哇叫,秦小言见墨成突然窜出来然后就是对吴珂一阵打,脑袋都蒙了,回神赶紧上前从后面拖住墨成的腰劝阻:“顾墨成,你好好的给我打人干什么,给我住手。”

    顾墨成听到秦小言的话,心底的火蹭蹭的往上窜,他就那么维护那个男人,刚才那个男人想要吻他,他竟然还不拒绝,他再迟了几秒,那个男人是不是就吻下去了,一想到那个场景,墨成气的想要杀人,脸色气的涨红,想了很久也想不出责骂的话,憋了口气大吼:“秦小言,你不要脸。”

    秦小言也被墨成那句不要脸气的满脸通红,他到底怎么不要脸了,顿时绷着脸道:“顾墨成,老子不要脸又怎么了,有些人可是连脸皮是什么都不知道,来哪儿的滚哪儿去,老子还有事。”

    秦小言也没有去看墨成越来越青白交错的脸,扶起吴珂赶紧问道:“吴珂,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伤到?我赶紧带你去医院看看。”

    他和吴珂算是几年同学,今天吴珂失恋来找他吐吐苦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误会,心里有些愧疚。

    墨成见秦小言根本不理他转而还去扶刚才那个男人,难道秦小言真的喜欢这个男人?墨成心里一沉,顿时心底一股烦躁起,忍不住踹了一脚树干,树枝哗啦啦的作响:“秦小言,你给我过来,你要是再碰那个男人,我就剁了他的手脚。”

    “你敢?”秦小言大吼,墨成他今天是吃了什么炸药,他也没有欠他吧!无缘无故理直气壮打了人还威胁人。

    墨成怒火几乎把理智湮灭,他就这么喜欢这个男人?靠,秦小言到底把他当成什么了,抿唇冷笑:“秦小言,你不要告诉我你喜欢上这小子所以这么维护他吧!秦小言,你给我睁大眼睛,对面那个可是男人不是女人,你不会喜欢男人吧!”

    秦小言被墨成气的脸色涨红,然后一下子被墨成戳中心事,脸色突然苍白了起来,咬咬牙,他就是喜欢上男人了,而且那个还是叫顾墨成的男人,之前他或许还害怕他知道,可是现在他也豁出去了,“顾墨成,你猜对了,我就喜欢上男人了。”

    所以以后该远离他了吧,直接拒绝他,至少能够让他断了心底最后的奢望,这样也好,或许时间能冲断一切,他也不必再为了他接近女人而心痛。

    他是顾家二少,他的身份注定他无法娶一个男人,既然如此,与其将来痛苦,还不如现在痛一会儿,他该走的是正常的路。

    墨成脸色一怔不敢置信,“秦小言,你是不是昨晚还没睡醒,说什么胡话。”

    秦小言双眼认真:“顾墨成,我喜欢男人这是事实,我不喜欢女人,以后别再来烦我。”

    “你在和他交往?”墨成脸色难看至极突然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这与顾二少有什么关系么?”秦小言抬眼见墨成脸色突然煞白,心口一痛,双拳握紧,为什么他早就决定放弃这段感情,如今心底还是会痛。

    “秦小言…你…。好…。真是好。”墨成被秦小言的话气的脸色苍白,眼底冰冷盯着他的脸,冷笑道:“看来真是我多事了,你放心,以后你的事情我再也不会干涉。”说完转身就走。

    秦小言目光愣愣盯着墨成的背影,浑身颤抖,脸色苍白,眼底潮湿的厉害。

    吴珂心有余悸见那个男人终于走了,“小言,你没事吧!”他总感觉小言与那个男人之间有些不寻常。他也没把刚才秦小言的话当真,他喜欢的是女人,秦小言早就知道,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呢?

    “你走吧,我好像有一些事情急着要做,今天就不能再招待你了。”是不是这一次后,墨成再也不会再理他了,他不是该高兴该庆幸么?为什么心里绞痛的厉害。转身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墨成越走越是气愤,只要他一想到秦小言竟然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他首先想的不是排斥与恶心,而是烦躁,胸腔像是压了一块石头让他喘不过气。他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在看到那个男人想亲秦小言的时候,恨不得上前当成踹死那个男人。

    顾家

    湛言半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听到动静,抬眼就见墨成回到家,脸色阴沉难看,湛言还真有些稀奇,“墨成!”

    墨成看到是他大嫂叫他,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大嫂!你怎么在家,我哥呢?”

    “他先去公司了。我有些困就呆在家里。”最近她经常容易困,胃口也算不错,浑身懒洋洋的不想动,“怎么了?”

    若是别人问他,墨成说不定看了一眼就装着没看到无视那人,可问的是他大嫂,他一向对这个大嫂特别崇拜,他总感觉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大嫂,他哥运气可真好。遇到他大嫂,他怎么就没遇上这么个他喜欢的人呢?

    墨成坐在湛言身旁,苦着脸问道:“大嫂,你说要是和你玩的不错的同性朋友突然爱上了男人,这件事你怎么看?”只要一想到秦小言谈的是男朋友,他怎么想怎么不爽,而且秦小言也太没有眼光了,那个男人有什么好,长的没他好,能力也没他好,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吸引秦小言的,墨成怎么想怎么都想不通。

    “秦小言?”湛言想了想突然脱口而出。

    “大嫂,你怎么知道的?”墨成瞪大眼,他大嫂怎么就猜的这么准啊,不会秦小言已经告诉过他大嫂把!

    “你知道了?”她确实看出秦小言对墨成的几分特别,那时候她也没有多想什么,没想到他还真的喜欢上墨成了。“哦?墨成有什么想法?”

    “大嫂,你说秦小言怎么就喜欢上男人呢?想想男人硬邦邦的抱着全身都不舒服,他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墨成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心里还在气他维护那个男人。

    湛言视线落在墨成脸上,墨成见他大嫂突然盯着他看,心底突然紧张了起来,吞吞口水结结巴巴:“大嫂…你…。看我干啥?”

    “没事!”两人的事情旁人插手也没有用,关键是看对方有没有这个心,以她看来,墨成对秦小言确实是有几分心,只是他心底对男人与男人还是有几分排斥。

    “大嫂,你和我哥傍晚要去参加韩家的寿宴?”顾墨成突然转移话题。

    “嗯!”

    “大嫂,你其他东西都准备好了?”

    “准备什么?”随便穿件衣服和他媳妇一起去不就行了?

    “这怎么行,大嫂。”他哥带他大嫂去就是为了公布他们之间的关系,要是他大嫂还是像平常一样的穿着,跟他哥一起去,说不定别人还以为他哥喜欢的是男人呢?他大嫂其实长的并不像男人,只是她身上完全没有女人的娇弱与楚楚可怜,倒是举止走透着大气,让别人误以为是男人。

    墨成说完起身,直接把湛言拉起来,道:“大嫂,先和我去个地方?”乘他哥不在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拉他大嫂,要是他哥在,整一个醋坛,非把他吃了不成。

    “去哪儿?”她有些困,还真不想去,不过见墨成一脸期待的样子,她也不好拒绝。

    墨成从停车场上取了车,然后开着停下,拉开车窗,让湛言上车。

    湛言坐在副驾驶座上半靠在后背椅上,侧脸看车窗外,墨成之前因为秦小言心情有些失落,现在有事做了,他也不多想了,顿时心底的气顺了许多,直接把车停在一家高档优雅的服装店。

    “大嫂,到了,我们下去吧!”

    湛言下了车就看到一家高级服装店,瞥了眼墨成,也懂了他八九分的心思,她这辈子还真没想过要穿什么女装或是裙子,衬衫裤子都穿的习惯了,让她突然穿个裙子,她反而有些不自在。

    墨成可是没有看到他大嫂脸色的异色,他大嫂长的漂亮,可平时就那几件衬衫裤子一直换着,其他女人谁不是衣服,可他大嫂,他还真没有见过她自己花钱买些什么,今天他可得帮他大嫂好好装扮下,给他哥一个惊喜,一想到一会他哥呆愣的表情,他就忍不住想笑。

    墨成心里打着小九九,湛言可是完全都不知道,现在人都道了店门口,就跟着进去。

    两人刚进店里面,店主便眉开眼笑过来迎接,他心里猜想眼前这两个人的关系,看是情侣却有不像,姐弟好像差不多,而且那一身气质与普通人不同,估计是个大主顾,顿时热情道:“两位先生,这里的衣服都是今天新款刚上市的,若是喜欢,可以先试。”

    “谁说我大嫂是男人。”墨成眯眼,厉光射了过去,店主被墨成厉光刺的缩缩脖子,听到他说的大嫂,忍不住一愣。

    墨成眼光不错,在店里绕了一圈,找了几件裙子就推着湛言要去试,“大嫂,今天不管怎么样,你可都得给我这个面子啊!一定要试试”他还等着他哥之后的反应呢?

    湛言接过衣服,看了看,三件里面都是裙子,眼底一愣,然后转身就进了试衣间。

    墨成兜里的铃声刚好响起,然后他就听见他哥低沉的声音:“乖宝与你在一起?”

    墨成知道他哥是看到他发给他的短信了,连忙点头,“哥,你放心,大嫂有我照顾,没问题,还有就是今晚早点回家哈!”

    墨袭也不知道墨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瞥了眼电脑上的数据,放下手中的资料,“什么事情?”

    “哥,反正你早点回家就是了,大嫂想给你惊喜呢?”墨成说完这句就掐了电话,他可是真好奇他哥等会的表情。

    哦?乖宝想给他惊喜?墨袭薄唇无意识的弯起,眼底宠溺温柔,他还真好奇她乖宝给他什么惊喜?冷峻的脸色缓和。

    方棋一进办公室就瞥见他大少冷峻的脸色褪去冷漠,眼底宠溺柔和的不可思议,灼热的视线紧紧盯着手机愣神,眼底诧异,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大少脸上竟然会有这么柔和的表情。

    “大少,我已经查到了,李天震确实是被蒙家人带走的!据说在李父出事情,他收到一个包裹,包裹里面是一只血淋漓的手。而且刚好那时候李家二小姐失踪,说不定那只手就是她的。”方棋禀告道。

    “手?”

    “大少,为了查证这件事,我还特地到杨母所在的医院去打听,这确实有这件事,杨母因此直接病倒被送进了医院。只是让属下奇怪的是,蒙家为何单单与李家对上,与李家二小姐对上,为此还剁了她一只手。以前属下也从未听过李家得罪过蒙家。”方棋继续道。

    “这次蒙家人来的是谁?”

    “是蒙家少爷其中一个心腹,名叫宁原的人。”方棋道。

    “蒙家少爷?”顾墨袭右手有节奏的敲在桌面,面容冷峻没有丝毫的表情,深邃的眸子深沉幽深让人探不到底,端坐在上方,一举一动优雅天成,“方棋,你对这蒙家少爷如何看待?”

    “大少,属下只是隐隐听过这位蒙家少爷,传说她手段残忍狠辣,而且说一不二,能力出众,比起蒙家家主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若是真与她对上,这绝对是个强劲的对手。”

    蒙家少爷么?他倒是对这个人还真有些兴趣了。

    “下去吧!”

    “是,大少。”

    g。n服装店,墨成翘着二郎腿边翻着杂志时不时看个几眼,他对他大嫂穿着女装的样子还真是好奇,说不定到时候他哥还会感谢他呢?

    墨成越想越是入神,拿起手机反射就要打电话给秦小言,电话刚拨通几声立即挂了,说不定他现在也不想接他电话,心底突然有股失落。

    他现在还是不能接受秦小言喜欢男人。

    试衣间的门突然打开,墨成反射性抬眼,然后一双眼睛瞪圆了,直直看着不远处。那…真是他的大嫂么?

    只见一条简单大方的的白色长裙将她身材勾勒出来,精致的眉眼如画,脸色淡漠,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清冷,及耳的短发、秀致而高挺的鼻梁、优美的脖颈以及精致的锁骨露出,更让人震撼的是那双锐利不乏冷漠的眸子,给人一丝若有若无的压迫,看着你的时候仿佛俯视着你,浑身上下一股矛盾却有极致和谐的魅力。

    墨成看的呆滞了,其他人在湛言出来也忍不住看的呆了,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更漂亮的女人,只是眼前这位气质绝对不一般,人都说人靠衣装,可是在她身上这句话却反着用,这件普通的白色裙子完全被她衬得非同一般。

    “大嫂,就这件,太漂亮了。”墨成忍不住跳脚激动大吼,他就知道他大嫂穿上裙子很漂亮,没想到漂亮惊艳到了这个地步,他现在真是对他哥的艳福羡慕嫉妒恨啊!

    湛言视线落在镜子里,里面的女人她只觉得有些陌生,若是她穿着这件裙子,她媳妇会喜欢么?“是么?”

    墨成看过多少美女,柔弱的、可爱的、妩媚的,可是她大嫂真是一出来就把他给惊艳了,真是好奇一会他哥目瞪口呆的场景。

    “大嫂,就这件。”

    墨成付了钱,本来湛言想要换回之前那件衣服,墨成怎么会肯,直接把人拖进车里,两人上了车,墨成目光依旧落在他大嫂身上,只觉得怎么看都不够,天啊,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若是他大嫂真的穿着这条裙子和他哥去韩家,那真可以叫做艳压群芳,有他大嫂的地方,其他女人一律不够看,那得多少男人盯上他大嫂啊!

    “看够了么?”湛言面色有些不自然,淡淡道。

    墨成耳根有些红,显然是被人抓包后的尴尬,谁让他大嫂长的这么漂亮呢?要是他大嫂现在还没和他哥领证,他肯定誓不罢休都要追到他大嫂。他怎么就遇不到这么一个像他大嫂一样的女人呢?

    “大嫂,没想到你穿起裙子这么漂亮,说不定一会我哥看到你,目瞪口呆也说不准呢?”墨成眼底有些得意,她大嫂这么个大变身都是他的功劳。

    湛言也忍不住想到那个场景,她媳妇真的会喜欢么?若是他喜欢,她就穿。

    墨成刚要发动引擎,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他哥的来电,接通电话急急问道:“哥,你现在到家了?”

    “嗯!”低沉的声音透着磁性。

    “哥,我们也快到了。等等我们啊!”

    两人回到顾家,顾母还没有回来,顾墨袭慵懒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浑身上下优雅浑然天成,安静的闭着眼,面容惊艳,让人痴迷。他乖宝只是一会不在,他就开始想他乖宝了。

    “哥,我们到了。”墨成大咧咧的跑进去。

    顾墨袭听到动静,视线落在不远处,瞳孔极力一缩,眼底震惊一闪而过,他从来没有见过他乖宝穿着裙子,这是他第一次见,双眼痴迷视线紧紧灼热黏在她身上没有再移开。此时他乖宝依旧全身冷清,面容愈发凸显精致,让他怎么看也看不够,“乖宝,过来。”他的嗓音有些低沉沙哑,语气有些激动。

    墨成见他哥还是一脸平静的不像话,心中暗道,他哥就不惊讶么?

    “媳妇,你喜欢么?”她所有人的看法都可以不在乎,只为了她媳妇喜欢。

    粗粝的指腹轻轻在她锁骨摩挲,幽深的眸子深沉,低低道:“乖宝,这领太低了。”

    噗!墨成听到他哥的话忍不住喷笑了起来,翘着腿嘲笑道:“哥,这可是整个店里面包裹最严实的裙子了,早知道这样,刚才还不如让大嫂穿那件露背的裙子。漂亮又性感。”

    墨成这句话纯粹是嘴贱,就算他找了露背的裙子,他大嫂也不会穿啊,更何况还有他哥那个醋坛在,他要是真让他哥看到他大嫂穿着露背裙,说不定他就完了。

    “露背裙?你看过?”顾墨袭眯起眼眼底寒意森森盯着墨成看,墨成被他哥盯的有些紧张,赶紧摇头:“没…没…哥,我就提了一下,可大嫂真没穿啊!”他就知道他哥是个醋坛,连个他大嫂的玩笑都开不得。

    顾墨袭敛回视线,直接把人给抱起,上楼。

    “媳妇。”湛言见她媳妇眼眸带着幽幽的火焰,有些心惊。

    踢开房门,关上房门一气呵成,顾墨袭突然把人直接压在门上,呼吸急促语气低沉:“乖宝,真漂亮!”

    刚才第一眼他真的被穿着女装的乖宝给震惊了,他一直就知道他乖宝漂亮,没想到稍微打扮起来竟然那么漂亮,心口激动莫名,强压下心中澎湃的激动,紧紧抱着她,力道大的惊人,仿佛生怕她突然消失。

    湛言抬眼看着她媳妇,抿唇一笑,看来她媳妇也喜欢这样子的打扮,伸手揽住他的脖颈:“媳妇,你也漂亮。”

    顾墨袭低头吻了下去,含着她的唇,舌探入口中,不断纠缠,手掌揽住她纤细的腰身,收紧。直到两人不能呼吸,他才放开。

    湛言抬眼视线对上那双深邃的眸子,“媳妇,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一个人的。”

    顾墨袭心口软的厉害,这样的乖宝他怎么可能不爱:“乖宝,永远不要离开我。”

    他不知道若是他乖宝突然消失不见,他会怎么样。这辈子、下辈子他绝不让他乖宝从他身边离开。他爱她胜过他的命。

    “好,只要媳妇要我,我就永远不离开。”

    两人甜蜜了一阵,顾墨袭看了眼手表,已经下午快七点了。

    “媳妇,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不急!”他还想和他乖宝再多呆一会儿。

    韩家家主五十岁生辰,各地的大人物都被邀请,这其中自然包括顾家老爷子。

    明亮的灯光聚集在大厅,到处觥筹交错,在大厅的人物都是上流社会的人物。

    书房里

    “顾家的人到了么?”说起来韩谨郁倒是长的与韩父有几分相像,只是韩父的轮廓更为坚硬英气,多年来位居上位自然有股高高在上的威慑,一个眼神便让人胆寒。

    韩谨郁回答:“爸,顾家的人已经通知了,估计不久就到了。”

    “好,谨郁你做的不错。”韩父说道此处顿了一会而后道:“顾家虽然表面上是个商人,可实际却远远不止,这顾家的水太深,谨郁你要小心了。”

    “爸,我会的!”

    “至于顾墨袭,你更是马虎不得,相对于他,不论在手段心机,计谋上,你现在还所欠缺,所以顾家的小子你现在也别想着对立,若是能联盟合作那是最好,至于东南亚秦家那边相谈的事情如何?”

    “秦家已经同意与我们合作。”

    “那就好,不论什么代价都要把秦家拿下。”

    “爸,为何与秦家合作而不是与蒙家合作,在我看来,若是蒙家愿意,这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

    韩父叹了口:“谨郁,这虽然是间百利无一害的事情,但也要蒙家同意,而且蒙家现在我们还惹不起,就算他愿意与韩家合作,两家势力相差太大,韩家只能成为蒙家的附属而非合作方,而秦家势力与韩家相对,更谈不上谁控制谁,而是各凭本事不是么?”

    “爸,我知道了。”

    书房门口张管家敲了门,道:“老爷,顾老爷子已经到了。”

    “来了就好,谨郁和我一起去看看。”

    顾老爷子刚下车,韩父立即来到门口迎接,“顾老爷子,好久不见啊,家父这段时间经常念叨着你。这一次给韩某面子,韩某真是不胜感激啊!”

    “韩家主过誉了,这里祝韩家主寿辰愉快啊!”顾老爷子虽然年纪不小,可宝刀未老,一双浑浊的眼睛不乏锐利,轻轻一瞥,便让人喘不过气了。

    韩父从小对这位顾老爷子就有耳闻,虽然都是靠着他父亲跟他说的,他也知道这顾老爷在年轻时候也是个极其厉害的人物,手段睿智不比他父亲差分毫,甚至还强过几分,果然顾家人都是龙凤人物,不可小觑。

    “顾老爷,请进。”

    韩父将顾老爷子请到内厅,顾老爷子坐下,韩父立即命令下人将泡好的大红袍放在顾老爷子眼前:“顾老爷子,尝尝,这是龙潭里刚采摘的大红袍,味道不错。韩某知道顾老爷子喜欢喝茶,所有特别准备了这些。”

    顾老爷子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放下道:“这茶确实不错,韩家主有心了。”

    韩父看了眼顾老爷子,姜还是老的辣,他虽然有些心机可比起眼前这位,还真不够看,顿时韩父也开始开门大山:“顾老爷子,我有一个侄女刚从国外回来,平时也是个孝顺的,我倒是觉得她说不定与顾家大少有些缘分,不如什么时候安排他们两见过面如何?”

    顾家水太深,就连他父亲也无法看透,若是真能够安插一人进顾家,以后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顾老爷子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会看不出韩父的心思,只是韩父直接开门大山反而没有其他人的拐弯抹角,他听着也挺舒服的,只不过这件事情,他可是不能答应:“韩家主这话说的有些迟了,墨袭如今已经领了证了。”

    顾老爷子话音刚落,韩父与韩谨郁面色震惊不已,顾墨袭竟然已经领证了,到底是哪家千金,顿时探了探口风问道:“不知道顾大少娶的是哪一位家族的千金?”

    顾老爷子呵呵的笑了几声,然后道:“并不是什么千金,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既然墨袭喜欢,我也随他意。”

    韩父心里更是震惊不已,对那个女人更是好奇,一个普通女人竟然能让不近女色的顾大少收服,不得不说那个女人必然心机深沉,此时韩父倒是很好奇那个女人。

    “韩家主,顾大少已经到了。”

    “哦?谨郁,你先去迎接顾大少,我随后就到。”

    “是,爸!”

    顾墨袭刚下车,便成了所有人的焦点,今天他一袭黑色西装剪裁,身材挺拔高大,浑身气势压迫强烈,令人惊艳的面容上冷峻如冰,透着拒人与千里的冷气。

    然后湛言一身简单大方的白色裙子,她眉目精致如画,短发极耳,站在顾墨袭身旁,气势完全没有被压迫住,浑身淡淡,眸子锐利,浑身极致矛盾的魅力让人眼前一亮。

    “乖宝,过来。”

    顾墨袭一把揽住他乖宝,走进去,在顾墨袭揽住湛言的那一瞬间,在场所有人忍不住震惊,眼前这个让顾大少亲近的女人到底是谁?以前从没有听说过顾大少喜欢女人更不要谈亲近女人。

    韩谨郁一出门,视线便紧紧黏在湛言的身上,眼底复杂烦躁,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之前那个他所以为的少年,竟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顾大少的女人?心口一抽一抽的疼,韩谨郁掩住眼眸深处的痛苦走过去:“顾大少,好久不见啊!”然后继续道:“阿言,你来了。”声音透着一丝疲倦。

    顾墨袭听到对方口中说出的阿言两个字,冷漠的脸色更是冷漠,眼底透着寒光:“韩大少,阿言这两个字可不是你该叫的。”

    韩谨郁面色一变,无视顾墨袭的话,目光温柔落在湛言身上:“阿言,一个星期没见了,还好么?”

    顾墨袭见韩谨郁完全无视他的警告,眼睛一眯,眼底寒光炸现,一闪而逝:“乖宝。”

    湛言也知道这是她媳妇吃醋的前奏,见墨袭面色阴沉,心里好笑,“韩大少,还是叫我湛言吧!”

    韩谨郁面色有些难看,突然故意道:“阿言,你以前可是答应我喊你阿言的,而且你也喊我谨郁的。”

    话刚出口,顾墨袭脸色更是黑的厉害,脸色顿时沉了起来,冷笑道:“韩大少未免也太自作多情了。你以为你是谁?”

    韩谨郁面色淡淡,突然道:“那顾大少有什么资格阻止,阿言已经同意,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湛言刚要开口,顾墨袭大手突然拦住她,面色阴寒,眼底透着若有若无的寒意与怒气,脸色表情不变:“韩大少这问题问的可真是好,那我就让你知道我有什么资格?”

    顾墨袭转头宠溺瞥了一眼他乖宝,心底冷笑,这个男人真是不知死活,既然他非要找死,也怪不得他了。

    韩谨郁看着这样的顾墨袭突然心里有些不安,突然想到之前顾老爷子提到这位顾大少已经领证,面色漠然煞白,不,不不会的,绝不是他想的。

    “凭我是乖宝这辈子唯一合法的丈夫,你说我有资格么?”顾墨袭挑眉,全然不把韩谨郁放在眼底。

    果然话音刚落,韩谨郁脸色苍白了起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可是如今事实却摆在他眼前,她已经是其他男人的妻子,双拳握起,手背的青筋一凸一凸,韩谨郁眼底绝望,视线死死落在湛言身上,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阿言,这…。不是真的。”

    顾墨袭把他乖宝直接揽在怀里,深邃的眼底一眯威胁道:“韩大少,这不该肖想的人可别去肖想,否则惹祸上身谁也救不了你。”

    揽着她乖宝,眼底宠溺:“乖宝,我们走。”

    湛言见韩谨郁的面色也猜出几分他对她有几分好感,但要说是爱,她还真不相信,她与这位韩大少总的加起来也没有见过几次,又何谈说爱?她这辈子只认定一个男人,那便是她媳妇,冲韩谨郁点点头:“韩大少,好自为之。”

    顾老爷子抬眼就看到他孙子占有欲的紧抱着他孙媳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妻奴的样子他怎么看怎么不爽。

    韩家家主自然也看到顾大少,只是他视线紧紧落在湛言的身上,这就是顾大少喜欢的女人?看他刚才的言行举止,应该是对这个女人非常在意。

    “阿言,过来。”顾老爷子笑眯眯的道,他是真的喜欢这个孙媳妇,大大方方一点也不比其他名门望族的千金差,最关键的是他孙子也喜欢。如今他只盼着阿言尽快给他顾家多生个孩子。他还想乘着他这身板还硬实的时候,也可以带带他的曾孙子。

    “爷爷。”湛言再次看到顾老爷子也是非常高兴,顾老爷子盯着阿言今天的打扮,越看越惊艳,墨袭这小子真是有福气了,哪里挖到这样的宝了。

    “阿言,过来爷爷这边坐。”

    顾老爷子话音刚落,众人一愣,这顾老爷子看来是非常的在意这个孙媳妇了,这个女人在顾家的身份地位绝不一般。

    韩父刚开始只是淡淡的打量,不过一个漂亮了点的女人而已,而现在听到顾老爷子的话,目光一深,视线再次落在阿言身上,若有若无的打量。“阿言,这位便是韩家家主。”

    蒙湛言抬眼轻轻瞥过去,面色平静之极,冲韩父微微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在她看来,韩家虽然是个大家族,可她还真是没有怎么放在眼底。冲他点头已经是极限了。

    湛言丝毫没有察觉任何不对,倒是其他人被她的举止一愣,这韩父是什么人?这可是韩家家主啊,这顾老爷子都要留三分情面,可这个女人倒好,只是点了一下头,这年轻人真不知什么天高地厚啊!一会吃苦的可就是她自己了。

    韩父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只是对他点点头就没有下文了,看来这墨袭的眼光还真是不够,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也娶进门,以往谁敢无视他的威严,这一次,他可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年轻人,顿时眼睛一眯,浑身气势散发,一股威严震慑,韩父毕竟坐镇韩家,这气势就像是出窍的宝刀,众人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顾老爷子见韩父举止明显想要给阿言一个下马威,刚想阻止,却见他这个孙媳妇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面色依旧清冷,镇定如平常一般,眼底突然有些诧异。

    韩父见眼前女人面色丝毫不变,云淡风轻,心底一惊,顿时留了几分的气势立即散发,他倒是想知道这个女人是真不受影响还是假装?不过就算是假装也不错了,这么一个女人竟然承受的了他五分气势。

    “韩家大小子。这有些过了!”顾老爷子见韩父根本停下动作反而继续朝着他阿言施压,心底不满意了。这个韩父难道要当着一众人的面子跟个孩子斤斤计较么?

    韩父气势一扫,刚要敛回气势,刚好对上那双冷漠的没有丝毫的温度的眼眸,里面没有丝毫恐惧与畏惧,镇定的有些太过。

    突然只见她全身气势一变,强大的气场竟然反压住韩父,眉眼精致淡淡看着韩父,她就那么站着,却让却无端让人感觉到一丝寒意。

    更让人震撼的是那双锐利不乏冷漠的眸子,给人一丝若有若无的压迫,看着你的时候仿佛俯视着你,浑身上下一股矛盾却有极致和谐的魅力。

    别说韩父惊了,就连顾老爷子也惊了,要知道这韩父坐镇韩家多少年了,那身上的气势威严可真是非同一般,如今竟然竟然让人给反压下去了,而且这人还是他孙媳妇了,顾老爷子心底咯噔一声,他这个孙媳妇真是了不得啊,真是了不得啊!

    “阿言,好了,过来爷爷这边坐着。”然后笑的满脸褶皱,让这个韩大小子看轻阿言,阿言刚才可真是做的好。顾老爷子现在是对这个孙媳妇越来越喜欢,只是对于她身后的背景还真是有些担心。到底什么人家竟然可以养出这么一个丝毫不比男人差分毫的女儿,想到这里,顾老爷子真是对阿言父亲好奇起来了。

    顾墨袭深邃的眸底若有若无的杀意,这韩家真是好,别说韩谨郁对他乖宝心怀不轨,如今这个韩父竟然也敢对他乖宝下手,不过乖宝刚才真是让他心底反复震惊,那一身气势若不是常处在高位绝不可能有,而且竟然还反压过韩父的气势,乖宝,你到底是谁?双眉一挑,眼底讽刺冷笑道:“韩伯父如此对一个后辈,不觉得有些太难了么?”

    韩父突然被顾墨袭戳中面子脸色难看之极,不过对于顾墨袭这个人他还真是有些忌惮,那能力手段比起顾老爷子不差分毫,甚至可以说青出于蓝胜于蓝。

    “好了,墨袭!”顾老爷子适时阻止。虽然韩家他也不惧,只是韩父也是长辈,他与韩家老头子也有些交情,该留几分面子还是要留。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十五章 李父遭殃 返回《婚宠之枭妻霸爱》目录 下一章:第七十八章 怀孕?(必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