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乌桓异动

第二百四十九章 乌桓异动

文/何子易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 | 本章字数:4329 |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txt下载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何白于平原城中,与出战的诸将粗略计算,青、幽、冀三方之战的各自得失:

    幽州公孙军从去年九月到今年三月止,总共出动两万三千骑军,物资极少。直接阵亡一万一千余骑,可算凄惨之极。不过公孙瓒白得了渤海、河间两国与安平半国,虽因暴政,百姓逃离,但百万人口还是有的。

    加上青州方面前后送了四、五万套步卒装备,九十万石的粮草,公孙瓒又征得九万步军,其中四万人可用,倒也算是所得远大于失了。

    如今的公孙瓒要比历史上强一些,看似兵强马壮,但也就是看似而已。历史上的公孙瓒,最终是被袁绍灭了的。如今何白如果撒手不管,公孙瓒还是难以对抗袁绍。

    历史中关于袁绍与公孙瓒之战,专家从国力上说、用人说与谋略说。但依照何白此时的观点,公孙瓒先天不足,对上袁绍,还没开始,就注定他要输。

    公孙瓒内部有刘虞的制肘,北面有乌桓、鲜卑的威胁,南面有袁绍的虎视,三面皆敌,想要成势万分艰难。公孙瓒经过界桥之战后,又经刘虞与乌桓的后路威胁,对自身的处境已然看清,因此没有了进取天下之心。

    对于何白的篡汉之心,公孙瓒并不反对。虽然没有明说附从,但事实上的上下之分已逐渐分明。只是公孙瓒顾及到面子问题,尚不太明显罢了。看来公孙瓒是有意成为一个边疆封藩之主,而且在地位上也是有所要求的,并不是完全的服从于青州何白。

    其次是袁绍,袁军三月间,先后出兵清河六万人,巨鹿、安平各两万人,魏郡新卒四、五万人。劳役民壮将近十五万之众,总计人力不下三十万人。

    其中阵亡、被俘、反叛的士兵超过七万人,民壮两三万人。直接就损失了壮丁十万人,间接损失的百姓不下八十万。加上之后持续的死亡与逃离,冀州将失去百万以上的人口数。

    如今袁绍实际能撑控的人口数绝对不会超过两百五十万。较之历史上界桥之战后的袁绍,势力要缩减了近半。然而袁绍方直言已军大胜,却令何白闹不明白了。

    只能说袁绍以渤海一国换得冀州半州,军队从三万人增至十三、四万人,算来也的确是大胜。

    最后是青州方面,参战时间两月。出动两路兵马共计二万一千人,民壮六千人,支援公孙瓒物资的运输民壮一万人,合计不到四万人丁。花费与支援钱财一亿七千万,布帛五万匹,粮草九十万石,各种兵械两万套。

    阵亡将士虽不足三千人,但平原、东莱两国先后有人叛乱,折损壮丁达两万五千人之数。刘备、关羽、张飞三将反叛,王方阵亡,更失了东莱王与传国玉玺,算是吃了大亏。

    不过先后收降俘虏了袁军两万三千人,缴获袁军重器六石强弩一万三千具,粮草五万石,兵械已送给公孙瓒军不计。

    前后收容冀州难民二十八万余口,迁移百姓十一万余口。又占得中山一国四十三万人,常山半国二十一万人,两地又收得难民九万余人,直接得到人口一百一十二万余。算来还是得远大于失。只是在政治上却处于下风了。

    如果日后的青州在军事上不能保持强势,只恐树倒猢狲散,不复成为一个势力了。因此此后的日子,对于何白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只希望这个考验不要太难才好。

    最后,有重大损失的只有前冀州牧韩馥与黑山贼了,包括幽州的刘虞,也因为收容了三十万难民而令其势强大不少。

    “因此,此战不但狠狠的打击了袁绍嚣张的气焰,更压制住了袁绍在冀州的快速兴起,更壮大了自已。目标明确,打的不错。”何白于平原军议会上如是总结道。

    最后,何白将绎幕俘虏的袁军中与朱灵、高览降军完好的一万五千人,组成了冀州辅兵。并一分为三,分别由麹义、朱灵、高览三将统领。先后投降的蒋奇、韩莒子、吕威璜三将为副。

    又以是仪为冀州辅兵的总参谋长,杨原为总教育长,再从青州军抽调了不少的军官充任其中三分之一的军职。不令冀州辅兵成为三将的私兵,此后就分别坐镇平原、高唐与祝阿三地,以防袁绍。

    ……

    “主公。”已被何白表为常山相的李平从常山远来,拜道:“今年派去的商队还未回返,但根据去年的商队回禀,乌桓丘力居老大人的身体似乎急转直下,不复往昔的康健。听说骑马都有所不便,因此不可能会在数月后出兵侵略汉地。”

    何白敲敲额头,说道:“照你所说,丘力居只怕已然失权,或者……目前主事的必然是蹋顿了,乌桓也只有他,才不会顾及到我,而大举兴兵入侵汉地。”

    顿了顿后,何白又问道:“对了,乌桓目前分为几部,各有多少人丁?马匹又有多少?最多可出兵多少人?”

    李平拜道:“乌桓人不懂隐藏,人丁和牲口大都被我方商队所探明。丘力居自被册封单于后,就兴兵攻打不从,乌桓人大多降服,少量远离,或投汉地。并夺得鲜卑辽东以北数千里的草场,共分为四大部。”

    “中央单于部,自公孙将军离开辽西后,就进占到柳城一带,其部有落八千七百余,口九万六千余。多精壮,可出兵三万二千人。战马五万四千余,驮马十七万五千余。”

    “东方峭王苏仆延,位于玄菟郡以北六百里。其部有落六千二百余,口五万一千余,可出兵一万二千人。战马三万二千余,驮马八万四千余。”

    “西方汗鲁王,位于渔阳以北五百里。其部有落四千八百余,口四万六千余,可出兵一万二千人。战马三万三千余,驮马七万八千余。”

    “北方难楼自称难楼王,原居于上谷以北;现位于白狼山以北七百里。其部有落九千四百余,彼落与汉人一户略同,口五万六千余,可出兵一万五千人。战马四万四千余,驮马十一万余。”

    “此四大部有口二十五万人左右,其他远居不服的乌桓人大约还有四、五万人。”

    何白冷哼一声,说道:“二十五万人,有兵七万骑。除去老弱与守家的,五万骑就是精锐尽出了。这乌桓人倒是自信心满满啊。也不怕入侵大军全军覆没,乌桓也就从此灭族了。”

    李平拜道:“公孙将军目前只有一万精骑,就算击败了乌桓大军,也不可能覆灭其军。纵然刘大司马会出兵相助,但乌桓人多马,也会见机而退。所以他们不惧什么。”

    何白又问道:“乌桓人箭矢的含铁量大概有几成?”

    李平拜道:“因为我方与乌桓实施马铁互市,一匹马换十五斤铁,我方共得马三万匹,乌桓换得精铁四十五万斤。一斤铁可打制十二支箭,精铁四十五万斤就是五百四十万支利箭。每人足有七十余支铁箭,不,一百支铁箭。”

    何白冷笑道:“原来如此,乌桓人自持兵精箭利,又是刚刚渡冬,物资困乏,于是南下劫掠汉地以养马匹。大概是我方把乌桓人养得太肥了,所以他们的胆子也肥了起来。”

    李平迟疑的问道:“不知主公之意?”

    何白不答,问道:“羯胡如何了,可愿汉化?”

    李平拜道:“除了养马的那一千余人还保持羯俗,其他的大多汉化。经三年时间的混居,他们已与汉人别无二样。家家保有主公的生灵牌位,日夜跪拜,以示感激。”

    “好。”何白说道:“恩养了他们三年,也是他们出力之时了。你回去后抽调两千胡骑,再抽调擅骑的三千骑前来平原听令,二十天内务必抵达平原厌次。我要出征乌桓。”

    李平大惊,问道:“丘力居老大人哪……”

    何白冷冷的说道:“居我猜想,丘力居只怕已经去世,不然蹋顿是绝对不会如此的嚣张。”

    ……

    何白留程昱的两千余骑在济南,王方已死,副将就由王方的原副将司马刘靖充认,尽量让此支西凉军有个代言人。接着抽调大将黄忠及张辽所部三千突骑,望北海而去。

    回到北海后,何白又任命赵云为军司马,主管直属自已的一千武斗血骑,又令荀耶所部一千骑做好准备。此番出兵将全部都是骑军组成,共计一万骑,随征大将则是黄忠、张辽、李平、余化、杜雷、韩猛、宋果、荀耶、赵云九大骑将。

    张昭等吏听闻何白将远征乌桓,顿时大惊,直劝道:“乌桓偏远,地处千里之外,又不与我青州交界。有公孙将军在幽州抵挡就好,何必千里远征。况且如今青州人心不安,主公若不在青州附近,如若有变,当如何是好?”

    何白从容的说道:“尔等放心,乌桓不是鲜卑,地处辽西柳城,从海路而进,此时又正好是南风,三、四日就可抵达辽东属国的港湾上岸,彼时距离柳城不过一百五十里,一日时间就可袭破乌桓本部。如果一切顺利,月内及可回转。”

    “我军方与袁绍签定和议,袁绍内部同样不稳,且有黑山贼在旁制肘,难能对我青州产生危害。至于内部的小小动乱,我相信尔等可以处置得了。子布乃我之萧何也,我在外征战,青州政事就全权交给你了。你要有舍我其谁的气概才是。”

    只是一个来月时间,还无甚大事,张昭等人这才应允下来。只是跨海远征之事,自西汉武帝攻伐辽东朝鲜以来,还无人干过,众吏不免还是有些担心。

    何白又向卢植拜道:“卢公,您身体不好,具体的改革政事就不用操心了,只需在旁监督既可。内事有子布在,绝对可以放心无忧。卢公主要是决断外事,防止冀兖徐三州对我青州的侵害才是。”

    卢植于历史中本来就是在今年去世的,所以何白不愿卢植太过操心。然而卢植对于整个青州的改革十分上心,如果改革成功,那绝对是如改换天地一般。国家日后将不再有受制豪强之事发生了。

    卢植轻咳数声后,说道:“使君放心,老夫的身体老夫清楚。使君之政令人耳目一新,只是需要强力手段才能实施。张子布为人虽刚强,但施政还是偏软了一些,对世族豪强太过退让,老夫不得不操心啊。”

    何白点头赞同,张昭虽出身世族,但并不是清贫之家,而是徐州豪强。在施政面对世族豪强时难免魄力不足,偏向世族豪强,轻贱百姓。只是当今政务高手基本上都出自世族,寒门庶民还未长成,使用张昭也是无可奈何之事。

    何白笑道:“无妨,不肯退让的世族豪强我会令人先记着,日后再慢慢料理他们。”

    张昭心中一突,知道何白这是意有所指。此言既指他人,也指自已。不是嫌自已的能力不行,而是怪自已的心思有异。张昭只得打起精神,决定尽量能令何白满足。

    何白令诸吏不得透露出征乌桓的消息,只诈说自已微服私访,巡察青州辖内的各级官员是否尽忠职守,是否贪暴残民。特别是今年所开展的士绅一体纳粮与摊丁入亩之政,是否严格按照要求执行。是否有欺上瞒下,故意曲解之意。

    何白这是要打草惊蛇,先给各地官府一个机会。等自已真有空微服私访时,那等待他们的就是雷霆打击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八章 三方和议 返回《三国志之大白天下》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五十章 刺客又至(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