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三方和议

第二百四十八章 三方和议

文/何子易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 | 本章字数:3870 |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txt下载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何白问及公孙瓒在魏郡的战果。袁绍大军有绎幕联军的牵制,魏郡守兵又没了麹义的主持抵挡。袁春卿领诸军四处围剿,然袁春卿乃无用的世家子弟,颜良、文丑虽勇,但军略又差了公孙瓒不少,根本阻止不了公孙瓒在魏郡的肆虐。

    公孙瓒的一万骑军横行魏郡近月,连破梁期、武安、黎阳、元城、馆陶五城,烧毁魏郡万石粮仓二、三十座,使得魏郡三分之一的地盘大乱。破挡截兵马六支,杀敌近万人,令魏郡数万兵马乱如无头苍蝇。眼见形势大好,再有一月就可令袁绍失败。不料此时却传来后路问题,着实可惜。

    公孙瓒既退,何白就不能继续进攻袁绍了。如果袁绍与袁术和睦是实,那么袁绍豫州的兵马就将全部解脱,而兖州刘岱一向支持袁绍,袁绍至少有二十万左右的兵马可以一用。纵然袁军不精,战力减半,就是十万大军也是个不小的压力。

    现在是轮到青州进行防御战了。不过何白早有准备,倒也不怕。

    接下来就是公孙瓒决定抛弃哪些地盘了。渤海、河间两郡国地近幽州将全部占下,中山属何白,也全部占据。巨鹿郡距离魏郡太近,只能保有靠近中山、常山的两三座城。

    安平国背靠渤海、河间可以占据一半,以下博、武邑、观津一线防御袁绍。清河国将全部放弃,但是绎幕、鄃两县,何白想保留下来,做为防御袁军的左右桥头堡垒。但是两县的百姓,何白就全部迁回青州地界,并不留给袁绍一人。

    二人刚刚议定,就忽闻营外有天使从长安前来。

    何白与公孙瓒相视一眼,汉室虽衰,各有野心,但表面的面子还有要给的,于是各领文武出营迎接。来者居然是太尉马日磾与太仆赵岐。

    马日磾乃马融的族子,自身也是大名士,还是朝中重臣。何白在京时,他就是太尉了。可说是天下武官的真正长官。而赵岐不说他的身份与名望,只说他的年纪,此时已有八十三、四岁,无论如何都不能怠慢了。

    二人慌忙将马日磾、赵岐迎入营中,准备香案,恭身听诏。

    马日磾看了众人一眼后,展开圣旨读道:“初平三年二月初三日,皇帝策书制诏曰,袁绍、公孙瓒因私事无故兴兵,两相攻伐。何白不劝兵止戈,反助公孙瓒,扩大战事……特命休兵。尔其钦哉。”

    公孙瓒本要休兵,又如何不应。而何白被董卓借圣旨以皇帝的名义大骂了一通,心中不爽之极,却也无可奈何。马日磾令公孙瓒遣使袁营,致书袁绍,互相讲和。公孙瓒也不推辞,当及作书一封,令麾下安平人张吉前往。

    原本天使是先至袁绍处宣旨的,要讲和也是袁绍先讲。但袁绍以常俗,谁先遣使谁就输的观念,坐等公孙瓒遣使。张吉一到,袁军立时欢庆起来,直言已军得胜。公孙瓒得报后大怒,若不是后路真的危险,必要袁绍好看。看看竟究是谁胜了。

    何白与公孙瓒设宴况待天使,马日磾借酒劲佯醉问道:“老夫于长安时,尝听闻关东有天明所作的异梦流传,却不知详情。未知天明可否详解?”

    何白一怔,马日磾动问,这可不好解释啊。于是笑道:“既是异梦,必然怪异。子不语怪力乱神之事,太尉乃名士,学富五车,无需下问。”

    马日磾举杯说道:“老夫乃朝庭三公,匡扶汉室是应有之责。如今偶闻异梦,涉及汉室的存亡,怎能不问。”

    何白无奈,马日磾早知异梦的之事,只想寻找正主详问,瞒也无用。自已早已做好天下人共伐青州之役,却也不怕。于是将自已所造异梦一一说明。

    马日磾眉头深皱,抚须不语。抛开黄帝吐石一梦的真伪,何白的第二异梦之相,在关东大地已逐渐的相吻合。

    从弘农郡起,至河南尹,过河内,达魏郡,一路之上人烟稀疏,百里不闻鸡犬。相较三年前,户籍何止减半。纵是号为天下第一的上州,冀州州治魏郡,饿殍也是遍地可见。听闻豫州之地,更是千里不闻人声,四处可见尸骸。

    看来汉室真的到了崩亡之时了,自已身为三公之一,百官之首,上不能制董卓,下不能安黎庶,实在愧对汉室的厚恩。

    感怀良久后,马日磾问道:“传国玉玺果真在建章殿南的井中?”

    “正是。”

    “此时玉玺何在?”

    “我本已经奉还给东莱王。然而不想,近日东莱王被袁绍遣人从东莱国劫走,如今玉玺想来便在袁绍处吧。”

    马日磾眉头更皱,之前在袁营时,袁绍居然没有告知自已,可见其心必异。不是欲扶立东莱王分裂汉室,就是想要奉玺自已为帝。马日磾长吐口气,转而笑问道:“玉玺失却,天明不惧自已复成顽石乎?”

    何白笑道:“人与石又岂会两相转遍,充其量是我大事不成,华夏苗裔难存罢。不过我已命人在青州大力打造海船,不数年就可载得吏民十万人。若华夏无我何白的立足之地,我将扬帆出海,另寻大陆而居,以保存我华夏苗裔不灭。”

    马日磾深深的看了何白数眼,不进可退,何白行事倒也滴水不漏,不令自已深陷绝境。又问道:“不知天明异梦之中,可曾涉及到汉祚尚存几许时间?”

    何白说道:“昔日汉室有功于华夏,虽然失权,然汉祚不断。百年之内无忧也。北方汉民不失,则汉祚不绝。”

    “汉民不失,汉祚不绝……百年无忧……”马日磾喃喃自语,最终长叹道:“不说百年,二十年后,老夫只怕都成黄土一杯,也管不了那么长远。只要汉祚二十年内不绝,老夫就有面目见先帝于地下了。”

    赵岐也叹道:“正是,汉室将倾,早在十数年前就有传言,非止今日。你我力不能及,唯有勉力维峙罢了。”

    身为朝庭的三公,马日磾无能为力,但看还是看的十分清楚。汉室的衰亡不是一日之事,而是众人齐心掘墓的结果。想要匡扶,也不是任何一人可以匡扶得了的。如今天下人人思乱,想要让天下诸侯重新顺服于汉室,那是不可能的。反正凭现在董卓所掌控的朝庭就决不可能。

    原本朝庭诸公是把希望放在袁绍的身上,但此时看来,袁绍外忠实奸,也是私心极重的人。等真的掌控朝庭后,以他的家世,必是下一个王莽。

    如此看来,倒是一早表露心迹的何白更显真诚可爱了。不管何白的异梦是真是假,但至少他表明了态度,对汉室绝对不会无礼太甚。汉室虽衰,但好歹也如周室一般,可以延续下来。至少可以保证百年无恙,身为汉臣,马日磾很满足了。日后汉室是否还有刘氏如光武一般复起,马日磾可管不了那么长远。

    第二日,马日磾、赵岐准备返回长安复命,何白与公孙瓒率众恭送。马日磾突然神情一动,问道:“天明,你若处于我位,该如何去匡扶汉室?”

    何白愕然的看着马日磾,挠挠头道:“先除董卓,收拢兵马,整顿吏治,垦植屯粮。再效强秦之策,西伐羌叛,南服西蜀,待关东乱战疲弊,挥师出关,以堂堂正正之势重临天下。”

    马日磾眉头一展,笑道:“天明果真奇才也,然董卓凶厉,为人又多疑谨慎,当如何除之?”

    何白笑道:“我闻董卓部将多在雒阳、弘农、河内、河东及武关诸地,长安兵马多是皇甫义真的旧部,董卓只有数千嫡系。只要能收买得董卓一、两员亲将,寻机刺杀,西凉军群龙无首,必会归服朝庭。”

    “好,好,好。”马日磾大笑,抚住何白的手道:“天明虽然志向远大,但终究不愧是我大汉的忠臣也。”

    见马日磾一行走远,公孙瓒不解的问道:“天明为何教马太尉如此?若汉室果真复兴,我等……”

    “我等重新为臣就是,只要不称王称帝,汉室复兴,我等也不失万户侯之封。”何白笑道:“此策本是董卓预备所用的,教给马太尉也无甚关系。只是我料朝庭无人可以主持矣。汉室终难复兴……”

    ……

    两军议定疆界时,袁绍十分不满,他要的是整个冀州,如今被公孙瓒与何白占了近半郡县去,是何道理?

    就在此时,袁绍突闻魏郡因为征兵过激,有兵马叛乱。又有长安所署的冀州牧壶寿,会合黑山贼于毒、于抵根、眭固、陶升等数部兵马,响应乱兵。袭破袁春卿一军,斩杀太守栗成,邺城被攻破。贼人十馀部,共四、五万人聚会邺中,横行无忌。

    突闻魏郡兵反乱,邺城被破的消息,袁军上下诸文武官员有家小在邺城的,皆忧愁震怖,面容失色。或起身啼泣,肯请袁绍回师平叛。

    袁绍此时心中也是哀叹不已,自已素来宠爱幼子袁尚。在起兵讨董之时,就慌不急的从汝南将后妻刘氏与袁尚送至兖州处,希望妻兄刘岱能够保护他们。

    后袁绍与公孙瓒相交恶,那公孙瓒同样与刘岱有亲,想让刘岱将二人送至幽州。幸好刘岱最终决定相助袁绍,并将刘氏与袁尚送至邺城与袁绍团聚。不料二人才刚到邺城不两月,就又有乱军与黑山贼来袭。

    如今邺城被破,二人恐将不幸于难矣。袁绍心中又痛又惜,然而此时正是两军议和之时,但恐被公孙瓒与何白知晓,不但议和不成,更有军败的恶果。

    袁绍于是容貌不变,神色自若,反而善言宽慰诸人。并令人速与青幽联军达成休战和议。何白不知正史中还有此事,所以对袁军没有怀疑,迅速的签定了和议。

    何白令陈魁领兵两千守鄃县,刘洵领兵两千守绎幕、龙凑,文官加紧对两县十万百姓的迁移工作,自领大军先一步回返平原,准备接收移民工作。直到返回平原忙碌一阵后,方才得知魏郡之乱。

    不过此时的袁军在回师后已速破壶寿与黑山贼,并引军进入朝歌鹿场山苍岩谷围剿于毒残部。战机已逝,不能奈何袁绍了。何白也只能叹息一声,清理此番青、幽、冀三州之战的得失来。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七章 迫服于吉 返回《三国志之大白天下》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九章 乌桓异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