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道义冲突

第二百四十二章 道义冲突

文/何子易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 | 本章字数:3888 |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txt下载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何白领着赵云、高览、朱灵三将,及四百战兵步卒,与六百强弩手,乘马向西而去。一路上听血骑禀告,血骑初时错过了关羽部。后来有两翼展开的斥侯回报,这才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向广川继续追击,一路回返看住关羽部。

    何白疑问道:“你是说只有百骑看住关羽部,但关羽仍在原地不动,既不进攻,也不撤退。”

    “回禀主公,却是如此。”

    何白一路奔行,一路思索,凭百骑武斗血骑,未必能拦住关羽的撤军。但关羽就是不撤,那就有异了,难道他想见见自已不成?既然自投罗网,还想着自已会放你不成?于是快马加鞭,不过半个小时就奔到了关羽所在之处。

    见关羽依旧老神在在的坐于石上,三百余青州叛兵团团站于其左右,既不立阵,也不做防备,只是手拿兵器,有些惊恐的望着何白到来的方向。

    不知关羽的心意如何,面对他时,何白一点也不敢松懈。何白可没有曹操对关羽的含情脉脉,令步卒下马列阵,强弩手分布两翼开弦上矢,百骑血骑在外不断游走,这才呈半包围向关羽所部缓缓行去。

    关羽长叹一声,该来的总会来了,于是上得战马,也不提刀,径直向何白行来,于大军三十步之外站定。何白见了并未放松下来,关羽的青龙偃月刀是没拿,但他腰间的左右双刀“万人”与“无敌”还在呢。关羽可不单单只擅大刀。

    见何白如此小心谨慎,关羽不由笑道:“昔日使君府门任由我与三弟进出,为何今日我单骑而来,使君却如临大敌?毫无昔日之情。”

    何白冷哼一声,说道:“面对亲友时,我可如春风拂面,以美酒佳肴相待。面对敌人时,我就只能是朔风如割,以刀枪箭戟说话。云长既然选择与我为敌,当知我会转变此种态度。”

    关羽听了心中不知该做何想,曾几何时,何使君的府门对自已完全无备,如今却是如临大敌,深恐自已暴起发难。究其原因,难道不是自已有错在先么。

    关羽叹道:“大哥身为汉室宗亲,心念汉室也是正常之事。我与大哥结义在先,与使君相识在后,因此心系大哥也是正常之事。使君当初就该早早想到,不该如此的怨我。”

    何白大肆嘲笑道:“是啊,我是早该想到的。你关云长与张翼德只注重与刘备的兄弟之情,对于我的爱护之意不理不睬。纵然我献妹献媚于前,也不改汝二人的忠贞之心。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妻虽好,没了再娶就是。但比之手足之情又值什么。什么天下大义,万民的生死,又与尔等何干?只要汝兄弟三人安好,这比什么都重要。”

    何白现在真的很后悔,早知刘、关、张情比金坚,自已还要施以离间计与美人计。如今三人反叛,自已回去后该如何向两个名义上的堂妹解释。明明是身娇肉贵的千金小姐,却被自已做主下嫁两个武夫,不想这才半年时间,就被武夫所抛弃了。自已的脸面该往哪里放?

    关羽面色愈红,自已为了兄弟小义,而弃天下大义,更弃新婚妻子,无论放在何处,都说不过去。只是事情已做,再怎么后悔也无用处。只能错上加错,追随大哥到底了。

    何白又道:“只是尔等三人借故脱离则罢,好歹与我好合好散。然而你们却是选择了背叛作乱,联合敌军,残杀昔日的同袍兄弟,这就不能不令我深恨尔等了。你既然在此等我,想必是要与我有所了断吧。”

    “不错。”关羽这才回过神来,指了指身后的士卒说道:“他们皆是为义随我反叛使君,然罪责皆在于我,却与他们无关。我再此等候使君,便是想向使君求情,免去他们随逆的罪责,不追究他们在青州的家人……”

    “哈哈哈哈。”何白感觉自已的思想终究与时人不同,跟关羽始终想不到一块去。“青州在我治下,百姓安居乐业。服兵役的青州辅兵供给充足,上下并无所缺。无需自备什么,每月还有两石的月俸,补贴家用。算来,我何白对他们仁之义尽,是他们负我在先,而不是我负他们。”

    “他们皆是成人,而不是婴孩,无人逼迫他们。所行之事都是自主的,自该为自已的行为负责。既然选择了反叛,就该做好被旧主追究清算之责,岂能轻飘飘一句随逆就躲过了。况且你关羽在我面前也是罪大恶极之人,尚有何面目敢在我面前求情。”

    关羽拱手拜道:“使君,且念在我等于绎幕之战颇有微功……”

    何白大手一挥,说道:“功是功,过是过。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任何人在我处都不能居功自傲,持功犯法。不然我所制定的治国规矩岂不是全然无用。尔等眼前之路,只有束手就擒,我或念在尔等知过求改的向善之心,轻判之,改死罪为流徒,不再罪及家人。”

    关羽暗叹,不想何使君对于对错之分如此清楚、明了与重视。与大哥的重视情义,不分对错也心向兄弟的治下方式大不相同。太过公私分明,重公而忘私,也许这便是自已听从大哥背离何使君之因吧。

    关羽拜道:“不知使君如何才肯放过他们?我可在此向使君应诺,日后使君若有难时,我必以今日之情报之。”

    哼,关羽这是想以历史中华容捉放曹操之心,应诺自已将来会相互报答恩情。然而自已真到了曹操的那一步,会求饶么?不,绝不,有死而已。

    曹操的赤壁之败代表着天下不能归于一统,从此三国鼎立,乱世延长。身为穿越者,不能提前结束乱世,反而加重,还不如早死早超生好了。

    何白说道:“你弄错了一件事,那就是我来此地是为擒杀你而来的,而不是与你论交惜别。你若不束手就擒,唯有死尔。强弩手准备……”

    关羽一惊,勒马退了两步,何使君真要无情,自已面对六百强弩手可无办法逃离啊。关羽只得拱手问道:“使君,不知你如何才能放过我等?”

    何白冷然道:“唯有立即弃械投降。”

    麾下军卒全部大喝,“降,降,降……”

    此整齐的声势惊人之极,令关羽座骑不住后退。没有亲自面对何白麾下精卒之势,关羽一时还不感觉,此时才知何军之威势,非同一般。面对毫不讲情面与交情的何白,向来视私情更重于公事的关羽也无法子了。

    关羽的为人是非常感性的,认为私情就是人欲,每个人大都差不多。然而道义,关羽混迹江湖时,见得太多,认为道义可以随着时间、地域、阶级、文化、人文等而发生变化。

    比如何使君讲的道义与刘备及自已的就不相同。不是说何使君有错,而是何使君的道义太过高大、虚幻,美好的不类真实。自已虽然崇敬,但却不怎么喜欢。因此,如果只讲道义,只会让很多人无所适从。

    表面上看,很多人不讲道义,比如吕布杀丁原投奔董卓。三弟就十分的愤怒,然而自已却认为,吕布也许也有他的苦衷。其实天下很多人不是不想维护道义,而是他所维护的道义不一定就是其他人都所希望的道义。

    只有情感,天下人大多是一致的,并没有多少的区别。因此自已行事才这般的重情重义。

    关羽拜道:“我若束手就擒,不知使君将会如何对待我等?可能饶过那些士卒?”

    何白应道:“你杀害王方,就算能脱死罪,也要监禁终生。余者随你作乱,知过能改,不再将错就错,可流放荒岛十年,以警后人。”

    关羽皱眉道:“王方不过一介降将,至今还未真心顺服,杀之又何妨。”

    何白大怒,关羽过五关斩六将,死在关羽刀下的六名恪尽职守的魏将,何其冤也。关羽只自顾自已行忠义,不念他人之难,杀人反而还引以为荣,如今也是这般。高览、朱灵做为降将就在身旁,言语可得谨慎些。

    于是说道:“如今天下未定,形势未明,相互之间背叛不足为怪。然上天有好生之德,王方纵是降将,他的生死也由不得你来决定。更何况他彼时还是与你并肩作战的同袍战友,也与兄弟无异,却被你祸起萧墙,于阵中斩杀,何其怨也。”

    关羽不禁默然,本以为自已在何使君心目中与众不同,这才以族妹嫁之,待之亲昵。只是杀了一名降将,就这般的大发雷霆,如今看来……

    不,何使君的理念是阴阳五行平等,对待治下之民别无二致。因此在何使君的心中,我与王方也是别无二样。大哥或者不会怪我,但何使君却不成。看来自已留下是错的。一直没有弄清何使君的道义理念。

    关羽紧紧握了握腰间的双刀,然而面对六百支强弩,距离又近,实在是无把握逃走。或者……关羽将刀拨出丢弃,说道:“那关某就在此待罪,有请使君命人将我绑住吧。”

    何白刚准备令高览、朱灵上前,但一时又止住了,凭关羽的身手,挟持一人逃走并不难,于是叫道:“步卒上前,准备绑人,强弩手谨防其使诈逃走,但有异动,乱弩射杀。”

    关羽不禁愕然,何使君对已也太过小心谨慎了吧,居然能猜中自已心中所思。本想擒得一将交换生路的。关羽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自已此番却是自投罗网了。

    面对一涌而上的四百步卒,纵然强如关羽,也要被一举成擒。何白见关羽被牛皮索死死的绑住,这才大松口气,对朱灵说道:“文博此后就留在龙凑,暂时为我看押此人及叛卒,待我平定平原乱事之后再说。此人骁勇,小心其逃走。”

    朱灵虽然看得疑虑,但属新降,不好多问,只是应下此事。但何白还是解释道:“此人我欲要大用,但是他却相助义兄作乱。为了不在两军阵前两相惨杀,因此不得不提前乘机将其关押,先关个十年八年的,等天下大定后再说。”

    朱灵笑道:“能让主公如此的看中,此人必定不凡。希望他能理解主公的苦心。只是正值乱世时,如不能大展手脚,也是一件撼事。”

    何白摇头道:“昙花一现,怎比得天长地久好。”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四十一章 义与不义 返回《三国志之大白天下》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四十三章 给个机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