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阵前请教

第二百二十七章 阵前请教

文/何子易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 | 本章字数:3549 |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txt下载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两日后,何白与公孙瓒领兵来到东武城西面二十里外扎下营盘。斥侯回报,观袁军旗帜,麹义部已增至两万人。而且安平信都方向还不断的有军队汇合,似乎是高干、审配所部的败兵。

    麹义将大军分成两部,缺少士气的驻守城内,自领一万大军驻扎城北三里外,与东武城作掎角之状。观其营寨,虽是匆匆立下,但防御力却也不差。

    是仪、吕虔等参谋人员按斥侯所报,于主帐之中立下了一个巨大的东武城附近地图,这令公孙军将领叹为观之。青州军行事就是有榜有眼,简单的一副战场形势图都做得如此的细致。看来公孙瓒军之前却是太过粗糙了。

    是仪拜道:“袁军三路齐败,士气正衰。东武城虽坚,但麹义部营寨却易攻打。主公,公孙将军,我以为,可乘胜主攻麹义部营寨,东武城只需派遣少许的兵马看守,就可令东武城兵不敢出援。我方大军分东、西、北三面齐攻,无需两日就可破敌。唯一能战的麹义部既败,东武城敌也将不战自溃矣。”

    何白问道:“东武城守兵是以谁人为主?”

    吕虔一翻情报,拜道:“崔巨业大败,城中已不见他的将旗,有新的将旗高氏,应当是新至的高干了。”

    何白说道:“高干虽然有些能力,但也多凭与袁绍之亲,才得到一军主将之职。不过高干的参军审配却是一个难缠的家伙,有审配相助其守城,这东武城守兵的士气虽低,却也不能大意。”又转问公孙瓒道:“不知兄长如何考虑战事?”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的公孙瓒也点头道:“与袁军对战,的确不能大意,不然定会吃亏。我军士气尚未回复,袁军也属新败。此两相警惕畏惧也。天明也曾说过,此战以我部所据有的郡县占优,宜缓战不宜速战。目前田楷已去四处平叛去了,单经也还在前来的路上。这东武城之战,就拖着好了。且看谁耐不住主动求战。”

    第二日一早,何白想亲眼见见被公孙瓒所畏惧的袁氏悍将麹义。因为听间谍回报,麹义在袁军之中并不受欢迎,如有可能,何白还想着拉拢劝降的念头。因此,何白领了二十骑,由关羽、张飞侍从,向麹义大营而去。

    麹义在大营之中闻报青州何白来访,希望能与自已在营前会谈一番。麹义不由大吃一惊,思及自已与何白从无交集之处,怎得两军交战之际,会轻身前来会谈?

    麹义思虑许久也不得要解,更没想过派兵突袭何白。一是麹义为人不屑为之,有信心在正面交战中把何白击败。二是何白既然敢来,如何没有防护手段。于是麹义也只领了数十骑部曲出营,来会何白。

    不多时,何白就望见一个四旬左右的中年武将,乘着一匹红色黑鬃的西凉大马,与数十名扈从出营了。举目望去,其人身高七尺过半,与何白差不多的身高。国字脸,面容粗犷,一双细长目,鼻梁挺直有节,一张厚实的阔口紧闭不言,根根钢须倒竖,模样严肃。身披玄色的鳞甲,并没有带头盔。

    就在何白打量麹义之时,一路奔来的麹义也一直打量着何白,不由对何白的年青而感震惊。自已四十余岁了,才一战成名。而何白才二十余岁,就已经天下闻名。这人的际遇相差也太远了些。

    双方在二十丈外停住,何白含笑拱手道:“零陵郡营道人何白何天明,见过麹将军。”

    麹义也拱手拜道:“平原郡厌次人麹义麹仲宣,见过何使君。不知何使君唤某前来,有何要事商谈?某向来口拙,只恐与何使君谈不了什么。”

    何白笑道:“有口皆能谈,不能谈者,不过是话不投机,或者是没有谈到自已所擅长的事罢了。”

    麹义默然不语,只是呆呆看着何白,何白尴尬一笑,只得说道:“近闻袁车骑有令,擒杀何白者,封万户侯,赐钱万金,并永镇青州。能得袁车骑的如此重视,让我深表容幸。然而袁军将士之中大多庸碌难言,不是有勇无谋,便是有谋无勇,绝难对我产生危害。想来能得此赏的,必是麹将军无疑了。”

    麹义面有得色,认为何白所说不差。只是何白迟迟不入正题,却让麹义十分不耐,于是开口又问道:“不知何使君唤我前来,究竟有何要事?”

    何白见麹义不耐,这才言语简炼,正式说道:“何白自领青州刺史以来,州内三百万人皆望着我如何施政,然我年青识浅,半年多来,每每都感到有些力不从心。难以让青州三百万百姓安居乐业,免受饥寒之苦。我欲求擅长治政之才相助于我,但四处不可求得。近闻袁车骑之令,不免有些好奇,若麹将军日后得掌青州事,又该如何的治政?”

    “麹将军乃是平原国人,想必对如何治理好家乡,有着极多的想法与见解。还望麹将军不吝赐教,我若能以麹将军之法治理青州,但有成效,麹将军在接手时,想必也会就驾轻熟,不至因为改弦更张,而使百姓无所适从。若有不适民情之处,也可再向麹将军请教更改,勿使治政成为害民之法。麹将军,拜托了。”

    麹义不由一愣,从来没有想过,世上还会有人向敌军大将求教治政之法的。不思如何战胜敌军,反向敌军大将名为请教,实为托求,还不是为私事托求,这何白确也古怪。

    麹义手抚倒须,陷入沉思之中。虽然自已有意青州刺史之位,只是好像还从来没有想过要如何的去治理青州。难道到时也要像何白一般向他人请教?或者是全权委任他人?可如此一来,那不是权柄予人,这跟做不做青州刺史有什么差别。

    麹义思索了好一阵,似乎都没有什么头绪。却见何白笑盈盈的一脸肯求请教之色,不由问道:“某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说起。却不知何使君此时又是如何治政的?但请说来听听,某可以从中指点错漏,好让何使君改过。”

    何白于是朝麹义拜了一拜,说道:“我的施政理念,是以阴阳五行之道为基,仁爱宽恕为骨,严防监察胥吏为要,以百姓共同富足为最终目标。”接着,何白冲着麹义侃侃而谈,细说青州近年来的政策变化。

    虽然何白自信后世的政治先进,但在一千八百年前,未必样样适合。也许水土不服的会有很多,但张昭等吏员因为身份原因,有时不能直面指出其中的不适之政,但是麹义这类对敌的旁人倒是可以专察漏洞。

    其实何白更想向沮授、田丰这等专才请教,只是他们鬼精鬼精的,未必会说真话。搞不好还会被他们反学了去,帮助袁绍治政去了。反倒是麹义这种不受信任之人,就算自已与他细说,袁绍也不会认真倾听,更不会委派他去治政。说了也是白说,而且,指不定会有反间之效。

    一直过了许久,何白所期盼的出现了。崔巨业因为绎幕之败后,被麹义强行夺了兵权,禁止参与军议。参军逢纪与郭图也做壁上观,就差没有落井下石了。崔巨业身为待罪之身,还没有接到袁绍处制的命令,因此尚算自由的。

    这日崔巨业登上东武城城墙,一边散心,一边远眺,思想着在没有外人帮腔的情况下,要如何说服往昔的密友袁绍轻罚饶恕自已。无意中转到北城,却见到麹义大营前方里许之外,有两伙人在静静地对峙着,不像都是已军的人马。

    而为首的两人,不见交战,却越走越近,最后更下马肩并肩的站到一处。亲密之意,不像初见,反倒像是多年未见的密友,此时聚在一起共述衷情。

    “崔通。”因为距离太远,任崔巨业如何眺望,也分辨不清那两人是谁。只是隐隐的感觉到,那两人之事必与自已如何脱罪,有着莫大的关系。于是大声叫道:“你速速出城,看看那两人是谁。”

    一直紧紧跟随家主,深恐家主一时想不开,跳城自尽,以全颜面的崔通,不禁一怔,看了一眼城外后说道:“没什么好看的,想来是敌军给麹中朗将下战书,准备明日的作战时间与地点吧。”

    崔巨业大怒,恶狠狠的叫道:“怎么?家主待罪,你这贱奴也敢不听家主的命令了,是吗?”

    崔通心内一寒,连忙惊慌的跪下拜道:“不敢不敢,奴这就去,这就去。”说完,连滚带趴的逃下了城墙。又千求万求,这才求得守城兵开城,让他出城哨探。

    崔巨业在城头上,看着崔通一步一步向着目标行去,深恐目标就此分离了。谁知目标不但没有分离,反而又坐下来更加欢快的畅谈了。崔巨业隐隐露出喜色,已然猜到了那两人是谁了,只是不敢肯定罢了。

    一刻时后,崔巨业终于看到崔通探察完毕,向着城内飞奔回来。而崔通的举动,却引起了那两方人的注意,有了分离之意。

    崔通进城之后,崔巨业慌不急的抓住他问道:“可是麹义那贼子与青州的何白?”

    崔通一口气没跟上来,差点没被憋死。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才在崔巨业恼怒的目光中说道:“是麹中郎将,但另一人,奴不认识。不过观其风姿年纪,与扈从们的威势,当是青州何白无疑。”

    崔巨业一把推开崔通,一时间得意的大笑起来,“天不绝我,天不绝我。麹义狗贼,看我崔巨业怎生的收拾你。”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六章 豁然开朗 返回《三国志之大白天下》目录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八章 平羌策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