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聚合众心

第一百九十四章 聚合众心

文/何子易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 | 本章字数:3861 |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txt下载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何白大赞道:“北海国能在中原混乱之际,有如此良好的展,多蒙张君与在坐诸君之功啊。请诸君受我一拜。”

    张昭等吏员慌忙回礼而拜,道:“若无国相的兴国计划为基,我等纵有天大的本事,也无能为力。算来北海能有如今之兴,皆国相之力也。”

    主从各自一阵夸赞之后,又重新坐定。何白说道:“兴国计划已经证明有效有行,下面,我又有一个三年展计划,还请诸君倾听。”

    “肯请国相明言。”

    何白想了想后说道:“一,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为减轻贫困少地百姓的赋税负担,我欲实施《摊丁入亩》之策。全面免除各类的户赋、更赋、口赋、献赋、算赋、徭役赋等等赋税。统一对田亩实施税收,加重田税至六税一,除此之处,不再征收其他的赋税。”

    免除赋税,加重田税?众人一时大惊,细细一思后,又感觉的确是减轻了百姓的负担。这对少地无地,但家中人口多的人十分有利。但对多地人少的世豪却大不利,纵然算上家中许多的仆奴,这种赋税法可能也要比平时多出大半来。

    是仪迟疑的问道:“主公,此政恐国内的豪族、世族皆反对矣。这对主公治理北海,将大不利也。”

    何白点点头,赞同的说道:“不错,他们是不会同意的。但是,还需尔等先细细的与他们解说一番才行。天下土地基本有定数,然而人口却无定数。在本朝初建之时,就北海而言,人口可能只有十数万人,十一万倾的土地,平均每人可分得一顷,无论如何,都足够养民了。”

    “然而如今,北海人口达八十万之多,平均每人只有十三、四亩的土地,除去赋税,仅供裹腹而以。若是人口增长至一百八十万,那北海又会怎样?不,不会的,因为有限的土地已经限制了人口的增长,北海最多只能容纳一百万的人口数。再多的话,就会因为饥饿而产生暴动。”

    “要么官府对百姓实施减丁杀戮,要么官府与豪族世族被饥民所推翻,天下混作一团。等人口少至十数万人时,再重新安定下来。如此百年就会是一个轮回,就看谁家能够在轮回之中坚挺到百世万世了。然而摊丁入亩之政,就是为了缓解这种情况的生。”

    “此后我尚有二法,一是开拓土地,迁移百姓;二是设法增加粮食的产量。摊丁入亩之政只是暂时之政,最终之政,我希望如桑弘羊所说的那般,全面免除田税,只收取商税。”

    “去年的商税缗钱在一千九百余万钱,这十分不合理,尚不足盐税的三成。官府明着是对商贾限制了,但其实还是太过优待了,今年要重新对商贾进行计算征收算缗。集曹要对所有五千钱以上的商贾实施记录,无集曹颁布的商户文籍,不得从事商事。少于五千钱的散户、农户只收取百钱以下的管理税。”

    “对商品进行分类征税,生活所必需之物,如粮食,可以十税一,甚至免税,但要严控价格,不许哄抬物价。非必需物,皆需纳税。珍贵之物,将课以重税。比如人口的买卖,人乃万物之灵,理论上我是不允许的。然而市场有需,我亦不能强行废止,不过价格需要提高,不能比牛马价贱。如壮奴美婢三十万钱一人,一般奴婢二十万钱一人。对买卖双方皆要课以五成的重税……”

    接着何白又说道:“天地有阴阳之分,人世有男女之别。男婚女嫁为维持社会秩序,传递香火的一种必需礼仪。天下男女之间大抵人数略同,基本保证每男可配一妇。然如今权贵富豪利用权力与财富,大肆的霸占许多女人,此对天下无妻之人十分不公。因此,从今之后,纳妾亦要收税,所得钱财全部用于民生。”

    众吏一怔,但细细一想也是应当,于是问道:“不知该订多少税率?”

    何白说道:“纳一妾者还算情理之中,可在接受之内,只需纳税三千钱。然纳二妾者,就不好轻恕了,需纳税万钱。之后每纳一妾,皆要翻三倍之税。如此,纵有亿万家财,也难纳十妾。此律,纵是我也不例外。比如我如今有一妻七妾,在此律颁布之后,当娶第八妾时,需纳税六百余万钱。纳第九妾时,需纳税近两千万钱。纳妾之日,就是纳税之时。”

    何白是知晓自家之事,起初少年轻狂,一下就霸占了八个老婆。后来事务烦多,哪里有时间去一一雨露均沾。弃之不理也不行,加上还有历史中有名的貂蝉与甄宓,论数量与质量都足够了。众吏一阵大笑,只要何白以身作则,北海焉有敢违者。众吏还恨不得富豪多多纳妾,好有更多的赋税可收呢。

    何白又将农商之事,各种赋税的不合理与更变办法朗朗说出,众吏也认真的听着,文书阮瑀则在奋笔疾书。半响,何白止讲,众吏才恍然明悟,何白所言之赋税征收法的确合理。就如起初所说的那样,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极大的减轻了百姓的负担。

    接着,何白又废除关税,增加养路费,并对土地交易,房产建造与交易,车船等等税收进行调整。众吏听着眼睛大亮,按何白之政实施下去,北海将来可能真的会全面废除田税。这对百姓来说,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想来就是不从事商事的众豪族世族,也会赞同吧。

    何白的政策对汉朝的传统政策有极大的颠覆,众吏一想到最近所流传的故事,就心有所感。何白这是真正的另开炉灶啊,要以北海为试点,试看新朝的政策优良与否。不过众吏只是听着,暂时没有寻到机会言问询。

    何白又问道:“楼船官洪匡何在?”

    “小人在。”排在众吏之末的洪匡深深拜服道。

    洪匡的俸禄是不少,但因无才学在身,所以被众吏所排挤,与王当都坐到最后去了。何白问道:“这一年多来,你造船几何?”

    洪匡拜道:“回禀主公,因郡丞张公不太注重楼船事物,所以去年小人聚拢了百人木匠,只造得千料斗舰一艘。不过却伐得巨木千株,待其风干后,可造千料斗舰二十艘。”

    见洪匡向何白告刁状,张昭轻咳一声,解释道:“吾观水军暂无大用,而国内诸事都需花钱,所以对洪大吏的支持不免少了几分。”

    何白点点头道:“此番出征,我得到缴获有十亿钱,除三亿留做军用之外,张君可留两亿钱为国中公用。另支楼船属两亿钱造船,此番我收得荆州兵四千人,还需大量的船只。洪匡,务必为我培养出大量的造船匠来,每有一名千料船匠成才,赐钱十万奖励。有三千料船匠成才,赐钱五十万奖励。”

    “小人遵命,”两亿钱,手中的开支都不比张昭差了,洪匡大喜的拜道。

    何白又道:“王当,我支你工匠属两亿钱,具体的开支,容后我单独与你说。”

    “喏。”王当也欢喜的拜谢道。

    何白再道:“再专支田曹属一亿钱,田曹可在国内,青州之内召募善耕的老农,我有精耕细作之法、杂交培种之法、嫁接改良之法可授。另在各县寻千亩各类土地,培育良种与实验新的耕作之法。再遣人至全国各地收取不同的各种作物种子,带回北海培育。”

    “喏。”田曹也惊喜的拜道。

    何白最终总结说道:“其他各曹皆是饱读之士,腹有良谋的大才。请不要只会做呆事,事事都需要我亲自指派。好好的想一想各曹将来的行事规划,做一份建议书给我。若是只懂得做呆事死事,而不懂创新施政,那就退位让贤吧。”

    “诺。”众吏一凛,齐齐拜道。

    一时之间,众人无话,何白正欲解散之际,张昭轻咳一声,问道:“国相,最近传闻国相于雒阳曾做得一梦……”

    何白见众吏面色不对,想来是心中颇为犹豫。于是将梦境重新与众说了一遍,笑道:“梦是真梦,汝等信与不信,或者世事展,与吾之梦相不相合,就不好说了。单从天下目前的形势而言,汉帝失统,天下群雄逐鹿,几成必然之事。不到一、二月时间,必见分晓。”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与我同心,当为同志,且背负叛逆之名,为天下百姓之生存安危而谋福祉。不与我同心,可效伯夷叔齐,也不失心中的仁义……”

    一番话毕,何白对众吏深深的拜了一拜。众吏暗叹一声,其实,从桓帝开始,天下士人就对汉室逐渐的失望。当年的黄巾起义,若不是没有很好的团结天下士人与豪族,也不至于在短短十月之间就被大至消灭掉。

    而真正忠于汉室,愿意为之生死的又有几个大多不过是为了自已的家族展、或个人的前途、又或个人才能的施展罢了。如今汉室衰弱,各地豪雄四起,继续忠诚汉室又有何用?

    众人都是何白所任命的官员,奉何白为主君,与汉室的关系不大。此时的主从理念明显有先秦战国之风,就是主公的主公,却不是我的主公,我无需向主公的主公尽忠。

    对于汉室皇帝,并不是天下人都会无条件效忠。只有大汉朝庭所任命的正式官员与世代为官的家族,才会对汉室有一份忠诚之念。这不过是旧有的既得利益者,对旧有秩序的一种坚持与拥护罢了。像荀彧这种真正的忠臣,世上少之又少。

    而追随何白就目前来说,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单看何白的治国理念,阴阳五行,士农工商卒面面俱到。对地方的展,更是魄力极大,成效也大。

    特别是新的三年计划,更能使北海所有的明暗面危机全部消除,向着一个快展的方向前进。这份治国能力,颇有帝王的高瞻远瞩。

    而且何白如今更成为青州刺史,拥兵十万之众。虽然对其他各郡国的管辖治理,远没有北海国这般直接全面,但也不错了。如此势力,进可争夺天下,退可据守一方,展前景无论如何都十分美好。

    因此众人大都默认了何白的野心,也许天下改由何白来治理,将会比刘氏更好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坐领故齐 返回《三国志之大白天下》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放眼天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