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小说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劝君为逆

第一百九十一章 劝君为逆

文/何子易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 | 本章字数:3624 |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txt下载 | 三国志之大白天下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何白令众人围着自已席地坐下,因有将近两千人,不团团挤在一起的话,恐怕听不清楚。又令士卒远远的守着,不让他们听到,这时才清了清嗓子,说道:“先一梦,好似吾的出生来历,还望诸位莫要笑话,以为是吾妄言为已面上贴金。”

    “梦中所示,一帝王模样的人立于一条巨大的九爪金龙龙之上,其后龙身上有数百各式贤臣抱坐其上。九爪金龙就欲冲天而起时,那帝王模样的人突然腹中一痛,从口中吐出一块白色的顽石来。帝王双眉紧皱,眺望四方,将白色顽石送予另一位帝王,令他好生保管。”

    “多年之后,一名帝王怀抱白色顽石南下苍梧,将石置于九嶷之上。顽石日夜经风吹雨打,不见斑驳,却日见长大。并于大汉孝威宗(汉恒帝)时突然迸裂三分,从中射出一道白光,直至天际,于天上大放光明,几与日同。时天下污浊,瞬息大白。后白光坠于九嶷之畔,没入一农妇腹中。”

    场中诸人武人大感惊奇,不由议论纷纷。士人却眉头深皱,深明史书的他们哪里不知何白这是想自抬身份,想说自已是黄帝与农妇神交而产下之子。更聪明一些的,想到如今天下大乱,何白此时言说这个,必是有意争霸天下,行篡汉之举。

    对汉室无忠的,默然不语,只是细细的考虑追随何白有无好处。有忠心汉室的,莫不咬牙切齿。道不同,不相为谋,直欲挥袖就走。只是何白说做了两梦,才说一梦,还有一梦未说,暂且耐着性子听听再说。

    何白又重重的说道:“吾第二梦。”

    众人连忙住口肃静,何白这才说道:“吾卧于建章殿上,忽有两位帝王将我拉起,直至殿南,令井中一女取匣中之玉献上,言说道:‘臣等窃据天下已有四百载,当是奉还真主之时。’”

    “吾听闻后,不由大惊失色。双手一颤,美玉坠地,顿时一分为三。一时间乌云密布,神鬼嘶吼,从中跳出三个巨大的凶神,各衔一块,飞奔四方。于冀州的邺城、扬州的秣陵、益州的成都兴风作乱,天下血流漂橹,百姓十不存一。其他神鬼转逃四方,而吾又复化顽石矣。”

    “二十年后,一只小玄武起于大河之中,从河内上岸,直奔邺城,顺伏于凶神之下。然数十年后,玄武日渐庞大,向西吞食成都凶神,接着又暴起吞食邺城凶神,再南下吞食秣陵凶神。一时之间天下大放光明,仙音飘落,玄武欢喜自得,遂张大口四处吞食。最后吞无可吞,于是龟蛇尾自相吞食。”

    “而之前转逃四方之神鬼再度归来,群噬玄龟,并率无数鬼怪残杀世人,将世人当做美食,烹煮享用。华夏衣冠,纷纷南渡。中原大地,几成鬼怪天下。又十数年后,中原荒芜,鬼怪南下,食尽世人。中华大地,赤野一片,百年之后,尽成荒漠矣。独余一白色顽石,在荒漠之中且起且浮,最终化为沙砾消失不见。”

    何白说完,四周静悄悄的一片,仿佛毫无人息一般。可在场近二千人全都屏住呼吸,张大着嘴,看着何白不言不动。这哪里是什么梦,明明是对至此之后,华夏大地所生的事作了一个预言畅叙。都说得这么明显,还需要有人来解梦么?

    此梦一出口,何白就知晓了,必会令世人警惕不已,也会令有野心者与汉室忠臣视自已为生死大敌。可是此事有弊也有利,在初期时也许艰难,但到后来,信者愈多,就可名正言顺的代汉自立了。

    典韦先醒转过来,立即出言大声说道:“主公,此梦有何难决难解之处。这是说汉室将亡,社稷将复转黄帝陛下之后的主公接任,还请主公勇于承担江山社稷之责。趟若主公不接,不但军败身死,且天下三分大乱。纵然百年后有玄武一统,然玄武无德,复使天下没于胡虏之手矣。胡虏治国无方,我华夏将成荒漠,我华夏之裔将死绝,不复存矣。”

    黄忠、付邢、淳于琼也大声举手叫道:“正是此理,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

    何白苦笑摇头道:“我此时不过一区区的北海相,兵马不过数万,却妄言说什么受领天下。只怕今日之梦一旦传出,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也。”

    淳于琼恶狠狠的说道:“在场诸人,主公看谁不甚放心,大可屠之,此秘必不得外传矣。”

    众武官听后,立即大声叫嚣,吓得颖川士人惊惧不已,忙跪下叩头以表忠心,只有数十人面色苍白的端坐不动。

    何白忙阻止众将,摆手怒说道:“汝等住口,胡说什么杀戮。此二梦我在尔等之间广而告之,就是想迫自已要有一个决断。杀人保秘,我又何需向尔等说出。此二梦明显之及,信与不信,自在人心。”

    “我初作二梦时,心中也惶恐不已。后孝灵皇太后曾命我为骠骑将军,收拢雒阳兵马,扶佐义帝东莱王整顿朝权。我若有异心,彼时就可效仿王莽矣。然而我自知才德浅薄,不敢接任,不料就有董卓横霸朝纲,暴虐天下。短短一年时间来,天下至少有两百万百姓死难矣。今夜吾再梦二梦,想来却是催我该做决断了。再不决断,天下就将向三分而变乱,到时血流漂橹,百姓十不存一。”

    付邢拜问道:“想是主公已经决断了。”

    何白点点头道:“最终之决断,就看殿南的井中之物,是否是传国玉玺了。若不是玉玺,此二梦纯属我的噫言。若果有玉玺,也许梦中之事将成现实。”

    众将官连忙点起火把,一起簇拥何白向殿南之井行去。颖川众士子见了,面面相觑,不久也一起走去,想要看一看雒阳大乱弃却的玉玺到底在不在井中。

    淳于琼自告奋勇下井打捞,不久后果然捞起一具妇人的尸。虽然日久,但其尸不烂,一身宫样装束,项下挂着一个锦囊。取下一看,内中有一个朱红色的小匣,用一把小金锁锁着。

    众将大喜,虽未打开视看,却都心中了然,大叫道:“其中的果然是传国玉玺。主公洪福齐天,将受命大统矣。”

    武将们见识过浅,相对于人命的淡漠,对于天下百姓的存亡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想到跟着的主公是对的,将会成为从龙的功臣,开国贵胄。只需给予一定的待遇就成。

    而士人们则不同了,看得远,想得多,相互之间的交流也多。他们是治理国家的重要力量,不能单以财货拢络,还需要以精神大义来感化之。何白此时真正想的,就是得到他们的效忠之心。既然作戏,就要作足。需作得跟真的一样才行。

    何白斩开金锁,其中果然是一方玉玺。其方圆四寸,上镌五龙交纽;傍缺一角,以黄金镶之;上有篆文八字云:“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何白又唤来陈群、钟演等博学士子上前来评断真假,众人细细一看,皆默默点头不语。如今传国玉玺就在眼前,看来先前何白所言之梦中景象并非虚言。

    何白叹道:“我今日接了玉玺,在尔等心中,我只怕成了阴谋篡国之贼了,与王莽相类。只是,我若不接玉玺,则又恐华夏苗裔将灭绝矣。尔等皆是智谋深远之辈,且说说看,我到底是为自身的名声作想,在有生之年保全一个汉室忠臣之名,还是为天下百姓之福祉背负一个篡国逆贼之名?”

    钟演沙哑的嗓子问道:“难道不能扶佐汉帝,成吕公望一般的贤能大德之士么?”

    淳于琼耻笑道:“焉知天下太平之日,主公不会成为淮阴侯第二?如今天下三分之形势已显,按主公所梦,关东二袁将一南一北相峙。凉州叛贼势大,董卓可能将取益州为基。主公相对董卓与二袁来说,已然迟缓许多,再三心二意,待天下三分之势已成,哪里还有主公的展之机。主公,为天下万民计,当断则断,不然必受其乱矣。”

    何白说道:“现在是汉,而不是周,皇帝与功臣不是和睦与共之时。我欲扶佐汉帝,然汉帝肯信乎?我欲改革天下,汉帝肯纳乎?焉知不会有他臣为了自身的权力成伯嚭,臣毕竟是臣,有许多事物非臣所能为也。”

    何白见众士子没有反应,于是叹道:“一边是忠臣,一边是逆贼。忠臣易做,只需什么也不做,眼睁睁的看着天下倾覆就成。若想要保存华夏苗裔,也许可以早早的操舟于大海之上,另寻大6而居。逆贼却需要与有志天下的野心之辈,与忠诚汉室的忠贞之士一起生死对抗,需历经千般困苦,方能最终成事。忠易逆难,若为我自已着想,看来还是做忠臣好些,若为天下万民计……”

    终于,庾乘激动的向四周而拜,说道:“诸位,诸位,何将军今时若不奋起,百年之后,华夏苗裔将灭,我等纵有一个忠义之名,对于整个天下又有何益?想数百年前,天下哪有刘氏?却有我等华夏千万苗裔之先辈也。汉室亡,不过是刘氏一家而已。华夏苗裔若灭,才是真正的亡天下,亡社稷矣。何将军,肯请何将军为天下计,为社稷计,做个逆贼吧,吾誓死相随之,纵声名狼籍,万劫不复,亦九死不悔。”

    众士子听闻之后,皆动容了,赵俨长叹一声,拜道:“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为我炎黄千万之苗裔,华夏社稷之福祉,肯请何将军为逆贼吧。吾也誓死相随之。”

    终于,上千名颖川士子一起重重的拜下,与众将官一齐大呼道:“为我炎黄千万之苗裔,华夏社稷之福祉,肯请何将军为逆贼吧。吾等也誓死相随之。”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章 一路向西 返回《三国志之大白天下》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青州求援(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