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小说 » 剑开天门最新章节列表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花想容1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花想容1

文/佛门青衣
剑开天门 | 本章字数:7966 | | 剑开天门txt下载 | 剑开天门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
    四十七章

    碰上硬茬儿了,被司马云一行人所擒,这红山会以及另外两大帮会的头领不免心中同时升起同样想法,事实上又有谁会真正联想到这群看似稀奇古怪的组合,其实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成王败寇,我们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那黑龙帮头领倒是在王木生刀下摆出一副大义凛然模样,这种大义凛然倒是让人有种此人乃是一条真汉子的想法,只不过那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罢了,司马云不属于大多数人,他轻轻摁住王木生的刀,刀入那汉子脖子一分,鲜血如注。

    “此话当真?要杀要剐随便我们?”

    司马云皮笑肉不笑,那刀很快,王木生的刀虽比不得早已死去刀圣洛之秋的宝刀,但也绝对是当世排的上号的兵器,这么一刀下去轻而易举便能削了这头领头颅,只不过司马云仅仅停留在入肉一分处,因为那汉子已经吓的跪地求饶,大义凛然求死?真正生死之间又有谁能做到面不改色?

    “我一看就知道你是贪生怕死的人,所以你大可不必在我面前来这一套,那样只会让你死的更快,我不是说笑,下毒这种事情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出来的。”

    司马云让王木生收了刀。

    “我们这群人想杀你们这些人简直轻而易举,之所以这么麻烦只是因为怕我们当中的一个朋友忙不过来罢了。”

    他看了一眼一直从蓬莱到这里都没有休息过的瞎眼和尚,又找了一把椅子出来直接坐到了船头之上。

    “现在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找蓬莱?如果不说实话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剐了你们。”

    当其冲便是脖子处已经受了伤的黑龙帮汉子。

    “好吧,我实话实说,是我中原天下第一王长生放出消息,蓬莱有一座塔,此塔名为千寻塔,塔中有异宝,更有数之不尽的武功秘籍,故此我们才在这寒冬腊月时候出海寻找蓬莱。”

    “我相信你,你说的应该是实话,只是那王长生又怎么知道蓬莱有千寻塔,塔上还有那么多武功秘籍?难道他王长生曾经去过蓬莱?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你们又不是傻子,怎会说个不清不楚便头脑热来蓬莱,就凭天下第一的名头?恕我直言,这名头恐怕也并不见得有那么好使。”

    “被你看透了。”

    黑龙帮汉子叹气道。

    “的确如你所说,天下第一的名头也并不是那么好使,那只是对于这天下最顶尖的一群人而言罢了,不是对于我们这些人,王长生除了传此消息之外,的确也拿出来了让人信服的证据,他说天下有三座塔,无双城摘星楼,蓬莱千寻塔,昆仑通天阁,此三个地方乃是天下命脉之所在,更是这天下与天最接近的地方,三座塔中藏有无数神功秘籍,他王长生之所以成为天下第一便是因为摘星楼,如今昆仑无人敢去,天下唯一一处能与摘星楼比较的地方唯有千寻塔,试问,又有谁不想成为第二个王长生?所以我们来了。”

    “武功秘籍?王长生知道的倒是挺多的,没错,千寻塔上的确有天下绝对无人知道的神功秘籍,不过你们就怎么知道你们一定能找到千寻塔呢?”

    “我们的确不知道蓬莱,即便连靠近南海之地的渔民们都拿不出来能找到蓬莱的海图,不过富贵险中求,一个天下第一与几个月的漂泊相比,其实后者根本算不了什么,为了天下第一,有很多人都愿意这么做。”

    “好了,我相信你说的是实话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司马云拍拍腿站起身,三艘大船被控制起来的帮众都在猜测这位从蓬莱而出的公子究竟想做什么,司马云却什么都没做,只是一群人重新回到了原本属于他们自己的大船。

    司马云道。

    “你们想去蓬莱为的不过就是那存在于千寻塔上的武功秘籍,我可以告诉你们其实根本不用去,我们这里就有,不过信不信在于你们,要不跟着我们回中土,武功秘籍我给你们,要不就去找蓬莱,不过我得提醒各位一句,蓬莱不是那么好找的,多半有命去,没命回来,怎么做,你们自己选。”

    “你们会给我们武功秘籍?”

    不止是黑龙帮的那头领汉子,即便是青龙帮以及全是女子的红山会都有些不愿意相信。

    “怎么?你们觉得我们这群动动手指就能摆平你们的人有必要骗你们?当然,武功秘籍也不是白给的,我们给了你们好处,你们肯定也要为我们做些事情才行,我们也算很够意思了,没有拿着刀架在你们的脖子上逼你们,怎么做,你们自己选。”

    三大帮会头领将信将疑,到底还是斗胆问出了其实很想知道的问题。

    “你们说你们有武功秘籍,能不能说说到底是什么武功秘籍?难不成比王长生的手段还厉害?如果你们能比王长生还厉害,那我们就选择相信,毕竟我们不能光凭你们一张嘴就信了你们是不是?”

    “有道理,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我们好像真的比王长生还厉害一点,至于给你们表演什么的就算了,这么冷的天气,只听说过往房子里钻,还没听说有人喜欢出来的,怎么做你们自己考虑,我不劝你们,因为虽说是要你们替我们办事,但其实说是我们罩着你们还更贴切一点。”

    他们进了大船,重新扬帆,海风很大,但这艘只不过才这么十来人并无水手的大船就在才刚刚扬帆时候这艘大船便冲开拦路的黑龙帮三大帮会的船激射了出去。

    三艘大船晃动不已,但随即却很快稳稳停了下来,再看那艘激射出去的大船竟是已经消失在天际尽头。

    “他们真的没有水手划船?”

    黑龙帮汉子有些不可置信。

    “的确没有。”

    不久前才打的不可开交的三大帮会此时一并沉寂下来。

    “他们是以内力驱动大船。”

    “怎么办?前进还是后退?”

    天知道该怎么办,但就在三方人马都缄默时候,南海逐渐暮色的海浪之中竟又有一道水花激射而来,初时以为是一叶扁舟,近前时候才看到哪里是什么船,分明就是一只半截身子露出水面的巨大黑鲨,只不过这黑鲨上有一个人罢了,一个遍体鳞伤浑身血污被海水湿透的男子。

    黑鲨在临近三艘大船时候高高跃起从海面腾飞起来遮蔽三艘大船上空,三方人马大惊,那头黑鲨体积大的足够撞沉三艘大船,到时候在这茫茫南海之中,寒冬腊月时节,总不可能真的借着船骸飘回中原,那样几乎不可能。

    好在那头黑鲨最终还是没有落到三艘大船之上,因为黑鲨距离船甲板不过四五丈的时候便莫名腾飞出去掉进了海中惊起巨浪。

    浑身血污的公子踉跄落在甲板之上。

    “他娘的,差点就死在南海里面了。”

    倘若不久之前以内力御船的司马云一行人给他们是震撼,眼前这公子带来的则就是震惊,他们没看错,那头黑鲨并非半空之中怕伤及了这几艘大船才腾飞出去,而是被这公子一脚踹飞了出去,再看那头掉进海中的黑鲨,挣扎几下之后竟是直接翻起了白肚皮。

    “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老子都成了这幅德行?好吃的好喝的赶紧拿出来,还有,准备碳火以及干净衣裳,至于女人。”

    公孙静瞄了一眼红山会这些兀自在惊讶之中回不过神来的姑娘们。

    “女人还是算了,本公子洁身自好,不会乱搞,暂时就这几样,对了,别忘了给我准备一桶热水,我要舒舒服服的泡个澡。”

    不敢问,没人敢问这突然出现的公子从何而来,就凭其方才一脚踹飞黑鲨这等手段都不是他们能问,但即便如此,黑龙帮头领仍是在规规矩矩为公孙静准备好所有需要的东西之后放低了姿态问道。

    “敢问公子从何而来?”

    “从蓬莱而来,怎么?有什么问题?”

    饿了几天几夜只能吃一些生鱼肉的公孙静一口咬碎鸡腿一边含糊不清的问道。

    “哦,没问题没问题,因为前不久我们才遇上一群人,他们也说自己是从蓬莱而来,怎么?公子莫非跟他们不是一路的?”

    “一路?”

    公孙静囫囵两口吃完一整只鸡,满是油腻的手随意在满是血污的衣服上擦拭了两下,又猛喝了几大口酒,减轻了些许饥饿之感后才悠悠道。

    “算起来我的确是跟他们一路的,不过这群王八蛋半路使绊子差点害我丢了命罢了。”

    公孙静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当日里李沐智为何会冷不防的在他手臂刺那么一刀放血,也正是因为有了他的血,那群黑鲨才会像是疯了一般不要命的攻击他,这么一路下来死里逃生不知道多少回才遇上这几艘大船。

    没想到又见面了。

    不是冤家不聚头。

    “既然是一路的,他们又为何会害你呢?”

    “管你屁事啊,不该问的别问,好好伺候好我就行了,不然老子可没那么好脾气,对了,叫两个姑娘来给我搓背,放心,只是搓背,本公子不近女色的。”

    红山会果真派了两个不过二十来岁的姑娘替这位险些葬身鱼腹的公子搓背,公孙静安逸的就那般靠在木桶旁边睡了过去,直到这时候三个头领才重新聚到了一起。

    “都说不打不相识,之前的事情就过去了,大家都死了不少人,恩怨就此一笔勾销,现在这家伙自称自己也是从蓬莱而来,想必不会有假,擒住了他,由他们带我们去蓬莱,总比在之前那帮人手里当小弟来的好,丑话说在前头,到时候到了蓬莱,咱们究竟能得到多少好处,也只能说看我们各自的运气和实力了。”

    黑龙帮汉子脖子处已经被包扎好,伤口结痂,他又继续道。

    “这家伙看起来年纪轻轻,一身实力并不见得比之前那些人差到哪里去,要不是我在水中下了迷药,恐怕还不会如此将这家伙擒住。”

    想必是因为之前在喝酒上面吃了大亏,这汉子如今也学的聪明了起来,在公孙静泡澡的水桶中下了迷药,公孙静哪里想得到那么多?故此便真的着了三大帮会的当,再醒来时候倒是穿的周周正正,身上血污已经被擦洗干净,当这位公子真正面目露出来的时候,即便是连替其更衣的红山会姑娘都不得不惊叹一声。

    这家伙长得居然这么俊。

    长得俊依然没能让公孙静从再度被捆绑的待遇下幸免于难。

    公孙静望着面前桌子上一桌子酒菜以及三大帮会头领微微皱眉。

    “中土人果然他娘的狡诈,老子这么聪明的人都着了你们的道,说吧,究竟想要什么?”

    “我们只是想请公子带我们回蓬莱。”

    那红山会头领女子其实应当是一个少妇,不打架时候言谈举止皆是一股少妇的风情万种,说的难听点,如此人间尤物恐怕不是弄到你死我活地步,没有男人愿意与这样一个女人动手,所以这也造成很多人并非死在这女子剑下,反而是死在其床上。

    公孙静好像并不属于这种人,不过花想容仍是笑吟吟加了一句。

    “倘若公子能带我们去蓬莱,我们红山会的姑娘,公子随便选,只要公子看得上,哪怕是一次性挑两个三个都不在话下,当然,前提是公子身子要吃得消才行。”

    公孙静目不斜视,直勾勾盯着花想容半天,随后才冷不丁冒出来一句。<下胸口的衣裳开的太大了,好容易让人倒胃口。”

    “你……”

    花想容面色难看,她是故意如此而为,以至于不得不便宜了身边另外两个男人,却没想到公孙静如此直截了当,虽不悦,也不得不忿忿不平将胸口衣裳重新归位,这时候又才淡淡道。

    “行了,既然公子不好这一口,那公子想要什么尽管说,只要你能带我们去蓬莱就行。”

    公孙静并不问他们为什么要去蓬莱,大概可能是因为蓬莱早就不复存在,又大概是因为之前已经有了上蓬莱的一群人,再也不觉得那么惊讶了。

    “想上蓬莱好好说不就行了?何至于如此把老子捆的这么紧?”

    “呵呵,为什么对公子这么没有礼貌,公子自己也应该猜的出来,你武功这么厉害,恐怕我们三个人加起来都不是你对手,若不对公子’客气’一点,恐怕公子也不会如此听话能坐下来跟我们好好谈。”

    “说来说去不过就是怕老子对不对?既然怕老子还敢这样直接将我捆起来,我不得不说你们中土人可真是聪明,想让我带你们上蓬莱也不是不可能,我有一个条件,你们能做到,我便带你们去。”

    “什么条件?”

    花想容迫不及待问道。

    “你们之前不是还遇上了一群人?替我杀了他们,我带你们上蓬莱,你们想要什么老子就给你们什么,如何?”

    “呵呵,公子这玩笑可开大了。”

    一直未说话的天龙帮汉子笑了笑。

    “公子也说了你们本来是一路的,结果以公子这么大的能耐都被他们丢下,我们连公子你都不是对手,又怎么可能是他们对手?”

    “那就是没得谈了。”

    公孙静想摊摊手表示无奈,奈何双手被紧紧绑住,根本动弹不得,遂只能作罢,他又道。

    “我就这么一个条件,做得到我们就谈,做不到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恐怕这由不得公子你。”

    黑龙帮被司马云所伤的头领汉子抽刀架在了公孙静脖子上。

    “你若不带我们去,我们就……”

    “就怎样?就杀了我?你们舍得吗?”

    公孙静抢在这汉子之前说出这句话。

    “如今在这南海之上,我已经是你们遇见的最后一个人,杀了我,恐怕没人会带你们找到蓬莱了。”

    “你……”

    黑龙帮汉子语塞,本来还琢磨着效仿司马云一次恩威并施,却没想到公孙静如此不上道,只得冷冷道。

    “我的确不会杀了你,不过你怎么就知道老子不敢折磨你?信不信老子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信,我当然信。”

    公孙静连连点头。

    “不过我这个人脾气比较差,吃软不吃硬,你若来软的我还有可能会考虑,若跟我来硬的,我恐怕是不吃你这一套,你不是要折磨我?来啊,赶紧来。”

    本来生的极为俊俏却做出来这般类似于泼皮无奈的动作,花想容竟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胸部极其高耸的少妇就如此高耸处上下跳动,倒是颇为惹人眼球,花想容笑道。

    “两位帮主不妨将这公子交给我来解决,相信我,对付男人,没有什么人是比我花想容更精通的了,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会带着这位公子一个人逃走,在这南海之上能逃到哪儿去?再说如今我三家实力相当,花想容不会蠢到一次性得罪你们两个大帮派。”

    这女子生的妖娆,嘴巴亦是很能说,三两句话下来竟是将本来有些不愿意的其余两大帮派说的哑口无言。

    花想容带着捆绑的公孙静回到了自家大船之上,三艘大船依旧抛锚,在海上停住稳稳不动,已是天黑,天寒地冻时候南海深处漆黑一片,站在甲板之上就好比一人身处无边黑暗之中,让人极为没有安全感,也只有到了温暖如春的船舱之中才能逐渐放松下来。

    公孙静很放松,甚至才踏进这船舱中花想容房间时候便直接舒服的躺在了那张极为软和的大床之上,还能闻见女人身上的味道,除了手依旧被捆绑住之外,倒像是真在享受而不是成为了阶下囚。

    “怎样?公子,我这大床舒服吗?”

    一进了这房间,花想容便脱下了外衣劲装,露出女人本来就应该有的万种妖娆。

    公孙静悠悠道。

    “舒服是挺舒服的,若是窗户能开一点就最好了。”

    “怎么?公子莫不是觉得这船舱之中太闷了,想要吹吹海风?”

    “那倒不是,在这样时节又有谁会嫌弃太暖和?我只不过是喜欢一边享受舒服的时候一边体验不舒服罢了,你肯定没试过打开窗户裹着被子睡觉,那在我看来是天下最舒服的享受。”

    “若是再有一个姑娘陪着那就更完美了。对不对?公子。”

    花想容倒是很听话为公孙静开了一扇窗户,任由咸湿中夹着一股子深入骨髓冰冷的南海之风吹进船舱来,她并不担心公孙静会借着这扇窗户跃进南海之中,只有傻子才会那么做。

    “你说的是姑娘,可是老子看你,哪儿看都不像是姑娘,老实说吧,你这娘们儿究竟跟多少男人苟合过了?我看死在你石榴裙下的男人也应该不少了吧,我可不想做那憋屈而死的男人。”

    “那公子想做什么样的男人?”

    “当然是不想做被绳子捆绑住的男人。”

    花想容再度掩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公子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要不是我们立场不同,我恐怕真打算就这样放你走了,不如这样吧,公子你提一个条件,只要是在我这艘船上能做到的事情,我都会去做,当然,前提是你不能让我去杀前面那群人,一是因为我追不上,而是因为就算追上了死的也可能是我自己,如何?”

    “还是要我带你们去蓬莱?”

    公孙静淡淡问道。

    花想容摇摇头。

    “当然不是,或许之前是,但现在肯定不是,因为我红山会因为蓬莱已经死了不少姐妹,我不想她们再为了我死,我只希望公子替我出手杀了其他两大帮会所有的人,替我帮会中姐妹报仇。”

    “你倒是个挺有意思的女人,表面上一套心里又是一套,我相信大多数男人都会被你耍的团团转,难怪书上说最毒妇人心,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恐怕他们那些人要是知道你会这么说,根本不会犹豫杀了你。”

    “可是我们现在在我的房间里面,他们不会知道,公子只需要说答应或是不答应就行了。”

    “我若是答应了你,你也不怕放了我之后我突然反悔连你也杀了?”

    “公子应该不会那么做,毕竟下药迷你的不是我们这些姐妹,并且,公子舍得杀了我们这些如花似玉的姐妹们吗?”

    花想容顺势朝着床上的公孙静扑了过来,顺势将公孙静压倒,胸前高耸紧贴其胸膛,吐气如兰道。

    “公子若是答应了我,我可以为公子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公子从来都没试过的姿势。”

    “这可真是要人命。”

    公孙静心里不禁暗骂一声,从小不怎么近女色,谁知道才真第一次面对此人间尤物时候便落了下风。

    这女人,当真不是省油的灯哪。

    没用过的姿势,这句话的杀伤力恐怕并不见得那独臂小老头儿的一剑撼昆仑来的差多少了。

    “打住,有话好好说,不必如此动手动脚。”

    公孙静强忍住浑身男儿的热血上涌低声道。

    “不就是替你们杀了他们所有人?我去就行了,不过老子话可得说在前头,等杀了他们若是还得寸进尺要我带你们去蓬莱,那就别怪我反悔了。”

    “此话当真?”

    花想容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胸前白酥就这样呈现在虽目不斜视却尽收眼底的公孙静面前。

    “当然当真,我说过的话还没有不算数的。”

    “那咱们一言为定,只要公子能替我们报了仇,蓬莱不去又有何妨?更何况我姐妹们早就看了出来,想要去蓬莱根本就是九死一生,与其如此,还不如早些回中原好好活着,那我现在就给公子松绑,并且为公子备好酒菜等公子安然回来。”

    末了,花想容又俏脸通红的加了一句。

    “等公子回来,我再好生伺候公子。”

    “不用了。”

    公孙静摆摆手。

    花想容顿时瞪大眼睛。

    “你怎么……”

    “我怎么自己松绑了对不对?这没有什么稀奇的,天下虽大,能捆住我的人还不多,当然,前提不是前面那群王八蛋专门弄来的捆我的绳子,拈花把酒问青天,捆住我手脚没用,除非能不让我的舌头说话,否则绝对无人能以绳索捆住我公孙静。”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七章 花想容2 返回《剑开天门》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